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私掠者-第一章-龍牙酒店 鐵壁小巫師 私掠者: 獵人遊戲 213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4-5 16:52
本作品原發表名為瑪爾斯戰紀之一私掠者 ( Marsland War Series I: The Privateer ),本次重新校訂正式改名為私掠者: 獵人遊戲

私掠者: 獵人遊戲 (The Privateer : Hunters' Game)

第一章 龍牙酒店 ( Tavern of Dragonfang )

儘管夕陽已經沒入了地平線之下,但餘暉仍然將半邊的天空染得通紅。深秋的黃昏,已帶著微微的寒意,然而在「龍牙」酒店的門口,仍然擠滿了川流不息、來來去去的人潮。「龍牙」酒店在塔爾城中,早已經是無人不知的金字招牌了。就算不提它那全瑪爾斯大陸聞名的烈酒,光憑它二十年之久從未間斷過的營業,也足以使「龍牙」名列全大陸最有名的酒店之一。

但若以為「龍牙」有多麼富麗堂皇,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比起其四周高大的建築物,它可是小得可憐。即使勉強有兩層樓,真正能用來招呼客人的也只有一樓而已。充其量也只能塞下個三十人罷了。所以「龍牙」那狹小的門前,總是擠滿了想要進去或是出來的人潮,為此發生衝突的也不在少數。雖然有很多人都建議老闆阿都爾把酒店改建大一點,但他始終不同意。「一旦顧客太多,會影響服務品質的。」他是這樣說的,雖然這比較像是他偷懶的藉口。姑且不論服務品質究竟如何,「龍牙」裡的小小空間總是擠滿了酒客。雖然醉酒鬧事者並不常見,但是吵雜與混亂早已成為「龍牙」裡的常態了,而大多數的顧客似乎也是見怪不怪了。

「最近過得怎樣?歐克?」矮矮胖胖的酒店主人阿都爾向一個剛走進酒店的高大男子打了個招呼。那高大的紅頭男子向阿都爾點了點頭,「還不是老樣子,混口飯吃而已。倒是老闆你的生意可是越來越好了呀!」

阿都爾滿臉堆笑回話,「那有!這還是託您佬的福了!」他見到一個黑衣人跟在歐克身後走了進來,正準備打招呼時,卻感覺到歐克的雙眼帶著警告意味瞄了過來。阿都爾連忙把原本要脫口而出的話吞回肚子裡。「紅頭」歐克,大部分的人都只知道他是個技巧平平的木匠,但龍牙酒店的老闆卻知道他的真實身分是專門替傭兵、殺手和私掠者仲介工作的職業掮客。阿都爾心中雪亮,這些人的秘密還是少知道的好。

然而他還是忍不住多瞧了那人一眼。那人披著一件寬大的黑色連帽斗篷,帽緣壓得低低的,遮住了面容,但卻遮不住其中明亮清澈的眼神。

歐克咳了一聲,阿都爾連忙回神。

「我跟凱德默斯約好在這裡碰面,他來了嗎?」

阿都爾點了點頭,指向火爐旁的一張小桌子。

「謝啦!阿都爾!」歐克一面說著,一面努力的從人群中擠出一條路來,那穿著黑色斗篷的人緊跟其後。

推開幾個醉漢,好不容易才走到桌子旁邊的歐克,自顧自地坐了下來,而他身後那身著黑斗篷的人也跟著坐了下來。原本坐在那張桌子旁的,是一個棕髮的青年男子,看來年輕的臉龐上卻有一對似乎飽經世事的眼眸。男子身上穿著寬鬆的長袍,披著一件草綠色的披風,明亮的瞳孔緊盯著眼前的兩位訪客。

「歡迎啊,歐克吾友。」

「紅頭」歐克奸笑了一下,「艾力克,好久不見了。聽說你最近的生意越做越大,行情也是越來越好了喔!」

「馬馬虎虎,混口飯吃而已。」棕髮男子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歐克乾笑了兩聲,「嘿嘿,老朋友了,客氣什麼。今天找你出來,主要是我現在手上有一件工作,雇主指名要找頂尖的高手,我左想右想,除了艾力克‧凱德默斯之外,恐怕也沒有人可以稱得上頂尖高手了。所以......」

