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 17 大家不知道的是 金石賢者是(師)弟控 絕夏 綴青砂 116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5 16:03
我急忙跑過去,翻找背包想找到修補的材料,師傅他倔強的撐著沒有倒下,吐出的血卻漸漸變黑。
「很痛苦嗎?這是報應。」玄陽冷眼看著這邊,手上繼續撥動弦,「送你上西天。」
四周的植物動了起來,枝條搖曳著逼近我們。
「妳幹嘛!這是我師傅、我帶他來幫我找姊姊的!」我生氣的瞪她,手上也沒有停下,找到了可以用的藤蔓就先緊急的將護腕綁好。
「人類不應該出現在青砂,他之所以會這樣,就是青砂本身的排斥反應,我只不過是替青砂及早除掉惡患罷了。」
「什麼排斥不排斥的,只要身上帶有青砂的氣息就不會有事了吧!妳不要多動手腳,我們找到人馬上就走!不會給你們帶來任何困擾的!」
「退開,我不能傷害籽。」玄陽又撥動幾個音,很快的就有樹枝來把我捲走。
我掙扎的時候發現老大在我手肘上弄出來的角很銳利,趕緊用那對短角去割開樹枝,成功掙脫後我揮拳衝向玄陽!
「那換我傷害妳了!」
玄陽微微的皺了點眉,嘆息,「黑角總是這麼礙事。」
我的拳頭打在她的面前,被看不見的護盾擋了下來。
風通過笛子的嗡嗡聲從一旁飄來。
大地這時候開始搖晃了起來,許多高處的東西就被晃得掉落,四周的大地一片片升起最後將我們給關了起來。
啪的一聲,一點微弱的光被點燃,循著光看過去隱約的可以看見師傅的樣子。
因為被土牆所阻隔,那些玄陽控制的植物無法穿透,而我們也就被關在一個不受外界干擾的空間裡了。
「妳鬧夠了吧。」師傅抹掉嘴邊的血跡,緩緩的走向玄陽,「妳對人類有怎樣的偏見我不管,我是不會放棄找到翠砅的。」
我退下來,讓師傅可以面對面跟她講,而我則在旁邊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找到果妳們也不能帶走她,不過是多此一舉。」
玄陽這麼說,就像是她見過我姊姊,可以肯定我姊姊就是果。
她看著師傅不說話,動手又撥了幾個音,我以為她又要動手連忙擋在師傅前面,站穩之後才發現她只是要點燈而已。
土牆上亮起一圈暖光,視線一下子好了很多。
「是不是多此一舉那要問翠砅,妳要是不想帶路就不要妨礙我們。」
「真是稀奇,人類,對青砂這裡滿的的寶藏沒有興趣嗎?」
「沒有。」
聽了師父的回答,玄陽只是低頭彈奏,但因為沒有什麼有威脅性的東西出現,我和師傅對看了一眼,決定看看她想變什麼花樣。
突然收手的玄陽不知道在想甚麼,完全不理我們了。
「她在移動這個空間。」師傅低聲說,有大地契約的他能感受到我所不能感受的東西。
「她想把我們帶去哪裡?」
「不清楚,不過附近有水,這感覺應該是條河。」
河?是要把我們帶去靛泠川說過的那個地下洞穴嗎?前面的封印呢?
青玄的樂聲不斷,但也不知道這玄陽是怎麼用的,沒有像我那樣變出一堆幻境,差點讓自己也陷進去了。
玄陽埋頭彈奏完全不理我們,看樣子還要移動好一段距離,我們就趁這間隙把師傅因為排斥造成的傷處理一下。
「師傅你這個毒我不會解…怎麼辦?」我學過的幾個解毒法都試了,再多的我不會,通用解毒藥吃了也沒效,剩下多的藥都是有針對性了,我怕吃了會引起別的症狀。
「放著,等見到翠砅了她會處理。」
「說的也是,那現在玄陽在移動這個空間,師傅你可以把周圍的牆弄掉嗎,好歹看看我們經過了哪裡、有些什麼。」
「不能,她用這個牆當邊界,拆了空間會散。」
「好吧。」
沒事做了,我收拾好東西就轉而面對玄陽,反正她也不理我,我就放心地觀察她了。
這女孩和我在靛泠川記憶中看到的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她沒有了當初那種人氣,現在的她彷彿對甚麼都不在意,只不過是照著指令辦事的人偶罷了。
不過我很奇怪的是,她怎麼能活得這麼久呢?
