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私掠者 - 第三章 -「血腥」重現 鐵壁小巫師 私掠者: 獵人遊戲 141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4-7 11:43
私掠者 第三章 「血腥」重現


「黑狐」山德斯‧歐瓦斯基一如往常的收拾著店舖,他在史卡爾城所開設的古物店,雖是小小一間並不顯眼,卻裡面其實總是塞滿了各式稀奇古怪的東西。「老狐狸的店」這個店名雖是奇怪了點,不過對於老顧客來說,這個名字可是再恰當也不過了。

山德斯望著窗外高懸的月亮,緩緩的移動著腳步。「該關店了,時候不早了。」他喃喃自語著。然而,正當他準備走出櫃檯的時候,一道黑影鬼魅似的從門縫裡溜了進來。

山德斯咳了一聲,「先生,時候很晚了,小店要關門了,想買古物的話,請明天早上開店後再來吧。」

「山德斯老狐狸,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拜託你今天延長營業時間吧?」那道黑影正是艾力克。

山德斯皺著眉頭的說著,「老骨頭需要多一點休息啊,我可是忙了一整天啊!這麼晚還來,有什麼好東西要賣我的嗎?」他和艾力克也算是老交情了,艾力克剛出道的時候,可是三天兩頭就來光顧這家「老狐狸的店」。當然,他並不是來這邊買古物的。事實上,這家店中的古物,很多都是艾力克「提供」給山德斯的。

艾力克看著眼前這髮鬢已經慢慢變白的中年男子。黑狐山德斯,對於古物店四周的街坊鄰居而言,只是個吝嗇又愛佔小便宜的小氣商人而已,但是在僱傭兵、殺手及私掠者等所謂黑底行業者的眼中,卻是史卡爾城,不,甚至是全托蘭王國最大的贓物交易中心。當然,在這樣的地方,情報是永遠不缺乏的。

「無事不登三寶殿,」艾力克開門見山地說出來意,「我新接了一件任務,或許你這邊會有我需要的情報。」

山德斯嘿嘿的奸笑了兩聲,「我知道,我知道。凱德默斯哪一次不是有要緊事呢?你要的情報,如果在我這兒找不到,那別的地方也不會有。說說看吧,你要什麼情報?」

「我需要,一個可能進出過史卡爾城,二十多歲左右的年輕男子的資料,可以嗎?」

山德斯不由得皺起眉頭,「怎麼可能,每天進出史卡爾城的陌生年輕男子,少說也有好幾千人,這不是大海裡撈針嗎? 多給我一點資訊吧!」

「我要找的那個人,叫做朱利安‧羅托斯,不過這可能只是個化名。他之前曾經進入野精靈之地微風森林,而他現在很可能正在往北方前進。據說是個阿卡斯聯邦人」艾力克暗暗咒罵自己沒能從琪娜口中問到更多資料。

「朱利安‧羅托斯?」山德斯的反應倒是出乎艾力克的意料,似乎對於這個名字並不陌生。

「嗯,你知道他?」艾力克並沒有意料到他可以這麼簡單就問到想要的情報。

「如果是那個朱利安的話。」山德斯若有所思地回答著。「一個月前,的確是有個叫做朱利安‧羅托斯的年輕人來到史卡爾城,他不知道從什麼門路知道這邊,居然來我這兒打聽有關微風森林和住在裡面的精靈族的情報,如果這就是你要找的朱利安‧羅托斯。」

有這麼巧的事?艾力克心中啼咕著。雖然好運是不會有人想拒絕的,但這次也未免幸運的過火了。「或許吧!」艾力克保持平靜,「山德斯,能給我這個人的進一步資料嗎?」

山德斯歪著頭想了想,「我想想,我記得他的口音的確是阿卡斯聯邦的腔調,還有,嗯,對了,有一點倒是很特殊,你看!」山德斯轉身從一只櫃子裡拿出一個雕刻著狼頭的護身符,「考考你的見識,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艾力克點頭,「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是獸人祭司的護身符,破壞神聖符吧。」

