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六章 - 魔將陸遜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44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16 16:26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六章■魔將陸遜

建安二十年,天地初變的時候。

  據說曹操的重要都市鄴城上空來了神物,將整個天空戳破,但是神物同時帶來了邪氣,隨著大氣擴散在中原各地。當濃厚的雲層湧向南方時,孫權的十萬大軍剛在逍遙津被魏國猛將張遼的寡兵擊潰,乘著樓船避回建業,在長江的濃霧裡返航。

  陸遜整頓部伍,打算趕往建業探望孫權。

  「希望吾主平安。」陸遜虔誠地對自己年輕的妻子,孫策的女兒孫玳說道。

  陸遜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看書,在江東勢力的南方從事的,也是墾荒地的治理和部落國家百越的武裝招撫。但是因為他非常善於組織,所以手上也募得了兩千名以上的漢越混編的私兵。

  「我會把全部的精銳部隊都帶上,恐怕用得上。」陸遜指揮著五百名部曲由南方出發,沿途安頓各個郡縣的不安,避開了混亂的大郡吳郡方向,直指建業。在行軍中途,有一名使者快馬追來,使者衣裝相當綺麗,盔甲下的衽面上,浮現著江南的錦緞花樣,一看便是作風華麗的奮武將軍賀齊的人馬。使者帶來的訊息是:因為建業失聯,賀齊會率領南面的艦隊赴建業,必要時會進駐馬鞍山一帶江面控制水路,由江面接應陸遜。

  面對北方的江東艦隊似乎受到怪風襲擊,翻覆大半。賀齊和陸遜一樣負責將東勢力的南方開發,所以沒有被南下的妖氣事件波及。

  「如果建業情勢不允許,我會救出吾主,護送主公和賀將軍的水軍會合,退往濡虛塢碼頭,那裏的夾水雙塢進可攻退可守,匯總兵力後,搭乘艦隊撤往江夏呂蒙的防線。」陸遜對賀齊的使者確定地說,也慶幸當時呂蒙建議了雙塢的設計。

  「如果陸大人這麼說,那一定是作得到的。」使者快馬回去接應的船舶處。

  使者接受了自己的判斷,或許是那個曾經被稱為「吳下阿蒙」呂蒙認同了「未有遠名」的自己,使自己獲得了眾將的肯定。陸遜想著,但這些能驗證自己的存在嗎?

  陸遜看著漫天的濃雲,內心有股聲音在和他說話 ─ 漢朝也好、孫氏、陸家也罷,人間的興亡都是假象。

  陸遜出生的時候,是太平道最猖獗的時刻,人們呼喊著蒼天已死的口號。在隨後的天下大亂中,「江東小霸王」孫策入侵陸遜祖父治理的盧江,幾番激戰。在戰亂帶動的饑荒中,族人傷亡狼藉,祖父等於被孫策逼死,整個家族撤離盧江返回南方的水澤之鄉躲避戰禍。

  比他小幾歲的叔叔陸績與陸遜一起活了下來。

  陸績身為陸氏一族的宗主,得到江南陸氏本宗的迎附,將勢力擴張到相當強大的程度。但後來孫氏兵力也跟著南下,控制了江東地方,陸氏終究被剽悍的孫氏收編。說來陸家和孫氏就是有擺脫不了的宿命關係。

  本家的陸績和新主孫策處的並不好,但陸遜卻結識了孫策的弟弟孫權。孫策被暗殺後,孫權成為江東共主,身旁有知名的學者「二張」張昭、張紘,以及程普、黃蓋等老將,還有北方名將太史慈、容貌端麗的周瑜和富豪出身的魯肅等人襄助。

  其中最優秀的周瑜和魯肅都是一時俊傑,周瑜風雅而善於統御,魯肅除了仗義輕財外,也曾在族人逃難時單騎斷後,後來還和兇猛的關羽單刀談判,絕對是個智勇兼備的戰略家。

  這樣一個新政權中著眼的都是北方中原的文明霸主位置,周瑜和魯肅甚至主導了和北方共主曹操的戰爭「赤壁之戰」。

  身為吳郡大族代表的宗主陸績因為其出色的手腕,獲得了龐統、虞翩等名士的肯定,持續的在孫家政權站一席之地,孫家也得仰賴陸績的名聲和家族實力來控制地方。所以某個程度來說,孫家與陸氏一直維持著既競爭又合作的張力。

  年幼的孫家郡主阿玳改嫁過來,也不影響陸遜默默看著政局浮沉。

  和宗主陸績、和這些華麗的江北名士相比,陸遜眼中所見的很不同,他看見的是南境遼闊的山野湖海,那是充滿神怪傳說的異境。

  取得孫權授權後,陸遜三十出頭前,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中原南方的山越部落國家區域墾荒。