我細細觀察,這女孩小小一隻,不只身高、連臉容都沒有老,完全就是一個小女孩的樣子,散落在她身周的黑色的長髮讓她看起來更小了,金色的眼睛專注的盯著手上的樂器彈奏。
「籽,跟著人類不好。」
大概是被我看久了,她終於意識到要有點話題,主動開口了。
「我本來就是人類,誰跟妳說我是籽了?」
其實姊姊是果的話,說我是籽也是對的,不過我只是想反駁她而已。
「我將自己獻給這塊地,換來了永恆,籽和果都是和這塊地有聯繫的,一看便知。」
「妳要永恆做甚麼,長久的活著對原本是人類的妳來說也不好過吧?」
「我只要在這裡守著我哥,其他的,我不在乎。」
「我姊姊…我能帶走她嗎?」
玄陽抬頭看我,緩緩地說,「她現在還沒有被青砂吸收,你有機會。」
「真的嗎!」我激動地跳了起來,追問,「妳知道我該怎麼做嗎?要我代替她留下來也可以!」
「為了青砂我會阻止你,並且,你力量不足以代替她。」
…沒想到我的不求上進會在這時候砸了自己的腳!連想代替姊姊都沒辦法!
我看了看玄陽,她又低頭不理我了,這次的對話估計就這樣結束了,
我因為甚麼都感覺不到,又沒什麼好聊的了就轉向師傅,本來想說再問問師傅有沒有什麼發現,但是一看師傅閉著眼睛在休息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自己起身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裡面晃。
說起來我也有幾天沒有做東西了,手好癢啊!
輪流轉動手腕,手腕發出喀喀聲就像在抗議我沒能好好使用他們。
好、來做點簡單的東西吧!
我猜玄陽是要把我們帶去那個地下洞穴,雖然她可以用青玄點光,不過我來做個手提燈吧!找到姊姊之後也不知道要怎麼把她弄出來、她的所在地危險不危險,也做個一次性的護盾好了!
沒人管我,我就自己翻找有什麼素材可以用,鏗鏗鏘鏘的開始做東西了。
我很喜歡製造東西,在做東西的時候就不用多想一些複雜的事,這樣會讓我輕鬆點。
不知道過了多久,護盾還沒做好玄陽就說,「抵達,撤去這些牆。」
我趕緊將東西都收拾好,也把剛做好的燈拿著,師傅他站起來揮手讓土牆降下。
轟然的爆鳴聲在這瞬間爆開來!
師傅改變手勢讓還沒降完的牆改向四面八方推出去,他將長刀抽出來備戰,我也連忙抓出好幾瓶特殊藥水在手上等著!
大量的人群出現在牆後,他們穿戴著盔甲,不停的向前衝,沿途看見什麼就砍,不論是植物還是生物。
我不管不顧的把藥水砸向往我這過來的人,同時往師傅那裏後退,沒想到會這麼多人,那幾瓶藥水也……穿透過去了?
