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七話—遇見恐懼 goodbooy321 《心獸》 158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26 01:04
《心獸》第七話—遇見恐懼

  兩人搜索著野外,賽場極為開闊,趙凡在這裡已經待了大約有六個鐘頭,如今已有大半的學員被淘汰了,要在這種情況找到持有魔石的院生,說實話,並不太容易。

  一路上倒是不斷的有院生,死馬當活馬醫的胡亂朝著他們攻擊,對趙凡他們來說,並不具備什麼威脅,只是有些不堪其擾而以。

  已集結處為中心,五十里範圍內搜尋著,兩人只能以撞運氣的方式,漫無目的的搜尋著,就連耐心極佳的趙凡,都因為毫無目標的搜尋方式而感到不耐,在他們又衝出一片樹林的時候,趙凡的手環閃爍了起來。

  趙凡頓時大喜的吩咐阿爾,前去尋找席恩並將他帶往自己這裡,而他自己則決定獨自尋找發出訊號的地方。

  趙凡跟阿爾分開後,衝出樹林後便找到了發出魔石訊號的位置,但當趙凡看見魔石已被人持有著,他愕然且絕望,不是因為魔石被人搶先一步,而是因為魔石的持有人……

  如墮冰窟的感覺,牙齒止不住的打顫,他看著面前的男子,心裡只是不斷地催促自己趕快逃離,或許是因為面前的男子散發的給他的壓力,趙凡想逃,雙腿卻不聽使喚,好不容易的才憋出了一口氣,他對男子問道:「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名男子,有著一頭比來自東方的趙凡,更加烏黑的長髮,還有一雙黑的彷彿能吞噬人心的瞳孔,趙凡不敢直視,只覺得多看一眼,就會墮入地獄最深處,他穿著一套黑底金邊特製的院生服,似乎沒聽見趙凡說的話,從趙凡看見他後,就只是不停的注視著前方。

  趙凡往他的視線看去,只見有一男一女互相對戰著,兩人的心獸早已傷痕累累,雙方實力並沒有甚麼出彩之處,但不知為何,那名注視著他們的男子看的津津有味。

  趙凡的雙腿漸漸習慣了他給予的壓力,慢慢地挪動腳步,想遠離此地。

  就當趙凡才向退了兩步,那名男子出聲了:「別動!你看見正在對戰的那兩人了嗎?若是這時候在有一人參加,你覺得會不會比較有趣呢?」明明語氣十分溫柔,說出來的話卻讓人不寒而慄。

  趙凡只能在心底對阿爾傳達訊息,告訴著阿爾不要把席恩帶往這裡,他已經知道了那名男子在此地做什麼了,看的出來他在這裡只是看戲而已,不知道那邊正在對戰中的兩人,是為何會被他給看中,但此時趙凡無暇顧及他人,趕快逃離這個惡魔的身邊才是最重要的事。

  趙凡正想著該怎麼拖延一下時間,思考著如何處理當下局面的時候,不料還未思考多久,或許是那兩人早已無力在戰了,還未等到趙凡上場,那兩人的戰果已經出爐。

  見那兩人拚盡全力後心獸同歸於盡,一同遭到淘汰,趙凡舒了口氣,覺得這次比賽中,他終於獲得幸運女神的眷顧了,不過趙凡馬上提起心來,他看向那名惡魔般的男子,看著他會做出什麼反應。

  那名男子兩眼失焦的沉默了半晌,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冷聲的自語道:「阿,好可惜啊。」說完後便轉過頭來,第一次的注視著趙凡,用著焦點不知在哪的眼神,接著說道:「阿,真可惜呢。」

  趙凡覺得自己像是隻被蛇注視著的青蛙,那冷漠的眼神,明明不知看向何處,但趙凡卻覺得有道冰冷的眼神直擊心神,他兩條腿忍不住的打著擺子,冷汗從背後不斷流下,恐懼,趙凡覺得整個人被恐懼佔據。