「果然識貨,不愧是凱德默斯。」山德斯微笑著,「這個護符,就是那個年輕人沒錢跟我交換情報,拿來抵押給我的。」

「破壞神聖符,只有高階的獸人祭司才能擁有。」艾力克思考了一下,「這東西在瑪爾斯大陸可是弄不到的,這年輕人怎麼會有?」這個任務似乎越來越複雜了。

「誰知道呢?你也知道我向來不過問客戶的事。」山德斯做出個無可奈何的表情,「不過,如果他就是你要找的人,有一件事,我想得先警告你。」

「什麼事呢?」

山德斯面色轉為嚴肅,這在艾力克記憶中是很少發生的事。「並不是只有你在找這個人。四天前,有另外一個人也來我這裡打聽朱利安‧羅托斯的行蹤。」

「誰?」能讓山德斯特別警告艾力克的人,絕對不是簡單人物。

「馬雷克。」山德斯緩緩吐出一個名字。

「哪個馬雷克?」艾力克一時之間並沒有想到山德斯說的是誰。

山德斯深深吸了一口氣,「馬雷克‧艾利斯,你該認得他吧!」他看著艾力克驚訝的表情,「別懷疑,就是七年前失蹤的那個馬雷克‧艾利斯,人稱「血腥」的瘋狂殺手。」

「怎麼可能!」艾力克握緊了雙拳,「七年前我親眼看到他掉下禿鷹斷崖的!他不可能還活著!」艾力克勉強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用力的跺了跺腳。這個殺手如果還活著,對他來說絕對不是個好消息。

「沒找到屍體,不是嗎?」山德斯嘆了口氣,「我也是幾乎不敢相信,可是這是我親眼看見的,那個瘋狂的眼神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艾力克。」

「馬雷克‧艾利斯」艾力克搖搖頭,這對他來說真的是個很糟糕的消息,「這下真的很有趣了!」

或者是從門縫,一陣冷風吹進了店裡。

***************************************************************************

艾力克喝了一口剛送上的熱茶,一邊坐在旅店房間的大藤椅上,一邊皺眉思考著。從山德斯那邊得到的情報,可以說是遠遠超過他一開始所預期的,可是另一方面而言,卻也某種程度的增加了他的困擾。

艾力克試圖整理自己的思緒,首先,朱利安‧羅托斯在從事偷拐搶騙這方面似乎是個再嫩也不過的菜鳥了。一個經驗老到的盜賊,決不會在不同地方使用同一個名字。從他在微風森林和史卡爾城所用的名字相同這一點來看,這多半就是他的本名了,或者至少是常用的假名,通常也只有剛出道的雛兒才會犯下這種錯誤。如此一來,琪娜跟他說的情報可能真的有相當的可信度。艾力克不禁苦笑著,這倒是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過琪娜始終隱瞞著一些事情沒說,他感覺得到。艾力克提醒自己,只有不動聲色下才有可能套出真正有用的情報。

馬雷克‧艾利斯,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艾力克頭痛的想著。十多年前,也就是他剛開始獨立自己的私掠者生涯時,「血腥」馬雷克以殘忍的手段暗殺了阿卡斯聯邦最高評議會的議長,而遭到聯邦以十萬枚金幣的天價懸賞。當時參加這場大獵殺的殺手、傭兵、獎金獵人等,估計有百人以上,艾力克當時也是其中之一。然而,許多的獵人反遭獵物所噬,在獵殺馬雷克的過程中,傭兵和殺手們,都一個個倒在馬雷克的匕首之下。活著參加禿鷹斷崖的最後圍捕行動的,包括艾力克在內,也不過只剩下七個人而已。

