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03 主角特權就是路人都很熱心 絕夏 綴青砂 124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3:24
醒來的時候,身邊甚麼人都沒有,我獨自躺在一間簡單乾淨的木造房裡,暮光從窗戶透進來將房間染成橘色的。門外隱約有聲響,好像有幾個人站在門外交談。

跳下有點高的床,我移動到門口想出去看看,但一下床就發現自己的氣力還沒恢復完全,有點站不穩。

「老大,我們收留他吧!他的族群丟下他了好可憐哦!」好不容易走到門邊,就聽見炫的聲音這麼說。

我本來就沒有族群在這啦!

不過這麼說的意思是他們去找過了嗎?師傅不在這附近嗎?

我在心裡反駁她的話,然後趴在門上偷聽想先弄清楚現在的狀況。

「要留下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們要負責照顧他,畢竟他完全無法獨自在青砂存活。」男子這麼說,但在炫歡呼的同時又補了一句,「不過他也不一定想留下。你何不出來說說你的想法?」

被發現了!

我搔搔頭,猶豫了一下才推開門走出去。

一出去就看見一張大椅子在門邊,椅子前有個台階,男子就是坐在椅子上和台階下的炫他們對話,怪不得聲音聽起來很近。

「謝謝你們讓我休息。初次見面,我是玄硉。」我低頭道謝,順便偷偷和台階下的三人揮手。

本來打算直接下去和他們站在一起,雖然估計會很彆扭,不過在別人的地盤上還是別耍大牌的好。

這個念頭在我抬頭的瞬間被打散,因為坐在椅子上那人的臉實在太熟悉。

「師傅!」

為什麼師傅會在這裡!還當起了山寨頭頭?!

該不會掉下來連時間點都不一樣吧!

「我可沒收過這麼小的徒弟。」男子笑笑地說,「怎麼,想拜師嗎?」

「哈哈,玄硉你怎麼到處亂拜師阿!」身為上一個被我喊錯的人,炫的話讓我無法反駁。

「炫妳別笑了!沒看到人家很困擾嗎!」阻止炫的是夏悠,但是我不是困擾是困窘…

為什麼老是認錯!是姊姊的話我絕對不會錯認的!

我窘迫的退到台階下站在夏悠和木木之間,試圖用他們巨大的體型和盾擋住自己。

「老大很像你認識的人嗎?」木木搓了搓我的腦袋問。

我再度看向椅子上的人,和師傅完全一樣的臉微笑著,穿著與平常的輕甲完全不同的厚重袍子,身上連把武器都沒有甚至還蓄著長髮。

除了臉,這個人完全不像師傅。

回想起來聲音也不同。

確認了不是師傅,我歛下眼掩飾自己的失望,「很像,臉完全一樣。」

我呼了口氣振作,重新面對椅子上的人,「抱歉剛才失禮了。關於先前的問題…我想留在這裡。」

看著那張和師傅極像的臉,我撇去所有雜念開口,「如你們所知,我無法獨自在這裡生存下去,若要繼續在青砂活動是必須要有能保護我的人。」

實際到了這裡之後我才明白,姊姊她一直不帶我來以及讓我拜師習武的原因─青砂太危險了,甚至比她口頭告訴我的還要難以讓人生存。

本以為我只要會點防身的武功、帶上足夠的輔助用具就能在青砂行走,沒想到真的遇上危險時卻連拿出輔助用具的時間都沒有,就算想逃也只是在拚運氣而已。

在夏悠帶我跳上樹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雖然那時候沒多想,但現在我想起來了。

那片樹林姊姊說過,有許多高級的礦石但有更多駭人的存在,不只像追軌這樣的野獸有很多,甚至連看似無害的花草都是有毒的。

這次我是命大正好遇到三人搭救,若我獨自在那邊行動就算能躲過追軌也很難毫無損傷的下山,山上也可能有其他更危險的生物存在著。

為了存活下去找到姐姐,厚著臉皮也要找到能保護我的人。

男子打了個響指,站起來說道,「決定了!你替我們造武器吧!」

他走下台階到我面前,夏悠和木木退開讓我獨自面對他們頭目,「你剛才也聽到了,本寨不做不食,想吃飯就要做事!」

「既然你無法外出打獵那就留在安全的地方造武器吧!但是除了我們絕對不可以供給外人武器!」

他隨手一揮,契約的圖騰出現在我們之間,就像和師傅訂約一樣,現在只要我和他的鮮血留在圖騰上就算契約成立。

「不對外提供是可以,但是我要外出,而你們要派人保護我。」我勾起微笑,自己動手轉動圖騰上的圖案。

開甚麼玩笑!

這份契約擺明了是要將我軟禁在這裡!

我在心裡一邊罵一邊自己轉契約免得自己被坑,就算有求於人我也沒打算賣自己!

男子驚訝的看我,倒是沒阻止我去轉契約,「你看得懂阿?」

廢話!我可是堂堂青砂館少當家!

