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其他] 綴青砂 01 馬上就失散了呢 絕夏 綴青砂 133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4 10:23
噠噠噠噠噠。

匆忙的馬蹄聲在一片喧鬧的人聲中特別的突兀,市集上熱烈的交談聲逐漸轉為竊竊私語,雖然人數多了依舊吵雜,但和原本的熱鬧相較之下顯得壓抑。

我閉著眼睛,在一片黑暗中聽著馬蹄聲高速的靠近,然後在一段距離之外被阻盪,最後帶著喧嘩和兵器碰撞的聲響停在自己前方。

終究還是躲不過。

巨大木箱的蓋子被粗暴的挑開,重摔在幾尺外摔成了碎塊。

光線湧入木箱的瞬間,我還沒看清破壞箱子的人就被抓著衣領提起來,一瞬的窒息過後,我盡力的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很輕鬆的樣子,微笑著向抓著自己的人打招呼。

「師傅,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被我稱作師傅的那個人額角青筋暴起,猛的把我跩近、咬牙切齒地質問,「翠砅在哪?」

「少當家!快、近戰上來包圍!」一名女性越眾而出,迅速的發布指令,剛被打散的護衛們立刻刷的展開包圍圈,手上的武器齊齊指向那個闖進行進隊伍中的人,只要他一有傷害我的意圖就會馬上發動攻擊。

「咳咳、師傅我快被你掐死啦!」掙扎了下,我無奈地發現抓著自己的手絲紋不動,雖然可以脫掉上衣來個金蟬脫殼,但是我還不想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丟臉阿!

雖然被提著也沒有好到那裡去就是。

「將軍!」剛才發號司令的女性開始喊話,「立刻放下少當家!現在悔過還可以從輕則罰,再繼續危害少當家別怪青砂對你不客氣!」

「哈!對我不客氣?你這小子敢?」師傅頭也不回的回應,還用凶惡的眼神瞪手上的徒弟,「叫你們當家出來!只要她來、我就是這條命都可以給你們!」

師傅…又不是我說要對你不客氣的、你瞪我也沒用阿……

「不得無禮!當家豈是你說來就來的!」

「連通傳懶得嗎?你們是不在乎少當家的命還是說她根本不─」

阿阿阿!要是青砂館的當家不在的消息被傳出去我的麻煩就大了啊!!

這件事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傳出去,那些好不容易給貴族們做好送去的兵器一定會被退貨,然後又要說我們青砂館看不起他們之類的無理的話。

在師傅說出後面的話之前,我慌張的摀住他的嘴,然後看見殺人的眼神又趕緊收手免得手被扭掉,「那個、師傅,我們有話好說?先回青砂館吧?」

師傅他用極度不信任的眼神看我,但最後還是把我放了下來。

「走,我看你有什麼好說。」掛著冷笑,師傅的眼神比我看過的極地寒冰還冷。

我只能陪笑的說是,然後向在外面的人打手勢示意他們讓路。

「少當家!」收到信號,女人手一揮讓護衛們齊齊放下武器,自己跑過來。

「海棠,抱歉阿。」我看了看周圍,現場大概有近百人吧,就為了我的任性這樣奔走,「回去吧,給我們兩匹、呃一匹馬。」

師傅啊我不會逃了啦!別再瞪了!

本想等馬牽來了較海棠幫我擋一下,我趁隙逃跑,結果這個計劃都還沒實行就被識破了,現在只能在路上想想怎麼過我師傅這關,看還有沒有機會自己逃掉或是說服師傅他別跟來了。

海棠牽來姊姊最喜歡的馬,師傅他就隨手把我丟上去,自己再跳上馬。

「你最好別再想逃,不然我弄死你!」

我想逃也沒那個能力從師父你手下搶馬啊!

姊姊妳害慘我啦!





坐在姊姊的寶馬背上奔馳,明明應該是我最喜歡的休閒活動,但是現在我背後的人不是姊姊而是師傅,我除了想蒸發自己之外就只有蒸發自己,不知道這樣直接跳下去還能不能逃。

阿、可是好像會被師傅策馬踩死。

我看著高速後退的景色放空,覺得自己這一個月的逃避像笨蛋一樣。

青砂館是製作武器、機關一類的店家,因為品質非常好所以受到各界喜愛,許多著名的神兵利器也幾乎都是出自青砂館。

姊姊翠砅她作為青砂館的當家也做出了不少當代的著名兵器,例如我師傅準備我要是逃跑就拿來砍我的那把長刀……

但是姊姊她失蹤了。

與一般武器行不同的是,青砂館使用的素材大多是當家親自去尋找的,姊姊這次出門本來也是為了尋找她中意的材料,但沒想到會斷了聯繫,而且一斷就是半年,我們至今仍未找到她的消息。

