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06 覺得主角沒啥用的一定不只我 絕夏 綴青砂 120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35
所謂的個人工作室,是在老大的屋子下一間很大的地下室,應該就是當初說要關我的那間,在我進去的時候是完全空的一間,後來才由夏悠他們陸陸續續的搬來我說要的東西。
「玄硉,你還有什麼要的嗎?」夏悠坐在我旁邊的地上問。
我放下手上的小盾,反問她,「我想給妳做新的弓,妳有什麼想要的輔助功能嗎?」
這幾天我除了給滾滾球們造武器和補充消耗類的道具外,也給炫和木木都換了武器,那兩人今天得到新武器後想到就互毆,說是要試試武器耐不耐用,現在就在一旁的空地打著。
「謝謝你。」夏悠她笑笑,轉頭去看打得很開心的隊友,「但是我就不用了,這是我們這族祖傳的,我想一直用到最後。」
「這樣啊,那幫妳整修一下?妳的弓太舊了,隨時可能會斷。」
做為一個匠人,那樣破舊的弓在我眼裡完全是應該淘汰的,就像炫那把就算磨利了也沒什麼殺傷力的大刀和木木那個再撞幾下就會損毀的盾一樣。
夏悠的弓本體已經出現了裂痕,弓弦也是早就失去了韌性什麼時候斷都不稀奇。
「能修好嗎!我一直很怕它斷在我手上阿!」夏悠驚喜的說,並滿臉期待的把弓交給我。
「不能保證恢復狀況,但是至少能讓它多用個百年。」
「百年…雖然時間很短,但還是麻煩你了!需要甚麼都和我說吧!」
百年算短嗎?我又再次感受到他們都不是人的這個事實。
「弦的材料這裡有,但是修補弓身的要麻煩你們再去找。我需要九極霜。」我想了想,改口,「還是再多找個巨人藤吧,這個做弦妳應該會用得更順手。」
「謝謝你,玄硉。」
夏悠真誠的道謝讓我有點不好意思,說穿了我不過是想提高自己的存活率才幫他們換武器的,不然在我來青砂之前要是沒提出很好的報酬,就算是王公貴族的委託我也不會親自動手的…
我搔搔臉,轉了話題,「為什麼大家大多不用武器或是用的武器不怎麼好呢?青砂這裡明明很多很好的素材阿!」
這是我這幾天以來最大的疑問,正好現在問了。
「這個阿…我想大概是習慣了吧?」夏悠的長耳動了動,說,「除了少數本來就是人型的種族外,大家通常還是比較習慣用自己的身軀來攻擊的。
「你看炫,她兩百年前才會化形,到現在刀還是亂揮一氣,要不是老大說山寨的大家都要習慣用武器,她八成現在還是用拳頭作為攻擊手段。」
「木木也是,總是拿著自己的殼慢吞吞地跑在後面,說也說不聽,後來是老大把他的殼搶去做成了盾才開始學著用武器的。」
我臉上的表情大概僵了一下。
原來木木本體是烏龜嗎!我還在想怎麼沒什麼特徵可以推測,原來他一直帶著而且還超顯眼!
「我大概明白了,因為不怎麼需要,所以匠人就少了,當然也做不出多好的武器。」
雖然感覺很浪費,但對他們來說,比起使用不順手的武器還是自己的尖牙利爪最好用吧。
「是這樣沒錯。」
正好我們談話告了個段落,炫和木木也打過癮了回到我們身旁。
「果然!玄硉你做的武器很好啊!殺傷力還比我的爪子強!」炫開心地胡亂揮刀,還展示了下自己被削下一小截的爪子,「以後的任務拿這個打人一定很痛快!」
「請不要拿自己去試武器阿…」我撫額,這人做事也太不經大腦了吧!
