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10 撿到一個師傅(被打 絕夏 綴青砂 117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45
被甩飛的我很快就感覺到穿過了什麼,整個空氣都變得不同,最後摔在地上。

「痛死了…這是哪?到賢者領域了嗎?」

我回頭看了眼來的方向,山間似乎有條不顯眼的小道。

夏悠他們不知道能不能應付,在這裡根本看不到狀況,我就算擔心也甚麼都做不到…。

我咬了咬牙,還是決定先往裡面去看看,反正我都被丟出來了,那個賢者要是害我隊友們怎樣了,我下山去就把他變成豬!

賢者領域裡瀰漫著霧氣,空氣中都有淡淡的藥草味,氣壓也比外面低了許多,光是待著就覺得不太舒服。

因為不知道確實的方向,我就直接朝正前方走去,路上安靜得不可思議,連我走路的腳步聲都被吸走,走到哪都是安靜的。

我忍著異樣感繼續走,看到了幾棟木屋但是都沒有點燈,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人在,偶爾會飄來一些光團,但是一點就散了。

走沒多久,眼前出現了一座湖,湖上有座橋正好將湖切成了對半,我走上那座橋往下看,螢藍色的水裡分別躺著一條巨大的錦鯉,左邊的湖裡是藍色的右邊則是紅色的,看起來像是睡著了動也不動。

不知道是不是發現我在看他們,藍色的魚動了起來,往橋這裡游來,而紅魚也跟在藍魚之後醒來,同樣也往橋這裡過來。

本以為他們會在橋下經過,結果他們居然在橋邊躍起,看樣子是要上橋!

大量的水花撒下,我趕緊後退避開,雖然多少還是有被弄濕一點。

再度往前看的時候,橋上站著兩個很漂亮的人!

「你們是誰!」雖然很漂亮,但是我沒忘記這兩個人剛才還是魚的,或許是賢者領域的守門人之類的存在,總之小心為上。

這兩魚穿著很華麗的衣袍,髮色和服裝顏色都可以讓人很明確的知道誰是藍魚誰是紅魚,他們慢悠悠的轉向我,身上發出一種壓迫感。

「“子”,為何來此?」藍魚開口,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地方四面八方而來。

感覺上他們好像沒有惡意,於是我往前了點,「我受金石賢者之託來採藥草,二位可知我應該我哪去?」

兩魚互看了眼,這次是紅魚開口,「上前來。」

我依言又靠近了點,他們檯手輕觸我頭頂,停在那裏不知道做什麼。

近距離看他們又更漂亮了,眼睛沒有眼白,和頭髮都是很純粹的顏色,耳朵是鰭的模樣掛著成對的耳飾,脖子和臉的交接處有些鱗片泛著水光。

他們收回手,纖長的手指上指甲也是同髮色的色澤,「隨吾等來。」

他們說完就走,我就跟在他們後面,在前方的他們像是滑行一樣前進,在草支微長的草地上拖出兩道痕跡。

讓我慶幸的是,他們移動會發出聲音,這個地方終於不是寧靜的令人不安的狀態。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路上經過果樹藥草他們都會說那是什麼,但是也沒也說明那些是做什麼用的,就是經過、講名稱、路過。

大約走了一柱香吧,他們在一面山壁前停下腳步往兩邊分開,指向浮在空中的一座小島說,「在那之上,大師兄的藥草。」

藍魚接著說,「二師兄所需為鈴草,橙色,瓣三朵。」

紅魚又說,「汝獨自前往,吾等不可離水。」

但你們不是走在路上嗎?