從我們和姊姊失聯之後我就很不安,但是為了青砂館的運作我不能隨意離開,好不容易把整個青砂館整頓好、確定我可以短暫離開也不會有影響,剛開始準備外出的時候,被徵招去打仗、據說沒個幾年不會回來的師傅就帶著捷報風風火火的回來了。

師父和姊姊感情很好,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去冒險、一起去破壞敵人堡壘…總之,師傅回來就要找姊姊,找不到就來逼問我姊姊去哪。

但是姊姊這次去的地方是青砂館的機密阿!

就算是師傅也不能講!

我對自己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一定騙不過師傅,所以我就開始躲,從一開始找替身、放出國的假消息到這次躲在貨物箱裡,躲我師傅的時間刷新自己逃避上課的紀錄,長達一個月又五天。

我轉頭看緊跟在我們旁邊的海棠,她是姊姊的得力助手,難得願意幫我躲師傅,沒想到跑了這麼遠還是被抓到了。

「師傅。」我把臉埋進馬的鬃毛裡,不抱希望的問,「如果我拜託你不要去找姊姊,你要甚麼都給你可以嗎?」

只要師傅現在放過我,就是他要把青砂館搬空都隨他!

「你在睡?」

「沒阿?」

「那就不要作夢。」

「…」

好吧,我大概還有一個時辰可以想想怎麼遊說我師傅。




「說!翠砅去哪了!」理所當然的坐在當家的位置上,師傅居高臨下的逼問我。

「師傅先用茶吧…」

明明我是堂堂青砂館的少當家阿!連本國王子都要讓我幾分的!為什麼我要這麼可憐的在這裡端茶!

「你那甚麼眼神,翅膀硬了?」隨手接過我端上的茶,師傅他打開蓋子後冷哼了一聲,「安眠藥,算了,你也沒那個膽子下毒。」

馬上就被看穿了!

我聽的冷汗直流,剛剛想出來最後的招也沒用了、難道只能實話實說了嗎?!

那杯茶就這樣被無視,還好我用的是姊姊的杯子,不然恐怕就被摔掉了。

我盯著桌面,開始我艱辛的遊說,「師傅,姊姊去很遠的地方,不好聯絡,短期內不會回來的。」

「我找過了,你姊姊最後的蹤跡在這裡,就在青砂館。」

「…師傅,姊姊在閉關,她說要做出一件驚天動地的神器。」

「她閉關的地方我敲開了,空的。」

不要亂敲!那邊的機關要重做很麻煩!

我在心裡嘆氣,但只能放出信使讓人去修。

「……好吧,其實是姊姊說她熬夜太多,最近要養養,養好之前不方便見師傅你。」

「聽起來倒是像模像樣,但是我給她養氣的藥材都還沒動你說她養甚麼呢?」

「師傅──」

「夠了,你沒藉口了。她去了你們那甚麼機密的地方是吧,帶我去。」

聽見師傅的話,我整個人嚇得跳起來,「你怎麼知道!」

「呵、我現在確定了。」

我停頓了一秒,然後才反應過來,「阿!師傅你太卑鄙了!」

「卑鄙又怎樣。我不在意你們瞞了我什麼,但是,現在翠砅她失蹤了。」師傅他慢慢的說,認真的讓我有點害怕,「不管你們有什麼天大的秘密你都得告訴我,否則我接下來就拆了這裡!」

我欲哭無淚,師傅你平常什麼都不要一開口就要我們青砂館的機密這是對的嗎!!

「唉…師傅,你非得要知道的話那是要喝毒藥的…為了保證你在任何時候都不會說出去,那種毒藥會在你提起的瞬間殺了你的。」

「可以,藥拿來。」

那是毒!毒!不要說的像水一樣好嗎!!

看這情況,師傅是不會妥協了…帶他去也可以吧?姊姊,讓師傅一起去的話是不是能夠更快找到妳呢?

我艱難的下了決定,終究還是想提高找到人的機率,「我說甚麼都沒用了吧…總之先訂個契約,等下麻煩師傅貢獻一點血。」

「隨便,你訂吧。」

雖然下了決定,但我還是很猶豫,一邊在內心掙扎一邊緩緩起身難得居高臨下的看自家師傅,然後站直身體假裝鎮定,『吾為玄硉、青砂少當家,將血賜予將軍元佟雨。』

後面要說的話讓我有點抖,因為實在太不敬了!師傅等下聽完可能會直接把我貓死在這裡啊!!

