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四章 - 淒風驟雨之間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72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25 15:02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四章 ▓淒風驟雨之間

  隨著晨色漸明,過了城隍灘後,甘寧所部的護航艨衝揚起了大槳,保持緘默,所以無法聽見鼓令,艨衝在原地迂迴打轉,開始折返。
  諸葛翊反覆推敲著此番出行的情報。

  巨大的艨衝護航是防止孫鄰使節團出夏口要塞時被襲擊,而由甘寧佈署。

  但是,是什麼樣的敵人要動用到三層艨衝護航呢?

  出了夏口要塞防線,水軍統制說艨衝反而過於引人注目,恐怕會遭到追擊,因此慢慢調頭回返夏口。

  又是多險惡的敵人,反而讓艨衝懼怕成為顯著標的而返航呢?

  諸葛翊內心思考著敵人的真面目。

  呂蒙曾經說過的「牠們」到底是什麼?

  由於自己是由家族的書盧被直接徵召到夏口,之前的動亂都是道聽途說。他聽聞了一些江東諸郡被妖異襲擊的傳說,恐慌隨著逃難的難民一起蔓延到夏口,說是妖異能飛天,是《南山經》記載的奇獸。呂蒙沿著江面布置強弩,迎對天空,便是按照江夏前線傳回的戰報,和這些難民證言所作的安排。

  關於妖異來處,也是一些未經查證的傳聞,人們說陸遜一族由江河峻嶺間招來了奇獸。

  原先陸氏家族就擁私兵五千,漢廷的地方兵「材官」制度崩壞,像陸氏這樣的豪族實質掌控了地方,連來自江北的軍閥孫氏都要讓這些豪族五分。

  陸氏族人陸績精通君子五德之術,以易算決出了「從今已去,六十年之外,車同軌,書同文。」的統一預言。有人暗自揣測是陸績給了陸遜開了異界之門,現在陸遜成了搜神故事中傳說中的百妖校尉。百姓言之鑿鑿傳播「蒼天已死,黑天當立」的詭異籤諱。

  諸葛翊認為這全是無稽之談,陸績是個君子。諸葛翊以自己身為士人自豪,對於士人有份自然的認同。而士人的長處該在推敲和判斷力。

  他透過幾次在幕外護衛呂蒙的會議總和得來的情報,這一切異變並非地方妖誌雜談,而有個總體脈絡:一切跟幾年前的蒼天異變有關。

  艨衝撤走後,鬫澤大大的嘆了口氣,反而沒有那麼警戒。

  「甘寧個性豪爽,但作風太招搖了。派出艨衝只會引來妖物攻擊。」鬫澤搖頭說著。

  船上女牆之後,凌統所部的悍卒,提著張開的弩待命著。

  他們看著沿岸豪族荒廢的塢堡,沒有點著守夜的簼火、堡內作坊也沒有金鐵鍛造的聲音,倒榻的門樓漫出荒煙,也不知道屬於那個豪族。

  靈帝時發生黃巾動亂,人們避禍南下,努力開發。江南多蠻澤之地,盜匪和百越部落侵擾多,豪族在各地建造塢堡,豢養農奴和私兵(部曲),兼併地方土著和開發無人荒野,而漸漸回復豐足。

  但逍遙津之戰接連著蒼天變,四大家族散佈在各地的塢堡陸續失聯,妖異之說傳遍漢土南北。

  沒有人有心情唱悼歌。其中一人喃喃說著蒼天已死、古神中帝復生、即將降災於世的誑言,看來這士兵是北方太平道的餘眾。

  另一個斥侯打扮的悍卒,咬牙切齒的說火鳥畢方攻擊了柴桑,妖獸窮奇則沿著道途截殺商旅,魍魎夜襲漢人塢堡。他黥著面,看來是越一代出身的士兵,身上掛著翻山越嶺用的砍刀。而一名讀過書的使節隨員,則認為是過去孫策殺了仙人左慈引來的遺禍。

