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三十三章 掉入陷阱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24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7 05:55
17-7-9/?/26

  光潔的大理石地板,倒映著一片黑壓壓的人影,他們步伐整齊劃一,體態勻稱結實的男子,一身帥氣的深藍勁裝,腰間配置空氣槍與電擊棒,從各個樓層集結而至,人數眾多莫約三四十人。

  「葉主任,B隊已經找到他們兩人,A隊還要五分鐘才能趕來,目前疑犯正利用電子設備,企圖開啟F室的門,請指示該如何處理。」

  身穿藍衣的主管看了一眼手機,似乎有點猶豫,但就在此時對講機那端,突然傳來激烈的騷動。

  「那、那個人是個怪物,快、快逃!」

  此起彼落的碰撞聲夾雜人類的哀鳴,不斷從那頭傳來。

  「老莊,發生什麼事,快說!我這裡什麼都看不到。」葉主任緊張的喊著,身上的藍衣也因為冷汗緊緊貼上他的皮膚。

  老莊氣喘噓噓,邊跑邊哭喊著:「你、你一定不會相信的,只能勉強看到一抹灰影擦身而過,同、同事們就像骨牌般一個一個倒下,那、那不是人。」

  「槍呢?不是都有配發空氣槍嗎?怎麼不用。」

  「用、用個屁,什麼都還看不清楚,小陳的手就被折斷了⋯⋯ 不!不!你、你、你不要過來!」

  啊——

  嘰——

  對講機發出刺耳的雜音,將近半百的保全人員,在短短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全滅⋯⋯

  葉主任的額角,滴下一滴冷汗,這時他握在手心的手機響起。

  「喂!怎麼辦,B隊在剛剛短短的五分鐘,已經被他全滅了⋯⋯」

  電話那頭傳來白衣男子的嗓音,他冷笑著。

  「再兇的老鼠進了捕鼠籠也一樣要死,就直接放他們進F室吧。等他們進去,立刻按下強制封鎖鈕,把他們倆關個十天半個月的,看他們還能不能兇。」

  「有道理,就這麼做。」葉主任鬆了一口氣,指著F室外的攝影畫面。

  「資工組人員,先試著把這個畫面修復,其他不急。」

  他們點點頭,丟下手邊的工作,開始處理F室外的攝影畫面,但還沒動手,所有的畫面突然開始閃著雜訊,接著變成一片雪花般的影像。

  在下一個瞬間,被駭的畫面,全部恢復正常,F室外彷彿被大屠殺過,躺著滿滿的同仁。

  「報告,我們這裡是A隊,再一分鐘可以到達現場。」

  「你們先等等,計劃有變,先在樓梯口留守待命。」

  眾人屏息躲在轉角窺視,而那兩名入侵者,正好成功破解門鎖,得以闖進F室中,葉主任見機不可失,立馬按下緊急封鎖鍵,強制關上防爆鐵門。

  至於,這分秒不差的即時救援,到底是誰做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在同一個時間點,另一位控制監視系統的人,正抱頭崩潰。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從灰暗的主機房傳出,迴盪整個寂靜的空間。

  所有的監視畫面,瞬間都變成AI女孩的鬼臉,就在若芯順利破解F室電子鎖的瞬間,電腦資料立即遭受病毒反噬。

  「祤棠!松堅!」

  無論若芯叫得多大聲,傳來的都只有靜默;聯繫被切斷了,最糟糕的事,這一切並不像意外,反倒像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但到底是誰,對他們的安排那麼瞭若指掌⋯⋯

