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武俠] 獵警‧終曲 灰階 獵警 118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57
《終曲》


一間坐落在文藻商圈的套房中,著潔白睡袍的燕詡在潔白窗單鋪蓋的床上坐直了腰,更在腰背後塞了個軟綿綿的羽毛枕頭,以作支撐,好讓自己的背脊舒服點,眼睛看著電視機,聽著新聞播報,臉上揚起一抹稍帶嘲弄意味的微笑。

「關於獵警一案,昨天又新添上了三名死者,分別是高雄市警察局督察長、代理局長與赫赫有名的陳大立委,事發當時,三人同在一座辦公室中,為人以汽油彈縱火,活活燒死內,其手段之兇殘髮指,已經引起社會恐慌,導致總統緊急宣告停班停課三天,並決定暫居南部官邸,親自坐鎮調查…」

「調查小組仍然未有招開記者會之動作,相關案情就算致電警察局與市府,也無法得到任何消息,甚至會被直接掛斷,不過,根據可靠消息指出,當時發下豪語要在三天內破案的總調查長,已經被撤換調職…」

「關於整座警察局的人力都被調派外出的原因,則成了目前網路上最熱門的討論話題,許多人覺得簡直莫名其妙,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淨空整個警局,導致一個目擊者都沒有留下,至於立委又是基於甚麼樣的原因,會與兩名警官在一起,更是引起高度的關注,畢竟在職權上雙方不該有所交會,不少人士質疑中間牽涉到更多的隱情…」

「多名目擊者指出,在案發前後,現場都有看到直升機,更有看見一名男子搭著繩梯離開,無獨有偶,也有人接受訪問,表示在義大的高爾夫球練習場,有一模一樣的事情發生,且時間點極為相近,關於這兩起事件是否有所關聯、與案情偵辦是否有關,至今調查小組也仍然不願表態,其中到底有何難言之隱,實在是引人疑竇…」

「高木勝的貪汙、教唆殺人案,也因為警界人力傷亡嚴重,而有暫緩,他也已經聘請了南部最有名的律師擔任辯護一職,該律師今晨發表聲明稿,宣稱高木勝與『獵警』一案絕無關連,全是遭人栽贓,而賄賂官員一事,更是子虛烏有、空穴來風…」

「關於貪汙收賄的事件,如今也不斷延燒,今日中午,幾名低階警員一齊出面爆料,表示說已經身故的局長、副局長、督察長,都是收賄人之一,長年與黑道相往來,利益輸送,他們也在其脅迫之下做了許多非法事件,甚至被迫破壞呈堂證供,好放走許多刑案當事人,通常,一個月都可以拿到將近一萬的額外封口費,此事也在警界與政界掀起軒然大波,只是其出來的時間點極為敏感,多數人採質疑態度…」


然後,他聽到了屋門發出喀啦聲,那是門鎖被人轉開的聲音,他立刻就抽出了三枚飛刀,握在手中,若是不速之客就要擲出。


「嘿,是我。」

燕詡沒擲刀,而是滾起了刀,讓小刀像是養馴了的蛇一般在指間快速鑽盤。發聲人推開了門,嘴角微揚,提著一袋水果走進套房,正是呂若綾。她穿著簡單的棉質短衫與丹寧短褲,單肩揹著袖珍筆電,打扮得很像時下年輕OL。她走到書桌邊,先是把那袋水果放到桌上,隨即拉開了椅子,一屁股坐下,更翹起了白嫩如玉蔥般的大腿,像是在自己家一樣的自在。


「身體狀態如何?」她笑著問。

「沒甚麼太特別的。妳呢?」

「Nick還是沒有打給我,但目前沒有聽到甚麼消息,看起來是暫時收了點手,只是不確定後面會怎麼樣就是了。至於伍會長跟熊幫主,因為那些怕被你幹掉的傢伙出來亂爆料,現在正忙得焦頭爛額,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聽說伍會長已經準備好船,隨時要逃往國外了。」

「嗯,高木勝呢?」

「兩個龍頭都已經拒絕相助了,他只能靠自己了。聽說牢飯吃得不差,幾乎算是監牢中的總統級菜色了,甚至還有自己的獨立隔間,每天也有獨立的放風時間,但除此之外,也沒有甚麼好事了。」

「哈,那很好。」


兩人各自沉默了一瞬間,而後,燕詡再度開口。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當然啊。」

「說回來,妳接我的單,目的並不單純吧。」

「嘻嘻,我有很多目的,有些達到了、有些則否,但整體來講這單我覺得很滿意喔。」

「妳本來就想要搗毀市府嗎?」

「我只是作了對我職涯發展最有幫助的決定。」她甜甜一笑,「不過,儘管非我本願,但我想這對於市民也是頗有助益的。」

「Nick呢?」

「我早就考慮過囉,現在的結果算是滿意。」

「嗯。」

「你呢?考慮得如何?」

「妳說搭檔的事情?」

「嘿,我可是帶著你逃命還幫你治療,現在還來探望你,坐你的床邊陪你聊天,怎麼想也該會說好吧?」

「呿,要情緒勒索我啊?」燕詡笑笑說。

「嘻嘻,沒有沒有,我怎麼敢勒索你呢?我只是說說我的意見而已。」

「喔。」

「如果還沒有想好的話,那問你別的事情可以嗎?」

「嗯。」

「你現在滿意嗎?」

「甚麼意思?」

「就是復仇完了,有滿意了嗎?」她的微笑已經收了起來,臉上只有純粹的好奇,「真的快樂嗎?」


燕詡揚起嘴角,聳了聳肩,過了好一陣子,才終於回答。電視新聞繼續播報著「獵警」事件,受訪民眾憂心忡忡,在野黨破口大罵,執政黨則被截取了最窩囊的一面呈現。當然,他們本來就很窩囊,但最近可真是刷了下限中的下限。

