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十三話—煉金法師 goodbooy321 《心獸》 155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1 00:42
《心獸》第十三話—煉金法師

  昨日,趙凡在學院醫護所等待心力用盡而昏迷的席恩,席恩甦醒後,趙凡確定沒有問題後才趕去看艾琳的比賽,艾琳的比賽在下午場,不過可惜的是,艾琳這場比賽是目前學院中唯二耗時最短的比賽,艾琳與一名非十席的對手對戰,對方實力還是有的,趙凡自問自己多少還是需要點時間才能戰勝,但艾琳開場五分鐘後便秒殺了對手,跟"第一席"羅薩一樣,總共耗時大約五分鐘左右。

  今日第一場比賽還是由趙凡開場,趙凡看著面前的對手,一名罩著黑色斗篷的男子,第七席"金"是一名難纏的法師,算是跟趙凡同個類型的,兩人的心獸皆屬於近戰的類型。

  金先對著趙凡打起招呼:「升上三年級以來,我們這次是第一次戰鬥吧?」

  趙凡扭了扭脖子回答道:「嗯啊,很久了呢。」

  寬大的斗篷讓趙凡看不見對方的表情,學院中也鮮少有人見過金的長相,她用著富含磁性的聲音繼續說道:「我們之間的那一場戰鬥,如今我依然是記憶猶新呢,還真是令人懷念阿,希望這次也能打出一場不遜於上次的戰鬥。」

  趙凡脖子發出"咔咔"聲,嘆了口氣說道:「唉……那次戰鬥實在不想想起阿,不過這次我可不能輸阿。」

  金笑了一聲說道:「呵呵,好哦,那我會很期待的。」他的笑聲讓趙凡覺得代表著一種無所謂,一種不在意誰勝誰負的感覺。

  見對方似乎不在意的樣子趙凡聳了聳肩,做完了交戰禮後,各自前往了選手區域。

  二年級時兩人的比賽最後是趙凡敗了,彼此都戰得頗為辛苦,那次的戰鬥誰輸誰贏其實都不奇怪,但是最後還是他略輸一籌,不過一場比賽的勝負而已,趙凡對此也不甚在意。

  兩人各自站到選手區域,裁判也順道介紹起了兩人資料。

  紅方選手:趙凡
  心獸類型:高元素抗性,無屬性心獸
  院生資料:來自神祕東方的遺族,最末成績升上第二學年,第三學年升學考成為學院九席。
  學院評價:大器晚成!

  藍方選手:金‧潘德拉
  心獸類型:合成心獸,火元素親合,土元素親合。
  院生資料:第一學年便進入學院五席,煉金社社長。
  學院評價:以煉金術改造自身心獸的過程中,是否會影響自身心界,在魔法界中還是有待討論的問題。

  準備時間結束,裁判宣布對戰開始,兩人召喚心獸至場上。

  趙凡看向金的心獸,與當年一戰相比沒有絲毫改變,一頭黑色毛皮的心獸,獅頭獅身、背生蝠翼、青蛇尾,能噴火控土,曾讓當初的趙凡戰的頗為艱難。

  此次戰鬥由金率先展開行動,黑獅奔向阿爾,奔跑的路徑上帶起一根根地刺,一般來說心獸不該出現這樣沒有特殊必要的行為,在奔跑的過程中土元素不受控制的產生出地刺,可能代表心獸對於元素的控制力極為薄弱。

  趙凡給予阿爾嚴陣以待的指示,他想看看這一年來,金的心獸有沒有什麼改變,很快,黑師來到阿爾面前,嘴中溢出絲絲黑炎,黑獅野性的一吼,從嘴中吐出一道黑炎噴向阿爾面門。

  這樣直接的一招被阿爾輕易避過,但在阿爾避開的時候,身後的蛇尾從暗中襲向阿爾,阿爾閃避不急,被蛇吻了一口,阿爾白色的手臂上出現兩個血洞,從血洞中不斷鑽出黑炎,阿爾馬上從嘴中掏出匕首,將被咬中的部位削掉。

  趙凡看著場中的戰況,自語道:「感覺好像……有點不對。」為了驗證所想,對阿爾下了一個指令。

  阿爾蹲下身驅彈起身體,或為一顆圓球,藉著場上的護罩,不斷彈跳著,黑獅怒吼,對地一拍使地刺叢生,在身周形成一朵石蓮護盾,但此時的擂台如同彈珠台,阿爾視石蓮如無物不斷的對其衝撞,而黑獅也試圖捕捉住阿爾,不斷對阿爾噴吐黑炎,但在高速的彈動下,即使黑炎沾附到了阿爾身上,反而再阿爾的高元素抗性身下,使它化為一顆黑色火球更加的具有破壞性。

  "果然,跟一年前相比,金的實力幾乎沒有提高,當年阿爾對付黑獅可沒那麼輕易。"趙凡心想道,當年,那黑炎讓趙凡頭疼的很,輕易不可讓阿爾沾附到,雖說後來對阿爾提高了元素抗性,但也不該像是現在一樣,黑炎幾乎對阿爾毫無作用。

