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七章 - 開光鑄血之儀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74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25 10:04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第七章 ■開光鑄血之儀

  四月的益州仍在飄雪──

  「去──蒼天異變以來,時節沒有一天是對的。」劉封雙手端起雙劍,在雪花間舞了起來。身邊是擔當劉封護衛的李抗,陪著劉封前去接下來的考驗儀式。

  「學者譙周已經在立新曆了。」李抗低身說道。「大人,起手不對──」

  「我只是耍著玩的。」劉封把雙股劍扛到身上去,不甚在意的說。但沒過得幾秒他又繼續玩弄著手上的雙劍。

  劉封官拜副軍中郎將,是劉備的義子,雖說和劉備沒有血緣關係,卻也一樣是漢室血裔。他原姓寇,母系是長沙劉氏,生性勇猛,戰功彪炳。和劉備的幼子劉禪的名字合併起來稱為「封禪」,這也代表著劉備想要匡復漢室的理想。

  在軍閥劉備集團中,劉封是一支中堅勢力。身材傲視庶民這點,養成了他不掩蓋自信的習氣,年輕氣盛的他稍有賣弄意味地在舉行儀式前嶄露劍術。

  護衛的李抗在旁邊一言不發,劉封身材高大,身世戰績皆出色,但即使如此,李抗在劉封身邊卻仍然有一股無法被掩蓋的存在感,他原是新編的劉備親軍白毦軍隊員,被徵來做為劉封護衛。在旁人看來,他的雙眼帶著種警覺的鋒芒。

  當劉封又再次想舞開雙劍時,卻被一隻手直接擋下來。

  「大人,對面的飛蠻族在看。」李抗出手制止了劉封,力道拿捏得恰到好處。

  眼前幾名飛蠻發出低吟聲,瞪視著劉封,劉封也不掩飾對飛蠻的警戒。李抗判斷在這場飛蠻族的儀式開始前任意舞劍,對飛蠻族可能會是種不敬。

  這些自稱為獸人,但被很多劉備將士稱為飛蠻的特異種族,有著青灰色的皮膚和山豬般的獠牙,身材壯碩野性十足,怎麼看都是上古才有的異族。

  建安二十年「蒼天變」時,他們隨著一艘斷成半截的王母船由天而降。

  土人們奉他們為古族蚩尤,但軍師諸葛亮很明白表示飛蠻並非神祇,而是像青羌、武陵夷一樣的蠻夷,而他們自稱為「獸人」。經歷了三年的戰合,在諸葛亮的經營下,陷入困獸之鬥的獸人部落已經接受了漢人將他們移屯管束的安排,某個程度來說,也算是向劉備集團投降了。

  感覺到飛蠻那頭的氣氛有些僵硬,劉封也跟著警戒起來。為了化解眼前的尷尬,李抗由馬鞍上取出酒囊,分別擲給了劉封和飛蠻。

  那些稱為飛蠻族的異族,抓起了酒囊便直接用手爪劃破,大口喝了起來。

  而劉封喝了酒後,也顯得沒那麼浮躁,剛剛舞劍的張狂之氣也因此收歛了不少。

  幾個飛蠻族戰士烈酒澆頭、一飲而盡,由腹腔中發出風箱似的共鳴聲。

  以李抗的理解,那是一種笑聲。李抗也提起了酒囊喝了一口,然後盡量大聲的笑了,笑到那異族人可以理解。而那份強烈的爽朗,讓對頭的飛蠻也跟著發出類似笑聲的呵欠聲。一旁飛蠻騎乘的猛獸──稱為座狼──的巨狼竟也發出同樣的聲音。

