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獵警‧廿九 灰階 獵警 93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31
《廿九》


「Nick先生,他們下交流道了。」情報組的回報。

「哪個?」

「仁武交流道。」

「仁武交流道?」

「是,而且他們丟了汽油彈,現在塞住了。」

「看緊。」

「是。」

「都聽到了嗎?」

「是,聽到了。」

「國道一,全都繞回來。國道二,最前頭的是誰?」

「是我。」一人回答,雖無見面,但單憑聲音他便認出了對方,一名善使鐵槌的人。

「多遠?」

「兩分鐘車程。」

「跟緊,必要時就撞開,別讓他們跑了。」

「一定。」

Nick疾駛著,速度已經飆到了一百八十,途上好幾個照相機閃燈,將他的超速行徑拍了下來,但他沒有一點後悔,反正,那台車本來就沒有登記,怎麼拍,也都只會是台幽靈車,就算退一萬步說,真要付錢,對他來說也只是杯水車薪。他看著車窗外,思考著,不知道他們兩人到底打著甚麼樣的主意,當然,他們從一開始設下陷阱狙殺那三人,就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不斷地逃竄,而追兵,也不能有一刻怠懈。

這是必然的發展,但是,他不認為那女人會做出這樣無謀的舉動,她,絕頂聰明,一定安有後路。但後路是甚麼?

追人,永遠比逃離某人還要難上許多,因為,逃的方向千變萬化,追的人卻是一有不慎,就會走錯追失、甚至走入他們安排的陷阱。到底,接下來是要怎麼走?


「Nick先生,交流道這邊堵得很死,我替後邊的開路。」使鐵鎚的說。

「做吧。」

只聽電話中傳來聲聲喇叭聲與撞擊聲,喇叭長鳴,撞擊則是有著一固定的節奏,碰、碰、碰、碰,想來是該人正在以車頭將回堵的車輛撞開,清出一條道路。因為傳播媒介的關係,聲音顯得有些假,甚至不斷爆音,刺得耳朵不算舒服,卻是聽得人心焦,畢竟,拖愈久,那兩人就跑得更遠,事情就會更棘手、更麻煩。


「路已通,可以過了。」

「記得換車跟上。」

「知道。」

「我是第二,確認路已經通,過了。」

「情報組,距離多遠?」

「慢了一分半,現在是三分半的距離,他們上了義大二路,可能,他想要遁入人群,要借用人潮組織反擊。」

「不…應該不可能。」

「請指教。」

「他們應該沒有這麼自不量力。」

「這個…」

「到底是為什麼?」


然後,他看到窗外遠方,一台直升機正在空中盤旋,他這才琢磨出了他們的計畫。


「他們要搭直升機逃跑!」

「Nick先生,這個…附近沒有任何直升機可用平台,但是…啊,我看到了,他們在高爾夫球場的上空盤旋。」

「立刻調直升機來!」

「是!」

但Nick知道,這個直升機,是不管怎麼樣也都跟不到了。選擇用車子追擊,還是因為其泛用性高,具有一定的衝撞能力,又有速度,甚至也可以鑽到地下室或是窄巷,但現在,他才終於後悔自己沒有及早調來直升機,將空中也都給納入封鎖網中,他其實有這餘力與餘裕的,但他就是沒有想到,專注在追逐之上。

看起來,他必須以備案應付。


「情報組,打給Q,另外一人通知原先護衛目標,請會合,方便我們佈防。」

「是。」


幾秒鐘後,一名女子的聲音出現在電話的另一端,是那曾經與他對座用餐、吃鵝肝的長髮美女,她的聲音懶散。


「Nick,怎麼了?」

「上次那個目標,正搭乘直升機往高雄去了,請妳出手處理。」

「…我說過我沒有興趣了唄。」

「同行的還有那個女人,毀掉妳上次任務的那個。」

「你是聽不懂人話嗎?我沒興趣,那些官僚,我可沒有興趣當他們護衛、幫他們擦屎。」

「之後給妳放三個月有薪假,包含所有支出。」

「就這樣?」

「四個月,而且之後連三單由妳挑。」

「唉…好吧,但得要依照我的方式去作,可以唄?」

「可以。」

「人在哪裡?」

「情報組會通知妳。還有,情報組的,怎麼沒有事先注意到直升機的調動呢?」

「我…這個,抱歉!是我們的疏失。」情報組的,忙不迭地道歉,跟著,他們開始指引Q,報出直升機的方位。

「老樣子,把那些不相干的人都給撤走,否則我不辦。」

「知道了。」


Nick咬了咬牙,深呼吸一口,壓抑住自己心中的不悅與失望。終歸,是讓他跑了,他想得還是不夠周全。他的口中忽然滲出一絲腥味,牙齦咬得太緊,竟爾滲血了。他的牙齒一直都很脆弱,但這是五年後第一次用力到自己出血,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不爽了。

