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十五話—再入心界 goodbooy321 《心獸》 173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2 00:53
 《心獸》第十五話—再入心界

  因為對戰結束的太過效率,趙凡一手提著還未來的及打開的飯盒,一手拉著滿心不願離開的席恩,準備迎接勝利歸來的艾琳,艾菲亞也羞怯的跟於一旁。

  離開擂台的通道口中,艾琳儀態優美的行走著,趙凡倚靠著走道門口,正跟席恩閒聊著。

  艾琳見對戰完後見趙凡在出口等待著,想也未想的就撲到他身上說道:「親愛的~你是特地來等我的嘛?我好高興哦!」艾琳拼命的將自己的身軀往趙凡的胸懷裡塞,艾菲亞不知為何手足無措的在一旁慌亂的玩著手指。

  趙凡揉了揉艾琳的頭髮說道:「別鬧了,看你是贏的太輕鬆了呢,一點也沒有比賽完的樣子。」

  艾琳的臉龐從趙凡的胸膛中抬起,水潤的雙眸充滿喜悅的注視著他,嘴角揚起一絲甜美的微笑,對著趙凡說道:「對吧!我是不是很厲害呀~親愛的快來誇獎我呀~」艾琳一臉求誇讚的樣子,令趙凡不禁莞爾。

  趙凡彈了艾琳額頭一下,裝作正經的說道:「好了,別鬧了,有點還在比賽的樣子阿。」艾琳摸著被彈的地方,裝著痛苦難受的樣子,繼續堅持的在他懷中撒嬌,卻突然一瞥,看見趙凡手中還提著一個餐盒。

  看見餐盒,艾琳雙手一勾,勾住趙凡的脖頸嬌聲道:「嗚嗚,好感動,親愛的對我那麼好,還特地帶吃的來等我,艾琳好幸福呦。」

  艾琳說完後,一旁的艾菲亞湊向趙凡身邊,語氣有點焦急的說道:「那個,那個,艾琳……不好意思,這是我做給趙凡的,艾琳如果也想吃,待會我也做點給妳吃好嗎?」

  知道這餐盒不是趙凡帶來給她的,艾琳氣鼓鼓的瞪視著趙凡,趙凡尷尬的哈哈笑了一聲。

  艾琳從趙凡懷中鑽了出來,溫柔的握住艾菲亞的雙手柔聲道:「你就是艾菲亞對吧?我有看到你跟趙凡的對戰呢,妳也好厲害哦~嘻嘻,而且你變得比以前漂亮好多呢,讓我都有點忌妒呢,不如我們等等一起吃飯吧,不要理這些笨男生了。」

  平常與人甚少交集的艾菲亞,突然被艾琳這樣握著雙手,她有點害羞地垂下了頭,聲如蚊吶的說回道:「好……」

  見艾菲亞答應後,艾琳就拉著她的小手離開了通道,離開通道前艾琳回頭瞥向趙凡,眼神銳利的看了一眼哼了一聲便又轉了回去。

  趙凡尷尬的在原地呵呵的笑了一聲,在一旁觀看了全程的席恩則是在一旁捂著肚子,極為忍耐的憋著笑意。

  就在趙凡想著是不是該出去追一下艾琳的時候,艾菲亞從外頭跑了回來,來到趙凡面前,低垂著頭捏著上衣下擺,聲音幾不可聞地說道:「趙凡……那個,那盒餐點是我很用心做的,希望你能將它吃完……」艾菲亞說完後,又匆匆地跑了回去。

  趙凡在原地傻愣著,不明所以的搔著頭髮,對著席恩說道:「恩……所以現在是發生了什麼事?」

……

  回到宿舍的趙凡坐在椅上獨自沉思,今日的艾琳實在是與平時大相逕庭,他還在想著艾琳是不是在對戰中受了什麼傷,但是看著艾琳離去時蕭瀟灑灑的樣子又不像傷到了哪裡,他實在想不透平時總愛黏著她的艾琳,最後瞥了他的那一眼究竟有何種意思。

  想不透的問題索性就不想了,想到艾菲亞給他做的飯盒,記得那時候席恩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看著菜色也頗為豐富,午後便還沒吃過飯的趙凡頓時覺得肚子也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便滿懷期待地打開了放在桌上的飯盒。

  打開飯盒的那剎那趙凡臉色黑了起來,他覺得看見了世界上最詭異的食物,飯盒中的菜色跟他的臉色一般的黑,正散發著詭異的黑霧,糊狀的食材彷彿活生生的蠕動著,催促著趙凡將他們吃下肚,惡魔的呢喃在耳邊低語著,誘惑著他拿起湯匙。

  看著這道不知名的黑暗料理,理智告訴他不能接觸這團神秘稠狀物,但不知為何又從餐點中感受到強烈的誘惑性,或許是女巫血脈的艾菲亞在料理的過程中,引動了潛藏體內的女巫之血,讓料理產生了魔性的昇華,舉著湯匙的那隻手一顫一顫地往神秘料理靠近。

  想起艾菲亞滿懷期待的希望他將料理吃完,趙凡牙根一咬,想著最壞也不過就是去地獄體驗一回,舉著湯匙的手顫抖著,緩緩地舀起一匙那黑色的稠狀物緩緩地靠近嘴邊,一手捏著鼻子,深吸了一口氣豁出去一般的將那稠狀物放入嘴中。

  "嗯?"

