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獵警‧十四 灰階 獵警 107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4:20
《十四》


高木勝留了兩名手下在新知傳媒,狂奔到路邊,原本想要上車,但發覺陸上交通狀態已經因為上學時間抵達而開始壅塞後,他沒有任何遲疑地衝向馬上上,抽出了鎗,對準正在停等紅綠燈的一名機車騎士。

「下車!」

「嗄?」那是一名年輕而瘦小的男子,騎得是改過的JR,看到他抽鎗,愣住了。

「這是真鎗,給我下車!」

那人終於理解了,立刻踢了腳架跳下了車,而後遠遠地跑開,衝到了路旁。高木勝搶上了車,猛按喇叭一催油門,強硬、險象環生地闖過了紅燈。一路上,他的速度屢屢飆上九十,而且,他不停任何一個紅燈,如果前邊的車道被停等的車輛給塞住,他就狂按喇叭,逼他們讓道,或是直接騎上人行道繞過,又或是直接逆向,或是搶在快車道上。

他想要衝回去,保護他的老婆。

他沒有意識到,對方會盯上他的老婆。早上出門的時候,他以為自己抓到對方的把柄而得意,也為了趕緊辦妥督察長所交代的任務,未有深思熟慮便出了門,全然未意識到,對方可能是一個完全不管江湖道義的喪心病狂,只要稍稍搭上一點關係就可以殺了出氣的瘋子。他怒氣沖沖,但同時間,他的眼淚也幾乎要飆出眼眶。

他愛他的老婆,非常愛。從他還是小混混時,她就在身邊了。她曾經陪他一起吸毒、也跟他一起戒毒;他們一起到超商偷東西、一起落跑;當他被砍得走不動時,她帶他去醫院。他們在一起生活了十數個年頭,互相扶持、互相關心,甚至,他有種若不是有她的關係,他根本爬不到今日榮光的感覺。

他不自覺地、無法遏止地想像著她脖子被切開的畫面,手腳止不住地顫抖。然後,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在他胸前口袋中不斷震動,震得似乎要心悸一般無法忍受,他不敢看、他不敢接,但是他又怕錯過了重要的訊息,最後,他還是稍稍放慢了一點車速,從口袋中抽出了手機,瞥了一眼,來電者是他的手下,但是,是另一個,不是同一個手下。

他不知道這是吉兆,還是凶兆。

前面是紅燈,於是,他慢下了車,接起了電話。


「老、老大!」

「怎麼了?」

「夫、夫人…」那人畏畏縮縮,「她…」

他幾乎聽不下了。他屏息著,等著。拜託,只是受傷吧、拜託只是不小心被流彈打到、拜託不小心扭到腳了、拜託只是…他也不知道…

「夫人她…被…被燒了。」

「被甚麼?」他沒有意識過來

「汽、汽油彈…」

手下繼續說,但是,他聽不到後面的話。他的耳朵似乎耳鳴,頭暈目眩,然後,他強拖著身子將車子停到了路邊,靠邊停下,然後,他的雙腿一軟,往人行道的邊緣坐下。

他沒有憤怒的感受,反之,是痛苦與哀傷。

他知道,殺手們已經上路了,但是,他心裡明瞭,他們不可能及時趕到的。

────


燕詡找到了機車,打開機車車腹,將身上的衣物以俐落快速地動作褪下,拿出裡面的水罐,快速地將身上沖洗一遍,不過,因為他這次動作快,少動刀,其實沒有多少鮮血,只用了十幾秒便即搞定,緊接著他換穿乾淨衣物,戴上全罩式安全帽,發動引擎一催油門,從林間硬地回到柏油馬路,兩分鐘後,還跟幾輛警車與救火車擦肩而過。他騎向鳳山市區,在其中左迴右繞,在城中不斷轉悠。因為是早上上班時間,車流極大,就算是他也沒有辦法輕而易舉地判斷出來是否有人跟蹤,所以,他就這樣不斷地騎,拉長了時間,而後更將機車停在鳳山火車站,改搭計程車前往楠梓火車站,搭上火車前往左營,再改騎乘另一台早就準備好的機車。