  「如果在建業肆虐之物,只是四方山林的妖物就好了。」鬫澤冷笑著評論迷信士兵的妄語。

  「孝廉是因為被下了緘口令才不肯說建業的見聞嗎?妖物橫行之說只是繪聲繪影的造謠嗎?季牧明白,有些事聖賢書不記載並不代表沒有。黃巾大亂前,漢宮也是妖異橫行。」諸葛翊抓著闞澤打開話題,詢問心中的疑惑。

  「不是那種市肆的妖異傳聞...」

  「孝廉的意思是,沒有妖異?純粹只是街頭巷弄的胡言亂語嗎?可是太史大人忽然一身怪力,有喟、布之勇...這難道不是被妖物附身了嗎?」諸葛翊推論到軍中密而不發的傳聞。

  「非也,『那些』不是妖物,他們,有組織,有思想...」

  「像是百越、羌、烏丸那些蠻夷?」

  「蠻夷嗎?或許可以這樣說...不同的是,這些蠻夷像是來自非人之地。」

  「非人之地係指陰曹地府嗎?地府據說是泰山下幾里之處。」

  「呵呵呵,與其說是地府,恐怕是來自蒼天啊,儒家五倫之說難以解釋,孔北海若在世,也難以解釋。總之,陸遜正在跟他們合作。」鬫澤看著微明的天色。
  諸葛翊心中不禁喃喃自語,鬫澤似乎失了君子之氣,建業的見聞讓他過於警覺,讓他不再是當年那個自信欺騙曹阿瞞的男人。而說到陸遜,闞澤驚恐之色又多了幾分。他小時隨著堂伯參家孫氏春拜,看過陸遜模樣,就是個面帶稚色的謙謙書生,雖然現在掌握了大權,但有這麼值得懼怕嗎?

  諸葛翊帶著剛行冠禮的氣盛,對於一直警戒天空的闞澤,難免有些鄙夷。

  又有什麼是甘寧的艨衝突破不了的呢?

  艨衝滿載時,能豎起一百柄強弩,什麼道理艨衝撤了還比較心安?

  「快休息吧,船行雖快,三日可到襄樊,但自從太史享被拿下後,陸遜失了和他的聯繫,或許已開始警戒,夏口到襄樊一帶江面易被截擊,我們將走陸路。」
  聽著鬫澤對於將被追擊的判斷,諸葛翊並不明白,是什麼天兵天將,能越過強弩鐵鎖密佈的夏口防線沿著漢水追擊他們。

  而面對曹魏的防線,直接搭乘艨衝北上,遞交外交通牒前行是否較為容易。鬫澤警戒的截擊者,顯然不是來自曹魏佈在漢水的「江巡」和在道亭上偵查的散騎。
  諸葛翊聽著鬫澤說地疑雲密佈,摸索著周遭人們恐懼的底線。

  沉著幹練的呂都督不肯向建業投降,還向敵對的曹操,有宿怨的關羽求援。

  經過這一番的對話,諸葛翊得到了明確結論:

