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07 烏龜跳舞很可愛的喔! 絕夏 綴青砂 116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39
話說在出發之後我才想起老大他一個人對付靛泠川沒問題嗎,結果夏悠他們幾個比我還不擔心,我也就索性不管了。
我們踏著夜色向北方去,我提議先往確實有蹤跡的珊瑚和藏湖去找,他們說藏湖比較近先去。
「這兩個湖都在千山一帶的外圍,不能確定他是從哪個湖往千山去的,總之我們都看看吧!」木木說。
「不過說也奇怪,這兩個湖說遠不遠,但也不是近到可以讓人拖著重傷移動的距離阿?」
我們乘著兩隻對三趕路,路上炫突然轉頭問了因為體型太大只能在一旁跑的夏悠,「夏悠,這兩個湖之間有捷徑嗎?」
「我也不知道…因為有踏湖在那盤據,我們很少過去的。」
木木插嘴說,「我們族以前在那附近的時候有挖出很多密道!可能碰巧被他找到了。」
我想應該不是碰巧,師傅他有種找東西的直覺,事物的存在與否都只差在他想不想找而已,這幾年因為要找躲上課的我,那種直覺就更敏銳了。
現在我只擔心到時候反而是我們找不到那密道而已。
抵達藏湖的時候已經黎明,金色的光照在湖面上讓整個湖金光閃閃的。
「哇!好刺眼!」炫跳下對三躲到夏悠背後擋光。
藏湖水燁燁,周遭的山丘端端正正的圍了個圈,將整個湖包在裡頭,我們是翻過一個最矮的丘過來的。
「原來這裡是這樣的風景!」木木張大眼睛仔細的把這風景看了個遍,然後才拎著我落地,「果然會有熟悉的感覺阿。」
「木木你來過?」
「我一直跟你們在一起,妳們沒來過我哪可能來過!」木木沒好氣地輕敲了下炫的頭,「只是聽我爸說過而已。」
「伯父他…?」
「恩,我爸快死的時候說過,這是我們龜仙族的墓地,大家最後都要回到這裡的。」木木領著我們靠近湖邊,湖很清澈,可以直接看到底。
我們跟著木木一起合掌拜了拜,夏悠才開口,「沒看到你的族類呢?」
水異常的清澈,可以見底的湖裡連條魚都沒有更別說龜仙的屍骨了。
「所以叫做藏湖阿,藏的就是我們龜仙。」木木說明道,「古代龜仙在外地被當作藥材,一直遭到獵捕,有一代的族長無意中聽到了青砂這塊地,據說環境凶險四面險惡,在當時是沒有人敢靠近的地方。」
「哈哈,現在也是阿!」炫插嘴說。
「總之和大多數的青砂人一樣,他們努力的闖了進來並在這裡生存。當時藏湖這一帶瀰漫著毒霧,但因為龜仙本來的體質就可以將毒物淨化,所以便以毒霧為屏障在這定居了。」
「現在會這麼乾淨是因為你們呢。」
「是阿,可是毒霧淡了其他兇惡的生物就想來搶地了,後來我們族因為只會防守拚不過,還活下來的就四散而去了,我爺他們當時就是靠老大存活下來的。」
「你爺?!你們族類活很久,我曾祖認識你們家的時候是你爸最大阿!老大到底多老阿!」不只炫,我們都很驚訝這突來的消息!
「誰知道。」木木聳肩表示他也不清楚,然後抬手遮住自己眼睛上方往湖面上看,「故事講完了,我們先來找找密道吧,這個我爸可沒告訴我。」
我點點頭,然後指著一處我剛發現的隱蔽地,「師傅到定點一定會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待,那裏有可能!」
我找到的是一個水邊的淺灘,乍看好像很顯眼,但我剛剛注意到那裏有點不自然的陰影、水的流向也不太對勁。
我們跑過去看,但那裡只是一個小小的凹陷而已,什麼都沒有。
我失望地掉頭,準備再找找其他地方,「抱歉,我猜錯了,我們再找找吧!」
但炫卻阻止了我,她伸手攔下我說,「等等!有血腥味!」
一聽到這個消息,我們四人有志一同的趴下開挖,沒多久就在青色的沙子下挖出了一大片石板,石板上刻著好幾個圓圈。
「這是什麼呀?」炫繞著石板走,疑惑地敲了敲,但什麼反應都沒有。
「看起來像是開關,」我說,然後蹲下去摸那幾個圈,「大概要特定的按法才能開啟。」
「這按錯了會發生甚麼嗎?」夏悠擔心的說,「我們別亂按比較好。」
「總要試試啊!難得都找到了可能是密道的入口!木木!這是你們族的,你有線索嗎?」炫跳到木木面前,興奮地問他。
木木抓抓頭,皺眉,「不知道,我們家除了一些老故事和老童謠就沒─!」
木木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他開心的擊了下掌,「我知道了!你們退開點!」
說完,他自己將身上的行李都丟到岸邊,在我們退開之後搓了搓手、往地上趴!