『接下,成為吾的替身,成為青砂人,限期之內替吾擋下一切災厄,不可背棄、不可離心。汝、敢接否?』

師傅用一個古怪的表情盯著我看,看得我冷汗直流,還好他很快就起身站到我面前,『接!』

看著眼前毫不猶豫的師傅我只能苦笑,彈指讓契約陣法顯現。

我們之間大約離地一尺的位置轉出了一個由方形框起的圖騰,我劃破手掌讓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師傅,替身只是暫時的,等我們回來就會解除,但是毒是一輩子的,無解。」

我轉著圖騰上的圖案修改契約時間,順便講解。

看見轉好的圖騰發出黑光,我又遲疑了,現在只要師傅的血印到契約上,師傅以後就不可以背叛青砂館了,但是他是一國的大將軍,如果國王要求師傅來殲滅我們的話,最後會兩敗俱傷的。

但是沒等我遲疑完,師傅自己就伸手把血抹上契約。

「拖拉什麼!快完成!」

師傅啊!

沒給我後悔的機會,接到師傅鮮血的契約馬上就捲起、縮成兩個小球,分別飛到我和師傅面前。

我就想多糾結兩下不行嗎……

眼看契約完成,我就算後悔也不能再收回了,只好從手環上拆下一個裝著透明液體的小瓶。

原本契約只要師傅收起來就好,可是這個毒很特別,溶入契約就會成為靈魂毒,只對契約上的人有效,喝下的人就連一瞬間都不能有背叛的想法。

當然,我是不用喝的。

我收下契約,然後拿了師傅的那份丟到藥水裡。

搖一搖後,透明的液體很快就變成一半黑一半白的詭異顏色,我這才將毒藥交給師傅。

「師傅,現在還可以放棄的,大不了毀約傷個一陣子,等我回來就可以養傷了。」

我還是不太放心,不知道自己這個決定是不是對的。或許我應該打死不說、自己去找姊姊才是對的?

啊啊-

要是姊姊在的話,我就什麼都不用考慮,開開心心的做武器,偶爾幫忙做點機關,只要聽姊姊的話就好了。

「等你去找是要找到我老了嗎!就你那搜索能力還是算了吧!」師傅喝毒之前還不忘嘲諷我,然後他就一口把毒給喝下去。

「好奇怪的味道。」這是師傅對毒的感想。

沒有很難喝就不錯了!!

我一邊在心裡吐槽一邊去找出糕點來進貢。

「師傅,你知道青砂館為什麼可以做出世界上最出色的武器或道具嗎?」我把剛剛的契約拿出來,用水晶包起來捏出外框。

盯著水晶在我手上漸漸變型,我慢慢的說起了青砂館的故事,「我現在要講的你可能也聽過傳說,那就是等下我們要去的地方,青砂。」

青砂是游離在世界之外的一塊大陸,陸上的一草一木皆可做為器具,若經工藝製作便可成為良器,成品不易損毀且可長期不需保養。

雖然出產眾多優質材料但青砂環境凶險無比且住著各種奇人異獸,對外來者非常不友善,但有擅闖者一律撲殺,危險程度堪比天災。

但是青砂館的當家例外。

傳說青砂館是由來自青砂的仙人所創,因此代代當家都擁有進入青砂的權利,初代當家為了避免青砂被外人得知後會有惡人闖入,因此將回到青砂的門設下層層限制,除了有當家證明的人一旦擅闖便會瞬間喪命,最後將門藏在青砂館下。

歷代當家用從青砂取出的材料造出了許多神器,也此有一句話流傳開來“天下神匠落青砂”,說得就是古今所有神器皆是從青砂館出產的。

「師傅你也知道,我們些當家的宿願就是能從自己手下造出神器,尤其是近代的我和姊姊更是被寄予厚望,畢竟上一把能稱為神器的已經是幾百年前的當家造的,又難得一代裡出了兩位當家。」