抓住方向盤的手,握得死緊,力道大得青筋浮起。



────


兩分鐘後,他們距離高爾夫球場只剩五百公尺。


「準備好要跑了!」燕詡說。

「當然好。」呂若綾笑了笑,已經把包包背好。


燕詡一個甩尾,停在高爾夫球練習場的正門口,因為煞得急,不但輪胎發出尖銳的摩擦聲,更冒出了些許白煙,更在地上留下了幾道黑色痕跡。車身才剛停,車門便彈開,兩人竄出,疾奔往高爾夫球場的入口,一人各拿了兩張藍色鈔票,一見到服務人員便將錢塞給對方,喊一聲「當作是入場費」便掠過。而後,在他們衝上草皮的同時,機身外印有XX新聞的直升機也已經在高爾夫球練習場的頂上盤旋,強大的風壓以及噪音,讓裡面寥寥數位中年人咋舌,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情況,更有人拿出了手機,開始攝影,燕詡猜測之後便會被發到網路上爆料,賺取一些存在感吧。

繩梯被甩下,三十公尺長有,燕詡跑得飛快,搶先抓到了繩梯,飛快地便爬上了頂,而後他與在其上的機組成員合力,將繩梯拉回,將動作較慢的呂若綾拉起,機組成員隨即將門給關了起來,兩人戴上通訊耳機,如此一來才能對話。


「呿,還真是很有手段啊!」燕詡稱讚。

「好說好說,不過,也沒有甚麼太了不起的,有錢能使鬼推磨。」

「但這實在是太輕鬆了。」

「嘻嘻,難不成你希望這跟那種爛電影一樣,到這時候都還要來場生死大戰?」

「也不必。」

直升機重新飛升空中,快速地朝高雄市區的方向衝去。燕詡朝下看著,觀察著下邊的交通狀況。


「妳覺得他們有全都出動嗎?」

「我一直有在觀察,總共找到了十一輛追兵,也許還有一兩個留在後面護衛,當然,也有可能只是我沒有找到而已。」

「沒差,這樣就差不多了,沒想到妳剛剛還真有在做事啊。」

「你不知道女人向來就能一心多用嗎?」

「呿,所以才容易胡思亂想嗎?」

「哈哈哈哈,真會說笑啊你。」

「還好。」

「好了,整理一下情報,立委跟督察長現在正在會合,聚集點在警局,看起來會是在督察長的辦公室龜著。還有,會用這個裝備嗎?」


她指了指旁邊一個鐵箱內的器具。


「…會。妳準備得真周全啊。」

「嘻嘻,好說好說,總之會用這裝備就好,上裝吧,很快就會到了,我會幫你聲東擊西的。」

「好。」


燕詡點點頭,開始著裝。

然後,呂若綾發出極大、近乎豪邁的笑聲,引得他側目,更讓他覺得耳膜有些痛。


「笑甚麼?」

「告訴你個好消息,看守外圍的警察、甚至局內的警察全部都被撤空了。」

「理由?」

「不知道,也許是空城計吧,不過…嗯…督察長、副局長、立委都沒有離開建築物,所以…嗯…我不知道。」她乾脆地說,「也許是陷阱,也許是空城計。」

「但我要找的人都留在那吧?」

「是的。」

「那就沒有甚麼理由不去了。既然鋪下了康莊大道邀請我登堂入室,我又怎麼能拒絕呢?」

「不錯的氣魄,別死了啊,我可是很缺搭檔的喔?尤其現在連我都被Nick追殺了,沒有搭檔我可是會淒慘慘唷?」

「我會很認真考慮的。」


他笑了一下,這次,他沒有任何諷刺之意。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