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11 師傅的經歷就是一直爬山一直爬山(好累阿 絕夏 綴青砂 116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48
「玄硉!!」
炫撲過來把我抱個滿懷,還用爪子搓我頭頂,「我們擔心死啦!那個臭賢者居然就這樣把你丟出去!」
明明他們看起來都比我狼狽許多,但是卻這麼擔心我,讓我心裡又是感動又是不捨的。
之後要怎麼說再見阿…現在光是想想都難過了……
「這也沒辦法,當下恐怕那是最好的選擇。」夏悠拍拍炫的肩膀,然後問我,「你沒事真好。」
木木看了看我沒事,就轉向旁邊的師傅說,「謝謝你帶他下來,有任何我們能替你做的都不用客氣,等我們解決了那些傢伙看你需要什麼都可以講。」
剛才沒來得及介紹,我這時候連忙出聲,「大家!這是我師傅!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
師傅難得的露出微笑,雖然馬上就收起笑容,「我那蠢徒弟受你們照顧了,那邊的人是在等我,我先讓他們走。」
夏悠等人馬上就警惕起來,我也很驚訝師傅怎麼會跟那種傢伙扯上關係!
「赫爾固不是什麼善類,不要和他們打交道會比較好。」夏悠嚴肅的向師傅提出警告,同時還把我往後拉了點。
師傅當然有注意到夏悠的小動作,但他沒有理會,點了個頭就轉向對面,「我自己會判斷。」
這是什麼展開!該不會等下師傅就要幫他們來打我們了吧!
我悄悄的問隊友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金石賢者剛才說你要回來了,給對面下了禁錮咒,我們本來打算你一回來就走,趁禁錮還有一段時間。」夏悠頓了下,皺眉看著師傅慢悠悠的踏步往對面去,「現在我們先看看狀況。」
我跟著擔憂的看過去,希望事情都可以好好的收場。
*****
話說元佟雨,在拐騙自家徒弟帶他到那個青砂館的秘藏世界後,馬上就和徒弟分散了,而且還落在一個很不妙的地方。
在不停的墜勢中,他抽出黑色的長刀,看準了一個時機就往山壁上刺過去,在一陣讓人手麻的拖行後,終於停在峽谷邊的山壁上,谷底燃著熊熊烈焰,在他這樣偏高的位置都覺得熾熱。
與燃燒的谷底不同,支撐著他的山壁卻是結著冰霜的,凍人的氣息滲透骨頭讓人非常不舒服。
「什麼奇怪的地方。」
他皺眉,然後開始想辦法上去。
一邊慶幸跟徒弟分開了不用多個包袱一邊往上爬的時候,面前的山壁上浮現出奇怪的面孔。
『嘎嘎嘎嘎,下去吧,成為我們的食糧──!』
『放棄吧、往上也沒有活路!』
『我們詛咒你─詛咒你──!』
對於這樣詭異的景象,他只當作噪音,拿刀切開在山壁上遊走的面孔繼續向上,「吵死了。」
『嘎──!』
踏著各種各樣的慘叫聲,他畢竟是個將軍,豪不動搖的花了半天終於脫離那詭異的峽谷。
真費勁。
這麼想著的時候,前方又傳來了尖叫聲。
「人類──!」
那是一個長著長毛的不知名生物,用看到鬼一樣的表情看著他。
「是又怎樣。」
而他是這麼回應的。
再後來,那隻生物逃跑了,他就跟著那生物後面走,如預期的到了有人居住的村落,只不過住的都不是人就是了。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那些生物異常的排外所以他沒能在那裏找到落腳點,不過不礙事,他出了村落正好撞見疑似黑道交易的現場,所以把那裏的傢伙都揍了一頓,逼他們找個可以休息的地方給他。
翠砅說過,不可以傷害一般百姓,但若非善類者,揍一頓叫他們乖乖聽話就對了。
「真是有趣,人類原來是這麼強的生物嗎?」在被打倒一片的黑道中,有個一直藏起來的傢伙在最後才現身,「要不要加入我們,我可以給你所有你想要的。」
「你們給不起。」他只想找到翠砅,然後去撿那個蠢徒弟回去原來的地方。
「那談個協議吧。」
「拒絕。」
在他要直接讓那傢伙和地上的一起躺平的時候,附近出現了火光。
那傢伙笑了,用蠱惑人的聲音說。