手上的水晶最後被捏成了簍空的小瓶,黑色的契約裝在裡頭、在晃動的時候微微的將水晶震出叮噹聲響。

「姊姊去了青砂,距離說好的三個月已經又過去了三個月。」我將完成的小瓶裝上手環上的空位,終於定下自己的心,「師傅,我們去青砂帶姊姊回來吧。」

「廢話。」幾不可見的笑了下,師傅拍了拍我的腦袋。

吩咐海棠發布青砂館當家暫時不接任何委託後,我帶著師傅往青砂館的樓中央前進。

青砂館是個很大的樓,在樓裡的正中央有個小庭園,禁止當家以外的人出入且種滿了巨木,與其說是庭園不如說是個木製的牢籠。

「少當家,請千萬小心。」跟到庭園外的海堂滿臉擔憂的將行李包交給我,「海棠準備了糧食、水及一些應急用品,祝您凱旋。」

我收下有點沉的包,突然有點好奇的問,「海棠,妳都不想知道這裡面有什麼嗎?」

姊姊進出青砂多次,每次都是海棠幫忙準備行李並送行,對不知情的人來說,每次姊姊都能從這小小庭園搬出大量的材料應該是很奇怪的事才對。

「海棠只管主子的吩咐,多餘的不必操心,當家是這麼說的。」

海棠的臉色坦蕩,看就知道她是真心的這麼認為。

「謝謝妳。」

我再一次感謝這個世界給了姊姊這麼好的幫手。

將手放到樹上,樹從我手碰到的地方開始開出了一個洞口,讓師傅先進去之後我也跟著越過才放開手,海棠在洞外目送我們直到樹洞閉合。

回過頭,我看見師傅在發光。

「師傅!」師傅什麼時候會發電了我都不知道!

在心裡有點不敬的搞笑的同時,我連忙跑過去查看師傅的情況。師傅身周圍繞著一層電光,而身為電光中心的師傅一臉沒事的樣子。

「不礙事,接著往哪走。」繼續無視自己身上的電光還有不斷被電焦的衣物,師傅環視除了造景之外什麼都沒有的庭園。

我翻了個白眼,難得的無視師傅的話,「這是排斥吧,只是邵當家的替身不夠嗎…」我思考了下,又伸手碰碰那些電流。

「嘶─師傅你也太會忍了!」搓搓馬上被燙傷的手指,我決定來剪個頭髮。

有的時候頭髮是很好的觸媒,所以我和姊姊通常都留得很長免得被自己用到變光頭,正好我最近沒有用到,及腰的長髮夠編個護腕了。

拿出隨身的工具,我兩三下剪掉髮絲動手編織起來。

「你姊姊給過我類似的,有用嗎?」等我編織的時候,師傅抽出配刀插在地上幫自己減輕一點負擔。

「姊姊的會更好!有就先戴上吧!」

然後我看見師傅拿出個髮圈,隨意的綁了個小馬尾。

髮圈不太夠阿…大概姊姊也沒想過師傅會有到這庭院來的一天,所以只是隨手給的吧。

我加快手上的動作,一個簡單的護腕很快就成形,我最後將護咒施在上面確保護腕不會隨意損毀後就交給師傅,「緊急只能這樣,等等到了青砂用那裏的藤草再固定會更好。」

「恩,帶路吧。」

確認師傅戴上護腕後電流都消失了,我這才接著走,院中的造景有個假山流水的小池,將其中一塊石頭搬開後水流捲進了石頭搬開後的洞、水池很快就空了,露出底下的池底造景。

跳下池底,掠過輕易就能看出機關的造景,我蹲到池邊摸索,「那邊是障眼法,以防萬一有人闖入,那底下開了只有一些沒意義的財物,真正的開關在這附近──有了!」

被水草掩蓋的池壁上有個小轉盤,我往轉盤上按住了幾個缺口然後轉動,然後岸上的假山從中裂開,隱藏的門這才顯現。

「鏡子?」沒等我從池底爬起來,離門進的師傅直接伸手摸向看上去是鏡子的傳送門,手穿過去之後又收了回來,「這就是門了?」

「師傅你怎麼不先拉我上來阿!」好不容易爬上來,我沒好氣地拍著衣服說明,「門是裡面的水池,這是門禁,一般人穿不過去的。」

師傅嫌棄的看著我,嘖了聲,「這點高度都跳不上來!再逃課嘛!」

我只想當個造武器的少當家不行嗎!

「…跳下水池就是青砂了,但是我沒去過,所以也不知道會落在哪,我們要小心行動。」逃避的跳過上課的話題,我帶頭通過鏡子。

與映出的景象不同,鏡子後是一片星空,除了晶亮的水池之外彷彿置身空中。

「哇!這後面真好看!」

「別看了!走!」師傅對奇幻的景象豪不關心,隨手抓起我就往水池丟,然後自己也跳了下來。

「我自己──!」

抗議沒來的及說完,通過水池的瞬間眼前的景象碎成泡沫,在眨眼後我人已經站在鬱鬱菁菁的叢林中,放眼望去全是高大的樹木及我們那個世界沒見過的花草。

但是只有我一人在此。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