  他善於和異民族相處,在夜裡和山民們一起聽聞蚩尤和蛇神的神話。在與賀齊合作下,陸遜很快地擴增治理的範圍。墾殖吳郡、會稽、丹陽的連綿荒野,直到看見了東方的海洋。他留下了鹽官控制鹽路,確保了民力。

  陸遜看見了大海,那是遠勝過長江的無邊水面,看著翻滾的海浪,他認為這個世界很大,已經遠超過三皇五帝的治理範圍。

  在他溫和的外表底下,其實埋藏著沉著的知略,人們都很信賴陸遜。

  但與他沉著的外表不同,他內心深處始終有股恐懼感。在夜深人靜時折磨著他。

  那恐懼就是;世界沒有盡頭。中原其實不是陰陽乾坤的中心。

  黃巾之亂、群雄混戰都只是猴戲罷了,象徵天帝之子的漢帝在亂世中被搶來搶去。他很害怕人們所重視的一切倫理的興衰,就天地的角度來看,就只是芻狗浮塵罷了。

  與披髮的山越人喝著米酒、聽著部落神話時,陸遜的心境遠離中原的動盪不安,他秉持著儒家思想,德化蠻夷的精神前來,但是眼見漢靈帝失德,現今天子被人把持,十八路諸侯進軍的道路上無數的人命倒下。

  而百越的山巒仍是維持亙古的寧靜,山越說他們祖先來自海的彼端,說海的彼端有無限的島嶼。

  陸遜內心有種異端思想萌芽,並非只有漢人才是人,天子也並非天帝的代言人,而且中原絕對不是陰陽乾坤的中心,宇宙也不是依靠五倫五德來運作的。

  如果天地中心不是漢人,不是天子,不是中原。

  那天地的中心是什麼?

  那他陸遜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陸遜聽聞鄴城天破將出發時,宗主陸績並沒有回應動員,只平靜的回信道:「玄牝之門被打開了。」

  陸績的態度或是是在暗示寰宇將產產生變化,陸氏只要像在黃巾之亂時一樣,靜觀其變就好。

  江南對中原來說是個邊陲地方,而孫氏政權對陸氏來說,也並非絕對存在的威權。而對孫氏也好,對陸氏也好,他都是個邊緣人。陸遜感到自身身處環境很曖昧。

  但陸遜總覺得,自己對孫權有份義務。屬於人之為人的倫常義務,如果不能維護這份義務,那他陸遜到底是誰?
  
  當他帶領著自己的五百部曲趕往建業時,雲霧瀰漫在這座山城上空,漫天鳥群一直往南方逃竄。

  他甚至沒看見有百姓在道途上奔逃,斥候發現有老虎死在道旁,百獸屍體殘破不堪,建業靜地可怕,黑色的氣焰繚繞在石頭山上。

  遠遠的能看見,石頭城要塞控制的水路上滿是翻覆的船隻,浮橋周邊的市集熊熊燃燒著,南方部曲們都直打哆嗦不敢再往前進。淮河邊上的市集一片血腥狼藉,焦黑的人體發出烤肉的香味。

  陸遜叫了數名副將過來,要他們率兵分別往玄武湖、鍾山方向的聚落探查。派出一個支隊去尋找劉備的前妻──孫家郡主「梟姬」,如果孫氏政權真有不測,必要時這位郡主是可以使用的外交底牌。
 
  陸遜則率領主力往將軍府方面尋找孫權。

  建業的夯土牆還在堆疊,作為臨時城牆的竹塹倒塌過半,殘破不堪的軍民屍體散落在山道上。部隊找到了猛將潘璋,他失了神智,揮舞著尚方斷馬劍,在街頭瘋狂咆哮,他們將他捆縛起來,陸遜遺留下副將指揮警戒的大隊,依賴著街屋構築防線,率領著精銳疾馳往將軍府尋找孫權。

  然後,陸遜在將軍府看見了地獄,但是他也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義。

  那天之後的第五年,建業已經不是一座漢人的城市了。

  將軍府後頭的湖泊引入了長江之水,稱為玄武湖,儼然是個巨大的水軍要塞。水路的開鑿仰賴著某種超自然的力量,只不過半年就竣工。湖周邊聳立著巨大的異魔神像,上頭還嵌著持續修建的鷹架,山越奴工邊低聲詛咒邊工作著。

  天上的雲霾久久都未散去,現在的建業城被士人稱為南獄,周邊營築滿滿各種形狀不合規矩的角樓,成為一座迷宮般的居地。

  陸遜端坐在玄武湖內的樓船之內。樓船的船樓被帷幕圍住,並不想讓人看見船上景況。

  在這五年間,陸遜的身材變的精瘦,年紀接近孔子所說的不惑之年,他仍然長著一副溫和的臉,但臉上的血色變得很稀薄,瞳光底下似有亂流閃現,他穿著黑色的三重官服,連葛巾、綬帶、玉帶、中衣、長衣都是一身悼黑。在盛夏中,也看似一名陰曹官吏。