雖然我有這個疑問,但是質疑這個一點幫助都沒有還很沒禮貌,所以我施敬禮、向他們道謝,「感謝兩位相助,來日我會再來致謝。」

藍魚搖頭,讓我不用道謝,「吾等才是應道謝之人,“子”一路小心。」

紅魚指向北方,「“子”離開後,向北,依原山上有指路人,祝順利。」

「好的。」我對他們說的話感到莫名其妙,但還是先記住,等出去之後再問問金石賢者,他比較好溝通。

兩魚離開後我抬頭查看上去的路線,浮空的島嶼在很高的地方,往下有一些也是漂浮著的大石,估計就是踏腳用的了。

但是我武功不高,光是第一階要上去都有難度。

翻開背包,帶著的繩子也不夠長。

「怎麼辦呢…」

我又看了看浮空的島嶼,再看看前面的山壁,島嶼是飄在山壁前的,或許我可以爬上山壁再跳過去。

稍微估計了一下距離後,我確定這個計畫可行就開始攀岩。

離約定的一個時辰只剩半個時辰了,為了要快一點,我不只穿上了附勾爪的鞋套,還吃了一顆加速藥丸。

島嶼大約浮空在三層高,我攀到更高一些的位置就往下跳,在半空中張開剛到這裡時用來折船的板子,這次只用來增加浮力讓我能順利落在島嶼上。

沙沙…

落地有聲響讓我驚訝了下,畢竟安靜了那麼久,突然有聲音反倒讓人覺得怪異。

從島嶼上往下看可以看得很遠,也看得到我剛來的地方,下方是一整片和湖水一樣的螢藍色,竟是讓人看不出湖的邊界在哪,那座橋和那些房舍都像是浮在水上一樣。

或許真的是湖水也不一定。

對這塊地不明白,我也沒時間去探究,看了看就回頭去找被委託的藥草。

島嶼上整齊的分區種著藥草,還有些是用金盤盛著在島的邊界緩緩飄移的,而在島嶼正中央有座平臺亮著一片橙光。我左右看了看,這之外沒有其他是橙色的了,所以就略過那些我也不懂的藥草逕直往中央過去。

臺不高,我探頭就能看見臺上種的藥草,確實是鈴草沒錯。

因為伸手夠不到,所以我爬上去採,沒想到這時候我對面也跳出了一個人!!

「師傅!!」

跳出來後帥氣落地的不是別人,就是我們這一路都在找的我家師傅!

師傅他身上雖然看起來有點髒亂,但是似乎沒什麼大礙,我就放下心走向習慣性抽刀防備的師傅。

「是你啊,差點砍下去。」收起長刀,金紅色的眼睛轉過來,師傅一臉“你怎麼在這裡擋路”的表情看著我,看一看又伸手抓我的臉,「怎麼搞成這樣?」

我沒好氣地掙脫,剛看到師傅的那一點開心的心情馬上就變成“早知道就不找了”的心。

「哪樣?」

「這什麼。」師傅剛放開我臉的手改去抓我頭上的角,這一陣子頂著這對角也習慣了,現在才突然發現師傅會覺得奇怪也是正常的。

我剛要解釋,卻想起沒時間了,只好先抓著師傅去採藥草準備走,「晚點再跟師傅你說,我現在趕時間,要盡快下山!」

我採了一株,沒想到師傅也跟著拔了一顆,我就好奇的問,「對了,師傅,你在這裡做什麼?」

剛問完,就被狠狠的揍了下頭頂!

「打我做什麼!我跟姊姊講喔!」

「你姊姊不在!」師傅瞪了我一眼,然後拿出一個長相怪異的瓶子將藥草裝進去,「就是你害我在這裡浪費時間!」

「我?啊!是因為傷嗎!我以為你沒事!」我又慌張的去察看師傅身上有甚麼異狀,但還是和我剛才看的一樣,就外表來說看著是沒事。

「哼、算了,走,你要往哪去?」師傅收起瓶子問我。

我指向來的方向,告訴他,「我要往那裏下山,只剩大約一柱香的時間!」

「知道了,過來。」

我自動自發地把剛才還沒收好的板子折成提籃的樣子,坐進去讓師傅拎著走,我每次跟著姊姊出門的時候也都會這樣做,因為他們會走我不能走的路,讓他們拎著才能跟過去。

雖然姊姊總是說要我好好跟著師傅練武,但她還是會縱容我,也因此我一直覺得不學好也沒關係。

被師父拎著跳下島嶼,我想了想還是說,「師傅,找到姊姊回去之後你再教我吧。」

「不逃了?」

雖然師傅看不到,不過我還是搖搖頭,自己幫自己下決心,「姊姊她一直以來都是獨自來青砂這裡,以後我想跟她一起來,想多少幫上一點忙。」

前面飄來師傅不以為然的聲音,「你能幫上什麼,我跟她來才是。」

「…師傅,要不是我打不過你,我也不會讓你來這,你覺得姊姊會再讓你來?」

「我都來了,她瞞我沒意義就會讓我跟。」

……這話真有道理。

有師傅幫忙,下山的路就快多了,趕在約定的時間之前我們就到了我和隊友們分開的地方。

現場是一片混亂,不過戰鬥已經停止了,現在是兩方對峙的情況。

但即使看起來氣氛緊張,師傅他還是大大方方的就落在正中間了……。

我假裝沒看到對面不知為何只是瞪人沒有動作的的凶神惡煞,趕緊將鈴草交給金石賢者。

「這是你要的嗎?」我是用玻璃球裝的藥草,所以不用開啟就知道藥草的模樣。

接過我拋過去的玻璃球,金石賢者滿意的笑了下,「正是。」

也不知道他動了什麼手腳,鈴草隔著玻璃就化散成光,同時間時賢者也消失無蹤!

隨著玻璃球落下,金石賢者留下一句話,「考驗之時我自會現身。」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