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四十章 秘密任務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17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7 06:07
17-7-31 晴

  時間飛逝允菲的傷好了許多,亦菲也漸漸恢復開朗,這天智煥笑嘻嘻地,把那幾個有"照顧"允菲的人找了過來。

  他指向一位身材壯碩全身紋滿刺青的男人。「你就是那個,一拳把允菲打到腦震盪的人?」

  那名壯漢唯唯諾諾、吞吞吐吐的應著:「是⋯⋯」

  聲音小的如蚊蟲一般,但智煥不在乎,依然笑臉盈盈,他徒步走向第二位身材比較矮小,面容枯槁、嘴唇發紫、目光如鼠的男人。

  「你就是那個把允菲十根手指頭戳成香腸的人?」

  「噗⋯⋯香腸。」一旁傳來竊笑,但站在那被質問的男人完全笑不出來,他那對三角眼快速的移動著,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才小聲地說。

  「對⋯⋯」

  智煥微微笑著,感覺非常愜意,他負手舉步到下一個人面前。

  那是一名身穿白衣的斯文男子。

  「聽說所有的指示都是你下的?」

  「不!我只是轉述竹間先生的命令,這一切不是我願意的,其實讓允菲小姐受傷,我也是萬般不捨,希望會長您能了解下屬的無奈。」

  「嗯,確實很無奈呢!」智煥緩慢地點了點頭,抱著胸嘆口氣道。

  「的確,你只是個傳聲筒,是個認真工作的好部屬,遵守上級命令並沒有錯,不但不該追究責任,反而該論功行賞才是。」

  他垂下頭,低聲道。

   「屬下不敢⋯⋯」

  智煥揚起好看的笑容,揮了揮手。

  「我沒有反諷的意思,我是認真的,畢竟食君之祿、擔君之憂,我能理解。」

  他望了一眼在病房做復健的允菲,眨了眨眼,笑道。

  「而且她現在也好多了,做為會長也不該把私人情感放在工作上,你就先坐到旁邊休息吧。」

  白衣男都還沒離開位置,那個瘦弱矮小的男人便伸長手,嚷嚷著。

  「等等,會長我們一樣也是聽從組長命令乖乖執行而已啊!」

  「就、就是啊!我也是按照組長吩咐,不然誰願意對女人動粗。」

  智煥看著那名壯漢,歪著頭問。

  「所以組長要求你要把人打到腦震盪?」

   白衣男子推了推眼鏡,一臉傲慢。

   「嘖,我可沒這麼要求他。」

  「組長,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是那種人嗎?真是⋯⋯」

  瘦弱男冷冷笑著,補上一句。

  「你是啊!當初知道竹間先生下命凌虐時,你可是笑得合不攏嘴⋯⋯」

  「莊明雄你講話放尊重點,我都不想說你了,虐待少女的方式,明明都是你想的,什麼滿清十大酷刑的拔指甲,就你一個人做得最爽!」

  「你這個肌肉白癡,少在那裡造謠生事!」

  「你們明明半斤八兩,當初施虐時都搶著要先割第一刀。」

  白衣男坐在位置上,摸了摸眼鏡,冷傲的說著。

  「田中次郎我看在你是組長的份上,才忍著你,整個組織誰不知道,你這個人最喜歡假傳聖旨——」

  三個人七嘴八舌地吵成一團,智煥望著他們,輕輕地笑著。

  「各位同仁,別這麼緊張,我並沒有要究責的意思,如果要那麼做,我第一天回來,你們就會被我處刑了,今天找你們來只是想了解一下。」

  他望向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的田中道。

  「我覺得凡事有賞有罰,你們都那麼盡責,應該要拿點獎勵才是,但我剛當上任資金有限,只能動用三百萬,不知道你們覺得怎麼分好?」

  「三、百、萬!」站在那的兩人異口同聲地喊著,智煥看向他們故作一臉狐疑。

  「嗯嗯,三百萬台幣。」

  那兩人面面相視。「那、那個會長大人,我覺得平分吧,平分最公平了!」

  「哼,跟你們平分?沒看到我坐著你們站著的差別嗎?」

  「田中你⋯⋯」壯漢氣得無語,一旁的三角眼笑著說。

  「不然,田中組長您打算拿多少?」

   他伸出手來,一臉得意比了個三字。

  「你這王八蛋居然想獨吞,老子讓你吞不下去——莊明雄你不要拉我!」

  三角眼舉著手一臉無辜表示。

  「我沒有拉你。」

  「是我拉你的。」智煥柔柔的笑著。

  「呃,會、會長⋯⋯」壯漢收起拳頭,乖乖站好,一臉尷尬。

  「嗯,三百萬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我能體諒各位想完全佔有的心情,這樣吧,我這裡有三個信封裡面有三個任務,完成後組織會有另外的獎金,但這些任務是獨立的機密情報,因此不能被其他人知道,最先完成的人,就能得到這些獎金和這筆三百萬。」

  他們紛紛搶了一個信封,正要撕開時,智煥立刻阻止他們,提醒道:「一旦知道任務就必須完成,否則得依會規嚴處。」

  眾人的手都停了下來,那名目光如鼠的男人率先撕開信封,得意洋洋的說:「怕什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看來這三百萬肯定是我的。」

  他拉出紙張細細閱讀,一派輕鬆的說著:「很簡單嘛,我還以為多難。」

  他雙腳併攏立正站好,一臉自信。「會長我一定會完成任務!」

  聽到這另外兩人也趕忙拆開信封,但臉色卻一陣慘白,只能苦笑著:「我、我一定能完成任務。」

  祤棠在旁看著,等他們都離開後才走到智煥身邊。「為什麼他們臉色那麼差?難道只有第一個任務是簡單的?」

  智煥看了她一眼,輕輕的笑著。「事實上,所有任務都很困難,只是莊明雄不甘心,才故意假裝任務很簡單,他們三人都非常自我、自私,自然會想陷對方於不義。」

  祤棠望著智煥好奇的問。「那些任務的內容是?」

  他淺淺一笑,抵著她點唇說:「秘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