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05 我才不會說我是懶得想老大長怎樣才變這樣的(? 絕夏 綴青砂 130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30
河流邊的攤販及來買東西的人們驚慌失措的逃離河邊,沿途打翻了東西也不管,乒乒乓乓的只為了早一刻遠離河上行來的大船。
船上跳下來很多長有蹼的水生族,操控著水流攻擊岸上的人們,他們將看到的商品都帶走,在河邊橫行。
「踏湖怎麼會在這裡!他們應該在北方阿!」夏悠皺眉抓緊了手上的弓。
「不管他們怎麼了!這附近是我們的地盤,哪能讓他們這樣肆意妄為!」木木憤怒的舉起盾備戰。
「走!讓他們見識一下黑角的實力!」
「咦?!你們幾個這樣就要衝嗎?他們人很多!」
不顧我的擔憂,炫直接抓了我往夏悠背上扔,「玄硉你也一起來吧!」
「等等等好歹定個戰略阿───」
我的聲音被起跑的風拉的很長,但是沒有人在乎,剛剛還在一起的滾滾球更是在看到危險的瞬間就全部滾走了。
黑角C3就這樣直直的衝進敵群,炫跑在第一個見人就砍,木木跑第二,用盾把正在行搶的踏湖族撞開,夏悠則是看見兩人誰有危險就往哪邊補箭。
真是,太亂來了!
仔細看來他們每個人的武藝都很強沒錯,但是因為沒有配合都是各打各的,效率不好還容易陷入危險,唯一算在配合的夏悠也只能一直注意大家安全,完全不能發揮實力。
我咬牙讓自己鎮定,再開口時也進入了戰鬥狀態。
「木木!把人往炫那裏推!」我朝越跑越遠的木木大喊,他推人已經推得都快往水裡去了。
「夏悠,我們先去抓他們的船!」
沒有對我的指揮提出質疑,夏悠很乾脆地說好,跑太遠的木木也邊撞人邊往炫靠近了。
我們一到岸邊我就往那艘船上甩了顆冰藍色的球,冰晶急速地從球砸到的地方蔓延,爬滿了船身將整艘船固定在河岸!
「快跑!」
在船上的人下來前,我們跑回去和炫他們會合。
「哇!那是甚麼阿!玄硉你還有嗎!」炫用刀指著被凍起來的船,興奮地跳上跳下。
「有是有…等等!妳是想拿去玩吧!這很難做的才不給妳!」
「接下來呢?我們剛剛先把人都敲暈了。」木木說,然後示意我看向躺了一地的人。
我從包裏翻出個球,跟他們說,「幫我把他們靠在一起。」
他們三人動作很快,沒多久就把人堆好,我往成堆的丟球,球在空中散開張成了一張巨大的網將人全給綑在一起。
「等等只要把人湊堆就好!」這次我自主讓夏悠背我,然後指著從船上衝過來的群眾說明,「我會讓他們無法動彈的!」
「好!」
木木和炫立刻跑了過去,兩人一左一右跑開,遇到人就往裏打。
我摸了摸身上,確定狀態藥水帶得夠,只要讓炫他們把敵方聚集在一起我就一團一團的砸!
我所製造的狀態藥水是能夠讓接觸到的人瞬間動作遲緩、喪失五感、淚流不止等等的特殊藥水,
除此之外,海棠準備的網數量也很夠,我想應該沒問題!
看我們等下把他們一網打盡!
夏悠使的箭是風組成的,不用消耗實體。
我讓夏悠不用管其他人,我會注意大家安全了之後,夏悠終於可以放開手腳。只見她張著弓不停的拉放,單單一人居然營造出一支隊伍的錯覺!
我不時注意著周遭,針對不同的狀況去丟狀態藥水,同時也不停對隊友們發出指令。
隨著情勢漸漸地對他們不利,有些踏湖逃回他們的船在那裏叫囂,但沒有其他的攻擊行為,我們抓住了所有能抓的,夏悠說這種侵犯地盤的要抓回去給老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這些踏湖弱得異常。
「喂!你們在北方好好的、沒事來我們東方幹嘛!」炫拿刀面去拍被抓起來的踏湖質問。
被拍的踏湖用布滿血絲的眼睛狠狠的瞪著炫,咬牙切齒的說,「我們也不想來你們這破地方!