艾力克還清楚的記著那場戰鬥,那是他生平中最激烈的戰鬥之一。馬雷克一開始就掠倒了七個圍殺者中唯一一個有醫療能力的牧師,之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殺死了兩個連武器都還來不及出鞘的傭兵,所以,真正有加入戰鬥的,除了艾力克之外,祇剩下三個人而已。那三人之中,「刀疤」德瑞克是艾力克的舊識,是個劍技高超的傭兵,另外兩個人,艾力克並不清楚他們的名字,只記得一個是揮舞鐵斧的矮人族戰士,另一個是一個穿著黑袍的中年魔法師。當時的戰鬥中,馬雷克一個背刺解決了矮人族戰士,但同時中了德瑞克一劍,而黑袍魔法師在施展法術的時候,被馬雷克擲出的匕首刺穿了心臟,但他死前所發出的法術,卻也將馬雷克擊落了禿鷹斷崖。雖然艾力克和德瑞克在斷崖下遍尋不獲馬雷克的屍體,但是一般都相信馬雷克早已摔得粉身碎骨了。沒想到他居然還活著!艾力克心中咒罵著。馬雷克可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得趕快通知德瑞克這個消息才是。

不論馬雷克追蹤朱利安的原因是什麼,艾力克很肯定,馬雷克的目的只有一個。暗殺,是「血腥」唯一會接的生意。這代表朱利安危險了。

但是朱利安現在會在哪裡呢?阿卡斯聯邦是最有可能的,一來朱利安是阿卡斯人的可能性很高,二來,全瑪爾斯大陸目前只有阿卡斯的走私集團會跟獸人扯上關係,而要從南芳大陸的托蘭王國要到北大陸的阿卡斯聯邦,只有一條陸路可走,那就是由雙子星城分別坐鎮兩端的天河之谷。

艾力克露出了微笑,即使馬雷克的陰影仍困擾著他。尼崁城(Nikan),托蘭王國的北方重鎮,雙子星城之一,即將成為他的下一個獵場。

卸下了惱人的思緒,在忽明忽滅的燈火搖曳下,艾力克再也抵擋不了睡魔的襲擊,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

***************************************************************************

一道金黃色的陽光從窗戶中射進了了琪娜的房間,琪娜坐在床緣,試圖記起昨夜的夢境。夢是精靈族最重視的預兆之一,他們相信夢是大自然給予精靈族的啟示。然而無論琪娜如何努力回想,卻一點殘餘的記憶也不剩。不過,琪娜從她殘留的感覺可以斷定,那絕非一個好夢。

有點惱怒於自己的記性,琪娜甩了甩她那柔綠的長髮,用力的咬了下嘴唇。對於艾力克,她其實並不太信任,精靈族向來認為人類是狡詐的,更何況是一個以走私盜獵為生的私掠者。不過,她實在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要在人海中找出朱利安,琪娜知道靠自己是做不到的。

琪娜幽幽的嘆了口氣,想起了那個昏迷在微風森林的金髮青年。當她將他救醒時,他那雙碧藍澄澈的雙眼看得她有點心慌意亂。她想起了他在她耳邊的細語,那股人類與精靈完全不同的香氣。琪娜試著告訴自己,那可是欺騙了妳,偷走了微風之杖的人呢!但她卻是不由自主的思念著那股氣味,她甚至不確定,自己到底是出來找微風之杖的,還是來找朱利安的。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琪娜的思緒,她遲疑了一下,手按著腰間的短劍,揚聲問道,「是誰?」

「艾力克‧凱德默斯。」她得到的答案很簡單。

琪娜整理衣衫,披上了斗篷,打開房門,「有什麼事嗎?」

站在門外的艾力克微笑著,「昨夜還睡得好嗎?高貴的女士?我已經打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了,大概知道下一站要去哪邊了。趕快打理一下,我們晚點就要動身了。」

琪娜略顯訝異,她並不知道昨夜艾力克的行動。然而她自己也並不想多浪費時間。「我收拾一下,馬上就可以出發。」她似乎又想起另一件事。

「對了,還有一件事。」

艾力克望著她,「嗯?」

「不要再叫我什麼公主殿下或高貴的女士了,我的朋友都叫我琪娜,」她微笑著,「可以嗎,艾力克?」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