  所謂的酒,不管在哪裡──都是能結交朋友的。

  即使是面對「飛蠻」這樣的異族。

  「將軍──別忘了主公期盼你能讓雌雄雙股劍『開光』。」李抗拍拍劉封的肩膀。

  「好──」劉封回答道,李抗沉穩的語調,讓劉封添了幾分自信。

  「那我們進場吧──」李抗一人當前,在白毦軍夾道下,推開了校場的營柵大門。

  嗖呼───隨著門板大開,雪風迎面吹來。

  李抗讓開身形,劉封開步向前,在風霜中揮開雌雄雙股劍,以他高大而自信的身形,不過是揮開劍便蓄足了氣勢。

  一個身形壯碩的獸人戰士站立在校場中央推起的土坡上。在校場後方的展台上,堂堂的一代梟雄劉備帶著關愛的眼神看著劉封,劉封合起雙劍向劉備致意。

  雌雄雙股劍本是劉備當年起義時的武器。劉備身為親王遠裔,家裡貧困,直到天下起了大動亂時,趁勢起義參軍,商人贈送了鑌鐵打造了劉備的雌雄雙股劍和另外兩副武器青龍偃月刀和丈八蛇矛,以回復漢室為口號奮戰,由一個到處流竄的義勇軍軍頭,到現在趁亂據有了同為皇室後裔的劉倚荊州領地、攻佔同為皇室後裔的劉璋益州領地,而成為三分天下的勢力之一,與挾持天子的魏公曹操遙遙對立。

  而在劉備兩旁是白毦軍統帥陳到、名聞遐邇但品階不高的偏將軍趙雲和蜀郡太守,四旁雜立著丹陽兵、西涼兵、青羌兵混編的白毦軍戰士,他們衣甲根據步、騎、山而顯得駁雜,惟一個共通點是盔頂上都有迎著雪風飛舞的白色旄牛尾。這支部隊是劉備的直屬部隊,族群複雜也算得上是劉備部隊的一個特點。

  劉備身旁有個羽扇綸巾的飄逸男子也在觀戰之列,他面容挺拔,身姿自在地站在另個蓋滿皮草的老邁獸人身旁,李抗瞥了那飄逸男子一眼,那男子向他點了點頭。

  李抗把注意力拉回校場中央,劉封要進行的是項稱為『開光鑄血』的儀式。

  獸人戰士周邊立著三根漆黑鑲滿怪異刻痕的柱頭,他由身後拉出了一把獸角短弓,五爪上夾滿三支箭,撩滿弓就連撥三次,三支短箭並不能說準頭很漂亮,倒也都清楚插上了柱頭。

  劉封跨步奔上戰士面前,那獸人戰士拋掉了短弓,拔出了背上一把巨大的砍刀,靜靜的等待劉封躍入三根柱頭形成的戰圈內。

  劉封一奔入戰圈內,三根插在柱頭的箭簇忽然發出鳴響,柱頭上的刻痕忽然引燃,整根柱頭在雪氣中突兀地燒了起來,雪水蒸成了滾滾的白色的濃煙。

  那是所謂的「符文魔法」的力量。那些在柱頭的刻痕就是獸人所謂的符文,蘊藏著劉備軍團在與獸人遭遇戰之前從未看過的魔法力量。

  李抗注意到,柱頭燃燒的同時,飄逸男子旁的老獸人,隨之俍猖了一下,好像隔空與那陣火有連動關係。飄逸男子則是溫情的攙扶了一下那個老獸人。

  老獸人旁,還有個以獸人族標準來說相對矮小的獸人,雖說是矮小,體型卻也跟高大的西涼軍差不多,他身上一樣圍著皮草,用著好奇的眼神看著李抗。李抗笑了一下,這獸人跟其他的獸人似乎有些不一樣。

  場上的獸人戰士則低吟著,掛滿獠牙的大嘴蹦出一連串的土話。

  「劉封將軍!這位是獸人納蘇部落「食月」氏族第七勇士通卡,擋住他的攻勢!拔出箭矢!讓三根箭簇與雙股劍交觸相融就能完成「開光鑄血」。劉備大人期勉您務必得勝!」蜀郡太守兼揚威將軍的法正開口道,翻譯飛蠻族的土話。