「哈哈哈!自己試試才知道它多好啊!」
木木舉著新的盾也湊過來,「我也很喜歡!這比我的殼輕多了!」
「你們喜歡就好。」自己做的武器能這樣被喜歡,身為匠人是很開心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今天得走了,明天再來吧。」夏悠一起身就幾乎要撞上矮小的地下室天花板,她為彎著腰向我道別,「玄硉,明天見了。」
「阿!幫我帶話給滾滾球,北方的人族確定是我師傅,請他們務必追到他的下落。」
透過夏悠他們,我這幾天從滾滾球那收到了許多消息,但只有師傅的、沒有任何跟姊姊有關的消息。
師傅的行蹤分散在許多地方,我一一分析後,最後確定了之前聽說在北方的那個人就是師傅,現在只差找到他的行蹤,等我一出去就先去找他。
「我知道了,那我們走了。」
「玄硉掰掰~」
「明天見!」
夏悠他們每天會來三次,陪我吃飯也聊聊外面的事,這次是他們今天來的最後一次,他們回去後也差不多是休息的時間了。
送走他們後因為沒什麼事做,夏悠的弓也還沒找到材料,我索性收拾收拾就往床上躺。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
我看著天花板發呆、自言自語。
「雖然我是需要有人保護沒錯,但是他們對我太好,真擔心之後要走的時候會捨不得。」
「可以保持在交易的關係就好了…如果是姊姊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吧…」
「快點找到師傅離開吧…」
意識漸漸飄散,青砂的夜晚有種暖意,不需火爐就能很好睡。
不知我睡了多久,彷彿溺水般的壓迫感迫使我醒來,但就算張開眼睛也一片黑暗,感覺壓力越來越沉重,我掙扎著試圖擺脫掉這種壓力卻毫無成效。
黑暗中我漸漸的看見一些周遭的事物,卻看見一個戴著斗笠的人在我床邊!
是那傢伙!
為了躲避他我才關在這地下,但他卻還是找來了!
老大也太沒用了!這還是在他屋子底下!
咒罵老大無濟於事,我勉強自己開口,「你…抓我、咳、沒有意義…我…只是…借住的人…」
那個人的眼睛是金色的,在一片黑暗中特別明顯,像鬼火一樣嚇人,「把青玄交出來。」
到底是藍的還黑的!
「什麼…東西…」
「交出來!」
這人完全不聽我說話,抬手讓我整個人浮起來,我感覺被揪起來、呼吸更難了。
大概是看我沒有拿任何東西給他的意思,他放我浮在那裏自己在這地下室翻找了起來。
我艱難的呼吸著,一邊希望他在這裡找不到能放過我,一邊開始想辦法逃生。
只是難呼吸而已,這個狀況先維持著可以放鬆他對我的戒心,現在要先確保我掙脫之後可以馬上離開這地方!
我在床邊放著平常會隨身帶的藥水道具,藥水應該能拖幾秒,但是不夠,我離門口還有好一段距離,這的下也沒有窗子可以走。
往門的方向…有因為無聊做的陷阱!
那個是改變重力讓人突然浮空之後重壓,大概能殺他個措手不及,旁邊還有千箭網,要是動作快的話我可以觸發千箭網讓他被大量的箭矢集火!
這樣就有足夠的時間逃走!
決定了之後我就馬上開始我的逃脫計畫。
我看好敵人所在的方向後,聚集能量對抗他所施加的壓力掙脫,脫逃的時恢復為正常的壓力讓我有瞬間的暈眩,但我還是成功地摸到了放在床邊的道具包。
不管拿到了甚麼,我一把一把的抓了就丟,那傢伙發現我要逃追了過來、正好就往藥水上撞,我頭也不回地往門外衝,背後傳來可怕的怒吼聲。
重力改寫、啟動!
明明剛才還因為缺氧暈眩的腦袋現在異常的清醒,我跑過設置的陷阱後將它啟動接下來跑過我後面那塊區域的人都會觸發陷阱,強壓應該可以拖住他的腳步,再不然,接著的千箭……
才剛開啟千箭網、才剛觸及到門框,彷彿要將我貫穿的劇痛襲來,我被迫止住了腳步!