  那名男子不在意趙凡會有甚麼反應,逃跑也好,鼓起勇氣向自己攻擊也好,被恐懼擊敗自我崩潰也罷,看完好戲,他也沒有待在這裡的必要了,只是對於趙凡沒有加入這場好戲中,覺得稍顯可惜,不過他也並非很在意,他只是想在這場無趣的考試中,為自己提供點樂趣。

  他慢慢的離去,離去的路上只餘留下恐懼的氣息,踐踏過後的野草被迫低頭,花兒也畏懼的卸下花瓣,樹木垂下挺直的脊幹。

  不知過去多久,席恩主動得找著趙凡,看著如陷魔愣的他,席恩大力的抓住趙凡的肩膀使力的搖動,以為趙凡陷入了幻境之類的,席恩試圖叫醒他,大喊道:「醒醒!趙凡!醒醒!」

  趙凡實質上並未陷入幻境中,只是被那人的氣勢及自然發的恐懼震懾了心神,趙凡很快的被叫醒了,清醒的那一刻,雙腿一軟的跌倒在地,他驚慌的後退,思緒混亂的說道:「危險!離我遠點,走開,走開!」

  席恩看著如驚弓之鳥的趙凡,蹲下身來安撫著,阿爾也想著安慰趙凡,跳入了他的懷中,等待穩定情緒後,席恩向他問道:「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驚慌?」

  趙凡大口得喘著氣,如同溺水後獲救的人,抱著頭身體瑟瑟發抖著,明顯還未從恐懼中回復過來,牙齒打顫著說道:「我,我遇上了第一席,那個惡魔,他,他太危險了……」

  席恩因為常年翹課,對於學院十席了解不深,他無法理解怎麼樣才能對一個人產生出如此大的恐懼,席恩疑惑的問道:「怎麼樣也都跟我們一樣只是院生,有必要如此害怕他嗎?」

  趙凡抱著頭搖了搖,情緒稍顯穩定了,他回答道:「你不明白,他的心獸就是恐怖本身,被他的心獸擊敗後,極有可能被他的心獸能力植入了恐懼在心中,我……我曾經敗在他手下過,我不知道……我有沒有逃過了他的能力。」趙凡回想起來,剛剛並未見到第一席的心獸,可見,他在本次比賽中,不必借助心獸的力量,便有著輕鬆過關的能力,或許他已在學院中大部份的人心中都植入了恐懼吧?趙凡如此猜測。

  趙凡卻又想到,面對著未召喚出心獸的他,自己便如此害怕,他感到深深的羞愧,想起他強悍的實力,羞愧又轉為畏懼,又想到那人剛剛連視線都未放到自己身上,畏懼又轉化為惱怒。

  趙凡的情緒頻繁的變化著,正在否定著無能的自己,也在為自己的無能找著藉口,阿爾能清楚的感受到趙凡的心緒,對於趙凡如此失態,阿爾憤怒得從趙凡懷中鑽出,跳上他頭上,張開大嘴咬著趙凡的腦袋。

  阿爾並未太過用力,微微的刺痛分散了趙凡混亂的心神,他把阿爾從頭上抓下,看著不斷掙扎的阿爾,即便阿爾沒有眼睛,但是趙凡還是感覺到阿爾的眼神憤怒的刺向自己。

  趙凡愣了一下,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阿爾對他發出如此憤怒的情緒,隨即便了然了,趙凡自嘲的一笑,自語道:「對吧,有著這樣的主人你也覺得生氣吧?抱歉……阿爾,是我失態了,我保證,我會克服恐懼的,好嗎?」

  聽著趙凡的話,阿爾停下了騷動,張開大嘴"嘎嘎嘎"的笑著,趙凡看著阿爾溫柔的一笑,撫著阿爾圓坨坨的大頭,在心中對著自己說道:「對……有你,我就不會再怕了。」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