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14 老大其實是來搞笑的 絕夏 綴青砂 125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55
「小鬼!」
「你認識?」
看清楚人之後我也不怕了,反正一定是老大把他關在這裡的!活該!
「師傅!就是這傢伙之前害你受重傷的!」打他!
師傅瞇起眼睛,冷眼看牢籠裡被困的靛泠川。
「這傢伙快死了。」
師傅說完,整個洞穴內的氣壓又重了一層。
「我就算要死,也不會死在你們面前!!」靛泠川凶惡的吼我們,他身上沉重的鐵鍊被扯的匡噹作響。
「硉,去問清楚,這傢伙應該就是那什麼指路人。」師傅涼涼的說,完全不在意面前人所散發出來的殺意。
「…好。」
雖然有點擔心他會突然爆走衝出來,不過我相信老大把他關在這裡就不會再讓他跑出來了!也就是說我們在這裡是很安全的!
再不然我還有師傅可以當擋箭牌!
我站到籠子前面,揚聲問道,「靛泠川!我們在找一個人,她叫翠砅!你知道她在哪裡嗎?」
但是靛泠川沒有回應我,只是倔強的把頭轉向另一邊去。
「…我在延藍山上遇到一對錦鯉,他們說你是指路人,你能指出個什麼路?」
短暫的沉默後,靛泠川不甘心的聲音才響起。
「…哪樣的錦鯉?」
「藍的和紅的,人形很漂亮。」
「像我們這種大妖看的是魂,誰知道人形長怎樣!…罷了,藍的和紅的也就他們了…」他把頭轉回來,命令道,「喂!黑角的孫子!去把洞開大一點讓霧散出去!」
「…」
我依言跑過去,然後拿板子仔細的把洞封起來。
我偏不照你說的做!
既然會要求要把霧散出去就表示那種霧讓你很難過吧!苦死你!
「死小鬼!」
「你好幼稚。」
師傅!不要跟敵人站在同一邊!
「咳咳、你就跟黑角一樣欠揍!」
「我才不是老大的孫子。好了,你快說你要指什麼路!」我氣勢洶洶的指著他質問順便轉移話題,反正他奈何不了我!
「…你過來,他們應該有放什麼在你身上,我確認看看。」
我跑回牢籠邊,看他要做甚麼。
靛泠川念了一小段咒文,然後有個光球似乎從我額頭跑出來,光球交替著紅藍的光芒飄向靛泠川最後消散在他眼前。
靛泠川皺起眉,「要我說這個?!」
「說什麼?」
「小子!」,他低聲咒罵了幾句才開口,「這個消息不准讓其他任何人知道!否則我用這條命詛咒你!」
本來就要死的傢伙囂張甚麼阿!
雖然這麼想,但是我還是很愛惜生命的,「好!除了在場的我和我師父誰都不會知道!若我讓其他人知道、天打雷劈!」
我劃出發毒誓的印記,紫色的光在我講完後印上我胸口,這樣發誓就算完成了,不知為何,我能感覺到接下來會聽到的是很重要的秘密,所以我才能這麼不猶豫的就發誓。
「和他一樣,一生守此毒誓。」師傅跟著發誓讓靛泠川放心。
等我們發誓完,靛泠川才願意接著開口。
「你們向東一直過去,在入口那裏有個封印,打開之後帶著裡面的東西再往裡面去,遇到的第一條小河不要過,沿著上游過去,一段路後會有地下洞穴,到那裏面可以知道“果”的秘密。」
「“果”?是引果千里的那個果嗎?」聽到這個詞,我就馬上聯想到曾經聽過一次的遊行。
「對。那就是這片大陸的生命。」
「這跟我要找的人有什麼關係阿?」
雖然好像真的是很重大的秘密,但是對於目標是找到姐姐的我們來說好像沒什麼用處耶!
「誰管你找人!錦鯉他們是先知!給我照他們說的去!」
先知這個詞讓我認真的去思考了這條消息對我的意義。
因為親眼看過那兩條錦鯉,說他們是先知我完全相信,雖然乍看之下這個消息對我完全沒幫助,但或許我照著去到那裡會找到姊姊!
反正本來就在找人,就算沒找到也只是確定了那裏沒有、要再去其他地方而已。
而且東方,我那幾個隊友在那裏。
或許我們還可以再一起走一路!
抱著這樣的希望,我決定改變目標往東方去,「好。我會去的,謝謝你啦!」
我轉身招呼師傅就要走,但才走沒兩步又被喊住。
「等等!」靛泠川的聲音傳來,意外的夾帶著祈求,「有個叫玄陽的人在封印那裏,替我向她道歉,青玄我還是拿不回來…。」
我回頭看他,被綁在巨岩上的靛泠川好像變得很小,完全沒有當初我光是看一眼就渾身惡寒的魄力。
濃厚的綠霧掩蓋了我看他的視線,那瞬間我覺得他其實也只是個可憐人罷了,「好。」
「謝謝。」
「不用道歉了。」某個好幾天不見的聲音突然傳來,讓我驚訝的去找聲音來源,「我找來了,靛。」
「老大!」
推開我封住洞口的板子走進來的老大渾身髒亂,手裡還抱著很大的布包,「你在找這個吧?」
老大經過我們的時候笑了笑,順手拍拍我的頭,然後在靛泠川面前將那包東西打開。
那是一把美得不像是應該在這世上出現的古箏,雕琢華麗的黑色琴身泛著藍色的粼光,排列整齊的弦隨著光線的不同轉換著優雅的藍色調。
好厲害的工匠!