一小時半過去,他認為,自己應該是安全無虞了。

於是,他翻出一台丟棄式手機,打了給她。


「嘿。」

「燕詡呀,都還好嗎?看到你鬧了個很盛大的Party呢。」

「是啊。有甚麼消息嗎?」

「萬門組那邊嘛,很多人都已經找到了,正在陸續過去,不過看起來是暫時擱置了。如果要的話,其實時間會是剛好喔。」

「立委呢?」

「喔,計畫照常,完全沒有更動,殺手配置也沒有改變。」

「嗯。」

「立委的話,我建議你今天還是先稍微放鬆點,回復一點體力再去吧。」

「晚上有沒有機會?」

「暫時沒有看到。」

「呿,好吧。」

「雖然不是甚麼重要的事情,想要聽聽高夫人的狀況嗎?」

「嗯。」

「三級燒傷面積達四十啪,高木勝正在醫院等待手術結果。」

「意外地不嚴重啊,竟然還能撐到接受搶救」

「房間內的另外兩人都搶救不治,我猜,可能是被幫忙擋下來了ㄧ些吧。」

「瞭解,沒關係,這樣也不錯。」

「生不如死更好,這樣子嗎?」

「是啊。」

「嘻嘻,你還真是殘忍啊。」

「對付殘忍的人,只能比他更殘忍。」

「也是有道理。」

「那麼,就去對付叛徒吧。」

「好喔,有甚麼特別的事情的話,我會通知你的。」

「好。」

「不過,你的體力真得還行嗎?」

「是有點累了,不過,整體還行,反正那邊也沒有殺手的話,沒有甚麼好擔心的了。」



────


高木勝坐在椅子上,看著醫護站的護士、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像是一臉困惑的小孩,憂心忡忡的成年男子、眼睛已經哭得紅腫的年輕女人、膚色蒼白腳步蹣跚的老人。他其實沒有看進去,他的腦袋也已經停止思考,他只是像個雕像一般地瞪著前方。

然後,一名穿著白襯衫的粗壯男子走到他的面前,向他搖手,引起他的注意。

「先生,立委先生在樓梯間等你。」

高木勝冷冷地看著那名男子,沒有回話,於是,那名男子又重複了一遍。高木勝這才起身,往樓梯間走去。推開了防火門,立委先生就在後邊,正點著一根菸。他心中的恨油然升起,儘管理智告訴他,會出事,跟面前的人沒有多大的關係,但他還是忍不住怒火──要不是督察長找他去處理事情,他老婆就不會死,而他竟然還沒有臉親自來此向他道歉、慰問。儘管他內心清楚知道,之所以是立委來此,主要是因為督察長正忙於公務,加上是白道要人,與他理應相對,被看見了站在一起實在很難看。

但他就是火大,一股怨氣想要撒。


「高幫主。」他邊說,邊遞了一根煙去。

「立委先生。」他點點頭,手卻擺了擺,示意無興抽菸。

「督察長與市長,都求我轉達祝福,希望夫人可以早日康復。」


高木勝只是悶哼一聲,沒有多說甚麼。立委則是點了點頭,將煙丟到地上,以腳尖輕輾踩滅。立委其實沒有抽菸的習慣,只是純粹想要巴結罷了。


「這件事情,我們只會以普通的火災上報,畢竟,我們現在已經有夠多爛帳要處理了,懂嗎?就跟你們的地盤被襲一樣。」

「嗯。」

「知道是誰了嗎?」

「處理中。」

「…好吧。」

「還有事嗎?」

「我們想要拿資料,媒體的。」


自始至終,慰問都只是前菜,重點還是在他們要的東西。


「不在我身上。」

「在哪?」

「車上,我兩個小弟那邊,車子在樓下,直接跟他們拿。」

「知道了。」

「嗯。」

「順帶一提,搶摩托車的事情,已經幫你處理完了。」


高木勝心下揣摩,意思是彼此間兩不相欠?


「謝謝。」

「對了,如果你們找到了那傢伙的話,記得,我們需要活口。」

「活口?」

「對。」

「你認真的?你認為我會願意讓他活下來?」

「…至少,在你殺他之前,我們有話想要問他。」

「…我會通知你們的。」

「再見。」立委點點頭,轉身就要走。

「等等。」

「怎麼了?」立委有點訝異地回身看去。

「我說,你們要問的話,跟今天早上拿的那些資料,有關係嗎?」

「高幫主,你也該知道有些事情不知道最好吧。」

「為什麼要?」

「那是我們的事情,別多管閒事。我該走了。」

立委點點頭,當作是禮貌的道別,而後逕自推開防火門,走了。高木勝站在原地,瞪著地上的菸蒂,出神。他以前吸過毒,抽菸、嚼檳榔等事情,也都有試過,不過,後來跟著他女人一起戒毒時,煙也就順便戒了。他以腳尖用力一踢,將那菸蒂踢飛。

菸蒂落下幾階,彈了彈,而後再度陷入靜止的狀態。他眨了眨眼,揉了柔自己的太陽穴,深呼吸了幾口。雖然有點突然,但因為跟立委對話的緣故,他的腦袋重新開始運轉,他的悲傷稍微消減,想起自己還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去作。一件也許可以讓整件事情都落幕的事情可以作、他早就在作的事情。他翻出手機,撥電話給負責管理人力的那名手下。

電話並未接通。

他的心臟似乎漏跳了一拍。沒有接電話,不算是甚麼太特別的情況,偶爾都會發生,但在這個節骨眼上、在這個已經變得神經過度緊繃而多疑過慮的情況下,他立刻聯想到不好的事情。

「殺手?」

「請說。」

聲音從樓上傳下來,而後,那名姿容秀麗的女子已經從他頂上樓梯探出了頭看向他。


「我覺得七賢路那邊出狀況了,立刻趕過去。」

「知道了。」

兩名殺手從其面前飛奔而過,衝下樓梯。

他,則是拿起了手機,傳了訊息出去給新興區的兩名殺手,要他們撇下現階段的任務,直接趕往他在七賢路上的據點。對方幾乎是瞬間便即回了「動身」二字。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