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四話—獵物與被獵 goodbooy321 《心獸》 148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23 01:25
《心獸》第四話—獵物與被獵

  見到趙凡後,火焰男用爽朗的笑容說道:「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席恩‧卡蒂亞,叫我席恩就可以了。」並舉起一隻手,對著趙凡表示出握手致好的態度。
  趙凡握向席恩的手說道:「很高興認識你,接著我們先前往集結地吧,路上再跟你說明計畫,話說三年來,我怎麼不知道學院還有你這一號人物?」

  兩人兩獸漫步於前往集結地的路上,席恩向趙凡打了個哈哈說道:「哎呀,三年來我出席率很低,沒人認識很正常的嘛,要不是老爸要我拿個畢業證書,說不定這次比賽我都不會出現呢。」

  趙凡心中納悶"出席率低這樣就算通過畢業考核,也能順利畢業嗎?"不過並未說出口,這是個人的隱私,他沒有打聽別人私事的習慣,轉而說到這次比賽戰略計畫:「感覺的到吧?暗中還有許多人盯著我們,不過這些人剛剛戰鬥結束後也沒出來,想必現在也沒膽出來,他們不是鬣狗不敢從獅子嘴中奪食,但他們是禿鷹,他們會等我們精疲力盡的時候,出現在我們面前,毫不留情地踢上我們一腳。」

  席恩深感同意的點了頭。

  趙凡繼續說道:「我先去清理那些惱人的禿鷹,你呢,你就繼續前往集結點,照我猜測,十席中有些人不會乖乖的讓這次能通關的考核人數全數通過,他們會盡量的減少參加下場比試的人數,而你,在三年級中沒人認識,沒人了解你的實力,我想一定會有人對你下手的。」

  席恩本來還不斷的點著頭,但一聽見要派他做誘餌後,便目瞪口呆的對趙凡說道:「什麼!要我去做誘餌!還要面對十席?老大!你對我也太有信心了吧?」

  趙凡搖了搖頭,笑容燦爛的回道:「不是對你有信心,而是對我有信心,你就放心上吧,保證你不出事的。」說完後就帶著阿爾離開了席恩。

  看著趙凡毫不留情的留下誘餌後就跑走,席恩深深的覺得自己掉入了一個坑。

  席恩在心中安慰自己,反正本來就是他一個人前往集結地,情況本就沒變,而且還有人主動的要去附近收拾禿鷹,怎麼樣他都不吃虧的,雖然席恩不斷的寬慰自己,但還是覺得心底拔涼拔涼的,想到可能會遇見傳說中的十席,心中便開始忐忑了起來,他不斷祈禱著,希望十席的心獸都像是趙凡那隻白色可愛看起無害的心獸。

  席恩走在前往集結地的路途中,他明顯的感覺到,本來在周圍窺伺的氣息減少了大半,讓他不禁佩服趙凡起來,雖然阿爾賣像不怎樣,但怎麼說呢?不愧是十席,實力果真還是有的,想到學院居然還有不少人有這等實力,席恩哀怨的自語:「早知道就不要三年窩在家裡蹲,唉……都怪我有點怕生的小毛病。」

  席恩扶額裝出一副柔弱的樣子,幻想著自己是哪部戲劇中無病呻吟的男主角,自導自演的在森林中演起了"白雪王子"的戲碼,渾然忘我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連一旁他的心獸火雀都鄙視的看著主人泛傻,完全沒料到他們已經陷入某人製造的幻想鄉。

  在席恩不遠處的一顆杉木,在其樹梢上有著兩人一獸,其中一名妖豔女人手指著席恩對著另一名男人笑道:「喬,看看他,不知道陷入了甚麼幻境,居然如此沉醉,哈哈哈,太搞笑了吧。」

  那名叫喬的褐髮男子摟著妖豔女子的腰柔聲說道:「我的安娜,讓他在吸多一點"快樂",讓他更加的無法自拔吧,我的小可愛會讓他毫無痛苦的送他出場。」喬說完後舔舐著他那薄薄的嘴唇,就像眼中的席恩是個絕世尤物一般。

  安娜倚著喬的肩膀,用著柔媚入骨的聲音說道:「嗯~不要看他嘛,我那麼好看怎麼不多看看我呢。」

  喬順勢的抓住安娜高聳的胸脯,使了點力道揉捏著,揉的安娜臉上潮紅,柔聲的說道:「寶貝,乖一點,等我處理完那小子再好好疼疼妳,嗯?」

  安娜似乎有點不依的樣子,嗲聲的說道:「嗯~好啦,好啦,我們快點處理好那小子,哦?」說完後,對著一隻攀附在一旁樹幹上的巨大毛蟲說道:「巴特,多製造點"快樂"吧,我們要早點辦完事呢。」

