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十八話—月亮悄悄地躲了起來 goodbooy321 《心獸》 137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4 00:57
《心獸》第十八話—月亮悄悄地躲了起來

  學院醫護所"

  艾菲亞與席恩一同去詢問艾琳的狀況。

  艾琳躺在白色病床上,趙凡坐在病床邊緊握著她白皙的小手,等待著甦醒。

  握著的手感覺不到一絲溫度,隨然從很久以前,艾琳的體溫就是這樣冷冰冰的,但這次反令趙凡心不安了起來。

  他開始後悔那時候沒在擂台邊等待,因為錯過了戰局,所以完全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可以肯定的一點,這一定是羅薩做的好事,當初心中被羅薩植入了恐懼之種已經讓他有了打敗羅薩的念頭了,如今,艾琳也倒在了他的手上,趙凡現在情緒非常浮躁,他在等著席恩回來告訴他一切。

  很快,席恩與艾菲亞一起回來了,看著艾菲亞不安的樣子,趙凡心跳漏了一拍。

  趙凡焦急的問艾菲亞:「艾琳怎麼樣了!是不是出了什麼是?」

  艾菲亞被激動的趙凡嚇到了,表現的更是不安。

  趙凡見狀狠狠地拍了自己臉頰一下責問著自己:「都怪我!我那時候應該在艾琳身邊的才對!」

  「蛤?你幹嘛詛咒人家阿,艾琳沒事啦,醫生說只是心力耗竭而已,睡一覺起來就好了。」一旁的席恩用看不懂你在幹嘛的眼神看著趙凡。

  「蛤!那艾菲亞怎麼那麼不安的樣子?」趙凡合理的表達自己的疑問。

  艾菲亞畏畏縮縮的說道:「我一直……都是這樣啊……」

  好吧,理由很強大,趙凡不知道怎麼反駁。

  場面尷尬,趙凡沉默了一會兒後問向席恩:「那告訴我艾菲亞怎麼會搞成這樣吧,她不是那種會戰鬥到最後一刻的人。」

  席恩簡潔有力地說明了情形:「艾琳與羅薩激戰良久,最後因為實力的差距,選擇了投降,卻在要投降的時候凜冬女王,被羅薩的心獸施展的招式侵蝕入體,凜冬女王渾身冒著黑氣,艾琳面色也不好看,看起來像是在忍耐著什麼的樣子,最後是裁判判斷艾琳無法繼續戰鬥後強制判定了勝負,然後就是你現在看到的樣子了。」

  趙凡大致了解了情況,但實際狀況還要等艾琳起來後才能知道。

  感受著艾琳的脈搏,看著她緊鎖的眉頭,像是做著惡夢的樣子。

  趙凡撥開艾琳蓋住一邊眼睛的頭髮,她翻了一個身,因為在病床邊的關係導致整個上半身跌進趙凡的懷中,趙凡輕柔的撫弄著艾琳的頭髮,想著她連睡覺的時候都想撲到身上來,不禁笑了出來。

  艾琳的雙手環住趙凡的腰間說著夢話:「趙凡,一直待在我身邊好嗎?」

  雖然知道是夢話,但趙凡還是堅定的回答道:「好,我哪都不去。」並小心翼翼的將艾琳的身子移回床上。

  在趙凡動作的時候,艾琳環住趙凡的手更加用力的抱緊:「別!別離開我。」眼角甚至還留下了一滴淚。

  看著艾琳即使在夢中還如此的敏感,趙凡便心疼了起來,到底是在準決賽中受了多大的刺激?居然能讓平時開朗的艾琳如同被拋棄的小貓一般,心神如此敏感。

  想起讓艾琳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趙凡就迫不急待明日的對戰盡快到來,雖然知道實力還不如對方,但是若能在對方身上狠狠地咬下一塊肉,讓對方肉痛一番也好過如今什麼事都不能做的樣子。

  拿出伊森贈與的藥劑,如今除了盡量的增加實力之外,趙凡什麼事都不能做,為了自己也好,為了幫艾琳報仇也好,趙凡用院生戒掃描著藥劑的資訊。

  物品名稱:賽凡斯花液精粹
  材料級別:C級
  屬性:無
  功能:大幅激發心獸潛力
  簡介:聖地"哈倫索亞"特產的賽凡斯聖花,象徵著聖潔與無暇,是教廷信徒們獻給神的聖花,此花附近生活的魔獸通常都較同種魔獸實力更高一截,據煉金協會分析此花具有微弱的自我意識,有純粹心力強化心獸之效。
註1:心力不純者服用後可能有反效果。
註2:服用多次效用會成倍遞減。