「咳!」
吐出了一大口血,我低頭看見穿過腹部的爪子向後抽了出去。
腥甜的味道充斥在所有能感受到的地方,帶著我的生命力離開。
「愚蠢。以為靠一些玩具就能逃走嗎?」
體溫快速的下降,我聽見有人踩著血液來到我旁邊。「這麼沒用,幫他殺了搞不好他還感謝我呢。」
帶著嘲諷的語氣,那個人抓起我看了看後又拋下,腹上的劇痛讓我無法思考也無法行動,只能任由他擺布。
一聲巨響在離我很近的地方爆炸。
「玄硉!」
有誰衝到我身前護住我,他朝入侵者咆哮,「靛泠川!你這傢伙!」
阿、是老大的聲音。
「黑角,辛苦了阿?我準備的暖身活動可好?」那個叫靛泠川的人用蠻不在乎的聲音說。
「好!很好!」老大似乎被氣笑了,他所講出的每個字都帶著怒氣,「就為了那個沒用的樂器你殺我半個山還不夠,被我封印了也自損大半妖氣闖出來──現在連人質這種下作的事也做得出來!!」
「玄青不是沒用的樂器!」
「不論有用與否,你一次次動我的人,這次我不會放過你。」
周圍的溫度隨著老大的語氣一起冷了下來,我眼前的血水漸漸的凝結成塊,奇怪的是,我感覺身上的痛感慢慢退去,從原本痛到說不出話來變成痛得哀哀叫。
「好痛痛痛…」
我伸手去摀著受傷的腹部,卻摸到平坦的一片。
「玄硉!能動嗎?」老大在我前方低聲問我。
我盡力的把自己撐起來,先檢查的是自己的肚子。剛才被貫穿的肚子正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雖然不快,不過確實是漸漸地恢復了。
這是怎麼回事!
「咳!」我把嘴裡殘餘的血吐掉,奇異的看著自己,「老大…我好像沒事了耶?」
痛楚也在漸漸消退,現在除了衣服上的破洞可以證明我剛剛被打穿了之外就只有一條傷痕在那了。
「蛤?」
老大他皺著眉回頭,看見我的狀況也非常驚訝,「怎麼回事?你們那族恢復力沒這麼強阿?」
「呦、倒是個奇葩,雖然弱的要死就是了。」靛泠川用看見新奇事物的眼神看我,看得我只想把他眼睛戳瞎。
老子不是觀賞動物!
「我不知道…這不是老大你用的?」
因為剛才是冷下來之後才好起來的,我以為是老大的能力。
「不是我。」
不是老大、也不可能是靛泠川那傢伙……
想到某種可能性,我嚇得到抽了口氣,「──師傅!!」
來之前為了讓師傅能進到青砂,暫時的請師傅當了我的替身,現在這狀況恐怕是傷勢轉移了!!
怎麼辦,現在這時間師傅他突然重傷附近有沒有醫療資源?海棠準備的行李裡應該有應急用品可是師傅他能來得及包紮嗎?傷勢嚴重他能自己處理嗎?他附近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玄硉你冷靜點!不管你是怎麼好的,現在出去。找到夏悠他們叫他們遷寨了。」不固我的慌張,老大直接把我拎起來往門外丟。
被丟出來我才發現們整個消失了,估計是老大進來的時候弄壞的。
我逼自己靜下心,現在我光擔心一個不再的人也沒有用,先走了才不會成為累贅,「好!」
我答應了之後就開始往外跑,沿途看見的守衛不是被毒死了就是一刀斃命,我雖然很難過但也只能繼續向外跑,邊跑邊詛咒靛泠川最好千刀萬剮生不如死!
