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三十五章 YE_309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05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7 05:59
17-7-10/晴/26

  在湛藍的天空,一台客機從日本飛往台灣,幾名男子坐在一間像高級客房的包廂中,身旁的小窗看出去能見到一片美麗的雲海。

  一名金髮碧眼的混血少年,坐在單人沙發上,另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子,正往他所坐的位置走去。

  那個男人梳著油頭,戴著一副無框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聰明幹練。

  「智煥先生,田中那裡抓到兩名可疑人士,現在關在F室內,這是他們傳來的影片請您過目。」

   他拿出平板電腦,點選一則影片檔案,智煥撇了一眼笑了笑:「沒關係不需要看,但我需要你幫我問他們一加一等於多少,並附註是四一版本,如果他們回答五,那就是我的朋友。」

  「好的,了解。」他指尖一滑,點開另一個畫面。

  「畫面中這兩位少女,已經受到妥善照顧,請您放心,若那兩名入侵者答對,我會把他們安排在同一房等您。」

  少年單手托著下巴,望著他微微一笑。「馳桑是清酒桑的得力助手,我當然百分之百的安心,只怕被你們照顧得太好了,一不小心就太廢了。」

  「智煥先生您過謙了。」男人把平板收好後,微微笑著。

  「說真的,清酒桑真是個有趣的別稱,昨天夜裡簽文件時還不小心簽成這個別名,可見他老,真的很喜歡。您與裏會長大人,簡直像親爺孫一般,能看到如此天倫樂,想想就覺得欣慰。」

  他漾著滿足的微笑,凝視遠方,語重心長的道。

  「能這樣輕鬆愜意,都要謝謝您的幫忙,有您的鼎力相助,這次才能夠順利,得到竹間康生的罪證,讓他接受"會規"的處份,一解多年的怨氣。」

  男子搖搖頭。

  「想不到他是個人面獸心的狗東西,居然把裏會長的千金當成第一個實驗對象,真是養虎為患,當年清水裏會長還將他視如己出,沒想到⋯⋯」

  “各位旅客⋯⋯”