  趙凡進入心界之中,豪不猶豫的便飲下藥劑,決賽在即他已無別的選擇,就算可能是毒藥為了獲勝也別無他法了,何況,他也不認為伊森有要害他的理由。

  一股清涼的口感微酸帶點甜,喝起來有點像是蘋果汁,趙凡回味著嘴中殘留著的味道,有點意猶未盡,同時,趙凡運轉起家傳心法,使藥效快速的產生,上次服用過金果,趙凡的心力已經極為純淨,如今"賽凡斯花液精粹"更是將體內純淨的心力凝縮至極限。

  趙繁體內出現了極大的變化,本來心力像是水流般環繞在心臟處,如今不知因何原因,大量的心力源源不絕的匯聚至丹田下腹處,有如凝實般結成晶體狀,對於體內產生的改變照凡非常震驚,這是他一生看過的魔法秘笈、史籍、雜記中都沒看過的現象,卻沒有任何不適感,反而更像是人體中就該有的一樣。

  身體忽然有了用不完的力量,感覺像有種趙凡所不知的力量給充盈了身體,與平時接觸的心力、元素之力有所不同,不像元素般繁複繽紛,也不似心力一般縹緲難以觸及,因為身體的改變,在他身邊的阿爾也陷入沉睡,正緩慢但持續的進化著,或許明早前進化就能完成,趙凡期待著。

  從心界出來後,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艾琳似乎還未起來的樣子,趙凡看向四周,發現席恩與艾菲亞不知去往何處。

  正當趙凡起身去一旁倒杯水時,衣角被人拉住了。

  趙凡回頭看向身後,見艾琳正抓著他的衣角,目光凝視著自己。

  兩人相視良久,趙凡心中有許多話想說出口,卻又不知如何開口,他一直都是這樣的人,不懂得表達自己,以前並未介意過這樣的自己,如今卻暗惱起自己的愚笨。

  兩人大眼瞪著小眼,艾琳似乎耐不住這樣的情況,掩口輕笑了起來,卻又越笑越用力,笑至最後還捂著肚子想忍住笑意。

  趙凡只覺得莫名所以,乾巴巴的跟著笑了一聲。

  艱難的止住笑意,艾琳拋了一個白眼給趙凡嗔道:「真是不解情意,故事不都該這樣演嗎?見女主角好不容易清醒後,男主角激動地給了一個吻,要不你也給我個擁抱吧?」對於這顆榆木腦袋,艾琳已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趙凡心中悸動了一下,其實艾琳一直都勇敢的對她表達著愛意,但是他不認為自己配得上,所以一直都不願回應他的心意,此時,想到艾琳臥病在床的樣子,若是有天更為嚴重呢?趙凡捫心自問著,他會不會後悔自己這樣不斷拒絕艾琳的示意?

  會,趙凡心中有了答案。

  正當艾琳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趙凡猛地將嘴唇貼上艾琳的小嘴,本該是期待已久的事,艾琳反倒不知所措了起來,雙手是該順勢環抱住對方呢?還是稍微抗拒一下裝作純情,看似大方實則純情的艾琳有點慌亂。

  趙凡的吻如同蜻蜓點水,雖然腦袋想了許多,但實際上趙凡的唇才貼上兩秒多,好不容易一償宿願,如今榆木腦袋終於開竅了,艾琳豈能放過,如餓虎撲羊般地撲向趙凡身上,貪婪的嚐起趙凡的雙唇,兩人解放開心中的限制,此刻,與階級無關、與身分無關、與家世無關,單純的就是一對男女互相傾訴著情意。

  直志兩人吻的都喘不過氣後,艾琳趴伏在趙凡懷中,心滿意足地閉上雙眼,趙凡輕柔的摩娑著艾琳的手臂,閉著雙眼的艾琳低聲說道:「明天……不要逞強,羅薩這傢伙不好對付……」

  趙凡回道:「放心,我會幫你教訓他的。」

  「我不希望你出事……」

  「放心,不會有事的。」

  「真的?」

  「真的!」趙凡肯定的說道。

  夜幕已深,兩人的唇再次貼合,月亮不知何時悄悄地躲了起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