棕髮男子似乎沒有注意到歐克講的話,他的眼神緊盯著那穿著黑色斗篷的人。

「這位是?」

「雇主,這件工作的委託人。」歐克回答。

棕髮男子艾力克眉角微微揚起,「歐克,可以請這位雇主先生露個臉嗎?我可不習慣有不認識的人坐在我旁邊,尤其是把臉遮起來的那種。」

歐克在那穿著黑斗篷的人耳旁輕語了幾句,那人點了點頭,將連帽掀起,露出了面容。

艾力克深吸了一口氣,精靈(Elf)。

掀起連帽的,是一個面貌姣好的精靈女子。她銀色的長髮在酒店燭光下如同流洩著金光的瀑布,就像絲緞一般地披在身後。而她那帶著些許透明感、如水晶般澄澈的雙眼,正以自信且高貴的眼神注視著眼前的棕髮男子。

精靈女子微微一笑,「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凱德默斯先生吧?我聽歐克先生介紹過你的事蹟。今日真是榮幸能親親眼見到您。」

「您好,美麗的精靈女士。」艾力克以精靈語回答。精靈女子露出頗為驚訝的表情,似乎沒有料到眼前這名男子居然也通曉精靈一族的語言。

歐克替雙方介紹:「艾力克,這位是微風森林精靈族的公主,琪娜‧奇法爾司‧微風。琪娜,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過的艾力克‧凱德默斯,本領最頂尖的私掠者。」

野精靈,艾力克點了點頭。在瑪爾斯大陸上,精靈主要分為兩族。一族在西方建立了西句爾王國,成為精靈族在大陸上的代表性勢力,一般稱之為高精靈(High Elves);另一族則散佈在南方大陸的森林中,由於沒有像他們的表親般建立都市,所以被他們的表親篾稱為野精靈(Wild Elves),然而他們卻仍堅持自己的生活方式。

艾力克並不特別在意這兩種精靈在名稱或外表上的不同,在他從事私掠者的十四年來,已經見過足夠的世面,讓他瞭解到精靈就是精靈,本質都是一樣的。不過,比起高精靈族,野精靈向來更少與人類接觸。要讓野精靈踏入這個繁華的塔爾城,想必不是件小事,更別說是一族的公主了。

「所以我眼前這位美麗的精靈女士,就是微風森林精靈一族的公主了?然而不知道有什麼重要的大事,能夠勞駕公主閣下親自來委託呢?微風森林裡想必有的是精靈族的勇士,有什麼事需要來委託我這個小小的私掠者呢?」

精靈將眼神投向了歐克,歐克點了點頭。

「微風森林並沒有王這個頭銜,所以請不要叫我公主,我只是長老的女兒而已。」艾力克發現這個精靈女子講起通用語的精靈口音並不重。

琪娜以她優美的聲音繼續著,「我想委託的任務,是要找回一件失落的物品。我們族中的鎮族法器,微風之杖七天前被偷走了。」她頓了一下,「身為守護法器的精靈使者,尋回法器是我的責任。族中雖然也有許多勇士們自願同行,但是在微風森林之外,我想人類能提供的協助更多。凱德默斯先生,我希望你能協助我。」

艾力克沉吟了一下,「微風之杖?雖然我並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不過既然是貴族的鎮族法器,想必一定是護衛森嚴吧。恕我好奇,該法器是在怎樣的情形下失落的呢?」

琪娜的臉頰閃過一抹紅暈,「失落的細節就不提了,總而言之,微風之杖會失落是我的過失。我想,這跟如何尋回法杖並沒有關係,不是嗎?凱德默斯先生。」

艾力克心中想著:「倒也未必。」不過,他並不急著現在就要把一切搞清楚。做私掠者或傭兵這行,有很多時候雇主都有一些不想講或不能講的事情。原則上,只要不會影響到任務的成敗,艾力克是沒有太大的興趣去了解的。如果時機時候到了的話,該知道的事就會被知道,這是他一貫的信念。對艾力克來說,眼前有其他的事比知道微風之杖如何失落還要重要一些。