  呵呵。  

  呵呵呵——

  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亦菲在螢幕裏,得意的笑著。

  「知道被人拆散是怎樣的感覺啦?痛苦、難過?」

  呵呵,只見那名少女一臉幸災樂禍,仰首插腰,模樣好不得意。

  「是妳——」

  若芯目光銳利如刀的瞪向亦菲。

  「是妳這個腦子裝大便的傢伙!」

  呵呵⋯⋯

  「是又怎樣?我就是要讓妳體會看看,被人拆散是怎樣的滋味。」

  「啊——我、要殺了妳!」每一個字音,都尖銳到難以入耳,若芯氣到臉紅脖子粗,幾乎是以尖叫的方式說完這一句話。

  她拉開座椅,蹲坐在電腦前,敲打出一串串毀滅性的語法,一篇早就在腦海裏複寫一百次以上的程式,原先都看在允菲面子而沒有使用的執行碼,如今隨著怒火全部編寫而出。

  若芯雙手快如閃電,精準地敲出奪命的樂曲,宛若死神的鎮魂歌。

  亦菲靜靜地坐在那,臉上沒有一絲悔意和恐懼,她看了看手裡的信封,輕聲的說。

  「姐姐很快就去陪妳了,妳再也不用害怕了⋯⋯」

  寂靜無語的雪白世界,印在她的雙眼中,顯得非常虛無;同樣的白穿在一名面容斯文的男子身上卻顯得光潔亮麗。

  他坐在筆記型電腦前,一臉嚴肅的看著畫面裏的人物,十根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跳動。

  啦——啦啦。

  一曲悠揚的樂聲響起,手機開始在桌角舞動,他趕忙接通電話,停止這擾人的噪音。

  「喂,幹嘛?我正忙著。」

  「我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們這裏,成功抓到那兩名入侵者了,你準備怎麼玩他們?」

  白衣男子手中的電話,傳來葉主任雀躍不已的嗓音。

  他把手機拿離耳邊,沒有回答,反倒是先處理螢幕上的任務,隨著畫面的推進,那名白衣男子,臉色是越來越難看。

  「喂,事情似乎有變化,我剛看完本部那裡傳來的緊急通知,原本的負責人竹間會長似乎被換掉了。」

  「換負責人?怎麼會那麼突然?還有為什麼你的聲音聽起來像在發抖啊?」

  「你記得前幾天,竹間會長要求我們把逼供影片傳給他?」

  「嗯,記得有這麼一回事,會長還特別交代不需要憐香惜玉。」

  「嗯⋯⋯但剛剛新負責人,傳了一張合影過來,照片中的他們似乎感情很好,而且他還說如果那名少女再有一點閃失,所有曾經參與虐刑的人,都會依"會規"處理。」

  「⋯⋯你確定這則影片是真的嗎?有無可能是捏造的?」

  白衣男子下意識地搖搖頭,對著手機那端說著:「不可能是捏造的,因為他跟裏會長站在一起用直播的方式,交代我這些事情。」

  「裏會長!那個傳說中的人物嗎?」葉主任驚呼一聲,但經驗豐富的他,很快就冷靜下來,仔細的確認。

  「有、有沒有可能是易容之類的?」

  「也不可能,因為馳先生站在裏會長身後,他的存在是個秘密。只有極度核心的人有機會看到馳先生,因此這絕對是真的。」

  結結巴巴的嗓音,從聽筒傳到白衣男子的耳裏。「那、那這兩個來救援的傢伙也很可能是新負責人的朋友?」

  「嗯,很有可能,但也可能不是⋯⋯總之先關在F室,等等再打電話去請示,該怎麼處理。」

  沈默短短數秒,白衣男拍著桌子大吼一聲。

  「老葉,你一定不相信我看到什麼!裏會長居然把馳先生交給他,要馳先生護送他來台,向來形影不離的兩人⋯⋯」

  「⋯⋯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先不說了,你最好快叫人準備去機場接機,怠慢他們的下場是什麼,應該不需要我說。」

  話筒那方的葉主任,靜聲數秒,才戰戰兢兢答道。

  「嗯,當、當然明白⋯⋯那、那兩個少女要怎麼處置?」

  白衣男子夾著電話,雙手忙著回應本部的直播,心不在焉的說。

  「先派會裡最厲害的醫生去照顧她們,盡量處理到完美,別讓傷口看起來太嚴重,否則我們就玩完了。」

  「好,我明白⋯⋯」他的聲音細如蠅蚊,顫慄的態度從電話另一頭,都能明顯感受。

  「那就交給你處理,我這還有些事。」

  白衣男子掛上電話,埋首於電腦前,開始刪除大量虐待少女的影片,湮滅所有會危及自己的證據。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