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十七話—不勞而獲 goodbooy321 《心獸》 147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3 01:05
《心獸》第十七話—不勞而獲
  

  意識恍惚了一瞬,趙凡扶著額頭看向伊森,除了出了點汗外,依然維持著和煦的笑容,彷彿世間所有的苦難都無法打到一般,趙凡無法置信的說道:「難道你都沒有感覺?為何還能表現得如此自然!」趙凡不相信對方毫髮無傷,若真是如此,那對方心獸的能力太超乎常理了。

  伊森搖了搖頭說道:「說過了,對於痛苦我早已習慣了,明智的話還是放棄吧,我這關都過不了的話,即便晉級也沒有任何意義。」說話的同時場中兩隻心獸仍未停下戰鬥,雙方都持續著承受著傷害。

  趙凡忍受著傷害,自嘲的一笑:「你說的對,連你都贏不了,我又怎可能爬上更高處?」雖然因為痛楚眼中以佈滿血絲,但是趙凡不願就此放棄,他還有著需要打倒的敵人!

  伊森無奈的搖了搖頭自語道:「執著阿……」

  「愚昧會遮蔽你前進的道路,就讓我引領你看看我的路吧。」

  六翼天使將手中長劍往空中一拋,化為萬千光雨落下,聖炎狀的長劍分化成數百道光劍,封禁住雙方的出路,形成一塊禁區,每把光劍又投射出一道光束,將阿爾與天使捆符再一起。

  光束被劍上的聖炎點燃,火焰極快的爬過,沾染上天使與阿爾身上,同時伊森與趙凡也因為傷害反饋的關係,共同承受著火焚的感覺。

  "阿——阿!"趙凡仰天發出淒厲的吼叫,聖炎對他的灼燒令神智都開始迷糊,伊森此時也不好受,他閉上雙眼咬著牙竭力的壓制著痛楚,不讓自己痛喊出聲。

  受到聖炎焚燒的同時,趙凡感受到一股情感流淌至內心,是種充滿著聖潔、奉獻、捨己為人的情緒,在這些情緒中又感受到其中對於死亡的不甘、向著生存掙扎的感覺,他明白了,伊森召喚光劍的同時,那一把把光劍都代表著他所救治的病人們的心情,以及伊森的心意。

  同時他回想起昨日在心界中的感受,自身種種的情緒,記憶的片段,化為一條條絲線交織再一起,趙凡思考陷入了混亂,幾剩一絲清明保持著理智,那是他不願放棄的信念。

  而心意連結的情況下伊森也接收著趙凡的意志,他感覺到一股純正的心力,雖然兩人都受著聖炎之苦,趙凡的心力卻幾無一絲負面情緒,他驚訝了,即便是心存信仰的他,自問也無法做到心中不存任何負面的情緒,伊森無法理解究竟是何種原因,能讓趙凡苦撐至此,仍不願放棄。

  趙凡被心緒交雜的絲線糾纏著,其中一條特別顯眼,泛著金色光芒,心意連結的情況下,伊森能清楚感受到趙凡的狀況,他從中找到有條泛著金光的絲線維繫著趙凡的理智,他好奇地伸出手指觸向那道金色絲線,想要理解究竟是什麼支撐著趙凡。

  瞬間一股堅持的意念湧向伊森的腦海,那是種想要改變自身的力量、那是明白自己的弱小、卻更不願因此認輸放棄的意志、即便生存艱難、即便強者之路漫長、世界廣博、自身渺小,伊森看見金色絲線化為一條金光大道,他見到了,趙凡強大的內心,那是對抗強大的執著!

  在感受到趙凡堅持的心意之時,伊森腦中浮起一份回憶。

  還在安寧院時的他,每晚提著暈黃的燭燈巡視著院房,聽著病人們對抗著病痛時的呻吟聲,每當黑夜最黑時,總有耐不住病痛的病人默默離去,照料他們是他的工作,但能力有極的他只能分擔著病人們苦痛,除此之外他沒有任何方法對病人們提供任何助力。