木木倾身往下的時候,他的身軀漸漸放大,手腳變得扁平、背上出現了殼,在他落地的時候已經化為一隻巨大的烏龜!
「好久沒看到你這個樣子了。」夏悠笑笑地說。
「對阿!你是不是又胖了點!」
「我這是長高!不是胖!」木木的聲音從烏龜嘴裡發出,讓我有點不習慣。「總之,我在想我們的童謠或許可以用,我先試試,你們站遠點免得我按錯了有防盜裝置。」
我走過去,翻出一捆繩子跟他說,「也不能讓你冒險,你綁著這個,你一結束我們就拉你起來!」
木木的原型很大,我站在他旁邊都只有他的腦袋大,他大大的眼睛轉過來看我、眨了眨,「好!」
我們把繩子綁好之後支了個支撐,將繩子掛好就待命著。
「那我開始啦!」木木抬起一隻前腳揮了揮。
「一隻烏龜四隻腳,前腳一二,後腳二二;
烏龜左轉四分一,前腳二一,後腳一一;
烏龜右轉二分一,後腳一二,前腳二一;
回到原點點點頭,後腳二一,前腳一二。」
我們緊張地盯著木木跳童謠,石板上的圓圈接連被按下,到最後一秒都沒變化,終於木木結束了舞蹈,我們立刻就把他吊起來!
木木踩完的石板這時候有了動靜,它發出了咖咖咖的聲響整個掀了起來,底下出現了地下洞穴!
「成功了!」
我們放下變回人形的木木跑了過去,歡喜的在洞穴前集合!
「太好啦!我們快進去看看吧!」炫飛快的給木木一個擁抱,順便把他的行李塞給他之後就往洞裡衝。
不過她馬上就又跑了出來。
「血腥味太重了…」炫摀著鼻子發出痛苦的哀嚎,「鼻子好痛!」
「真是的,也不注意點!」夏悠無奈的拿了瓶藥膏給她擦,藥罐打開的時候有種涼涼的氣味,估計是提神藥膏。
「這個妳戴上吧!」我拿了個口罩給炫讓她使用,雖然不能完全阻隔氣味但好歹有點幫助。
「謝謝。」
入口發出聲音漸漸關上,我們連忙跑了進去,終於踏入洞穴。
趁著還有一點光的時候,我拿出特製的防風燈交給夏悠讓她領頭,我們在她後面跟著。
石板門闔上了,裡面除了防風燈照亮的小範圍外一片漆黑。
如炫所說的,這裡面血腥味很重,或許是因為空間狹小的關係這些氣味一直沒有散去,就算剛才我們開了門,血腥味也沒有散多少去。
「這裡!」夏悠指著不遠處的地上讓我們去看,她所指的位置有一大灘乾涸的血。
我擔憂的蹲下去看,這樣大量的血量真難想像是我那個強得不可思議的師傅留下的。
「你們看,他往那裏去了!」木木往血跡拖曳的方向而去,前方的道路分成了兩個不同方向,血跡往左邊去了。
「不對!」雖然戴了口罩,炫還是摀著鼻子,她走到右邊的道路說,「這裡的氣味比較重!」
「怎麼辦,我們往哪裡去?」
他們三人等著我做決定,我卻完全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
可能師傅是故意讓氣味往右邊去自己往左走,也可能是留下左邊的痕跡往右走了!
我想破頭也無法揣測師傅當時到底怎麼想的!我懊惱的抓頭髮,左看右看都不是!
這時候,突然有水聲從四面八方而來!
「水聲!」
他們三人立刻回到我旁邊、將我護在中間以防萬一。
黑暗的道路漸漸亮了起來,從深處向我們這裡高速靠近!
