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心獸》第十九話—決賽到來 goodbooy321 《心獸》 174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4 00:59
《心獸》第十九話—決賽到來


  "白色西塔—獸競場—決賽"

  昨日聽艾琳說明了昏迷的原因,兩人一番激戰,在艾琳心力即將告竭時,正要投降的那刻,羅薩趁機對艾琳植入恐懼之種,為防再身體中留下隱患,艾琳用透支心力的方式阻擋恐懼的侵蝕,最終裁判判斷艾琳不可再戰並阻止了兩人的對戰,在長時間高強度的狀態下,緊繃的心神也因此鬆懈了下來,又因為心力透支的關係,導致了昏迷。

  戰鬥本就是盡力而為,沒什麼好說的,但趙凡氣憤的是,那時艾琳早已有棄權的打算,而羅薩擺明的是趁著艾琳心力即將用盡時趁虛而入,雖然不知道究竟有甚麼陰謀,需要特別在別人身上植入恐懼,但在戰局早已分明時還如此痛下殺手,趙凡發誓這場比賽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一番,就算彼此實力有差距!

  趙凡凝視著面前的羅薩,一雙幽深看不見深處的黑瞳,焦距總是不知在何處,看著他那高高在上的樣子,趙凡不停的打量著對方。

  忽然,羅薩視線放到了趙凡身上,懾人心神的目光彷彿穿透人心,令人渾身不自在,雖然前不久在巧合下,找出並毀掉了羅薩植入在在心中的恐懼之種,但是曾經敗在他手上過還是事實,盡管最近實力又有增長,不過在還沒較量之前,心底還真的沒有什麼底氣。

  想起答應艾琳的話,趙凡狀了壯膽子說道:「怎麼?迫不及待的想對戰了嗎?」

  羅薩緩緩地搖了頭,用著不含感情的聲調說道:「是……你嗎?」

  「嗯?」莫名其妙的接了這麼一句,趙凡不知如何回答。

  「原來……是你,把我植入的恐懼之種,清除掉了阿?」羅薩歪了歪頭,目光更加幽深。

  「阿……好,可惜阿。」羅薩這樣說道卻完全沒有可惜的樣子。

  寒毛直豎,一股恐怖的感覺襲上心頭,沒有原因,沒有理由,不知來由的就是覺得恐怖,趙凡不清楚究竟因何恐懼,心臟不自覺的放緩跳動,緩緩地閉上了雙眼,運轉起心法,想要緩解那種直上心頭的恐懼感。

  深呼了一口氣,趙凡再次睜開雙眼,目露精光,不再畏懼的與羅薩對視,輸過,敗過、畏懼過、受盡嘲笑過,就是還沒放棄過!趙凡正視己心,長久以來的堅持都是為了這一刻,他不想還未戰過,就因為害怕而自己投降,對著羅薩堅定的說道:「真是令人反胃的心啊,難道非得使人恐懼才能突顯出你的強大嗎?」

  羅薩的表情充滿不解的反問:「恐懼比自己強的人,不是正常的嗎?」

  「你是心理陰影面積過大,需要藉由讓人恐懼才能建立出強大的形象?」趙凡不留口德的說道。

 「多說無用,等等……賽場上說話。」羅薩顯然不願以嘴巴來表示自己的實力。

  這點趙凡也同意,他其實是動手不動口的類型,但想到艾琳受的委屈,想想就算嘴巴佔點便宜,多少抱下仇也好:「是吧?承認是你心裡陰暗,所以才是總想在別人身上也種下恐懼吧?」

  「我警告你……在不閉上你的嘴,等等,在場上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似乎是被說到點上了,羅薩第一次說出了狠話。

  兩人很快地做完交戰禮,到了選手區待命了。

……

  趙凡看起羅薩的資料。

  藍方選手:羅薩‧馮德烈
  心獸類型:恐懼意志,意志心獸。
  院生資料:第二次信仰與魔法之戰後,最後的帝國"馮德烈"的後裔,具有純正的帝王血脈,心獸誕生之時"馮德烈帝國"的王室陵墓出現異象,被認為將會是復興帝國榮光的優秀繼承人。
  學院評價:專制與獨裁只會造成凡人的悲劇……

  魔法議會戰勝教廷之後,大陸上還存有許多獨裁帝國,為了避免古魔法帝國時期的悲劇再度發生,議會脅迫帝國分裂疆土,不允許"奧爾托蘭大陸"上再次出現帝國級勢力,共同創立議會的幾大巨頭也共同簽屬了"奧因和平條約"。

  因為議會的強大,當時大部分的國家皆不得不分裂出國土,但還是有少數貪戀著權位的國家負隅頑抗著,魔法議會強勢的斬除不從者,其中"馮德烈帝國"是最為頑強也是存活的最久的帝國。

  魔法議會的決定也並未有錯,攻下"馮德烈帝國"之時,發現為了支撐帝國的戰爭需求,該國的國民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九歲大的男性被迫參軍,失去丈夫的婦女更是以出賣肉體維生,更為慘忍的是,為了對抗議會先進的魔法,王室甚至還舉行了萬人血祭召喚出地獄惡魔。

  而上層階級卻過著荒淫無度的生活,保護家園的騎士如同盜匪擄人妻女、強搶財物,而這些除了自己需求之外,也是為了貢獻給王室。

  王室中人更是視自己子民如豬狗,每日除了在城堡中舉行派對之外,要不就是將人民作為取樂的道具,對於百姓的概況總是視而不見。

  簡而言之,"馮德烈帝國"早已是內外腐敗的國家,可悲的是,如此齷齪的王室在戰敗後還享有王室的待遇,除了帝王以及幾名掌權的大臣以戰爭犯的名義梟首之外,如今,馮德烈家的血脈還正傳承著。

  "呵,原來這麼有來頭阿。"趙凡心想著。

  雙方的心獸在場中對峙著,羅薩的心獸不具實體,遠遠看去如同一團黑霧,曾經對戰過,一般的攻擊方式對羅薩來說幾乎無用,就是因為攻擊無效,趙凡當初才慘遭敗北的命運,不過最使用兩次特殊材料後,趙凡肯定這次再不會是毫無還手。

  "恐懼迷鎖"

  羅薩首先張開出領域,場內瀰漫著一層黑霧,阿爾左衝右突卻像是步入迷宮一般,無論如何都無法找出終點,在奔跑的過程中,流淌著的黑霧化為蛇形在阿爾身邊流竄著,像是在干擾著前進方向不讓阿爾離開,又像是逗弄實驗室中的小白鼠,黑蛇正進行著飯前的運動。

  與阿爾感官共享的趙凡,察覺到那黑霧還帶著羅薩的心意正不斷的干擾著他的判斷。

  若是不曾與羅薩對戰過的話,身處在這不知出口的迷霧中,恐怕對方什麼也不做,都能自己逼死自己吧?

  趙凡輕笑,與伊森一戰後,他更為了解心意為何物了,而阿爾也在昨日經歷了一次進化,如今若只是心意之力的話,已不會再無招架之力。

  閉上雙眼,感受著心底最為鮮明的意念,阿爾也停下了腳步。

  趙凡要開始展現出,獨屬於自己的風采!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