  若是他也有著這種對抗強大的心,情況能有改變嗎?他能幫助病患們更加勇敢的對抗病痛嗎?或許,只要多些堅持下去的心,或許病魔便無力帶走帶走任何一條生命了。

  伊森眼角落下了淚,他主動的解開了心意連結。

  趙凡無力的跪伏在地,但腦中還保有一絲清明的他,艱難的抬起頭問向伊森:「為什麼?」

  解開心意連結後,兩人便不會在共同承受傷害,伊森毫無形象的跟著坐在地上,臉色平淡的回答趙凡:「我感受到你的心了,雖然還不夠成熟,但我相信你有在更進一步的資格。」說完後便主動舉手表示認輸。

……

  連續兩場對手主動認輸,趙凡心情非常糾結他不知該哭該笑,前三名是必須達到的目標,如今是確定達成了,但是這樣得到勝利的結果並未讓他甘心。

  在離開擂台的通道中,見到伊森神情淡然的等待著,趙凡眉頭緊鎖不知道該說出什麼,他有自知之明,他們之間的比賽若是進行到底,輸的一方一定是他。

  伊森見到趙凡後,與平時和煦的形象不同,只是淡然的對趙凡說道:「跟我出來吧,我們到外頭談談。」

  心裡還有點彆扭的趙凡回答:「恕不奉陪!等下還有比賽要看呢。」

  「這關係於你能不能贏下決賽,來不來都看你。」伊森說完後便也頭也不回的離開通道。

  趙凡沒有糾結多久,聽到關係自己的比賽猶豫了起來,雖然覺得有點不甘,但還是跟著伊森腳步離去了。

  兩人在"白色西塔"外尋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伊森開宗明義的直接對趙凡問道:「你最近有遇過什麼奇遇或是使用了什麼奇特的魔法材料嗎?」

  趙凡雖然很訝異伊森如何知道的,但還是老實的回答:「恩……最近在學院商店尋到一種來自東方的材料,有什麼問題嗎?」

  「果然,你的心力極為純淨,幾乎不含一絲邪念,你找到的那種材料在奧爾托蘭大陸上是效用極為稀有的一種,我猜……或許是一種具有淨化心靈功用的材料。」

  「一般來說,人在成長時心靈不可避免的會受到環境、際遇、人際關係等等的影響,或多或少的沾染上邪念。」

  趙凡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像是在說那又如何的樣子。

  伊森見狀後,繼續為趙凡解釋了起來:「或許聽起來覺得沒什麼,但是心力純淨代表著你的內心現在如同孩童一樣,不參任何雜質,於你於心獸都是件大有益處的事。」

  「所以,這些跟你找我來這有什麼關係?」趙凡語氣不甚好。

  伊森點了點頭從懷中取出一瓶造型精緻、散發著異香的木塞、裡面裝著澄澈的白銀色液體:「這是精粹過的"賽凡斯花液",具體效用回去用院生戒掃描一下就好。」說完就將藥劑塞給了趙凡。

  突然收到一瓶藥劑,趙凡有點錯愕,語涵不悅的問道:「這是什麼意思?比賽讓我贏了,現在還塞了瓶藥劑給我,這是施捨嗎?」並將手中的藥劑推了回去。

  伊森拒絕了趙凡退還的藥劑,只是拍了拍照凡的肩膀說道:「不用想這麼多,收下就好了,我只是好奇你能走得多遠。」說完後便想起身離去。

  趙凡趕緊拉住伊森的手,他其實也還有很多問題想問:「等等,雖然不知道你為何要幫我,但你能不能再告訴我心意是什麼?」

  伊森回答道:「身為人都擁有著各種情緒,而當一個人某種情緒特別鮮明之時便會化為心意,我擁有的就是無私的心意。」

  「在告訴你一條情報吧,羅薩擁有的是恐懼的心意,他是個很危險的人物,你自己注意點吧。」想起當初與羅薩一戰,若非有心意連結這招,或許心中也會被他植入恐懼之種。

  「好了,沒有我什麼事了,剩下的你就自己好好想想吧。」說完後留下獨自思考的趙凡,便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心意?究竟具有什麼力量?」趙凡想起學院中擁有心意的三人,每一個都是無可觸及的強大,即便是自稱不擅長戰鬥的伊森都讓自己無法戰勝了。

  正當趙凡還在原位思考的時候,席恩跟艾菲亞匆匆的從西塔中跑了出來,他們氣喘吁吁的跑至趙凡面前說道:「趙凡!你在這幹什麼?不好啦,艾琳被送去醫護所了!」

  「怎麼回事!」事關艾琳,趙凡趕緊問道。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