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獵警‧廿六 灰階 獵警 102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22
《廿六》


三名殺手分別搭乘兩輛不同的電梯上樓,最後一人則是站在一樓的樓梯間,守著。他們三人都帶著無線電耳機,隨時保持互通有無,但這樣的做法,在進入電梯之後,基本上等同於無用功,只是,他們也沒有打算要大意,就怕目標從另一台電梯脫逃,就怕目標偷偷溜到地下室,取車逃亡。

兩台電梯幾乎是同時抵達目標所在的第二十七樓,但是,走出電梯的卻只有一個人,在注意到同伴所乘電梯無人走出之時,該名殺手便已經快步倒退十公尺,同時放下了背在身上的吉他盒,從中取出兩把鐵鉤,跟著,他右手舉勾警戒,以左手輕按無線電,發出詢問。


「W,你在做甚麼?」

W沒有反應,甚至,雖然角度狹窄,但他能夠看到電梯門已經滑開,而且明顯像是按了「開延長」,始終沒有關上。


「E,怎麼了?」遠在一樓樓下的那名殺手詢問。

「受襲了。」

「受襲了?」

「對。」

「可能是陷阱。」

「W死了?」

「不清楚,電梯門開著,人卻沒有出來。」

「我現在上樓。」

「搭電梯?」

「對,不要輕舉妄動。我已經通知Nick先生了。」

「知道。」

「媽的,電梯被叫走了,卡死了,你等我上去。」

「知道。」


雙鉤客耐心地等著,也不走近,只是豎耳傾聽、目不轉瞬地觀察著那扇電梯門。他懷疑,對方埋伏在內,只要一靠近,便會出手暗算他,是故怎樣也不肯接近,反正,等他的夥伴抵達,也不過就是兩分鐘左右的事情,不心急,他只是沉住了氣,控穩呼吸,同時輕輕鬆動肌肉,讓自己的體能狀態保持在熱的狀態。

他耳機忽爾爆出刺耳尖銳的叫喊聲。

「操你媽的!我中…」

聲音斷了。

雙鉤客沒有多想,反身就衝向樓梯間,推開了防火門,快步沿著樓梯向下跑,每一腳,都是三階三階向下,才跑了幾步,他便清楚聽到樓下傳來了金鐵交鳴之聲,以及一聲悶哼,他先停下了腳,快速地連點了腕上手錶五下,一封緊急訊息便發出,而後他雙鉤交叉胸前,稍微緩了點速度,肌肉雖用力但卻不滿,隨時有一隻腳貼在地板上,保證自己隨時可以移動。

「他已經死了。」一道冷冷的聲音,從他腳下傳來,在樓梯間中迴盪著。


雙鉤客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樓梯平台的每一個轉角,而後,終於看到了他。一名穿著黑色風衣、下半臉以百變圍巾蒙著、眼睛細小卻不覺得難看反而給人平凡感的年輕男子。他正在指間滾著刀,好整以暇甚且輕蔑地看向雙鉤客,在他的腳邊,E已經躺倒,浸在血泊之中,雙眼翻白似乎失去意識,但身子卻還不斷抽搐著,顯然是還在掙扎著的反射神經與生存本能仍在作用。

殺人者,自然是燕詡。

早在他們按電梯之時,呂若綾就已經進入了電梯的控制面板,開了電梯井外門、讓燕詡進入了電梯井。在他們踏入電梯之時,他正蹲在其中一台電梯的上方,而後,當電梯開始移動,他唰的一下掀開頂上鐵蓋,飛刀擲入,那人只覺得背頸一痛,腦幹已經被斷,便即仆倒在地,爬不起身了;隨後,他飛跳一邊,縮身在電梯井維修人員用的鐵梯空隙,容電梯繼續向上行,自己則是從五樓樓層穿出去,在樓梯間埋伏,伺機殺敵,至於抵達二十七樓的門之所以未關,也是因為呂若綾的操控,當作一個幌子,吸引住雙鉤客的注意力。

燕詡笑了笑,而後一個箭步衝上台階,高腳掃腿,就要去撩站在高處的雙鉤客的足踝,雙鉤客立刻應招「鉤金輿羽」,一鉤去套燕詡的腳踝,若然入肉立時就能將他鎖死難動,另一鉤卻是暴伸前探,要從其天靈蓋刺入,端地是一殺著;燕詡的前衝卻只是虛招,一招「反水卻收」,足尖才落便又發力,倒退躍出,已經離開了攻擊範圍,跟著,他的手一揚,飛刀已經打出,「春風沂水」指向其咽喉、右眼、心口、下陰,逼得他變招縮身砸刀,但趁這一阻,身在空中的燕詡便已反轉,雙腳一觸地,竟是朝樓下奔逃而去。