  這場所謂的「開光鑄血」儀式,其實根本是場生死格鬥。

  劉封聽了法正的喊話,似乎有點分心。

  「大人──專心應敵,不求勝敗。」李抗看到這狀況,馬上喊話道。他知道讓劉封專心當下,才是格鬥應有的態度。

  法正轉頭看了李抗一眼,李抗微笑了一下,法正則反之以鄙視的眼光。法正是劉備身邊紅牌軍師,素來都是快意恩仇、必求勝負,而李抗對於人和人之間的矛盾,卻總是一笑置之。

  劉封聽了李抗之言,沒有躁進迎上,專心的將雙股劍展成攻守平衡的劍位。所謂雌雄雙股劍,雄劍略長,但是劍重差異更大,雌劍較雄劍為輕,雙劍的重量差,能透過揮劍的速率,讓對手產生錯覺,來達成攻守平衡。

  李抗發現那獸人戰士並不像一般獸人戰士會邊咆嘯直接躍上而戰,他反而像頭豹,踮起足弓,整個身體就像繃緊的弓弦。在任何時刻,只要劉封的態勢一鬆懈,他就會瞬間躍進,用強大的軀體直接扼殺劉封。

  在李抗看來,獸人就像是頭猛獸,他們狩獵時的專注力無與倫比。雖然地上濕濘,但恐怕不會對眼前專注的獸人戰士造成妨礙。

  李抗一直都覺得獸人戰士的勇猛是很值得敬畏的。

  雖然他很想出言指點戰術,但是李抗知道這場試煉是屬於劉封的,他不能多言。這是一場汲取異族秘術,證明自己是勇猛的戰士,取得飛蠻的認同,替雌雄雙股劍附上未知力量的儀式。

  在場中,劉封雖然身體面對著獸人,但是眼睛卻不時打量著三根箭矢的位置。在李抗眼中看來,劉封似乎忘記專注面對對手才是關鍵。

  就在李抗擔心的瞬間,劉封忽然跨步衝刺向前,李抗的擔心成真了── 劉封還是過急想取下箭矢,躁進出擊了!

  地上融雪濕滑,劉封皮靴踏地不實,只是一瞬間而已,在劉備軍中以年輕力盛聞名的劉封,馬上就著了道了。獸人拋開了手中砍刀,以巨大的身形前撲,在濕地的一個滾翻、輕易躲過劉封雄劍橫掃,下一腳上揚一踢,已經踢飛劉封雌劍。

  場外劉備發出了驚呼,但劉封還來不及反擊,雄劍已經被獸人橫奪過來。接著獸人一個頂撞,把劉封摔下坡去。

  獸人接下來又一個翻滾,雙腳穩穩站立,然後走到三根法柱旁,由燃燒的法柱取下三根箭矢,將雄劍與箭矢合為一處。骨頭削成的箭簇,上面怪異刻痕的字發出光芒,與劍融成一體,發出了劇烈的光芒。獸人也沒片刻停步,又一個翻滾,趁勢將翻滾的動能蓄在雄劍上──

