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獵警‧十七 灰階 獵警 91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4:32
《十七》


高雄著名的建築物八五大樓德的七十九樓,是一只接待VIP會員的高級餐廳,名為「隆中廬」,而在一同時擁有海景與市景的頂級包廂中,Nick坐在典雅的白木餐桌邊,邊用著高級餐點──分別是清蒸塔斯馬尼亞龍蝦、嫩煎頂級日本和牛佐食蔬,配上一杯典雅的紅酒──邊看著窗外面的港口景色與市容,欣賞著號稱高雄之眼的夢時代摩天輪以及近年才落成的台鋁、高雄展覽館以及高雄圖書館。它們很美、很有設計感,搭配了附近的公園綠樹,看起來很是舒服。

他慢條斯理地切了一塊牛肉,中間仍然生,鮮血不斷滲出,看起來軟嫩而可口。但他的叉子才剛刺入牛肉,他擺在手邊的手機便即響起,他瞥了一眼,看了一下,認出是來自一名仲介來高雄的殺手,便即放下刀叉,以餐巾拭了拭嘴邊的油水,然後才接起電話。


「是我。」他接起,便即淡淡說。

「Nick先生,是我。」

「怎麼了?」

「與我搭檔的劍客,死了。」

「死了?」

「剛剛收到了來自高先生的指示,要我們前往七賢路的一個夜總會,懷疑那邊受到對手的突襲,去了之後,確實如此,我們兵分兩路,一前一後去搜,結果在後邊暗巷,劍客與他碰上了,在我趕到支援之前,人便已經被殺。」

「有看到他的長相嗎?」

「抱歉,我到的時候人已經消失了,沒有機會追到。」

「了解了。甚麼套路?」

「如您所說,是小刀與飛刀,可能真得是那人的弟子。」

「嗯,還有甚麼進展的話,通知我。」

「好的。」


掛了電話,Nick沒有繼續用餐,反而是起身離了座,站到窗邊,盡可能貼近,如此,他才能看到地表。然後,他拿起了電話,撥了號出去。


「Nick先生。」

「你們幾個,查到資料了沒?」

「先生,實在是抱歉,我們已經盡可能地去抓了,只是,她真的很厲害,我們實在是…七賢路的事情,一發生我們就將矛頭對上了,只是,她因為早有預備,已經事先攫取了附近監視器的根權限,我們所取得的影片,全都是假的影片,實際上根本沒有錄製到,我們也試著攻破她所放的傀儡程式,試圖反向追蹤,但是…」


那人叨叨絮絮地講解相關的狀況,Nick卻只是以淡淡的口吻與沙啞的聲音打斷了他。


「情報組,你們有三個人,別讓我失望。」

「…是,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Nick掛了電話,繼續用餐,約莫兩分鐘之後,對面走來一人,拉開對面的椅子坐下。那是一名有著黑色流瀑般秀麗長髮的女子,身子很高,站起來恐怕有一百八十出頭,她的肌膚黝黑、身材健美,看起來很像是墾丁海邊會看見的衝浪手。


「妳遲到了。」

「廢話,反正你也沒有等我,沒啥好抱怨的唄?」她翻了翻白眼,冷淡地說,聲音清脆好聽。

「這個單,真的沒有興趣?」Nick也不在意,逕自說下去,「不想要挑戰一下巔峰?他可是剛解決了Ozzy。」

「Ozzy?那他顯然很有一套,不過還是一樣,沒興趣,我正在渡假。」

「只要你願意,隨時可以入局。」

「沒興趣,還有,我剛剛點了鵝肝與帝王蟹,你請客。」

「嗯。」



────


上了車,燕詡作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電話給那女人,電話立刻接通。


「燕詡,還好嗎?」

「很好,有甚麼可以提供的訊息嗎?」

「可惜,沒有太多,我只知道有四名殺手去找你。」

「一個我處理掉了。」

「真的?挺厲害的啊,我還以為你大事不妙了呢。」

「差點被圍攻,那時候可就真的大事不妙。」

「難怪Nick對你這麼戒備啊。」

「不敢當。」

「你有受傷嗎?」

「沒有。」

「但得要休息了吧?」

「呿,確實,累得快死了。我先忙去,有消息通知我。」

「好。」


燕詡掛了電話,快速地轉動方向盤,竄入另一個無人小巷之中,停下,隨即翻身後座,以飛快的速度換上新的衣服,清洗掉血跡,而後掀開後座座椅,從後車廂拉了汽油桶出來,將汽油淋在車內各處,開門下車,從口袋翻出一個火柴盒,輕輕一劃點燃了火,丟入車內。

轟的一聲,車子立刻熊熊燃燒起,他則是飛奔前往附近的另個巷道,找到了事先藏好的機車,很快地,他就回到馬路上,鑽入了車陣,變得就像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普通人。只是,他的手仍然在抖,甚至,他整個身體都還不斷地打戰,不是害怕、不是恐懼,更不是因為寒冷,僅僅是方才分泌的腎上激素,還未全然退去的緣故。