「比我想像中要平淡太多了。」他承認,「剛開始比較有感覺,現在,卻覺得好像…沒甚麼。呿,老實講,我覺得好像沒有那麼快樂。我終究不喜歡殺人。」


他的視線稍稍低垂。


「嗯,正常,很多買樂透的人都以為自己中的時候會很快樂,但真正中獎以及之後幾年,卻不覺得真得有那麼好。」

「有夢最美,是吧?」他稍帶自嘲地說。

「嘻嘻,差不多就是那種感覺。」

「嗯,也許妳的搭檔夢也是這樣啊。」

「也許喔?」她點了點頭,「不過我覺得應該不會。」

「有夢最美,是吧?」這一次,譏諷意味明顯。

「嘛嘛,是啊。說起來,你跟萬芸到底是甚麼關係?」

「我愛她,就這樣。」

「但她的手下沒有一個知道你的。」

「我本來就不是她的小弟。」

「我也沒有聽說她有情人的。」

「我確實不是。」

「那你到底是她的誰?」

「誰都不是。」


呂若綾嘟了嘟嘴,沒有再追問,她知道,燕詡沒有興趣要往下談,她也就不想再自討無趣了。她也想不到彼此間還有甚麼話好聊。抽空了情報、除去了報仇計畫,他們之間似乎沒有甚麼可以聊的了。

「我差不多該走了。」她慵懶地站起了身,伸個懶腰,動作像是貓一樣優雅。

「那之後…別再麻煩了。探望兩次就夠了。」

「哈哈哈,這是個拒絕來往的訊息囉?確定要拒絕搭檔提議?」

「對。」

「你不擔心我把你殺了?」

「因為我知道妳的姓名長相?」

「對。」

「妳會嗎?」

「呵呵,算了,」她甜甜笑了笑,「你看起來是個口風很緊的人,更甭說之後你大概也不會跟我們的世界有更多交集,對吧?」

「希望不會有。」

「那之後呢?你到底要去做甚麼?」

「沒有想過,也許,去上個墳,然後就…」


他說不下去,因為他甚麼也沒有想到。他不知道之後該要如何是好。自從萬芸死後,他的生活重心就一直圍繞在復仇以及相關的計畫,現在,他好像剛畢業了的大學生似的,感到茫然。


「然後就…?」呂若綾揚起一邊眉毛。

「再看看吧。」

「嗯。」

「對了,帳本在抽屜。」

「甚麼意思,要給我啊?」她側側頭,而後伸手拉開了抽屜,翻到了帳本,檢查起來。

「當作是…感謝妳來探望。」


他多少覺得有些虧欠。

對方,可是為了拉攏他入夥而露了面、把麻煩事情一起攤了、幫助他逃逸、幫他隱藏行跡;甚至,他心裏有一絲懷疑,猜測Nick之所以沒有繼續追殺,是她在背後斡旋,只是,她到底使了甚麼樣的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或許,她找到方法,說服兩個黑道龍頭抽單也說不定。


「現在價值沒有那麼高了,自從那些以為自己也會遭殃的笨蛋出來爆料自清後,大概就只剩一半了吧。而且,這真得是你要的嗎?」

「我不知道,只是覺得…」他聳了聳肩,沒說完話。

「你先留著吧,真有需要,我會再找你拿的。」

「嗯,那,推薦妳吃個早餐吧。」


呂若綾的微笑咧了開,眼睛如月牙彎了彎。


「好啊,在哪?」

「黃家鹹水意麵,在瑞豐市場裡面。」

「這是早餐?」

「早上七點就有開了,很多人吃。」

「我會去看看的。」

「嗯。」

「那就再見啦。」她甜甜一笑,眨眨眼,轉身就走,手還舉起來向後隨意地搖了搖。

「…嗯。」


門關上,他淺淺地嘆了口氣,然後拿起了放在一邊的手機,滑開相簿,凝視著照片中的女人,而後,他忍著肋骨的疼痛,走到了書桌邊,打了開來,翻出了一包菸,那包菸已經被開封過,裡面僅剩五支以及一個打火機,其中一支煙嘴上印有的茵茵淡粉。

他將那根抽出,點起了菸,放入口中淡淡吸了一口,然後便捻熄,不自覺地,眼眶紅了,紅得與她那艷紅勝桃的唇一般。好久好久以後,他才吐出了一口輕煙。




0 2
0 回覆 2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