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十一話—女巫後裔 goodbooy321 《心獸》 171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0 00:28
《心獸》第十一話—女巫後裔
 
  "白色西塔中心—獸競場",西塔中類似古魔法帝國時期流行的奴隸鬥技場,分設兩大擂台,專門舉行院生之間單人對決,平時也是解決院生私怨的場所。

  通過初賽的十六名院生,開始了殘酷的淘汰賽,只有前三名才能獲得進入法師聖地奧因學院的資格,是有志於在魔法道路更進一步的院生們所渴望的,趙凡也不例外,不論是為了家人或是為了自己趙凡都必須爭上前三。

  擂台分為A與B兩個賽場,象牙白的特殊魔法石磚鋪滿了擂台,單純的戰鬥環境對於對戰雙方最為公平,五名教師以心力共同構築透明的光罩壟罩住擂台,賽場外的觀眾能安心的觀賞,創校至今還未發生過院生擊破護罩的情況。

  趙凡與對手站在擂台中央聽著裁判講述規則:「心獸消散、心力不足,裁判認定選手沒有再戰可能,皆被判定為敗方。」擔任裁判的教師不帶感情的說道。

  「若無異議,兩名選手行交戰禮後各歸選手區。」趙方與對方皆搖頭表示無異議,接著各自握拳抵心口,舉手拳面朝天,這是奧因托蘭大陸流傳長久的習俗,表示著兩人對戰的公平性,拳抵心口,不愧自心,拳面朝天,由天見證!

  做完交戰禮後,趙凡與對手各自前往選手區域,看著場外觀眾席上的一、二年級生,想起也曾坐在那過,那時的他還不敢奢望自己會在這賽場上,聽著他們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他能理解,畢竟這是學院一年一度的盛典,趙凡覺得心中像是有座等待噴發的火山,他正壓抑著自己被環境引響的情緒。

  還沒到宣洩情緒的時候,趙凡看向選手席上等待出賽的選手,看著台上那名冷漠眼神的男子,他要將所有的戰意積存至面對"第一席"羅薩的時候。

  趙凡與對手各自走至圓形擂台的兩邊,一紅一藍的兩個圓形法陣中,這是院方為了保護學生們設立的保護圈,待在裡面院生會自主的用心力激發出與擂台外相同的護罩,這是為了保護技術還不純熟的院生,他們都還不是有資格面對生死危機的院生,基本上在校的院生在比賽中,學院都能做到接近十成的存活率。

  等待陣法啟動的時間,裁判向場外的觀眾介紹選手資料,並用輔助投影陣法展示雙方的資訊。

  紅方選手:趙凡
  心獸類型:高元素抗性,無屬性心獸
院生資料:來自神祕東方的遺族,最末成績升上第二學年,第三學年升學考成為學院九席。
學院評價:大器晚成!

  看著自己不堪入目的資料,還有總是被拍的很蠢的院生頭像,趙凡只想對學院呵呵。

  趙凡在看向對方的資料。

  藍方選手:拉菲亞‧摩根
  心獸類型:木屬性,混亂屬性元素心獸。
  院生資料:巫女血脈,B班常任班長,魔藥社社長,曾於學院活動"詭跡沼澤"中帶回評價A級材料"混亂核心"。
  學院評價:據說,巫女是世間最美麗且最醜陋的生物,其內心亦是如此。

  從資料上的頭像來看,趙凡只能看出他是女性,枯草般的褐髮掩蓋了整張臉龐,趙凡看向對面的拉菲亞,只見對方似乎也在注意著自己,拉菲亞用枯瘦的手撥開一點頭髮,露出一隻鮮紅瞳孔的眼珠凝視著自己,滲人的眼神盯的趙凡頗為不自在,他尷尬的轉開了頭。

  對面的拉菲亞先開了口,她用如同烏鴉般嘶啞的聲音說道:「不敢看我吧?我很醜陋對嗎?咯咯咯,男人嘛哈哈。」拉菲亞似乎頗厭惡男性。

  趙凡還未答話,裁判便宣布了比賽開始。

  兩人在場中召喚出了心獸,圍繞著拉菲亞周遭的範圍出現一塊腐土,一株充滿著生機的樹苗鑽土而出,短暫的時間中小樹苗化為一株生機勃勃的大樹,而趙凡的心獸阿爾也以極快的速度衝至擂台中央,只能依靠近身打擊的阿爾,必須以最短的時間盡早抵達抵達敵人心獸面前。

  腐土死氣越加濃郁,擴散的範圍蠶食至場中央,阿爾已經進入至敵人的領域內,這是大多元素心獸的特點,他們大多會創造出類似於主人心界中的環境,也是更是適合自己作戰的環境。

  但趙凡對於心獸的培養,大多側重於阿爾的抗性,一般的領域對於阿爾並沒有多少作用,作為十席的院生,只要有過戰鬥的紀錄,都能夠受到一班院生們的關注,拉菲亞當然也知道趙凡的心獸抗性非同一般,她只是單純的要創造出適合生機樹戰鬥的環境。

