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15 砲灰的記憶 絕夏 綴青砂 121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5:57
我本來也要跟老大打個招呼再走,沒想到卻看到他的眼瞳變得血紅,滿臉開心的在問靛泠川,「唉、你都要死了,不如給我吃了?」
靛泠川看都不看老大,仍然死死盯著青玄的布包,「你用青玄封印的那傢伙呢?」
「打死了,沒得吃。」
「…凶獸。」
「謝啦!」
老大伸手進籠子裡,袖子下泛著不祥氣息的黑爪逼向靛泠川,但面臨死亡的靛泠川還是死盯著青玄。
他到底是為了什麼才這樣拚上性命的?
堅固的牢籠在老大靠近的時候碎裂,而這時候老大已經掐著靛泠川的脖子了!老大他張嘴露出了獠牙,而他地上的影子急速擴大成一個長著長角的怪物、面積幾乎覆蓋了整個山洞!
「嗚!」
我被師傅按著頭轉身,硬被轉向的脖子超級痛!
「看甚麼看!你也想當人家的糧食是吧!」
我委屈的揉揉後頸,小聲督囊,然後因為師父傭惡的瞪眼改口,「一不小心就看了阿、沒事!我們走吧!」
背後有一瞬間爆發了濃厚的死亡氣息,我忍不住回頭就只看見空蕩的巨岩上搖晃的鐵鍊,而老大他站在岩石前滿意的舔嘴,看見我在看他還笑笑的揮手。
這樣的老大有點可怕,我匆匆的也揮了個手就抱緊青玄跟好師傅。
「師傅,你在戰場上該不會也…」我話沒說完,有甚麼透過青玄湧進我的腦海裡讓我的意識瞬間空白!
他叫青泠川,靛泠川這個沒創意的名子就是他取的。在那個還是白砂的年代,他帶著妹妹玄陽和一起遊走的白虎來到這塊危險重重的地,在當時還不叫延藍山的那裏和我打了起來,當時我還以為他們要搶地盤呢!
為了那對不能離開的紅藍錦鯉,我拼了命的要把他們趕走,後來才知道是紅錦鯉身上死亡的氣味引他們來的。
玄陽說要治好他,硬是要留下來,我們就是這樣認識的。
他們在月薰谷那裏戰居,平時沒事就到處去採集,做出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小玩具,其中有個不可思議的樂器是他們兄妹一起做出來的,叫做青玄,玄陽用這把樂器的音樂醫好了紅錦鯉。
有一天他獨自跑來找我,說他想去東方,但是不能讓白虎和玄陽知道。
確保了錦鯉的安全之後,我才護著他往東方去。
青泠川的目的地是最東方的一顆大樹,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那裏的,但是經過了重重阻礙後抵達的最東方真的聳立著一棵參天大樹!
「終於到了阿…謝謝你,靛。」青泠川站在大樹下,伸手撫著粗糙的樹皮。
「你來這裡要幹嘛?想要這棵樹當材料?」他問,動手準備去砍樹。
「不,我要留在這,不回去了。」
「說什麼鬼話!你把玄陽和白虎迷暈就是為了這個?你覺得他們不會留你在這裡我就會嗎!」
我本來覺得這傢伙又在亂來了,乾脆敲暈了扛回去讓玄陽自己處理她家老哥,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沒辦法這麼做。
「靛,你可知這塊大陸是活的?」
「多少有這麼覺得,這裡太詭異了。」
「我最近突然明白我過去一直在找的是什麼…」青泠川轉向他,語帶笑意,「就是這裡,我是屬於這大陸的一部份!若說這裡像一顆巨大的樹的話,我就是“果”!」
「你在講什…!青!」
當他覺得這個人終於瘋了得時候,青泠川的身軀漸漸得化成砂,青色的砂石一點一滴落在地上,而青泠川背後的大樹就像要吸收他一樣發出微光伸出了鬚根!
靛泠川衝上去想把人抓回來,但是這片大陸就和青泠川所說得一樣是活著的,而且還有自我意識的將他隔開、越推越遠!
扯開眼前阻擋的巨大枝葉,靛泠川不顧腳邊撕扯他腳的藤草盡力的想回到大樹下,「青!你搞什麼!快回來!」
「不要讓白知道,拜託你。」
青泠川留下最後的話,青砂全數落地。
然後,擴散。
吸收了青泠川的這片大陸從青泠川原本的所在地開始,大片的青砂急速向外 蔓延,青砂所經之處花草鳥獸甚至川岩山湖都獲得了一股不可思議的生命 力,整片大陸彷彿獲得了新生!