  那隻叫做巴特的毛蟲是安娜的心獸,頗為人性的帶著高禮帽,上身穿著著西裝,口中叼著一桿煙斗,點了點頭,吸了口煙,表情愉悅的噴吐出粉紅色的煙,瀰漫的煙霧壟罩在樹叢中,流向樹外後粉色迷煙漸漸與空氣相融,巴特吐出的煙一旦變成無色,只要被吸入後就能讓人產生出強烈的幻覺,但在巴特的視野中,他吐出的煙仍然是粉色,而與巴特共享視野的安娜,席恩方圓百米內皆被粉色迷煙壟罩著,安娜嘴角翹起一抹撫媚的微笑。

  趙凡處理完禿鷹後,就暗中的跟隨在席恩身邊,緊盯著席恩的動靜,透過阿爾的視野趙凡保持在百米外的範圍,等待著被誘餌引誘上鉤的大魚。

  透過阿爾的視野,看見席恩莫名其妙地演了一齣戲,本以為是席恩某種間歇性發作的症狀,但越看越不對勁,了然到這一定是陷入了某種幻境,學院中擁有擅長干擾心靈的心獸並不多,趙凡猜測著可能的人選,便心裡有數了,席恩周遭無人,百米內是片平坦草原皮,能夠在阿爾感知外對席恩施展幻術,趙凡露出燦爛的微笑。

  「大魚上鉤了。」

  因為席恩身周不具有阿爾隱蔽的條件,趙凡決定先找出敵人,若他猜測沒錯,會在這種地形埋伏的敵人一定是十席中的末席,"暗殺者"喬,同樣居身於十席中的趙凡太清楚了,這個有怪僻的傢伙總是跟他的小女友形影不離,在過去的學院生涯中,他們這組已經不知道獵殺了多少院生,身邊的女人是個擅長無形無色中陷人於幻境的熟手,而陷入幻境的獵物在由喬斬殺對手,趙凡太熟知他們的套路了!

  此時陷入幻境中的席恩,絲毫沒料到頭頂藏著殺機,一頭隱形的蝙蝠盤旋於席恩頭頂,他正等待著主人給他下達命令,與蝙蝠共享視野的喬嗤笑道:「真是傻子,居然好運的拿到魔石,不過好運也快要用完了,看情況是差不多了,比賽太危險了還是早點回到學院中吧,呵呵。」喬對他的心獸下達攻擊的命令。

  蝙蝠接收到命令後,發出無聲的喜悅,蝙蝠交叉著趾尖俯衝向席恩,用銳利的趾爪襲向席恩後頸,卻在趾爪距離不到一米的時候,席恩本來迷離的雙眼瞬間清醒,眼中露出寒芒的看向發出危險的地方,雖然看不見對他發動攻擊的對象,但還是本能地閃避開來,就在避開過後一眨眼間,原本待的地方被穿刺出一個洞口。

  席恩後頸狂冒冷汗,後怕轉為憤怒的對火雀說道:「笨鳥!還不快起來!」更是從心靈上對著火雀發出一道心靈震波。

  被喚醒的炎雀,本來茫然的眼身漸漸甦醒,還在狀況外的它,因為與席恩一體,馬上清楚剛剛發生過什麼是,驕傲的它,對於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好主人,差點讓主人陷入於危機之中,憤怒且高亢尖銳的朝天鳴叫,更是以席恩為中心,噴湧出一道高達百米的火焰漩渦。

  襲擊失敗的蝙蝠,仍留在原處執行著主人的命令,雖然火焰漩渦聲勢衝天,但在席恩附近只是有股龐大的高溫氣流,令他難以飛行,蝙蝠心獸還是以不平衡的飛行方式不斷襲擊席恩。

  完全不明白攻擊究竟從何發出,一人一雀都在蝙蝠的騷擾中手足無措。

  突遭變故的喬,驚怒了一聲:「狗屎!它怎麼會醒過來!」喬轉身對安娜質問道:「你不是應該讓它徹底陷入幻境之中嗎?」

  安娜不明所以弱弱的低聲說道:「喬,喬,我也不知道阿,煙霧的量就算是大象也該徹底迷是在幻境的才對。」

  喬猛地抓住安娜的肩膀,用著他那張打著粉底,白的如同死人的臉龐,猙獰的說道:「不知道!那邊那個只是不知哪來的小子,不是十席!連這樣的傢伙都不能迷倒,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夥子了!」雙手抓著安娜的雙肩,語氣充滿著憤怒,喬完全無法理解那不知道哪來的野小子能夠避開他的攻擊,。

  兩人在樹上爭執著,安娜不斷哭訴著:「喬,喬,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怎麼可能背叛你!」

  喬正發洩著他的怒氣,完全不顧安娜的求饒,就在喬用力過猛差點將安娜推下樹梢時,突然感覺到喉前抵著一塊硬物。

  正當疑惑的時候,樹叢中傳出一道聲音:「喬,你還是一樣沒有長進,藉著運氣爬上十席,在這裡做著欺負女人的勾當嗎?」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