  阿爾距離生機木還約有五十米,而生機木目前為止都還未對阿爾做出任何行動,從比賽開始至今只是樹上多結了幾顆果子,趙凡深怕對方會設下什麼陷阱等著他,對阿爾下達放緩速度的指示,先行觀察對方。

  見阿爾放緩了速度,拉菲亞揚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她嗤笑了一聲:「多疑的男人啊,咯咯咯」

  拉菲亞用著趙凡能聽見的聲音說道:「趙凡,你會為你的多疑付出代價。」

  趙凡並未理會,還是堅持了他的選擇,阿爾已近生機樹五米範圍內,阿爾徘迴著,等待著對方先做出行動。

  拉菲亞說道:「我就先謝謝了,本來你的心獸速度如此之快讓我有點嚇到,不過你卻愚蠢的給了我時間,現在,時機成熟了。」拉菲亞說完後,樹上結的果子落至腐土上。

  果子很快的鑽入腐土中,趙凡隱隱的覺得事情不單純,他選擇讓阿爾繼續觀望,對於阿爾的實力趙凡很有信心,只要冷靜應對或許不會遇上問題。

  從果子落下的位置,死氣更加濃厚,從腐土中鑽出一條條藤蔓,每顆果子皆形成一隻隻樹人,墨綠色的身軀,口中不斷滴落深紫色的液體,看起來頗為駭人,拉菲亞高聲說道:「趙凡,從現在開始,你將會面對無窮無盡的樹人,真是愚蠢的男人啊哈哈!」不知拉菲亞對男性究竟有何怨念,她的情緒極為亢奮。

  趙凡懶的試圖去理解這瘋女人在想什麼,見到這場面他只是笑了笑:「就這樣?」趙凡對於樹人大軍毫不在意。

  心念一動,與趙凡同心的阿爾張大了嘴巴,伸出他的短手從嘴中掏出匕首,阿爾早就期待著戰鬥了,他"嘎嘎嘎"的狂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亂竄於樹人大軍之間,與緩慢的樹人相比,阿爾在速度上佔盡了極大的優勢,像是除草般,流暢的將經過身邊的樹人肢解粉碎,時而揮舞匕首,匕首來不急乾脆的更是張大了嘴,用他尖銳的牙齒啃碎面前的樹人。

  場外的觀眾對於小小的阿爾,卻有如此狂暴的戰鬥力而驚嘆。

  「那隻奇妙的生物好猛阿!」

  「不愧是第九席。」

  「或許是因為心獸的差距,換了其他元素心獸狀況或許不會如此。」

  場外許多小了一兩屆,不熟悉趙凡的院生正議論紛紛著。

  而拉菲亞也沒料到阿爾的瞬間爆發力如此驚人,盡管生機樹不斷生下樹人,盡管她在怎麼樣調度樹人,試圖圍剿阿爾,不想給予他行動自如的空間,但身形小巧的阿爾就像是老鼠一般見縫就鑽,拉菲亞做出的一切都變成徒勞。

  趙凡戲謔的說道:「雖然不知道你是跟男人有什麼仇啦?可是別遷怒到我身上阿,我好怕的。」

  很快,阿爾已經清除了大波的樹人,來到生機樹面前,阿爾"嘎嘎嘎"的狂笑並攀上生機樹,直接斬草除根的將樹上的果子一顆顆斬破。

  心獸受傷,直接的反饋在主人身上,雖然阿爾只是斬破了果子,並未傷及根基,但還是讓拉菲亞腦袋隱隱作痛,雙手抱著腦袋,壓抑著心神受到的傷害,就在阿爾將匕首狠狠的一刀砍在樹身上時,腦海如同撕裂般,拉菲亞忍不住了。

  她淒厲的尖聲一叫,生機樹也生出異變,樹身強烈晃動,樹根從腐土鑽出,纏住阿爾將它拋向遠處。

  拉菲亞似乎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本佝僂著的腰背漸漸挺直,如枯草般的頭發迅速脫落,且生出了一頭如夕陽餘暉般美麗的紅髮,乾枯的皮膚變得光滑緊緻,艾菲亞鮮血般赤紅的雙眼凝視著趙凡。

  如此形象的艾菲亞,即便是B班的同學也沒有看過,對於如此美艷動人的拉菲亞,場外的男性觀眾像是打了雞血一般嗷嗷直叫,趙凡也一度閃花了眼,美麗的人總是特別吸引著眼球。

  但還在比賽中的趙凡知道,艾菲亞不可能只有形象改變如此簡單,他看向藍色選手區,趙凡愕然了,散發著死氣的腐土化為充斥著生機的草皮,本來生氣蓬勃的生機樹卻逐漸腐朽化為一隻巨大的死氣縈繞的樹人,死亡樹人仰天大吼,從嘴中噴吐一股濃烈死氣,死氣衝向阿爾,使它受到死氣的強勁衝擊衝撞至護罩。

  強烈的衝擊對阿爾造成傷害,也對趙凡造成了傷害,嘴角溢出一口血,艾菲亞冷冷地看著趙凡,語氣充滿恨意的說道:「你竟敢笑話我!我發誓,我會讓你後悔莫及……」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