  此時飛機上響起一聲廣播打斷他們的談話,男子微微欠身後,走回位置上。

  透過小窗可以清楚看到美麗的台灣,隨著飛機慢慢降落,呈現出不一樣的景致。

—————
———


  潔淨的房間,飄散著濃濃的藥水味,允菲的手術非常成功,只是目前還是昏迷不醒的狀態,兩姐妹躺在床上,松堅跟祤棠守在床邊。

  唰——

  厚重的電子門,從兩邊拉開,一名少年走在前頭,臉上洋溢著神采飛揚,宛如春日般的笑容。

  原本守在亦菲身邊的祤棠,立馬迎上忘情的把他納入懷中,這一幕旁人看起來格外詭異,一個壯碩的男子,摟著少年不放。

  「智煥,你終於回來了⋯⋯」

  他抬起手,拍拍人兒的腦袋輕聲說著:「抱歉,讓你們久等了,允菲還好嗎?」

  他的口氣異常沉穩內斂,這才讓祤棠想起現在的身份與處境。

  她收斂心神,拿起一旁的診斷書交給智煥。「目前有點脫水、發燒跟感染,傷口的部分已經縫合,腦部有瘀血,剛剛才做完手術,現在還處於昏迷的狀態。」

  「嗯,我明白了,不用擔心一切都會順利的。」智煥柔柔笑著,漫步到亦菲身旁。

  亦菲就像個娃娃般靜靜地躺在那,祤棠跟上前去在智煥耳邊輕說。

  「若芯喚醒了在虛擬世界的亦菲,能透過電子設備跟她溝通,只是目前我聯絡不到若芯⋯⋯」

  智煥看著祤棠那擔憂的神色,溫柔地笑著,以弱如蚊蟲的聲音說道:「那就先回去找小若芯吧。」

  他走到松堅身旁輕輕搭上他的肩,笑容滿面地說:「允菲她們就先麻煩你了。」

  語畢,便與祤棠轉身離開病房,智煥望向門邊的男子,淺淺笑著。

  「目前這裡,我只能託付給你,我的朋友就萬事拜託了。」

  原本想跟去的男子,聽到這也只能認命的留守在醫院,他微微欠身。

  「定不負所望。」

  「馳桑辛苦了,時間不早了,走吧——」

  耀眼的陽光灑落在他們身上,影子被逼到腳底縮成一球,彷彿在躲匿壞人一般。祤棠跟著智煥,一台編號ye-309的計程車停在他們面前。

  智煥打開車門,讓祤棠先上自己才坐進車內,然而屁股還沒坐熱,開車的司機就先轉頭罵人了。

  「搞什麼,你幹嘛不坐在副座。」

  少年洋溢著好看的笑臉,凝視著對方。「因為這裡是虎穴啊!」

  「⋯⋯知道了,照老規矩。」

  車子才發動,智煥立刻像坨爛泥,一樣癱在位置上,口裡還抱怨著。

  「吶——小馮馮真是太慢了,足足晚了6秒,我差點因此變成人乾,消失在這地表上。」

  開車的少年咧嘴一笑。「那還真是可惜了,我應該再晚一點,那就能看到柔情"似水"的智煥了。」

  哈哈。

  「小馮馮的冷笑話功力,真的一般人難以參透,太強了。」

  他趴上駕駛座的椅背,望著祤棠說著。「這位是馮俊和,我的舊識;他非常喜歡開車,也非常會開車,上次就是請他載妳去診所調養的。」

  「原來如此,上次謝謝您了。」

  「⋯⋯」

  俊和沈默不語,智煥在旁陪笑臉,拍拍祤棠的手說。

  「小馮馮呢,不喜歡跟我以外的人說話,所以小祤棠別往心裏去。」

  「嗯,知道了。」祤棠淺淺一笑,難掩落寞,少年拍了拍她的手,以一抹陽光般的笑顏,撫慰她的心。

  車子轉過幾個彎,俊和突然大叫一聲:「我想起來了,有件事要找你算帳,你在日本到底怎麼回事,居然給老子玩失蹤,你是皮在癢嗎?」

  智煥一反常態,正經八百的坐定,向車內的兩人鞠躬致歉。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知道錯就好,到底怎麼回事?」

  「嗯,到底怎麼回事呢!」祤棠也非常好奇。

  「小馮馮,還記得我跟你提過一個叫做栗山桂祐的醫生吧?」

  「嗯,有印象。」他把車停在紅綠燈前,從後照鏡看著智煥那抹好看的笑容。

  他望著身旁的祤棠,接著又說。

  「藉由他的身份,我查到了他姐姐的資料,她便是竹間康生的現任妻子。」

  「透過竹間彩佳的身份,我破解她丈夫康生的資料庫,了解到他是清水正雄的前女婿,是大和會的掛名負責人並查到他的研究報告,從那些文案中發現他的前妻清水奈美是他第一個實驗對象,裡面洋洋灑灑列出逼瘋妻子謀權奪財的可怕計劃。」

  「所以你就去找清水先生嗎?那種大人物居然願意見你。」

  少年揚揚嘴角。「小祤棠,通常社會地位越高的人,越需要我這樣的人,幫他打點一些事,我跟清水議長也算舊識,他一直打算招攬我當他的接班人,只是妳也知道我愛雲遊四海、自由自在,這次主動找上門,他開心都來不及了。」

  「所以你才會變成新負責人⋯⋯」

  「嘖,講半天都是廢話,我是問你為什麼搞失蹤!」俊和打斷兩人的談話,方向盤一轉,後座兩人隨即撞在一起,由此可知他已經非常不耐煩。

  「小馮馮,故事要慢慢鋪陳才有趣啊,一下就說到重點就不好玩了。」

  「嘖——說吧,到底為什麼搞失蹤。」

  他單手一轉又是一個大彎。

  智煥扯扯嘴角接著說。

  「那時候我用栗山桂祐的帳號,搜索一些私人檔案,但七月六號那晚清晨,他的資訊完全被人封鎖、停權,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帳號被人反間諜,可是範圍跟來源都不明確,為了避免災害擴大,我得捨棄所有正在用的機器設備,以確保資訊安全。」

  「你就為了這個爛理由沒聯絡我,我不接受,你好歹也可以先打通電話吧!」

  「這次確實疏忽了,事情太過繁雜與迫切,一不小心就忘了最重要的事,讓你們擔心了。」

  「沒關係,人平安回來就好。」祤棠拍了拍智煥的手。

  俊和則不發一語,把車子開進私人停車場,門口警備森嚴,入內非常空曠、隱蔽。

  「下車,選一台喜歡的載你回家。」

  智煥揚揚笑容,開心地指向出口一台最不起眼的家庭房車。

  「就它吧!」

  「千萬跑車你不選,偏偏選我最討厭的這台,你是故意整我啊!」

  俊和邊叨叨念念,邊走過去開車,整片空地,只有二十幾台車,各種車款大小不一。

  碰——

  車門被重重闔上,智煥坐在前方副座,祤棠坐在後方,他瞥了一眼身旁的少年,冷冷的嘀咕。  

  「上輩子真不知道欠了你什麼,這輩子得這樣還債。」

  智煥咧嘴笑著。

  「一定是感情債吧,才會這樣還不完。」

  「你、你胡說什麼東西,真是的!」俊和的耳根居然微微泛紅。

  「我懶得理你——」車子快速駛出停車空間,往郊區奔去,一路上他都掛著淡淡的微笑。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