  口感與趙凡想像的不同,與那充滿著死氣的外表不同,入口後有種清新爽口的味道,甘甜中帶著微酸的滋味,流入咽喉後又生起一種清涼的感覺,說實話,這是一道趙凡從未體驗過的料理,如果撇開賣像不談,趙凡願意給它打九十分。

  知道味道不差後,餓了一天的趙凡狼吞虎嚥了起來,若此時有外人在場的話,一定會很好奇怎麼會有人能對這奇葩料理下口呢?

  飽餐一頓後,或許是料理的關係,趙凡體內充滿著活力,他滿足的靜下心神,盤坐床上潛進心界中,明天的對手是學院第三席,今日趙凡打算看看心界中白樹結出的金果能否帶給阿爾一點提升。

……

  趙凡心界中,一如往常幾乎毫無變化的白色的世界,阿爾見趙凡進到他的世界,本在白樹下休息的它,高興地衝向趙凡,猛地跳上趙凡頭上,把趙凡的視線都遮住。

  每次趙凡進入心界中,只要阿爾戰鬥完後回歸心界後大多是在休息的狀態,今天不知怎的一臉精力充沛的樣子,他輕柔的拍了拍阿爾的後背說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很開心呢,先下來有正事要做呢,今天運氣不錯的話,阿爾你說不定能再度進化呢。」

  阿爾最初的時候完全就是一顆白色圓球,幾乎毫無戰鬥力,直至第一次進化才長出了身軀,第二次的時候從嘴中吐出了匕首,這時候開始阿爾才擁有著不錯的戰鬥力,但距離上次的進化已經間隔了約有一年,別人家的心獸都不知道成長了多少,阿爾算是進化緩慢的類型了。

  走到樹下,看著上次還只有著金斑的白果,如今已變成金澄澄的了,散發著溫和光暈的金果,趙凡將它從樹上栽了下來,閉起雙眼運轉心法,腦海中浮起一團人頭大小、能量純厚、不參雜色的金色火團。

  趙凡睜開了眼,欣喜的對潘在它肩上的阿爾說道:「這顆金果蘊涵著很不錯的能量,說不定你這次真的能進化了呢。」

  將阿爾從肩上報到懷中,盤坐在地將金果擺到它眼前,阿爾看著面前金澄澄的金果,從嘴中垂下貪吃的口水,它張開打嘴,舌頭一捲的把金果捲進了嘴中。

  金果入肚後,沒過多久阿爾便在趙凡懷中呼呼大睡了起來,趙凡疑惑的看著阿爾,覺得奇怪的自語著:「沒有什麼作用嗎?」

  正當趙凡想要檢查起阿爾的身體時,下腹處生出一股暖氣,令四肢發熱了起來,趙凡額前泌起幾顆汗珠,接踵而來的是強烈的睡意,這是阿爾將感受反饋到身上的結果,趙凡沒有支撐多久便也跟著阿爾沉沉的睡著了。

  睡夢中的趙凡,意識中浮起一段段破碎的畫面,有些是他不記得的,有些是他難以忘懷的,畫面中有他與艾琳幼年的時期,有趙凡父母辛苦的在莊園工作的畫面,有他剛入學時受盡嘲笑的樣子。

  畫面不斷跳躍變換,看見第二場對戰,金落寞地走下擂台的背影,被第一席羅薩狠狠的擊敗,恐懼之種讓他面對羅薩那種深深的恐懼,看見入學時第一次召喚心獸時同學們的嘲笑,在莊園時艾琳父親總是阻止艾琳與他玩再一起,母親對著自己說抱歉,說著對不起自己,無法給予我好的家世。

  畫面變化至後面,趙凡漸漸被幽暗且暴虐的情緒給吞噬,世間有太多不甘,他想反抗,不願失敗,害怕失去,想要的更多,貪心、執念,害怕、怨懟,金果勾出潛藏於趙凡心中的所有負面情緒,這種情緒是任何人都會有的,只是平時隱藏於心中沒有展露出來罷了,此時趙凡覺得他正被黑色的泥沼吞噬著。

  "阿!!!"

  趙凡一聲怒吼,極力地保持內心清明,他知道這些黑暗情緒都是他有的,也知道這些是他無法割捨的,但他更知道不能被這股情緒傻傻地牽引走,必須保持住本心不能迷失在其中,他更願意相信自己心中有著能壓過黑暗的正面力量,不願淪為黑暗的奴僕,或是成為像金的心獸一般,無法控制住自身的力量。

  黑暗的泥沼中,浮出點點金光,黑沼在金光的照耀下,如同黑幕遇見日昇之時,金光越加閃耀,支離破碎黑沼最終在金光的照耀下化為虛無。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