我雖然是個造武器的,但多少懂一些樂器的製造,這把古箏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出自神人等級的巧匠之手!
不知道為什麼,那把古箏嚷我有種熟悉感,但是我可以保證我從來沒看過它阿?
老大把古箏小心地放在籠子前,然後自己就很不優雅的往後躺倒,「累死我了!」
「你在哪裡找到的!果然是你拿走的吧!」靛泠川死死盯著那把古箏,激動的想往前撲又被鎖鏈扯回去。
「好像真是我拿的。」老大尷尬地搔搔臉,解釋說,「以前我在把你們這些愛鬧事的傢伙封印的時候,有個很麻煩的既打不死又封不下去,不知道誰拿了這個給我,我只感覺到是個好用的就拿下去封,封印了之後也沒去看到底拿了甚麼,就忘了有這回事。」
「黑角!我要殺了你!!」
…老大,我覺得你活該被追殺耶。
「抱歉啦!反正你也要死了,趕快看一看,我讓玄硉拿去還阿。」
「老大,你不自己拿去道歉嗎…。」我無言的看著躺在地上的人,有種去踩他兩腳的衝動。
「不要,我累死了。」
鐵鍊的聲音引起我們的注意,「喂、你會用這個樂器嗎?」
我左右看了看,發現大家都在看我才發現原來是在問我,「我?大概會一點。」
「用來聽聽。」
「來試試,當作送他上路也好。」老大爬起來讓開位置,向我招手要我過去。
靛泠川他盯著那把叫青玄的古箏,我完全看不出來他在想甚麼,但是,有種濃濃的哀傷透出來。
其實我跟他也沒多大仇,就是我們的相識很要命又莫名其妙了點,現在我和師傅也都沒事,我就算氣他也沒到要尋仇的地步。
只是彈首曲子我是做得到的,也想試試那把古箏。
我看向師傅,他說了聲「隨便你。」就往地上一坐,看樣子是願意等我。
放下行李,我坐到青玄前面將它抱到腿上放好,小心的按上弦。
第一個音從我手指下震出的時候,一陣強風捲了起來!
強風將整個山洞的綠霧吹出洞外,差點連我也給吹翻!還好一旁的老大他及時把我按回去,我才沒就這樣滾走!
因為被這一下嚇到,我遲疑著不敢接著著彈下去。
這簡直是武器了吧!我哭笑不得地想。
「不要怕,接著彈。」老大彈指在我坐的地上畫出了一個方形的結界,我身周一滾溫暖的感覺就透出來。
我做了個深呼吸,再度伸手去按弦,老大的結界起了效用,之後不管再出現甚麼異相都沒有影響到我。
隨著我次次撥弦,這把古箏在洞穴內吹起一陣陣的風,那些風將岩壁上刻出一道道的痕跡,但是沒有人對此做出什麼反應,我看他們都沒事也就繼續彈下去。
這把青玄的弦聲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樣,輕撥時彷彿誰在細語、微施力時又像誰唱著讚歌,片片樂音將虛無的空中層層印上絢麗的景色。
我看見眼前的岩石被白砂取代,看見翠綠的色彩在周圍蔓延,看見一片晴朗的藍天。
橘紅的色彩襲向清澈的藍天,最後雙方僵持,將天空分化成奇異的景象,海的聲音好像從遙遠的地方傳來,有人踏著粒粒白砂靠近而發出細細微音,那個人好像在唱什麼,我沒有回頭去找人,就這麼被帶動著給她和音。
明明她在唱歌,我又好像聽見她的笑,那個聲音分明是──
「玄硉!停手!」
師傅他強行打破結界拍掉我的手,我才清醒過來!
「怎麼啦?彈得好好的。」老大意外的看著師傅,也不知道是在意外師傅阻止我還是意外居然能打破他的結界。
我從青玄造出來的幻境中回神,一下子對這把古箏又愛又很,遲遲沒有放下另一手。
「放手!」
迫於師傅的淫威,我急忙放掉手。
八成師父跟我一樣聽到了姊姊的聲音,為了不要陷進幻境裡才阻止我的。
我小心的放下青玄退出結界,結界在我退出的同時退去,我看了看周圍,結界外的空間已經被摧毀的差不多了,除了我們一開始炸開的洞之外又多開了好幾個破洞,外面的冷空氣吹進來一下子有些冷。
「夠了吧,我們要走了。」師傅用腳把布踢到青玄上蓋著,揚起了一片沙塵。
「慢走。」
老大他笑笑的揮手,師傅則面無表情地瞪他,兩張完全一樣的臉同時出現在一個畫面裡但又是兩種不同風格,有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
我曾經偷偷地想過他們一起出現的場景,本來還以為師傅會露出個嫌棄的表情或是老大可能會覺得很有趣之類的,沒想到他們對此毫無感想,甚至可以說是完全不在乎。
眼看師傅真的轉頭要走,我趕快跑去把青玄包好抱起,「那我們走了喔!」
靛泠川露出我認識他到現在為止的第一個微笑,他的視線從老大把青玄帶來之後到現在都沒有離開過青玄,「去吧,到玄陽那裏。」
其實我覺得他是在跟青玄講話,不過我還是向他點點頭,跑向拿了行李走掉的師傅。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