  「金!你看不起我嗎?這就是你全部的實力?」趙凡怒聲道,說實話,金還用著當年的實力,趙凡覺得這是金對他汙辱。

  金還是用著富含磁性的聲音說道:「沒有哦,繼續打下去吧,再繼續或許你就會知道了。」金說的話,令趙凡一頭霧水,但不知為何趙凡感受到一絲哀意。

  趙凡回道:「好,我就看看!」

  此時場上的黑獅不斷遭受阿爾的撞擊,雖然傷害不深,但一次次的承受著也並非好受的,黑獅怒嚎,情緒越發的暴躁。

  金說了一聲:「哎呀……糟糕了,控制不住了。」控制?控制什麼?趙凡心想著。

  黑獅在場中亂竄,行動上明顯的出現失序,地刺叢生,黑炎化為朵朵火蓮開滿擂台,但這樣的情況反讓趙凡疑惑,只要主人有對心獸下達命令,是不應該出現這種爆走的狀態,這樣失序沒有章法的行動明顯對戰局沒有幫助,但他還是讓阿爾持續的對著黑獅進行打擊。

  在阿爾彈向黑獅面門之時,一聲獅吼震懾人心,黑獅誤打誤撞的抓住機會對阿爾發出獅吼,強烈的氣波將阿爾彈向遠處,但,還沒完,黑獅如同發了瘋似的嘶吼不斷,其聲苦痛且蘊含著暴虐之意。

  黑獅眼瞳由黑轉紅,眼白的部分也被鮮血充斥著,身形更是爆長了一倍,蝠翼一拍飛向了空中,見黑獅突然的變化,趙凡心想果然還有殺手鐧,他朝向金看去,卻發現他早已坐在地上,好似對戰局毫不關心。

  趙凡大聲的對金問道:「金這是怎麼一回事?」

  金淡然的回答趙凡:「看不出來嗎?不就是失控了嗎?」

  趙凡焦急的繼續說道:「不是,怎麼會失控,你怎麼會出現這種不正常的狀況?」

  金自嘲的一笑:「呵,為何我不會呢?別在意我的事了,看看場上吧,接下來的狀況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趙凡急忙將注意力轉回場上,只見在天上行如鬼魅的黑獅,抓準機會就對還在擂台彈動的阿爾猛地一拍,還在空中的阿爾被拍的將擂台撞出一個大洞,趙凡腦門一疼,但還未完,黑獅急速降落,腳掌一摁的將身陷擂台的阿爾摁的無法動彈,阿爾拚命掙扎,發出"嘎嘎嘎"的掙扎聲想要掙開黑獅的控制。

  用摁著阿爾的另一隻腳掌,黑獅不斷的對阿爾拍擊,連綿不斷的攻擊反饋到趙凡身上,趙凡腦中刺疼不停,他苦思脫離窘境的對策,石屑飛濺,黑獅的攻擊不斷卻有失準頭,十下中只有兩三下是拍打在阿爾身上,趙凡還未想出對策,失控的黑獅體內的元素卻脫離了掌控,黑蓮綻放,擂台化成石林,黑獅哀嚎的一吼。

  趁著黑獅再度失控的時候,趙凡趁機對阿爾下令,令阿爾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黑獅,趙凡清楚了黑獅處在極不穩定的狀態,他看向金,想從他那裡了解更多黑獅失控的原因,卻見全身罩著黑身斗篷的他,身體出現明顯的顫抖,好似在壓抑著什麼。

  瘋狂的黑獅,胡亂的在場中亂竄,時而頭撞護罩,時而黑炎噴湧,時而以地刺擊向自己,趙凡忍不住了,他對金問道:「你的心獸究竟怎麼一回事?告訴我,說不定我能幫助你。」

  金搖了搖頭,哀莫的說道:「沒用的,已經無法挽回了。」

  金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不過告訴你也無訪。」

  「我從一年級開始就是第五席,這你知道的,但那是我對心獸用了煉金術的結果,對力量的眷戀,讓我走上了不可控的道路上,煉金術,對心獸造成的結果大多不可控的,或許是因為人心本就不該用如此激烈的方式改變吧?我遭受了最嚴重的懲罰。」

  「從我當上第五席開始,我實力的增長速度變慢了下來,甚至幾近停止了成長,為了維持第五席的實力,我用了效果更加不可控的煉金術,黑獅的成長持續了一段時間,但總是過了一段時間,黑獅的實力便會停滯不前,演變至最後,煉金術的使用頻率更加頻繁,效用持續更短,但我無法停下煉金術的使用,如同上癮了一般。」

  「最後……即便用上我所會的效果最強的煉金術,黑獅的實力也在無法增加,無奈,我用了有違魔法道德的煉金術,心獸合成儀式……」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