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五話—魔石到手 goodbooy321 《心獸》 141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24 01:19
《心獸》第五話—魔石到手

  那道男聲在樹叢間環繞著,找不到方向,喬偷瞄著頂住他喉嚨的東西,他看到一把白色好似玩具一般的匕首,看起來沒甚麼殺傷力的樣子,刀刃也不像開鋒過。

  一把看似無害的匕首,喬的後背卻直冒冷汗,他知道這把匕首的來歷,但是又有一股羞惱的情緒直上心頭,他怒聲道:「趙凡!是你吧!還不快把匕首放下,招惹我你難道不知道會有甚麼下場嗎?」

  作為貴族子弟的喬,清楚的知道趙凡是東方來到奧爾托蘭大陸的落魄家族,這樣的趙凡對於喬來說,與平民沒有兩樣,如今卻被卑劣的平民拿匕首抵住喉前,驕傲的他如何不惱?

  在一旁的安娜知道是趙凡後,大喜的道:「太好了,是趙凡吶,親愛的喬,你們不是同是十席嗎?沒理由互相傷害吧?」聽見安娜的話後,喬更是氣惱的想,"真是胸大無腦的女人,這種情況還看不出來,趙凡事要對我們下手嗎!"

  趙凡的聲音再思周迴盪著,喬仍然無法判斷他的方向,只見他說道:「喬,交出你的魔石就好,看在同是十席的面子上,我能放你一條生路。」

  喬氣極反笑的說道:「趙凡,你不敢動手的,你以為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就會怕嗎?我勸你,你還是從哪來就從哪回去吧,還是……你以後不想再學院混了?」

  趙凡冷笑了一聲從安娜身後的一根樹幹上,有如靈猴般倒掛在上面,趙凡目露寒芒的對喬說道:「看來……你真的是沒搞清楚狀況,喬,我們快要畢業了,我何必再忍著你呢?以前的我沒對你動手只是實力還不足,如今我還有壓抑自己的必要嗎?」

  喬那雙狹長的雙眼瞬間睜大,他不敢置信地看向喉嚨,白色的匕首毫無徵兆的扎進他的喉管,雖然因為學院的保護,他不會死亡,但喉嚨被紮進匕首的感覺可不是誰都能體會過的,他發出嗬嗬的聲音,不敢置信的怒聲說道:「趙凡!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你以為離開學院就沒事了?我會讓你後悔的,我敢保證!」說完後,全身就被藍色的光粒子包覆住,接著就被傳送到場外。

  隱隱的,空氣中似乎還迴盪著喬最後不甘的怒吼。

  安娜不敢置信地看著喬消散的地方,在匕首插進他的喉間之時,安娜想要大聲尖叫,但她害怕會因為她的尖叫,那把匕首轉而扎進自己的喉間,她雙手摀著自的嘴,不讓聲音傳出。

  趙凡疑惑的看著喬消散的地方,對著只露出一隻拿著匕首的白色小手的樹叢說道:「阿爾,找找看附近有沒有魔石。」

  接著,安娜就見到一隻長相滑稽的白色矮人,從那片樹叢中鑽出,把匕首拋入嘴內,打了一聲飽嗝,將匕首吞入腹中後還張開大嘴對著趙凡發出"嘎嘎嘎"的笑聲,似乎在炫耀著剛剛的戰績,安娜對於自己的境況很不安,她不敢讓心獸吐出迷霧,迷霧需要點時間才能從粉色轉化為無色,現在使用的話太容易被發覺了。

  而在不遠處的席恩,因為喬的淘汰,也免除了那隻看不見的心獸的騷擾,他滿臉抓痕,傷口不深,但看著滿臉都是血,若有一面鏡子的話,怕是喬恩自己看見都會做嘔吧?