「你不知道吧?青砂這裡,人類可是傳說裡的魔物,而你如同那些神話裡描述的一樣,奇特的外型還用著強大的力量來使用兵器。」
無視掉那個煩人的聲音,他轉頭去找點火的人,然後不意外的看見剛剛被他跟著走的村民。
「不論真偽,先消滅是嗎?」
透過火光,可以看見一些村落的居民,用恐懼的眼神看著他。
可以理解,不能反擊。
他想了想,翠砅不喜歡他扯上黑道,但是在這樣完全不熟的區域又被當成敵人,他需要有個協助者才能更快找到她。
決定了之後再道歉,他抓起也不管同伴生死的那傢伙,「我可以成為戰力,但只在我要跟你們交易的時候。」
「這是我們的榮幸,」明明被抓著還硬要裝作很有禮的這傢伙讓人不爽,「那麼現在,我等赫爾固將提供你一次整頓,請替我們毀了這整個現場。」
看那傢伙既然不在乎自己同伴的生死,他也就不管地上的那些黑道,在村民們靠近之前,他將整個現場毀滅得一乾二淨。
後來因為這個叫赫爾固的組織可以提供資源和線索,他和他們有過幾次交易
,雖然也因此讓他以人類的身分在這個區域被當作追殺目標,要動點手腳才可以順利的在青砂行走。
利用赫爾固的資源,他得出翠砅在某座聖山上的可能性很大的結論,青砂這裡的聖山就是有賢者居住的地方,聽說賢者只有幾個人就會占住一座山,整個青砂少說有十幾座山是這樣的。
他一邊覺得這些賢者真礙事,一邊一座一座山的找過去。
在某座湖邊的地道裡,他剛幫自己找到個好地方休息,腹部突然一陣劇痛刺穿了他!
他吐掉湧上喉嚨的腥甜,撕開上衣確認自己的狀態。
腹部像是被某種利爪刺穿了,就算用了青砂館裡有藥效的繃帶包紮也完全不見效,估計是帶毒的傷,地道裡守門的烏龜叨叨絮絮的說了一大堆話就把他搬起來。
那隻烏龜挺吵的,但是隻好烏龜。
他就那樣讓牠送出地道,也照烏龜說的用另一座湖的湖水解毒。
「蠢徒弟遇到了什麼阿…」在湖邊好不容易緩過來,他抱怨著轉移地點,現在會追著他的敵人太多了,要是被知道受了重傷肯定會遇到猛烈的追殺,還是先躲再說。
這附近有兩座聖山,他決定直接去闖比較近的那個,順利到賢者領域裡的話會比他待在外面安全許多,到時候再處理傷口。
要先找徒弟了,他想,雖然傷會轉移但是也不知道人的狀況如何,先前一直沒事他也就不管了,現在出事了不找也不行。
確認了這裡的賢者領域也沒有翠砅的行蹤後,他處理好傷口再出來的時候又遇到赫爾固的那傢伙。
已經習慣那傢伙的神出鬼沒,他靜靜的他開口。
「這次希望你能替我們取來鈴草,就下一個你要去的賢者領域裡,這是那鈴草的模樣。」那傢伙伸來的鱗爪上有一張畫有圖形的紙,「而這次,我們會給你一個自稱是你徒弟一直在找你的小鬼。」
他皺眉,蠢徒弟會找他他不意外,不過從這傢伙嘴裡說出要把人給他,讓他不禁懷疑昨天的傷該不會就是赫爾固的人弄的。
「你們昨天做了什麼。」
「哎呀、真是可怕,放心吧,那不是我們做的,是另一個兇惡的存在,我們只不過是找到他而已。」
後來他接了交易,就在下一個賢者領域裡撿到了徒弟。
****
「難怪他們要逼我進去!」
剛才師傅真的只是走過去,將採來的鈴草丟給對面的赫爾固他們就消失了,然後師傅大概說了一下他認識赫爾固的經過、和他這段時間都在做什麼。
我的隊友們放心了之後也不再防備師傅,現在就大家一起在地上坐著吃東西休息,我就把我遇到的事和師傅說了,也介紹了隊友。
「不過你真的長的好像我們老大阿!」炫盯著師傅的臉直看,新奇的說。「難怪玄硉一開始會認錯人。」
……還順便掀開我的糗事。
木木也湊熱鬧的說,「是阿!不知道你跟老大誰比較強!你跟我們回去挑戰老大吧!」
「別一直想著打架阿你們!快吃完回去吧!還要順路去做升級考驗呢!」夏悠無奈的用食物堵住兩人的嘴。
「對了夏悠,你說升級任務是怎麼樣的阿?」
先前一直沒問,現在找到師傅了我才想起來要問。
「這個我也不清楚呢,要先去找到任務委託人,也就是這次的考官才會知道,寨裡只有三組C級以上的隊伍,問過的每次考驗都不同,所以也沒什麼參考。」
「那要去哪裡找委託人?」炫咬了一嘴食物,口齒不清的說。
「是月薰谷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