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獵警‧廿八 灰階 獵警 104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27
《廿八》


電話掛斷之後,呂若綾將手機背面的電池殼卸下,而後將其打開,跟著檢視起內部的結構與組裝。她早就料到Nick會打來,刻意等到現在才拆解。


「嘛嘛,說起來你到底是怎麼惹到他的?」

「說了,陳年舊事了。」

「分享一下嘛!畢竟我們也是共患難,可以建立一下革命情感對吧?」

「呿,好吧,其實也沒有多戲劇性,但我師父跟他曾經是殺手界的頂尖人物,曾經對過一次,我師父留了他一命,他覺得倍受羞辱,始終想在他手上贏一回,但少了因由,最後始終沒成,我師父便即去世。」

「你呢?在這之前你並不是殺手吧?」

「師父看我有才,從小教導,可惜,我有才無心,最後他沒有引我進殺手界,不過,他也沒能按照規矩,將我殺了。會有十八人追我,一是認我為濫用殺手之才,毀了殺手界的規矩;其二則是因為,他始終想要證明,他的功夫、他的流派,比我師父還要高。」

「原來如此,這些殺手界的規矩,還真是沒進去過就不知道呀。」

「隔行如隔山,這些都是殺手間口耳相傳的事,紙上不留,本來就很難給外人得知。」

「嗯嗯。」

「妳有甚麼有用的情報嗎?」

「有喔,我正在看監視器的畫面,判斷他們的所在,不過,不必擔心,只要你能維持這個速度,他們是不可能跟上的。我每次看電影都覺得很好笑,那些好人啊,總是會被壞人追上,但明明好人的開車技術跟車子都應該要比較好的,哈哈。」

「哈,別擔心,我不是那種會搞歹戲拖棚的人,只是說,等下到底要怎麼結束這場追逐?」

「沒事,你就先繼續往前開吧,等等上高速公路,一路向北喔。」

「嗯,知道了,終點在哪?」

「等等你就知道了。」

「那現在呢?」

「現在?我們可以聊聊天,談談之後要怎麼走啊。」

「妳認真的?別跟我說得要一路向北開到基隆吧?」

「當然不會。」

「那後面的計畫是?」

「時間到了你就知道啦,怎樣,怕開太久憋不住尿喔?」

「還好,但我確實想要喝水了。」

「等我一下喔…」


她彎低了身子,伸手去探座位底部,竟然還真得變出了一罐寶特瓶礦泉水,儘管看起來有點髒,但沒有開封,顯然是有一陣子了,她看了保存期限一下,笑了笑。


「還可以喝!這是我之前加油時後送的。」她邊說,邊旋開了水瓶,遞了過去。

「謝謝。」

「聊點甚麼怎麼樣?」

「或是我們可以聽音樂。」

「也是個不錯的提議,不過我覺得邊聽音樂邊聊天也很不錯。」

「我要專心路況。」

「拜託,開個車而已,沒有甚麼問題吧。」

「妳想要聊甚麼?」

「都好啊。告訴我你怎麼會選擇拜師學藝?」

「呿,我可沒有拜師學藝,是我師父選上我的。」

「喔?」

「他殺了我的父母,而後接替他們把我養大,就這樣。」

「真的假的?」她有點訝異地瞥了他一眼。

「殺手的慣例。」

「唔,真…怪。你想要知道我怎麼踏進情報界的嗎?」


燕詡覺得稍微有些沒必要,想要回絕,換一陣子的耳根清靜,但是,他且對這個在一天之前都身分成謎的女人確實有些好奇。若不是他師父留下的遺物中有這個號碼,他大概一輩子也不會知道這女人的存在,而在那之前,沒有人見過她一面,如今能與她當面對談,更得知其底細,有何不好?

更甭提,這是個社交禮儀。


「嗯,好啊。」猶疑半秒後,他回答。

「我是我師父親自找上的。我以前就是個喜歡駭東駭西的小傢伙,後來我師父透過網路找到了我,問我要不要入行,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但因為對方也是個駭客界赫赫有名的大巫師,哈,我當然是答應了,誰知道他竟然是個搞情報的…」


她滔滔不絕地說下去。

車子就這樣開上了國道,連續開了二十幾分鐘,這中間,兩人的對話卻是一點也沒有斷掉。通常燕詡不說話時,呂若綾就會另開一個新話題,而這中間,從最淺顯的天氣、星座、生日,到興趣、學校、生活經驗、殺手技術、對敵攻心、駭客原理,他們都聊過了。

然後呂若綾指了一下頂上快速閃過的地標牌。


「去義大。」

「義大?」

「對。」

「要去玩嗎?」燕詡帶著些許譏諷地說。

「哈哈,如果要的話,我們之後是可以去的喔?不過聽說他們的遊樂園不算多好,不怎麼刺激,最刺激的可能就是被卡在上面兩個小時下不來之類的喔?啊,不過,他們的希臘式建築倒是滿有點味道的。」

「呿,我是在開玩笑。話說當一個情報人,還有這麼多時間可以到處去玩嗎?」

「殺手不接單的時候,也是在遊山玩水吧?」

「但情報人不是得要不斷蒐集情報嗎?」

「就算是在以前,也都沒有這麼麻煩喔?現在的話就更沒有這麼麻煩了,電腦會幫我做好多數的工作,一天只要騰出一個小時檢查特定項目的動向就好了,其他的,等時候到了再去查也大多不是甚麼問題。」

「是嗎?」

「對。」

「所以我們去那邊做甚麼?」

「去打高爾夫。」

「高爾夫?」

「是啊。」

「…啊。」

「沒錯,你懂了。」

「妳真有這個能力?」

「是啊,懷疑嗎?」

「呿,多多少少吧。」

呂若綾笑了下,放倒了椅背,而後以稍嫌笨拙的動作爬到了後座,壓住左上角的鈕,掀開了通往後車廂的椅背,伸手去探,沒多久後便拿了一個汽油桶出來,她快速地將其注入早已喝乾的寶特瓶中,而後塞了一個抹布在其上。

「汽油彈。」

「稍微拖他們一點時間剛剛好。」

「嗯,那當然,何必跟他們客氣呢?」


燕詡切右,跟著另外兩輛車排隊下交流道,才剛到匝道口,呂若綾便搖下了車窗,手向後反拋,轟的一下,立刻將整個匝道都燒成火海,後面車輛立刻發出緊急煞車聲以及響亮的喇叭聲。

以及響亮的碰撞聲。


「希望沒事,真得抱歉啊。」呂若綾低聲說。


0 1
0 回覆 1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