  雖然不知道攻擊為何突然消失,但是知道暫時沒事了,滿心疲憊的就在草皮上倒成一個大字形,他哀怨的自語:「我的媽呀,集結點還要多遠啊,我快累死啦!」身旁的火雀對於剛剛那場戰鬥完全幫不到任何忙,滿地打滾著,艷麗的毛羽被泥沙沾染的有如土雞,它似乎再以自貶的方式懲罰自己。

  同時,在外界隨時觀看賽場的裁判,吃著零食,看著其中一幅監控畫面,畫面中有一名身穿白紗的清秀女子,一頭銀亮的長髮,長的直抵腳跟,背生一對多彩翅羽,那名宛若妖精的女子是學院中的教師,她在本次考試中代表著搗亂者,位於集結處上萬里的高空中,輕輕地拍打著羽翅,隨著翅膀的拍動,不斷飄落著七彩璘粉,場外的裁判咬碎口中的巧克力棒,愉悅的說道:「森林中的猛獸們,相互爭奪著美食,卻渾然不知,愛搗蛋的妖精,正要捉弄搗亂森林寧靜的你們。」

  阿爾沒有在樹梢上找到魔石,趙凡移動到安娜面前,兩眼凝視著對方,訝異的說道:「喬那傢伙居然會把魔石交給你,真難想像,我以為他只是個變態的貴族阿。」

  聽到趙凡說自己男人的壞話,安娜不悅的回道:「說什麼呢你!你才變態,要魔石是吧?給你就是了!」安娜很乾脆的就從懷中掏出魔石,拋向趙凡。

  不待趙凡說甚麼,安娜便自己主動地將心獸收回心界中,因為本次比賽的規則,心獸召喚出來後便不能收回,被判定違規的安娜,化為一粒粒光粒子,就要被傳送至賽場外。

  趙凡沒想到,安娜會如此輕易地交出魔石,本還在想該用甚麼方法威逼利誘一下,沒想到她不僅交出魔石還主動退出了比賽,趙凡趁著安娜還未完全被傳送出去的時候,疑惑的向她問:「我只是跟你要魔石而已,為何要自己主動離場?」

  已有半身化為光粒子的安娜,翻了一個撫媚的大白眼:「沒有喬,我的心獸在這場比賽中幾乎沒有戰鬥力,我不出去留在這裡逛大街阿?」

  光粒子沒過安娜的胸口,安娜在離開前,狠狠的拋下一句話:「趙凡!我男人會找你報仇的,你小心點,出去後別給我們遇到!」說完後變化成光粒,消散在大氣中,只留下趙凡一人在樹梢上。

  趙凡頗感好笑,撓了撓頭髮,淺淺的笑了一個自語道:「這對情侶也是挺有趣的,真是看不懂,哈哈。」阿爾跳上趙凡的頭上,趴在趙凡頭上弄得他頭髮亂糟糟的,趙凡心情愉悅的把阿爾從頭上抓下來,抱在懷中從樹梢上跳下。

  席恩躺在草皮上,呆愣愣看著虛幻卻又真實的天空,耳朵聳了聳聽見了有道腳步聲傳來,經歷多場戰鬥的席恩,精神敏感的像是受驚的貓,他跳了起來,看見是趙凡抱著阿爾走了過來。

  席恩舒了口氣,疲憊的對著趙凡說道:「原來是你啊,你可清閒啦,還能逗弄你的心獸,你不知道阿~我剛剛可是經歷了一場大戰呢。」席恩表情頗為誇張。

  趙凡將阿爾放了下來,從懷中取出魔石,亮給席恩看,席恩睜大了眼睛,訝異的指著趙凡問道:「哇塞!你怎麼不聲不響地就搶了顆魔石?」

  趙凡嘴角上揚了個頗具意味的微笑,回答道:「因為我放了好餌,所以才有腦袋不怎樣的獵物送上門阿。」趙凡不斷的拋著手中的魔石。

  不過看著滿臉是血的席恩,趙凡好笑的問著席恩:「你剛剛是去洗澡了嗎?」

  席恩聽不太懂趙凡的冷幽默,不過他也沒太在意,卻指著天空疑惑的對趙凡說道:「對了,趙凡,我剛剛一直躺在這裡看著天空呢,你不覺得天上怪怪的嗎?」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