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獵警‧廿四 灰階 獵警 99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4:53
《廿四》


「關於高木勝入獄一事,專案調查小組終於招開了記者會,宣布了相關消息。這名縱橫高雄地下社會多年,始終抓不到把柄的黑道老大,因為一項近日新發現的證據,被證明有賄賂公家單位官員的行為,而這次的『獵警』事件,則是因為其與本市的警治機關發生爭執,有所矛盾,而向警察發起戰爭之故,也因此,除了賄賂之外,如今他也被檢察官以教唆殺人、教唆暴力的罪名起訴,其不少手下也因為與事件相關,聲押到案,好釐清案情,在這次的行動中,有不少警員因為與黑道幫派份子扭打而受傷,此種惡劣抗拒逮捕的行為,也引起了人民的公憤…而犯下『獵警』一案之兇手,警治單位也向其喊話,希望其就此罷手,別再製造無謂的死傷,而是乖乖自首,面對司法的公審,不要認為自己能夠遠走高飛,逃避法律的責任…」

「至於遭到賄賂的對象,檢調單位目前尚未公布相關名單,但陰謀論者已經群起喧囂,認為這是一次的抹黑與嫁禍、推諉塞責的舉動,認為肯定是要將所有罪名推到現在已經死亡的幾名警員、警官之上,好規避自身的責任,更有一名在今年五月辭職的警員出來爆料,表示警界之所以被人稱為白道,就是因為內裡有太多的骯髒齷齪事,他自己也遇到過,認為這次的辦案,肯定只會有兩種結果,一是雷聲大雨點小、二是找代罪羔羊的,因為裡面的既得利益者早已經盤根錯節,不可能連根拔起,只會繼續腐蝕正義…」


新聞播報聲音與螢幕同時消失。立委關了電視,將遙控器隨手扔到一邊,而後打了電話給督察長。


「立委先生,請說,有甚麼事情嗎?」

「你有看到新聞嗎?有一個前警察出來廢話。」

「他以前的同事已經上門關心了,只是,他已經發表了不自殺聲明…」

「給錢啊!」

「他兩個月前辭職的時候,就沒有拿封口費,所以…」

「我看是你們給的不夠吧?」

「不,我們加碼過三次了,但他每次都不肯拿起信封,他甚至連點算的動作都沒有。」

「這麼牛脾氣?」

「是。」

「問問看伍會長能不能讓…那些護衛處理一下,然後移花接木一下,讓他也進名單。」

「知道了。」

「督察長,頭腦靈活一點啊,如果這點事情也需要我下指導棋的話,你以後是怎麼打算的呢?」

「是是,立委您指教的是,我這就去辦。」


半個小時之後,那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儘管發表了不自殺聲明亦然。若在過往,或許,白道會有些忌憚,認為打抹黑戰、精神病等冷處理戲碼就好,但現在,事態早已惡化,踩在一個近乎所有根基都要崩毀的臨界點,他們沒有辦法容忍任何不安的因素。



────


下午時分,Nick懶散地躺在水療浴缸中,看著窗外的市景,手裡拿著一杯紅酒啜飲,背脊享受著超聲波震動,等著新的變化發生,一如之前每一次。手機幾乎像是感應到他的無聊般,響了起來,他伸手去拿,看了一下,以為會是哪個殺手來電,報告那名敵對殺手再度出現之類的,但不是,來電者竟然是先前從來沒有主動聯絡過他的情報組三人。他心中感到稍微的興奮,但卻沒讓自己起太多的期望,畢竟,對手可是那個女人,是好消息的機會不高,甚至,還有可能是壞消息也說不定。他一個甩手,竟然就將所有的水珠都給甩淨,隨即伸手接起了電話。

「是我。」

「Nick先生!我們這邊有個消息要告訴你!好消息!非常好的消息,我認為我們找到那個女人的所在地了!」

「你們找到那個女人的所在地了?」Nick覆誦一遍,感到有些好奇,畢竟,這消息雖然很好,但也顯得太好了。

「是的!我們藉由追蹤她所發出的訊息封包,不斷向前回溯,原本都還不斷在國外跑的,以為會是死路一條,但現在計算完成了,封包訊息發出點就落在高雄的一個位址,我們覺得很有可能就是她的所在地。」

「…不會是陷阱吧?」

「這個…不是不可能,不過,我們也著手去查過了那個地址,登記在一個女人的名下,叫做盧怡婷,四十九歲,已經登記了二十幾年,而且,她擁有的是一整層,除此之外,她的名下也登記了三台汽車,分別是一台賓士、一台豐田、一台馬自達。」

「然後?」

「那邊明顯有一個伺服器,我們不敢亂駭,怕觸動設置的警鈴程式,但我們有放出探測軟體,監測相關線路的封包訊息量,老實講真得很大,是滿有可能的。」

「了解。那那個瘋子殺手呢?有查到了嗎?」

「這個…我們正在努力,但目前還沒有。因為,那些資料都被損毀了,實在是很難拼湊相關的證據。」

「電話呢?」

「所有的預付卡資料我們都有去追,只是,對方可能也有防範,一直換機,所以目前是…沒有進展。」

「知道了。」

「Nick先生,地址我們唸給你,好嗎?」

「好。」


那傢伙快速地唸了一遍,Nick已經清楚記起,隨即掛了他。

跟著,他重新躺回浴缸中,繼續接受Spa水療,沉思起來,解讀這個資訊。這幾年,他跟那女人買過很多次情報,知道她的能力出眾,傲視全台,是電腦時代情報界的女王,頭腦明快。儘管殺手界的情報大多以傳統的方式交換,資料鮮有洩漏的危險性,但他仍然擔憂哪天她的觸角會真正伸入,況且,即便他跟她買過不少次情報,但也有好幾次,她接的單是跟他對著幹,給他製造不少的麻煩,甚至毀過兩名殺手的任務,這次,更有可能毀掉他辛辛苦苦建立起的組織威名,讓其他二三流的殺手得以出線、搶奪市場。

他曾經出過天價,希望可以收她為專任情報員,但她只是一笑回絕。

目前,她不是敵人,只是個中性的存在,但誰能保證未來的事情?對於他的投資與經營來說,她實在是個太過不穩定的要素。只是,他始終決定不下該要如何處理她,直到現在,他還是想要把他納入治下,為他效力。

他笑了一下,然後從浴缸中起身,拿了毛巾將身上的水珠擦去,穿了衣服、吹乾頭髮,換上了西裝,然後,跟著,他拿起了電話,撥了出去,接的,是一名正在執行護衛任務的殺手。


「Nick先生,請說。」

「暫時脫離任務,有新的目標,在這個地址…」他報上地址,「帶上W與E,可以的話,活捉,活的酬勞一人一億,死的,一人四千萬。」

「了解了,需要通知我們原本的…」

「不必,直接動身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