「都是因為人族!人族在北方出現了!他就像傳說裡說的恐怖、卻又神出鬼沒!好幾個地方都被襲擊了!
「我們是在昨天晚上碰到的…他穿著斗篷走在路上,因為看起來人單勢薄,我們就去搶了,沒想到!我到現在還是想起來就怕!那黑色的長刀和紅色的可怕眼珠!」
黑色長刀!紅眼瞳!
「你說仔細點!」我跑過去追問,那可能是師傅!
「你誰啊?蛤!我們可沒落魄到連個小鬼問啥就答啥!」
明明是個被綁在地上的階下囚,面對炫和我的態度簡直天差地別。我嘴角抽蓄的考慮直接把他們全凍起來算了!
「哈!」炫在一旁看笑話,還順便把假情報擴散出去,「他是我們老大的孫子!你欺負他小心我們老大跟你們踏湖過不去!」
「有膽子和我們全盛狀態的時候打阿!」
夏悠過來把我帶離毫無意義的爭吵,她拍拍我的肩說,「我先帶你回去,你還缺什麼告訴木木吧。」
我搖頭,「我想再問問他們,他們說的那個人好像是我師傅!」
「不行,不管怎麼樣,我先帶你回去,之後會幫你問的!」
不知道為什麼夏悠如此堅持,但我被迫寫下需要物件的清單之後就直接被扛走了,用像是要逃命一樣的速度。
在夏悠肩上,我看見岸邊最開始被我凍起來的船上出現了一個人,他什麼也沒做就只是站在那裏,但是我卻從這麼運遠的地方就趕到了一陣惡寒!
那是誰?!
被扛著跑回了山寨,我摀住嘴以免自己吐出來,好不容易等到不暈了,我卻發現自己被獨自丟在宿舍裡了。
「阿阿…差點就能問到師傅下落了!」我悶悶地把自己摔到床上,現在只能等它們回來了。
「好消息!」有人撞開門闖了進來,是老大。
看著那張跟師傅極像的臉,我心情很複雜,乾脆把臉埋進被子裡眼不見為淨。
「嘿、別這樣嘛!」他把我拎起來面對他,「我決定給你自己一個小屋當工作室!跟素材屋連在一起,裡面的東西隨你用喔!」
「突然怎麼了,宿舍也可以阿?」
剛來就有特殊待遇我怕以後被排擠!
再說我也想自己處理要用的素材,現成的總覺得都不好用。
老大微笑著不說話,我就跟著不說話。
一陣沉默過後,老大他轉開視線才說,「我要毀約,果然你還是關著比較好。」
「為什麼!外型也變了、我──是今天的事嗎?」抗議到一半,我突然覺得事情有那裡不對勁,「夏悠為什麼這麼急著把我帶回來?我在那艘船上看見了一個很詭異的人,跟他有關嗎?」
「你被看見了?!」
「我先提問的!」
我們僵持不下,不過那是表面上,實際上我面對那張臉還是很沒底氣的…。
老大嘆了口氣,困擾的說,「有個討厭我的傢伙提早出關了。偏偏還是最難對付的幾個之一,剛才在那你肯定被盯上了。」
「夏悠一發現他就馬上把你帶回來了,但還是沒躲過啊‧」
「討厭你就算了,怎麼會盯上我?」這跟我毫無關係阿!
老大指了指我頭上,又指了指自己頭上,「兒子,喊聲爸爸?」
我吸氣壓下自己想揍他的心,皮笑肉不笑的喊他,「爺爺。」
「真不可愛阿你。」
我擺擺手結束這個話題,正經地問他,「我暫時不出門可以,不過你要多久才能解決這問題?」
已經得到可能是師傅的消息,不管是不是我都想去確認看看,也還要跟滾滾球們討論交易的後續事項,不可能一直關在這。
老大伸手摸了摸頭上的角,說,「一周。那之後就算他還活著也讓你出門。」
「好,那走吧。」
「嗯?去哪?」
我沒好氣地說,「不是要我去“個人”工作室待著嗎!」
「阿、對!走吧!」
頂著師傅的臉別那麼少根筋阿!嚴肅點!
這感覺對心臟真不好,希望正牌的師傅快出現、或是別再讓我看到老大也好阿!繼續看一個很像師傅的人耍蠢我都快吐血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