現在是大家都在休息的時間,整個山寨只有零星的燈火,我在黑暗中憑著記憶奔跑,終於跑到夏悠他們的宿舍。
「夏悠!炫!」
我不停的敲著門呼喚,附近的人都被吵醒了,但是我還是繼續喊,直到我面前的門被人急急忙忙的打開。
「玄硉!怎麼了!」
被吵醒的兩人看見玄硉一身狼狽還帶著濃厚的血腥味,立刻就知道事情很嚴重,她們交換了個眼神,夏悠彎身詢問炫則回身去收拾東西。
「有個叫靛泠川的傢伙闖進來了!老大說要遷寨、叫我來找妳!」
「我知道了,我馬上通知大家!」
夏悠站直了身軀,立刻就要跑開。
「等一下!」明知情況緊急,但是我還是想先確認師傅是否安好,「能幫我叫來滾滾球嗎!」
夏悠給了我一個微笑,「好!你先去換件衣服吧?」
「好。謝謝!」
我回到先前讓我住的宿舍時,木木已經在門前等我了。
「滾滾球等下到。」他說,背景是忙亂的人群和某處瘋狂的戰場。
「謝謝。」
我換好衣服後正好滾滾球來了,大概是因為匆忙,這次只來了一隻。
「滾滾球!現在有我師傅的消息嗎?」明知道消息不可能那麼快傳來,但我還是有點期待。
「有!」滾滾球跳起來、似乎也很高興,「師戶難找!可是剛剛有蹤影!」
估計是因為我剛才受傷轉移到師父身上才讓師傅突然比較容易找,算是因禍得福嗎?
恩、讓師傅知道我這麼想大概會被打死。
從出事到現在才沒過多久,現在就能有消息傳來證明他們對蒐集訊息真的很在行。
「在哪裡!」我驚喜的問,原本不太有希望的,沒想到卻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踏湖到千山一帶,師戶好像沿著山在移動,不知道為什麼他能往其他區域放假消息,不過剛才在踏湖領地的珊湖、藏湖有血跡,移動痕跡往青花聚落靠近但是沒有進到聚落的跡象,猜測可能在沙沙山上停駐。」滾滾球一臉認真的說明。
「你…原來可以講這麼長一段話啊!」木木在旁邊說出了我的心聲。
「滾滾球!專業!」滾滾球自豪的挺起胸膛。
我拍拍他的腦袋,然後拿了一袋東西交給他,「這些是迷藥,被砸到的人會陷入短暫的幻覺中,你們小心使用。」
「哇哇!道具球!!」
收下袋子的滾滾球很高興地走了。
「你怎麼樣,現在走?」木木在一旁看著我們結束對話,他指著早就注意到的行李問我。
「我…要去找我師傅。我找到人之後會再去找你們的!」我揹起行李向他道別,「木木,這幾天謝謝你們了!再見!」
現在這個時候還想讓他們丟下山寨來保護我也太厚臉皮了,但是我想盡快的確認師傅的安危,就算沒找到人也要能確認他的安全。要是死在這趟路上那我也認了,從一開始就是我自不量力以為自己能在這青砂行走。
「喔喔!不用客氣,我們也拿了你不少好東西!」木木笑笑的走過來拍我的肩,然後突然變臉、一臉兇惡的給我一記頭槌!
「你以為我們會放你這樣走嗎!臉色蒼白還弱弱小小的一隻!你可是我們的同伴了阿!」
我被撞的頭昏了一下,然後被木木抓著。
「要走就都走!再什麼見!」
這時候,門被大力地打開,在門外的是夏悠和炫。
「我們好啦!往哪裡去?」炫揹著大大的背包跳進來,後面跟著同樣揹著行李的夏悠。
「我順便申請了升級考驗,反正都要往北方去,回程就試試吧。」說完,她將手上的背包交給木木,「不知道你要什麼,讓你室友幫忙收了。」
「謝啦!」木木接過後也沒有檢查,背起背包就扛起了盾,「我有殼就好,剩下隨便!」
「那不是你的殼了啦!」
「…妳管我!」
看著連要去哪都不知道,卻將行李收拾好就要跟我一起走的三人,我忽然覺得這應該就是朋友了吧?
我從小開始就只有姊姊,後來有師傅,從來沒有其他人會和我親近,整個青砂館裡和我講最多話的只有海棠、但那也是因為在青砂館的營運上有所需要罷了。
有朋友的感覺還挺不錯的。
緊張的心放鬆了下來,我向他們說,「真的要陪我?現在只能先追著師傅的蹤跡去找喔?」
他們三人毫不遲疑,「走!冒險去!」
「好!一起走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