我本來緊張的覺得這次大概沒救了,都做好被撞死的準備,才發現原來這些只是異常真實的幻象。
嗚嗚的笛聲傳來,明明不大身卻能穿過吵雜的環境音讓我們聽見。
金石賢者出現在我們面前,他的聲音充滿了無奈,「真是的,居然還要我引路,很麻煩的啊。」
他身上的衣袍有些破損,大概在外面跑的很艱辛吧,但是他只是簡單的抱怨了下,轉了轉笛子,「鎮山者,您不需要我了吧?我家師弟們吃藥的時間到了,我可得走了。」
玄陽抬頭,撥了下弦,一顆藍色的光球包覆著黑色的珠子出現,「給錦鯉,對半吃。」
「明白了,感謝。」說完,金石賢者轉身消失不見。
玄陽又勾了幾個音,雜亂的聲音消失,但是那些幻象還在,幻象穿透過我們,明明沒什麼感覺我卻總覺得雞皮疙瘩都冒出來。
「都是人類。」玄陽看著我們,無神的說,「過去的這塊大陸在我們來之前,飽受人類的摧殘,直到沒有東西可取、再無利用價值,就被遺棄。」
那些幻象粗魯的摘採植物、隨意的破壞岩石只為可能有的稀有礦石,他們經過的地方像蝗蟲過境一般,幾乎甚麼都不剩下。
走了一大群我不知是哪個時代的軍隊,又陸陸續續來了好幾群人,將最後剩下的資源帶走。
他們滿心歡喜地走了,留下的是被汙染的大地和滿懷怨恨的生物亡靈。
「這裡開始變得可怕,而那些人類們將這塊大陸切割,丟到異空間裡任他自生自滅。」
「他不甘心,拚著最後的一絲力氣將籽丟出去,自己則陷入沉眠。」
「有個無知的旅人撿到了籽,好奇的吃了。自那以後旅人對各種素材就有著敏銳的直覺,他依靠此替許多達官貴人找到了稀有的寶石,家境也越來越好。」
「他的後代也都遺傳了那種對素材的直覺,他們鑽研那些素材,漸漸的能夠製造出許多稀奇的東西,到最後,那就是你們。」
玄陽邊講邊彈奏,周邊的幻境變成了她所講的故事。
「而我們兄妹,是被那些無知的人類趕出家族的另類。」
幻象變成了幼小的男女,他們牽著手,站在巨大的門前,門扉緊緊地關著,兩旁的護衛連看都不看這兩個孩子。
「哥哥他是體質上最接近這塊大陸的第一個,不只對素材的直覺,他能聽見、看見當時的那些人根本不能明白的事物,那些事物牽引著他不斷找尋,要他回到本體。」
「對於異於常人的哥哥,家族很快的就拋棄了只顧尋找不願參與家族事物的哥哥,連同緊跟著哥哥的我一起。」
這對兄妹行走在各種地方,從某時候起多了白虎,三人就這樣不停地流浪,最後終於到達被遺棄的大陸。
「後面你也知道了,哥哥他化做青砂,我甚至連見他最後一面都做不到。」
玄陽的手停了,幻象中女孩站在大樹前發呆,她的腳前有一堆青色的砂石。
幻象隔了一下子消散了,我這才能看清我們的所在地,如同我們猜測的,玄陽將我們帶到了地下洞穴。
「妳很難過吧…」我搔搔臉,沒想會聽見這麼悲傷的故事。
「不會了。」玄陽搖頭,她指向洞穴深處,「我曾短暫的離開,回去找那個拋棄我們的家族,引來那些和我哥哥一樣的傢伙,讓他們一個個的都成為這塊大陸的食糧。」
「!」
之所以歷代當家要回歸青砂就是因為玄陽?!
「那妳有辦法救我姊姊嗎?!」
「把翠砅還來!」
我和師傅同時要求,但是被直接無視了,師傅氣得要拿刀砍人被我阻止。
「往那裏去,選擇回去或是留下。人類,死在這裡就行。」留下這句話,玄陽抱著古箏走了。
「妳說甚麼!」
人群的幻象又再度出現,吵得我頭痛,然後有大水淹來,我本來以為這也是幻象,但是們卻真的被沖走了!!
「咳咳、師傅!」我一下沒注意吃了一大口水,這水不知道麼回事,居然是鹹的!
混亂中我被抓住,拉到了一個石柱旁。
「玄硉,」師傅示意我往遠處看,「你明白那傢伙說的是甚麼意思嗎?」
洞穴深處分成了兩邊,源源不絕的水流也就切成了兩道,底下那些幻象的吵雜聲似乎變成了哀鳴。
我想了一下,大概知道。
「是回去青砂館的傳送門吧,姊姊說過要回去的時候只能從某個東方的洞穴裡回去,但是洞裡很吵,每次要經過都很難過。」
「有兩個方向,我們不回去,走哪?」
我皺著眉思考,這個部分姊姊沒講過,她似乎很不喜歡這裡,從來就不願意多講。
大水沖刷著我們,我要不是師傅抓著早就不知道滾去哪,但是這裡當中流砥柱也很不好受,我開始東看看西看看,想找到能幫助我們分辨方向的線索。
【玄硉。】
「那邊!」我激動地指向左方,那是姊姊的聲音!!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