  呂蒙口中的「牠們」,也就是跟陸遜合作的妖怪,是能接受調度的軍隊。

  呂蒙還說他們「知道了」會危害夏口的某事,代表「牠們」有充分的知性。

  搜神故事中的妖怪,都不像人們會判斷和組織。

  「牠們」恐怕不只是妖怪而已。

  面對這樣力量與理智兼具的未知對手。自己除了熟讀兵法書《接要》外,手上至少還有一把吳鉤。

  「冒昧一問,季牧兄弟善使什麼武術?」闞澤忽然開口。

  「吳鉤。跟著長沙的團練學習的。」

  「切記,如果遇到出乎意想的敵人,只憑著手中的武器是無法自保的。」闞澤斷言道。

  諸葛翊本是想探探闞澤所知,但他的士人自尊心,反而被鬫澤激的有點火了,說的好像所有的兵器都反將引來殺身之禍,顧不得儒士長幼有序,正想辯解。

  鬫澤單手平舉,做了個揖。

  「不要誤會,此非激將之計,如果遇上沒見過的妖物,顧不得君子『威武不能屈』,拔腿便跑,才是為江東保存命脈。」鬫澤禮畢。

  諸葛翊知道鬫澤示禮是不打算再談了,他也打躬作揖一番,拜謝了便到船頭抱著吳鉤睡去。

  密使團並不打算被曹軍外圍的巡防隊攔下,照預定,在潛江集市前的三官峽就改走陸路,主要是不想被集市附近的船舶看見,到了平椽駁口,走軻停在近岸處,偽裝成撁夫的舟令龔弘在走軻上遙祝,一行人在鬫澤催促下,紛紛牽了馬涉水上岸。

  駁口路衝旁立著河北傳來的石敢當,上頭放著祭物,貼滿了太平道的符咒,好像在防堵什麼妖異。

  鬫澤又催促,要孫鄰趕快下指令,讓人們沿著密林小徑走,最重要的是,要走葉冠豐厚之處,走的是看不見天空,看不見正日的深幽小徑。

  春雨瀰瀰灑落,葉隙如瀑布雨落,鬫澤大口地喝著雨水,諸葛翊扶著斗笠冷眼看著鬫澤不像個雅士的行為。

  護衛的朱才指使著四翼:「雨水可以沖刷行跡,趁勢走快點!。」

  護衛們散佈在正使孫鄰隊伍四方疾行,尤其是山越出身的士兵,更是神出鬼沒。

  有個山越探子回來,與衛隊指揮朱才竊竊私語一番。然後幾人靠向主使孫鄰報告,孫鄰面露疑惑,二使鬫澤也跟上前,四使身分的諸葛翊跟著鬫澤。

  「怎麼?」年幼的孫鄰問道。

  「嚴方說,有支隊伍在追蹤我們,都是步行。但是行跡相當飄忽,隊伍所行之處,皆沒有鳥獸回音。」

  「捨!把不需要的行囊全丟了,快走!!」鬫澤斷然說道。

  鬫澤雖為二使,但一改和諸葛翊對話時的過於警戒,以十足的膽魄發言,此語一出,武家出身的孫鄰也依了。

  「不如兵分二路吧。」朱才說道。「我們分五個兄弟吸引追蹤者。滅了他們後再跟上。」

  朱才實際上挑了六個人,還有跟著的十來個挑夫,親自帶隊押著行囊殿後。

  在密使本隊這邊,諸葛翊主動引領剩下的護衛,抽出吳鉤砍路。

  使節們快速移行,在山岸密林中行動,速度遠比想像中的慢,但必須盡速拉開和後方追蹤隊伍的距離。

  「正使隊伍應該夠遠了吧。」朱才喃喃問著山越斥候,山越斥候四面佈了陷阱,向朱才使眼色確認後,朱才故意高呼休息,將行囊錙重放下,六個江東鐵衛抽出鉤劍弓弩,以內線的挑夫和行囊誘敵,鐵衛防線布置到外線,雨稀哩嘩啦的下著,雨水由豪傑的鬍子滴落,朱才冷峻的等待追蹤使節的隊伍逼近過來。他倒想看看一路將江東諸郡守軍打退到夏口的,到底是什麼妖異。


  忽然間,雨聲不見了。

  太詭異了。

  雨還在下著呢。

  朱才撫開自己臉上的雨水。

  接著山越斥候佈下的陷阱在一陣無聲的強風下紛紛擊發,垂索的木樁甩盪,但沒有擊中任何追跡者。

  然後,有女子歌唱的聲音傳來。




__________________
哈囉,在大家的支持下,三國蒼天變終於展開連載了。如果你喜歡這部創作,請按下打賞功能,你的回饋是對作者最有意義的鼓勵。
這裡是三國蒼天變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gctb
這是我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ospitaller.joseph/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