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三十七章 小插曲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37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7 06:02
17-7-11/?/26

  醒來的姊妹倆被帶到另一間病房,那間房間完全是以玻璃隔間,絲毫沒有任何隱私可言。

  幾個日本男子與馳圍在亦菲身邊問話,接著試著請醫護人員攙扶她下床,起先少女的腳步不是很穩,幾乎無法使力,但幾經嘗試終於可以跨出步伐。

  允菲微微張眼,虛弱的躺在床上,松堅則站在房門內側守著出入口,以避免任何突發狀況。

  「你們好好照顧她們,我先撥個電話。」

  「馳主席,辛苦了。」周邊的護理人員,畢恭畢敬的護送他離開,那名西裝筆挺的男子,旁邊圍繞著一群穿著白袍的日本男子,他們看起來不像醫生,比較像是科學家。

  那群人走出房門後便與馳先生分道揚鑣,他佇立在入口處撥打手機,只見他臉色凝重不知道在跟誰說話,莫約三分鐘,男子才掛上電話。

  他站在那點選螢幕畫面,接著又舉起手機,這次馳先生的臉色明顯比較輕鬆自在,雙方交流一會就掛上電話。

  允菲透過玻璃窗觀察,仔細記下他們的一舉一動,門外那名面容端正的男子,將手機放入懷中,往她的方向前進。

  少女望了一眼扶著牆努力行走的姐姐,試著撐起自己的身子。

  「欸,妳還不能動,傷口會裂開的。」

  他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卻被松堅擋了下來,兩人對望一眼。

  「好快的身手,看起來年紀輕輕,武術底子卻這麼好。」

  男子一邊讚嘆一邊上下打量著,允菲趁隙坐了起來,她的眉宇緊緊糾纏,渾身冒汗,看起來非常痛苦。

  「啊呀,我不是說,別動嗎?」

  他試圖觸碰允菲卻再次被松堅攔住,可憐的右手才剛伸出去,就被少年一把抓住,兩人的手臂,快速的重疊在一起,然後交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分開,短短數秒他們便過了數招。

  男子收回手,望著手臂上的抓痕,無奈地笑了笑,高舉雙手表示。

  「好,我不碰她,但你確定讓她這樣胡來是好的嗎?」

  允菲捲曲身體靠在床沿,冷汗淋漓、臉色鐵青、嘴唇發白,渾身微微顫著,松堅上前扶著她,把棉被拉到她的身上,試著想讓少女舒緩一點。

  馳站在一旁搖搖頭。「你們別這麼警戒我,智煥先生拜託我照顧你們,自然是信得過我,允菲妳先躺下吧,等等我請醫生幫妳再多打一針止痛劑。」

  正當他要呼叫護理師時,口袋裏的電話開始唱起歌來。

  「抱歉,我去接個電話。」

  男子轉身離開病房,關上厚重的玻璃門,雖然房內聽不見他的聲音,但能從他的眉宇之間發現端倪,隨著時間分秒而過,男子臉色越來越凝重,可見是非常糟糕的狀況,馳在掛掉電話之後,立即又做了撥話動作。

  但對方似乎沒有接,只見他煩躁的來回踱步,就在此時智煥從遠遠那頭迎來,男子立馬掛掉電話,三步併兩步的衝到少年身邊,一旁的祤棠往玻璃帷幕內的松堅揮了揮手,似乎沒打算進來。