我快速的賞了他一個白眼就自顧自的轉契約去了。

「真是厲害的小傢伙!起初聽到木他們說你能造武器還有點不信,現在你的可信度上升了點。」他說著還比了個大約指頭大的寬度示意。

「等你看到我造出來的武器就不只這麼點了。」我自信滿滿的說,這可是我的強項!

我敢說這世上除了姊姊再也沒有人可以做得比我好!

「那我期待著。」男子笑著說,卻突然伸出一隻手掐住我的臉左右看。「但是你不能外出,太顯眼了。」

眼看他鬆手之後要去轉契約,我連忙伸手擋住,「易容我也會!讓我外出!」

「喔?」他揮揮手,「試試。」

我盯著他免得他又改契約同時退了一步、伸出雙手。

光輪從我的指尖冒出,向上穿過我的手臂,所經過的部分轉變為和炫一樣的金毛獸爪。

面對周遭人的驚疑眼神,我解釋道,「說是易容,其實是幻術,看起來有這個形體而已,實際上我的手並沒有改變。」

我向大家展示換形的手,並讓好奇而湊過來的炫和木木摸摸看,大於我的手的部分是可以穿透過去的,「雖然是假的,但只要不接觸到就不會發現了。」

「看起來倒是像模像樣,但這不夠,青砂沒你想的那麼簡單,能一眼看穿你的傢伙多的是。」

我想了想,又說,「只要給我一點時間也能做出實體。」

「老大!你幫他變不就好了嗎!」炫開心的玩著虛體的部分插嘴道。

「是阿,老大你就幫他吧!我想和這小鬼一起出任務!他好像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啊!」木木在一旁幫著腔。

男子無奈的看著兩人,接著轉向夏悠,「妳呢,夏悠?願意帶著個包袱在外行走嗎?」

我期待的盯著夏悠,自主忽略掉包袱那個詞。

夏悠眨了眨眼,開口,「確實要多保護一個人對我們來說非常不利,畢竟我們才剛成為C級隊伍,隊伍間配合也不好,有時陷入險境都可能無法完成任務。」

我正失望地開始考慮其他方案,接著就聽見夏悠說,「但是這孩子可以彌補我們的協調問題,我從今天的事件中發現了這個可能性,可以的話,請務必讓他和我們組隊。」

夏悠!

然後我們一起盯著頭目,等他的回答。

頭目無奈地嘆了口氣,終於答應,「怎麼感覺我們寨裡一下子多了許多孩子啊…好吧!在找到你的同伴以前你們暫時組隊吧。」

答應後我可以外出後,頭目他對我招招手,「來、過來,幫你變個方便行走的樣子。」

我回到契約旁,這次他沒有做任何改動直接用指甲劃開手指同意了契約。未免他反悔,我也趕緊同意了。

契約圖騰捲起來,分成兩顆珠子分別飛向我們兩人,我收下後照樣用了玻璃裝上手環。

「真是個奇怪的孩子,雖然要你關在室內,但我這裡可是非常安全的,多少人想躲進來都沒辦法呢!」

「我有要找的人,才不要被關著!」

「隨你吧,別死了就好。阿,最好也別讓其他人知道你會造武器!」

看見我疑惑的樣子,頭目他解釋說,「雖然不知道你是哪來的,不過青砂這裡會造武器的人可不多,算算兩隻手都能數出來,為了不讓你被搶走,最好除了在場的我們幾個之外誰都別講!」

「對了!」炫突然插嘴道,「還有也別再說自己是人族啦!有些種族可是把人族當作災害來看待的!」

我點頭表示明白,然後讓頭目抓著我坐到椅子上。我抬頭看他想怎麼做,只見他抬手將自己的長髮向後梳,頭上居然浮現出兩隻巨大的黑色犄角!

「好,讓我來看看怎麼改變你!」他的手離開髮絲,再度出現的已經不是手而是爪子了!

黑色的指爪接連地敲在我的頭上和手腳關節,我不敢亂動以免被變得連姊姊都認不出來!

「決定啦!就這樣吧!」爪子最後在我兩額旁拉出形體然後又轉向我的手肘,讓我的手肘上也多了一對短角。

改變的過程沒什麼感覺,好像他隨意撇過後就多了個東西。

我伸手摸摸頭,頭上似乎長出了一對捲角。

「來看看吧!」木木笑著把盾牌擺到我面前。出於職業意識的,我先審視過盾才看向不太清楚的盾面。

這盾不太好呢,之後給他做個新的吧!

從模糊的倒影可以看出我頭上長出的是向後捲起的黑色長捲角,和頭目的非常相像。

夏悠看了看,不太贊同的說,「老大,你只是懶得想要怎麼變對吧?這樣他出去不會引起別的事端嗎?」

「放心放心!會找我麻煩的最近都閉關去啦!不會有事的!」

「沒關係!夏悠,大不了我們說這是老大的孫子!」

「喂喂!我還沒兒子呢哪來孫子!」

「老大就你這年紀難道想當人家爸嗎?」

「連木木都…!算了算了!既然他沒有要留下你們就帶出去吧,隨便整個空宿舍給他。」

「是~」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