  他面對著一座巨大的黑色雕像端坐著,雕像背後有翅膀交疊,雕像忽然張開血盆大口,冒出了蒸騰的熱煙。

  那熱煙有種嗆鼻的臭味,陸遜曾經由山越人那邊收到一種來自海外夷州的丹物,知曉丹術的葛玄曾告訴他那是煉丹礦物「崑崙黃」。只要點上火,便會發出一樣的味道。

  如果不是這張嘴正吸食著一隻有百越人紋身的手指。他會覺得眼前這活物真是一座石造雕像。

  陸遜陷在那活物的影子內,默默的拿起棋子放在眼前的棋盤上,

  他正和這個巨物對弈。

  「太史享失聯、鬫澤也失聯,監視著襄樊水陸的窮奇支隊也消失了。」陸遜說道。

  「漢人,你打算怎麼做?」那身影彈出了舌頭,模擬著漢人的語言說道。陸遜知道,實際上那身影沒有在說話,只是用心靈傳聲。

  「跟你的主人說,你們的目標在北方,想要拿到你們要的東西,就請盡量配合我。」陸遜聚精會神想像著詞彙,他知道對方聽得到他想傳出的心聲。倆人能傳心的距離,剛好就是下棋對弈的距離。

  「你得配合我們!」那巨物發出模擬人類的聲音在現實世界說道。頻率忽高忽低,感覺相當的違和。

  「我們漢人沒有魔力,不是你們真正感興趣的食物,或許這是我們能合作的原因。」陸遜平靜的回答,然後下了一子。

  「我感覺得到你在恐懼,你怕我們。」那身影低聲說道。

  「不,我是保持在興奮狀態,那和恐懼感很像。」陸遜情緒平和的說道。

  「你很特別,漢人,你告訴我們羈押人質是有用的,甚至把自己的妻子送來。」

  「玳是孫家的郡主,對你們有用,對現在的我沒用。」陸遜明明白白說出聲音來。

  「我的主人目前覺得你是可合作的,說吧,你要什麼?」那黑色巨像低吟著。

  「呂蒙如果對我方內應太史享和使節闞澤不利,沒必要隱瞞倆人消息,只要公開宣告抓到我方奸細,並且拘捕使節就好。我在呂蒙手下獻策過,他是個善於內外兩線操作的將領。我有預感,呂蒙暗地裡在搞手腳。闞澤是個善於斡旋的人物,他如果背叛了,孫權還在建業,他也沒必要失蹤,反而應該回來覆命當呂蒙內應。連太史享都不見了,呂蒙和鬫澤一定有什麼不能說的謀劃。

  然後江北的窮奇支隊也不見了,那支部隊偽裝成商旅監控江夏交通往來。呂蒙那邊一定攜帶了什麼樣的情報往曹操那邊去了。這事情不能輕忽,那是我們的共同敵人不是嗎?我希望借用魔將的力量。」陸遜向眼前的巨大魔物推論著,他用推理讓自己在壓力下保持清醒。

  陸遜覺得這雕像不是真的在思考和對話,只是看起來樣子像在思考和對話。牠聞起來像是丹物,行為也像是丹物,牠甚至不像傳說中有靈智慾望的妖怪,就只能說像是種會動會溝通的「丹物」。牠們吃人,但是把燒蝕過的屍塊原封不動又排放出來,感覺牠們由人身上吃掉的,不是血肉,而是眼睛看不見的魂魄「三尸」,血肉則是牠們無法消化的部分。

  他繼續對話,但不真的相信眼前的「丹物」的說話內容,不相信對方是漢人倫理可以說得通的對像,也不覺得「丹物」是有感情和慾望的存在。他知道他不能揣測這雕像的思緒,因為那不可測的未知感將誘發深淵般的恐懼,他只能想像對方是某種物質,他保持放空,讓恐懼流過,讓思緒流過。好像在跟自己說話。

  「你的想法太複雜了,我無法讀取,所以你要跟我的主人借一個魔將是嗎?」

  「兩個,我們江東有什麼事找曹操,就不可能不和劉備連動。呂蒙一定會同時對應兩方,所以我也得兵分兩路。」陸遜不等對方下子,沒有按照回合輪替的規則,又提起了一顆棋子再下。然後緩緩說道:「然後不管曹劉打算如何介入,我會直接調動潘璋所部,摧毀夏口。釜底抽薪。」




__________________
哈囉,在大家的支持下,三國蒼天變終於展開連載了。如果你喜歡這部創作,請按下打賞功能,你的回饋是對作者最有意義的鼓勵。
這裡是三國蒼天變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gctb
這是我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ospitaller.joseph/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