  三人交頭接耳著,除了智煥臉上還有點笑容外,其他兩人的臉色是越講越差。

  允菲見到智煥後終於放下戒心,乖巧的躺回床上,亦菲也在護理人員的幫忙下,躺回病榻上休息,也許是累了吧,她們一沾上床便沉沉睡去。

  祤棠他們三人從門外,移到研究廳內,松堅站在門邊,馳先生的嗓音,從門縫竄了進來,他說著。

  「智煥先生,我剛剛查了病情,確實如您所說,是竹間康生被抓的那天開始失控。」

  馳招了招手,一旁的機器設備馬上投影出一張數據表,身旁的祤棠也拿出若芯傳來的報告。

  「時間跟發送的起始點,跟智煥先生您預測的一樣,就是康生被抓走的前一刻,他所在的位置。」

  男子憤怒的捶了一下茶几,發出碰的一聲巨響,咬牙切齒的說。

  「竹間康生那個畜牲,居然在被逮之前把那篇毀滅性的文章大量的散播出去,現在全日本有使用社交軟體的人,幾乎都成了受害者,所有醫院都被這些特殊病患擠滿。」

  智煥坐在感控式電腦前,舉手一揮叫出所有的監視系統,每一個畫面都塞滿了人類,少數一些人還能在裡面交談,但絕大多數都是呆坐在那。

  資料數據非常的龐大,少年只好以地區、年紀作為區隔,概念類似網遊的伺服器。

  看著看著,智煥漾起迷人的笑容,冷冷的說:「看來有兩個可能,一是康生在被抓的那刻,就做好同歸於盡的準備;這種災難性的爆發,不可能壓得下來,肯定會被懷疑是人為,也就是說他打算拖整個大和會陪葬。」

  「另一個可能就是他握有解決的方法,想用這個辦法當成談判的籌碼,讓自己有機會逃過死劫。」

  「智煥先生無論是哪種可能,都非常糟糕,您說這該怎麼辦才好?」

  少年臉上掛著輕鬆的笑顏。

  「先讓這些人離開虛擬世界,再請人同時破壞康生散播文章的主機,等一切結束後,放出流感病毒突變的假消息,讓整個事件跟流行性感冒劃上等號,就能掩蓋過去,順便能測試大和會在醫療界的影響力。」

  馳站在他的身邊,小聲說道:「只要動用組織的影響力,要讓醫療界異口同聲的發表論文,是不會有問題的,只要專業人士合力一起捏造事實,世人絕對不會懷疑的。」

  智煥將若芯設計的程式改良後放上雲端並同時指揮線上的工程師一起操作,修改版的程式就像下載App一樣簡單,所有人很快就進入狀況。

  程式快速的在虛擬的世界中流竄,畫面裡的人就如同壞掉的數位圖片般,一塊一塊的崩解,一個接著一個的消失,隨著時間吞噬,絕大部分的人順利被程式排除,但有些人卻刪除不了。

  點進去看會發現那些人,都是存在虛擬世界一年以上的成員。

  手機嗡嗡作響傳來刺耳的震動聲,從馳接起電話,走到牆邊小聲地說著,過一會他掛著滿臉笑容,走回祤棠身邊。

  「太好了!智煥先生日本那裡傳來捷報,那些患病的人,都像亦菲一樣完全康復,而且他們連點開文章、聽到雜音的記憶都沒有,這真是處理的太完美了,醫療論文也宣派下去,很快就有專業報告出來,到時再請媒體宣傳報導,這件事就能平安落幕⋯⋯」

  正當他講得口沫橫飛時,男子的電話又響了,他退去一邊講手機時,祤棠跑到智煥身邊好奇的問。

  「為什麼亦菲會有那段記憶,他們卻沒有?」

  智煥的視線從螢幕,移到祤棠身上,微笑表示。

  「小祤棠妳還記得昨天,我在研究小若芯編寫的程式碼嗎?」

  看她點了點頭,智煥才接著說。

  「我從中發現一些關聯性,因此大膽的推測,那個監視的虛擬世界,就是人類精神的世界程式化,它與人共同持有相同的記憶,因此,可以直接竄改那些人的記憶。」

  「原來如此,感覺有點不可思議⋯⋯」祤棠嘀咕著。

  畫面中的人越來越少,事件在短短二十四小時內,得到最好的控制,馳站在門邊忙碌的撥打電話,下達收尾的指示。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