其實,他心下也明白,他能如此快便結束那場惡戰,靠得是僥倖與奸巧。若不是突出詭計,劍客一定能拖到第二名殺手趕到,那時候,他大概是死定了。

────


高木勝坐在樓梯間的台階上,抖著腳,滑著臉書上面本來就沒有甚麼意義可言的無聊動態,等著。他剛剛已經打給了另外兩個應該在據點的手下,一名是會計師、另外一名則是平時沒有甚麼特別職位但打起架來卻是一等一的閒人。他們的手機都沒有被接通,更加深了他心中的不安。

然後,像是感應到他心中即將要爆炸的怒氣與徬徨,手機響了,顯示私人號碼。

「喂?」

「是我。」女殺手輕聲說,話語中沒有甚麼情緒。

「結果怎麼樣?」

「可惜,被跑掉了。」


所以七賢路的據點是真的被突襲了。


「我說,沒有開玩笑吧?跑掉了?」

「我們到得太晚,根本沒有沒有見著人。新興區來的另外兩位殺手,有一人及時趕到,但是,被殺了,另外一人則是沒看到他。」

「到底是哪裡來的草包,竟然被殺了?」

「…」殺手沒有回應。

「你們到底有沒有能力可以處理這件事情?你們真得是殺手嗎?」高木勝大聲詢問。

「…」殺手仍然無言以對。

「我要跟Nick談!」

「知道了。」


嘟的一聲,殺手掛掉了。

「他媽的!幹你娘的廢物!」他再也遏止不住怒氣,大聲咒罵起來。


跟著,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者是他的手下,那名專司負責算帳的會計,剛才,他沒有接起電話,難不成,是那名殺手拿了他的電話,主動跟他聯絡?


「喂,是誰?」

「老、老大,是、是我,會計。」

那是會計本人的聲音,高木勝初時不解,但一秒後,他想出來究竟是為什麼了。先前沒接電話,恐怕只是嚇得龜縮在辦公室一角,沒注意到手機在響,又或是沒有那個勇氣去接吧。會計本來就是個有腦無膽的傢伙。


「那邊現在是怎樣?」

「我、我們的人,死、死了很多,那個…全二哥,也、也死了。」


全二哥就是負責招集萬門組的傢伙,講到他,高木勝才想起還有這件事情。


「那全老二找來的人呢?」

「他找來的人,都,都死了,死在娛樂間裡面。」

「全部?」

「是、是的。」

「全部?」他又再問了一次。

「是的,全部都已經…死了。」


為什麼要殺?是怕那些人洩漏了他的情報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更證明了,這個殺手是萬門組相關的人,只是到底是誰,線索可真得少了,接下來,只能祈禱在外面蒐集情報的人,能找到一些前萬門組的人,問出些甚麼,但他知道,這樣的期望幾乎是一定會落空的。

想到此,諸事不順的氣沮加上先前便已經爆發、暫時沒意識到的怒火,揉合在一起,他破口大罵、喉嚨刮疼,口水四濺,將那話筒給噴濕。


「幹你娘的廢物,那你為什麼還活著?」

「我、我,我躲著沒有出去…」

「你他媽的要不是你在那邊當個沒卵蛋的縮頭烏龜,搞不好全老二根本就不會死!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少好事都是被這個人給壞了?結果你卻沒有種出去對付他?你是怎樣,怕死是不是?如果是的話,你有沒有想過你現在會怎麼樣?」

「老大、對不起,我真的、我真,我真的不是…」

「閉上你的鳥嘴!」

「是。」


會計立時噤聲。他還想著要怎麼處理,手機卻震動了起來,通知他有一通插撥電話,他看了一眼,是私人號碼,但他覺得他知道是誰打來的。他當即將會計給掛了,接通新的來電。


「喂?」

「高先生,是我。」

那是Nick沙啞而富磁性的聲音,聽到他那無所起伏、好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態度,他的怒火感覺像是澆了熱油一樣,燒得更旺。


「你的殺手一點屁用都沒有!」他劈頭就罵。

「我早就說過,這人厲害。」

「我說Nick,如果你是我的話,你會滿意嗎?從我雇了你到現在,我老婆也被燒了、我家也被燒了、我的據點也被踩了、我的人死了搞不好四十個有了,結果你的殺手卻還是甚麼都不知道、甚麼都抓不到、甚麼都抓不到,你不覺得很瞎嗎?」

「失望的,不只你一個。」

「講甚麼鬼話,現在怎麼辦呢?」

「我們已經在追了,但無法保證能追到。」

「你甚麼都沒有辦法保證,是吧?只有十萬塊錢我們保證得要交給你,哈哈。」

「高先生,請自重。」

「自重,你他媽就只會講這些?」

Nick已經掛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