  咆哮一聲───這才是獸人要發出攻擊時真正會作的戰嚎。

  這聲勢之大,傳到了校場之外,連林中避雪的猴群也被驚動,跟著尖吼起來。

  就在觀眾的鼓譟聲中,獸人戰士做出讓在場諸人都料想不到的舉動,他起手想將雄劍朝著看台上的劉備投擲過去。
  
  場邊隨侍劉備的護衛趙雲、統領陳到處變不驚,在一瞬間就擋在劉備身前。

  但獸人投劍卻沒有飛出。

  雄劍被格住。

  李抗已經拿著雙劍中的雌劍,擋住獸人要投出的雄劍,卻也沒有把劍格飛出去──

  不知為何,或許是雌雄雙劍本為一體的原因,雌劍與雄劍都一體發出同樣的能量光芒。

  在剛剛劉封被奪劍,令人意外發展的空檔之間,李抗早已接住雌劍奔上土坡來。

  周邊一陣驚呼,場邊的獸人受到鼓譟接連發出戰呼,雪花紛飛的更急,漫山猴群的驚吼也沒停止,李抗也很詫異眼前雙劍發生的怪事。

  「漢人!漢人!快把劍解開!」一旁有個尖鳴般的聲音說道,聲音來自於剛剛好奇打量著他的矮小獸人。他正迅速的躍下教場台座奔來。

  拋劍的獸人戰士「食月」一腳踹向李抗,李抗雙手一個護身,被踢下坡去,雙劍也脫了手。獸人迎上前去接過捲成一團能量渦流的雙劍,正要投出,身軀卻馬上被一把長槍所貫穿,發著能量的雌雄雙股劍也跟著摔飛落下坡。獸人正要撿刀斬矛,猛將趙雲這時已然衝到獸人身前,雙手發勁,對著矛柄一振,將食月連人帶矛推落了山坡。

  而此時獸人老者卻不知為何跟著倒落觀台外,發出巨大聲響摔在李抗身旁。李抗左顧右盼,看見法正開始指揮現場,陳到與白毦軍團團圍住劉備、一旁劉封則顯得緊張,但是仍是奮力尋找武器與顯然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其他獸人對峙。

  而外圍的獸人戰士們發出怒吼──「你侮辱了鑄血儀式!」

  「鑄血不屬於漢人──」似乎是那跌落的獸人戰士「食月」的回吼──

  雙方以李抗勉強能理解的獸人語互吼著。獸人戰士群阻隔了趙雲,親自搏殺了剛剛要以雙股劍投擲劉備的食月。

  而雌雄雙股劍燃燒著能量,發出聲響就掉落在李抗身旁,四旁落下的飄雪不斷被能量振散。

  「附魔在三矢身上的長老,氣力被雙劍吸走了!雌雄雙股劍恐有閃失,會發生魔破──」剛剛那名飄逸男子對場上通告道。

  「魔破──」李抗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這或許意味著在場之人都將因雌雄雙股劍上那股奇異力量,陷入危險。

  他沒有花時間思考,在眾人與他個人間,他下意識地立即決定犧牲自己。

  (馥──或許能夠在泰山之底相見了。)

  李抗在那一瞬間閃過了記憶中的一個名字,然後就撲上了發出異光的雌雄雙股劍。忽然之間,一股怪異的咆哮響徹了他自己的身體,一些宛若咒語的念波燃燒著在他血液間竄流,他由頭頂到丹田間被獸鳴聲灌滿。那片刻仿佛永無止盡,覺得自己的身體將被無限的扯裂──腦海間閃出了龐大不可解讀的異相──

  忽然之間自己和那股遽能分了開,仿佛又掉回了塵世。

  他被一條皮草裹住,雖然眼前一片渾沌,但是自己的身軀可以感受到一股熱源接近,那是前所未有的體感,好像感覺五臟六腑那樣能感受到身外之物,那熱源來自於剛剛那個矮小獸人。

  獸人用那老者身上的厚氈皮草掩滅了雌雄雙股劍的耀眼光芒──再抓了自己的皮草圍兜,繞上了李抗的身驅。那老獸人急急得在地上畫著各種奇異符號,將雙劍上紊亂的光芒導引出去。

  「這護衛──是長坂坡的那位勇士嗎?」

  李抗半昏半醒間,聽到一個沉穩大度的聲音說道。聽來像是在詢問自己的身分。

  「是的!主公,他是李抗,是末將的師侄。」那是趙雲的聲音。

  「孔明,由你照護他,獸人族的這位小兄弟,也隨孔明一起照護你們的長老。」

  「是的,主公,亮領命。」

  「好!大頭目!」

  李抗無法辨識出是哪些人在講話,只覺得身體滾燙到,失去了壓抑對馥的思念的力量。他想咆嘯長嗷,就像頭獸人一樣。






__________________
哈囉,在大家的支持下,三國蒼天變終於展開連載了。如果你喜歡這部創作,請按下打賞功能,你的回饋是對作者最有意義的鼓勵。
這裡是三國蒼天變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gctb
這是我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ospitaller.joseph/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