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獵警‧卅一 灰階 獵警 92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41
《卅一》



立委、督察長、代理局長龜縮在局內一角,沒有離開,他們當然想要逃出,但那名蒙面殺手已經把話說得一清二楚,如果他們敢跟著大隊警察出走、或是自行逃逸,將她當作一枚棄子般使用的話,那麼,接下來,她就不再管他們的死活,任由他們自生自滅,而且,如果情況好的話,那殺手會追著其他離開的警車,以為他們分頭逃逸,也就無所凶險。

他們覺得是個不錯的計畫,直到樓下傳來砰砰琅琅的砸打聲,他們立刻打起戰來,躲在一邊,不敢下樓。明明他們手邊都有警鎗,但他們卻沒有一丁點的勇氣下樓,只是舉著鎗,對準著門口,守株待兔,若果來人不是那蒙面女,立刻就要開鎗。

自從聲音消失到現在,已經一分多鐘有了。

「你覺得怎麼了?」立委問身旁兩人。

「我、我不知道。」代理局長惶恐地說,手依然舉著鎗,對準了門。

「督察長,去看看。」

「我?」

「難不成要局長去?」

「嗄?可、可是…」

「開個門問一下外面就好。」


那門是實心檜木門,不打開,確實不可能知道外邊的景況。以往,他們是為了方便骯髒事的處理不被人看見,才特地選了這檜木門,現在卻成了麻煩。


「嗄…」

「去。」

督察長一臉屎面,不想要動,就怕葬送自己的性命,但若不動,硬跟他耗著,而那「獵警」殺手已被當場格斃,那他大概就會葬送自己好不容易累積到現在的職業生涯。於是,他拖著腳步,以世界上最慢的步行速度靠近那門,解開了門鎖,輕輕押下了門把,稍稍推開了門。


「裡面的!」


一個聲音傳來,嚇得才剛推開個小小門縫的督察長碰的一聲關上了門,而後快步退了回來,擠到兩人旁邊。三個人都舉起了鎗,對準門口,手抖著,不知道該要如何是好。


「裡面的,如果我沒有搞錯的話,應該只有三位,督察長、代理局長跟立委,是吧?」

「…」

「呿,再不回話,我就要丟汽油彈進去了。」

「…」

「對、對!就我們三個。」督察長提起了聲音喊,但卻有些口吃、顫抖,明顯是色厲內荏,「警察就要來了,你還敢…在這邊,肆虐?」

「新上任的局長,我是為了萬芸之死來的,跟你無冤無仇,把另外兩位殺掉,我就放你一馬。」

三個人面面相覷,局長似乎有一秒的遲疑,但最後還是沒有舉鎗。

「門是鎖的,他進不來!」立委立刻低聲說,「趕快叫支援。」

「但那女的…」代理局長開口,鎗口卻稍稍放低,沒再對準房門。

「一定死了否則他怎麼會在這!叫弟兄們回來!」

「對!就這樣…」


碰的一聲,門被人大力撞擊了一下,三個人都嚇到,碰碰兩聲,督察長跟立委都開了鎗,在木門上留下兩個彈孔。

碰、碰、碰、碰,門具有節奏性地被轟擊,三個人都不再猶豫,瘋狂扣動扳機,快速地清空子彈,希望可以打穿門板,將外面的那人擊殺,但直到現在,外頭的撞擊聲仍然不絕,門板大力震動,簡直每一下都要爆開似的。督察長找出了彈盒,一個手抖,竟是把子彈灑得滿地,三人同時哀號一聲,趕緊去撿。督察長與代理局長都許久沒有碰鎗,早就生疏,加上手指粗短肥胖,並不靈活;立委當年靠著關係搞了個免疫證明,沒去盡兵役義務,鎗根本不會用,只是學著電影裡面那樣擊發,剛剛好幾發打得都是荒腔走板,甚至第一鎗的後座力還讓他嚇得撞到腳。

然後,唰的一下,小刀刺穿了門鎖、削掉卡榫,門隨即被人推得敞開,但門外,卻是空蕩蕩,下一秒,一隻手飛快出現,將汽油彈反投入內,轟的一聲,三個人陷入火海之中,厲聲尖叫。這些人,總是學不乖,以為只要無恥地躲著、拿鎗對門,欠下的債便找不上。


「代理局長,給過你機會了啊。」燕詡譏諷地笑,聽到後面傳來子彈擊發的聲音,以為是對方垂死掙扎亂扣,但其實,那是散落一地的子彈被烤得擊發,「相信少了你們,高雄更像完美都市。」


但,那也無所謂了,一切都結束了。

他按著斷掉的肋骨,飛奔起來,朝樓頂逃去,身形因為不斷摩擦的劇痛而扭曲,每一口呼吸都嫌吃力,動作快不起來。

剛才,他不是不願意乘勝追擊,而是Queenie最後一刻收回的鐵球,在他出腳之後,狠狠砸上了他的肋骨,立時斷他側邊兩根,更使他氣窒一時,原先要擲出的飛刀也因此停下。他已經衡量了,對方雖被踢飛,但因為有鐵鍊稍微攔阻,太淺,震是震傷了,但絕不像他傷得重,若果再對招,他恐怕不用三招便會殞命。

後面的話,不過是虛張聲勢,只是,她沒有注意到罷了。

樓頂,繩梯垂下。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