  艾力克露出了掠食者般的微笑,「或許吧,只要不是被什麼異次元來的惡魔搶走就好了。姑且不討論這個工作難度的問題,如果我找回微風之杖,我可以得到什麼酬勞呢?就算失落的細節你不想講,至少酬勞總可以討論一下吧?」私掠者是一種不現實就無法生存的職業。

「紅頭」歐克向精靈使了個眼色,但她似乎沒有注意到。

琪娜伸出她那纖細的手指,比了個三,「三百個通用金幣。」

  「唔,我沒有聽錯吧?」艾力克刻意露出錯愕的神情。「三百個金幣?歐克,雖然我們是老交情了,不過你介紹的這個工作,似乎有點不合行情吧!如果是五年前或許這價碼還算合理吧,不過現在的我的收費可是高得多啊。歐克,你今天是找個精靈來跟我開玩笑吧,這不像是塔爾城屬一屬二的掮客會介紹的工作呢?」

歐克當然沒有忘記他的行情。艾力克.凱德默斯,從十三歲就開始學習私掠者所需的知識與技能,在四年歷練之後,十七歲時就已經成為瑪爾斯大陸中最年輕的私掠者。當年他出道時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歐克所介紹的。而在十二年之後的今日,二十九歲的艾力克,已經是私掠者中的一等一人物了,要他出馬,即使只是動個指頭,通常一千個金幣是最低底限。

歐克乾咳了一下,「嘿嘿,我知道這個工作的價碼實在低了點。誰叫琪娜公主要求一定要找最頂尖的高手,而我又欠了她些人情呢。不過,我只答應她幫她與最頂尖的高手接頭,至於你要不要接這個工作,就不是我能插手的範圍了。」他向琪娜看了一眼,雙手一攤,聳了聳肩。

  艾力克皺了皺眉,滿臉的無可奈何。「琪娜小姐,雖然拒絕美麗而高貴的仕女的請求會令我心痛,但是三百個金幣實在是少了點。如果妳不能開個高一點的價碼,我只能很抱歉地拒絕妳的委託。當然,我想你不需要太擔心,歐克很容易就可以幫你找到其他願意接這個工作的人。」

  「微風之杖對我族來說是極端重要的,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能夠請到如凱德默斯先生這樣的頂尖高手出馬。」琪娜打破了眼前的沉默,「我們微風森林裡的精靈,因為很少與你們人類接觸,所以並沒有很多人類的貨幣。不過,凱德默斯先生,如果你對這樣子的報酬並不滿意,我可以提高酬勞,但不是用你們人類的貨幣。如果你能找回微風之杖,我可以另外加上一片微風森林生命之樹的樹葉作為報酬,我想,這樣應該就足夠吧。」

聽到生命之樹這四個字時,歐克注意到艾力克眼中冒出了特異的神采。「就是那傳說中每十年才會長出一片新葉,連死人都可以復活的生命之樹的葉子嗎?!我還以為那種東西只存在在傳說之中而已,如果真的有那種東西,絕對是個無價之寶啊!」即使是經驗豐富的冒險者如艾力克,此時也很難完全壓抑住內心中的情緒。「生命之葉啊!」他喃喃地念著。「如果是生命之葉的話,恐怕雇一百個勇士去屠龍都夠了啊!不愧是精靈族的公主,連這種寶物都出的起。雖然這交易是不太合我的規矩,我通常只接受現金交易,不過看在歐克的面子上,我就接下這個任務吧。我會找回微風之杖,但你的三百枚金幣需要先付給我,而一旦我將微風之杖找回給妳,妳就要拿出妳答應的生命之葉。我們有這樣的共識嗎,公主殿下?」