雙鉤客招數落空,立刻追去,但才跑過一個平台,便看到燕詡的背影已經消失在下一層平台,速度快得驚人,他拔腿大跨步,但才走一步三階,第二步剛起,他左腳小腿便感到一陣劇痛,立刻知道中伏,趕緊停下了動作,低頭一看,空中飄著幾滴鮮血,竟是用上了釣魚線;就這一毫秒的分心,原先逃之夭夭的燕詡又已經回到平台,飛刀「鋪天蓋地」打去,雙手連投九刀前後而去,雙鉤客因為腳受傷,閃躲並不靈動,即便以雙鉤砸打開了上身三刀,右肩卻還是中了一刀,至於下身,則只躲開了兩刀,四刀入肉,分別是大腿外側、小腿內外側,以及一刀落在鼠蹊附近的大腿根,雖然都避開了重要部位,但行動能力也立時被限制。

燕詡雙手投出飛刀,同時飛奔衝上,但這次卻是雙刀在手,去取他雙手,「浮光掠影」連續攻出;雙鉤客才剛砸打完飛刀,動作慢了一瞬,雖然發招「鉤爪鋸牙」,但卻不夠到位,噹噹噹三下,全在力貫鉤身之前便被燕詡給壓制;燕詡再度起腳,雙鉤客勉強提膝去應,若在平時,會是勢均力敵的對招,雙方不占寸利,但如今他的下盤受傷,腿足無力,碰的一聲,雙鉤客已經被掃得摔倒,但他雖敗不亂,雙鉤順著跌式探出,「鉤玄提要」,左鉤去燕詡腰眼,右鉤卻是撈指咽喉。

燕詡冷笑,雙刀「冰壺秋月」,刀鋒貼上鉤背連續畫圓,竟是以小刀帶動了鉤轉,此種較勁,在平時端看功力與膂力,可對方身在空中,無所借力,右肩又帶傷,只短短一瞬,一個圓還未畫完,鉤已經脫手彈出,隨後,在他落地的瞬間,燕詡的腳已經刺踢上喉,喀啦一聲斷了。

燕詡隨即從風衣內襯口袋中抽出了耳機,將其塞入耳中,隨即對著自始至終都沒有掛掉的電話說話。

「搞定了。」他邊說,邊快速地回收小刀,跟著割斷了那人的錶環、取下了手錶,隨後翻出他的手機收起,跟著才往一樓跑。

「比我想像得要快啊!」

「偷襲的緣故,否則這傢伙很厲害的。」

「說起來,殺手用釣魚線不犯行規嗎?」

「只要不是火器就不犯規。」

「那很好,快點下來吧,我們得要走了。」

「知道了。」


一分鐘後,他已經從十五樓跑到了一樓,推開了防火門,衝出門口,奔向呂若綾所開的汽車,那是一台馬力不小、但看起來極為樸素而堅固的賓士,但他並沒有跑向副駕駛座,而是一個飛身滑過了引擎蓋,到了駕駛座,拉開了車門滑入,呂若綾則是好整以暇地坐在副駕駛座,繫好了安全帶,正操作著一台袖珍的、大概十一吋的筆電。

燕詡踩下油門,上路逃亡。


「車子很好啊。」

「嘻嘻,我開車技術不太好,所以買一台牢固點的車,免得被撞死,哈哈哈哈。」

「挺幽默的啊。」

「過獎過獎。」

「你要的東西在這。」燕詡邊說,邊把手機手錶拿了出來,交了給她。

「謝謝啦,幫大忙了。」

「嗯。如果妳想要的話,早點跟我講,前幾次就可以幫妳收了。」

「哈哈,我之前沒有那個打算,因為一拿了,就是要跟Nick翻臉了,實在沒有那個興趣。」

「現在?」

「人偶爾就是要賭一下,不是嗎?」

「妳還看得真開。」

「嘿嘿,是有把握而已。」

「追兵呢?」

「不知道,我分析一下看能不能藉其逆向操作吧,但我猜很難。」

「因為他們擁有一切獨立的線路?」

「你也知道啊?」

「我師父跟我說過。」

「沒錯,就是這樣,他們擁有獨立的交換機、獨立的電信塔台,擁有獨立的電信訊號,要突破確實很難。不過,我想要試試看,能不能從中找到些端倪,幫助我們鎖定對方的存在。」

「嗯。」

「然後,」她看著彈出的新視窗,「他們的情報人員已經跟到我們的車子。」

「知道了。沒有超級電腦,你還能操作嗎?」

「嘿嘿,一句話,遠端遙控,這樣懂了吧?事實上,我現在也在用台大計算機中心的喔?」

「這麼厲害?」

「你知道,駭客有兩種方式吧?一種是軟接觸,就是透過網路病毒遠端進行,還有另外一種就是親自接觸硬體,在裡面埋下後門。」

「妳要講說妳是用後者?」

「對喔,我當初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混進去他們的計算機中心呢,不過呢,獎勵也是很豐碩啦。」

「這情報的意義是?」

「只是閒聊一下,交流感情一下而已啦,哈哈。」

「呿。」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