後來我才明白青他是第一代的果,我無力帶回他,從此也無顏見那白虎,正 好牠無法離開月薰谷,我自那之後便沒靠近過,而青的消息除了我和錦鯉就 沒人知道了。
我渾渾噩噩的被趕出東方,在那裏遇到了哭泣的玄陽。
「玄陽…青泠川那傢伙…他說他是什麼“果”然後…」我只能抱著她,講著 連自己都不明白的話。
「我知道。」玄陽推開我,把青玄塞給我,「他為了這片大陸不要我了…而 你居然還幫他!」
「我不知道他是這麼打算的!」
「你回去吧,拿著青玄去照顧你的錦鯉!我在這裡陪我哥…不要讓白知道。」
我沒有辦法冷靜的去面對她的眼淚,最後帶著青玄落荒而逃。
女孩的哭泣聲在我背後不斷傳來,好像不管跑多遠都不會消失一樣,我緊抱著青玄埋頭往前跑直到被拉住為止。
「你想死嗎。」師傅拎著我,涼涼的在我頭頂上講話,「我鬆手了?」
突然發現自己是懸空的被拎著,我頭皮一陣發麻,「不要鬆手!」
師傅無所謂的把我拎回山頂上隨便丟著。
看到我跑出去好歹阻止我一下阿!人都掉下去了才救是幾個意思!
「你看到甚麼?」師傅蹲在我面前詢問,顯然是知道我剛才看見了幻境。
「也沒什麼,好像是靛泠川的記憶吧,阿!對了,記憶的內容好像就是白虎委託的任務!我們下山之後先問看看滾滾球他們能不能傳消息給夏悠他們!」
我講著講著,想起那個青砂的由來,彷彿還能聽見砂石墜地的聲響。
「有個叫青泠川的人…他、他說他是“果”,後來他變成了這片青砂,被這片大陸吸收了!」
突然,我想到一個讓我害怕的念頭。
「姊姊她是半年前離開的、夏悠她們說過最近的一次引果千里剛結束不久…老大!」
我跌跌撞撞的跑回山洞裡,激動地抓住老大詢問,「老大!上次引果千里是什麼時候!」
「不久前阿?」老大疑惑的看我,動作輕柔的用爪子捏開我的手,「大概半年前吧。」
半年!
所以姊姊是被當成果獻給這片大地了嗎?!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一般,我無力支撐自己只能跌坐在地上。
姊姊只是來找素材忘了回家才對、我姊姊那麼強,就算這片大陸要抓她也抓不到才對!
姊姊妳到底在哪裡!
「你發現什麼!翠砅怎麼了嗎!」師傅敏銳的發現我是為了甚麼而慌張,抓著我逼問。
「姊姊…她可能、被當成果獻祭了!」
「那是什麼東西!」師傅暴躁的轉向老大,「獻祭到哪裡去了!」
沒有被師父的氣勢嚇到,老大一臉好奇的看我們,但還是有好好回答,「沒有人知道果會被送到哪裡,引果千里向來都是送到東方的入口那座聖山下,由鎮山者領上山進入東方。」
「鎮山者就是靛拜託你們找的那個玄陽。」他補充說。
師傅抓起我,立刻就要走,「走,馬上過去!」
都過了半年,我們來得及嗎?如果我能更早來、如果來了之後拚了命的去找的話是不是才來得及?
我甩頭將雜念甩掉,現在還什麼都不確定呢!說不定是我想錯了!
「好!我們走吧師傅!」
我們才起跑,馬上就被老大擋住了去路,「你們很趕時間嗎?我送你們一程比較快喔?」
師傅收起剛才拔出的武器,冷眼去看老大,「你要什麼?」
「我想要玄硉的眼睛。」老大笑著,說出可怕的話。
「好!」
「不准!」
我和師傅同時開口,結果我因為答案不同挨揍了。
「幹嘛打我!」我抱著腦袋抱怨。
「誰准你給眼睛!你想讓翠砅難過嗎!」打人的師傅比被打的我還生氣,講的還讓我無法反駁,只好乖乖被罵。
「看你是要我的眼睛還是要別的東西,不然我們就自己走。」師傅按著我不讓我說話,自己和老大對峙。
老大想了想,改口,「你們好像帶著幾個好吃的,那是九極霜的材料吧?那些先給我吧。」
這些材料都是找一下就有的,雖然本來要給夏悠的弓用的,不過現在我卻毫不猶豫的通通交給老大了。
收起幾個素材,老大依然還是笑著,「剩下的材料你們之後再找給我吧,我先送你們過去玄陽那裏。」
說完,老大從袖口拿出一顆我很眼熟的珠子。
「老大你怎麼有這個!」我撲上去看,這分明是傳送通道的門!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