「是的。不過,我還有另外一個條件。」琪娜並不理會歐克驚訝的眼神,繼續講著,「在這趟旅行中,我將與你同行。」

艾力克難掩話中的驚訝,「你說什麼?」這並不是一個常見的要求。大多數的私掠者一向獨來獨往,畢竟他們跟傭兵還是有所差別。

琪娜加強了語氣,緩緩說著,「我要跟你一起去找回微風之杖。」

艾力克沉吟了一下,忍不住他的好奇心,「為什麼?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嗎?公主殿下對於我的能力或是操守不信任嗎?」

「不,凱德默斯先生,我相信歐克先生的介紹,也並不懷疑你的能力。你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只是,」她稍微頓了一下,「一來,微風之杖是在我手中失落的,我有這個責任與義務親自把它找回來。二來,我知道偷走微風之杖的人是誰。我能認出他,這點絕對對這趟尋找有幫助。所以,基於我的責任與實際上的考量,我要求與你同行」艾力克注意到她美麗的臉龐浮現了一種十分微妙的表情。

「喔!你知道偷走微風之杖的人是誰?」艾力克任憑自己的好奇心追問了下去。

琪娜點了點頭,表情中帶有一絲絲地不自然,「他的名字是朱利安.羅托斯,至少他自稱叫做這個名字。以你們人類的角度來說,他應該是二十多歲左右。這人假裝在微風森林迷路,卻欺騙我族,趁機偷走了我族至寶。他說他來自阿卡斯聯邦,或許那是我們該追查的地方。如果你願意接下這個委託,晚些我會告訴你更多的資料。」

艾力克沉吟了一會,快速地思考著。雖然他這幾年來一向獨來獨往,然而他心中卻有個聲音告訴他帶著這名精靈才是明智之舉。精靈雖然會引起一般人的注目,不過如果帶來的便利值得冒這個險,那也就無妨了。而且,艾力克的多年冒險經驗告訴他這個委託背後應該還有隱情。他從精靈公主一開始說話時就很注意她臉部細微的表情,而經驗告訴他事情絕對沒有表面上看來的簡單。精靈族至寶失竊,難道就只派出一個代表來尋找嗎?不過,看在生命之葉的面子上......

「雖然這也不合我的慣例,不過如果這是雇主的堅持,我可以接受。但是,」他加強了語氣,「你必須能夠照顧自己。我所受的委託是找回微風之杖,我不會浪費我的精力在任務外的任何事。但是我可不希望任務完成時沒有雇主可以領賞。這樣說的夠明白嗎?」

精靈少女以自信的眼神回應,「請放心,我是個精靈使。凱德默斯先生,容我提醒你,精靈使是瑪爾斯大陸中最強的法師。所以,你不必擔心你會拿不到你的報酬。」身為精靈中最高階的精靈使,她顯然沒把人類的魔法放在眼中。

艾力克搖了搖頭,但卻把想要反駁的話吞了回去。精靈族的自尊心可是出了名的強,而他對於這種沒有結論的口舌之爭的興趣並不高。不過,能夠在道上闖出名號的私掠者凱德默斯,其實對於魔法也是略懂一二的。私掠者是種必須樣樣皆通的行業。以他對魔法的了解,人類在魔法上的研究,未必不如精靈族,至少他的冒險生涯中的經驗是這麼告訴他的。

「好吧,有著精靈魔法的協助,我也樂得輕鬆。你想跟來就跟來吧!」他聳聳肩,並不打算反駁精靈的言論。

一旁的歐克露出奸笑,「看來你們這筆生意是談成了吧?」

艾力克很清楚這個紅頭腦中在想什麼,「放心吧。一旦任務完成,你該得到的部分不會少給你的。一切就照規矩來,生命之葉的部分就算一萬個通用金幣吧。」

歐克試著露出諂媚的微笑,「有鼎鼎大名的艾力克出馬,還有不成的嗎?」

艾力克端起面前的酒杯,「過獎了!掮客跟傭兵可是命運共同體啊!」

「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這句話是琪娜問的。

艾力克望著已經完全暗下來的天色,「天色還早,別急!」他再次露出掠食者般的微笑,「我們凌晨出發!」





0 2
0 回覆 2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