『真是的,怎麼這麼多人跑來!』
一把沙啞的嗓音和水一道而來,然後我們看見了一隻發著光的巨大烏龜。牠整個是透明的,泛著綠光的線條描繪出牠的模樣,而他經過的洞穴牆面也跟著變成了透明的,直接可以看見外面的水景。
巨龜聽在我們面前,低頭看我們。
「爸!」木木驚訝的跑到前面,「你怎麼在這!」
『兒子?』木爸爸繞著木木轉了圈,牠穿過我們的時候有種涼意,『長大了阿。』
木爸爸發出感嘆,然後伸長脖子去碰木木才發現自己碰不到了,牠的眼神流露出遺憾,『爸爸我是新來的,負責顧門到下個同伴來為止。』
「這樣喔…」突然見到已故的父親,木木整個人走神,呆呆地回了一句。
「伯父,好久不見了。」夏悠打了招呼也走過去,我們就跟在她後頭,「我們是來找人的,您有看見嗎?」
『小悠阿,妳倒是都沒變呢。』木爸爸揮了揮前腳和夏悠及開心蹦跳的炫打招呼,『妳說找人,是找一個奇怪的小傢伙嗎?』
「其實我也不清楚他的模樣呢,我們是來幫新隊友找同伴的,聽說受了重傷,我們想盡快找到人。」
夏悠說完把我推到前面,我這才想起我從來沒跟夏悠她們說過師傅長的甚麼樣子!
「您好!我們要找的人大概比我高個兩個頭,黑色頭髮和金紅色眼睛─可能看起來比較像紅色─他還帶著一把黑色的長刀,請問您有看到嗎!」我趕緊說明師傅的樣貌,趁這機會也讓夏悠他們知道師傅的特徵。
『沒錯,聽起來就像那個奇怪的小傢伙!他昨天阿、不知道從哪挖了個洞跑進來!我來趕他走,結果他說他只是找個安全的地方睡一晚明天就走,還說隨便我要不要監視他……』
「爸!講太多了!」木木打斷了自家父親的話,苦笑著說,「告訴我們他去哪就好了啦!」
『這樣啊!那我給你們帶路吧!這前面那是迷宮,沒走好就當我們的祭品啦哈哈!』
「那就麻煩您了!」我們向木爸爸道謝,然後由牠領路往洞穴深處去。
我們小跑著在洞穴快速前進,木爸爸在前方不停的講話,我也因此知道了師父的概況。聽木爸爸所說的,師傅他本來只是在洞口附近休息而已,沒想到半夜卻突然吐血,他馬上解下衣服包紮,木爸爸才知道他不知為何肚子上開了個大洞!
但是包紮似乎沒甚麼效用,血沒止住也沒有減緩的跡象,大概是中毒了。
因為沒辦法像師傅那樣挖洞,木爸爸只好用意念把他搬出去,沿途牠有注意到師傅動了什麼手腳,但只是一些障眼法而已就隨他去了,後來在出去前木爸爸告訴師傅珊湖的水可以解毒才把師父送了出去,然後過沒多久我們就來了。
『唉、也不知道有沒有活下來,珊湖水晚上可以解毒沒錯,可是白天卻是劇毒我忘記告訴他了。』
這麼重要的事不要忘記阿!
要不是敲不到我早就往你頭上貓了!
我深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根據滾滾球給的資訊,師傅出去後還有往其他地方移動,應該有確實解毒才對。
這段路不短,但是也不長,因為在洞穴裡沒有日光無法判斷時間過了多久
,大概就是木爸爸講完木木小時候,快開始講他自己小時候這樣的長度。
在長時間的跑步過後,看見前方道路突然終止的那時候有一下子的迷茫,然後我們才意識到沒路了。
出口到了。
『你們在這裡跟著我敲。』指著牆上某塊染了血跡的石頭,木爸爸讓我們照著他的拍子去敲。
木木敲完後順手把血跡抹掉,接著前方的石牆在我們面前掀起,外面的日光闖了進來,一下子彷彿眼前一片空白。
「感謝您幫我們帶路,來日再來致謝。」門開了,我們一起向木爸爸道謝。
『唉別!』木爸爸制止我說,然後他轉向木木,神色慈祥,『別再來了。兒子你也是,這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我們時候到了再見。』
「爸…再見,到時候見。」木木盯著木爸爸,像是怕忘記一樣的,深深的看著。
除了木木,我們誰沒有和木爸爸說再見,因為我們不會再見。我們向他揮手,然後向外走去,木木走在最後一個。
我們看著門闔上,青色的砂子掩過門的痕跡,最後才將目光放到外面的景色上。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