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綴青砂20 後 絕夏 綴青砂 1220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8-26 00:35
海棠對眼前的這個狀況感到束手無策。
將軍扛著少當家回到青砂館之後,簡短的說明了他們的旅途,得知當家逝去的消息海棠雖然很難過但也馬上進入狀況,著手安排當家繼任儀式。
據說是哭暈了的少當家在隔天清醒,但醒來之後就把自己關到工作室裡至今已經三天沒出來了。
即使因為擔心少當家的安危而嘗試硬闖,但是厚重的門扉被下了無數機關,連炸藥也炸不開,現在還有個一回來就卸任的前將軍坐在那扇門前讓人無法靠近。
「將軍,國王派人來請您回去,還說若是拒絕就要讓軍隊踏平我們青砂館。」其實青砂館根本不怕軍隊,底下做武器的匠人們多少都有點武功底子,說難聽點,挑水的那個小童都比少當家還強。
之所以特地挑這話來講,只是希望這位前將軍能夠離開這扇門,好讓那些機關匠人可以繼續嘗試開門。
海棠身為類似管家的存在,除了事務處理之外只會武功,對於這樣的機關完全沒辦法。
「軍隊來了再叫我,我一人足以。」
雖然是事實,但聽起來還真囂張阿。
海棠這麼想著,但也沒表現出來,她嘆了口氣說,「少當家已經三天沒進食了,我很擔心他的身體,能請您讓開嗎?我們要繼續嘗試開門。」
今天早上起派過來的各類機關匠人都被元佟雨給打回去了,非常讓人頭疼,海棠只好放下手上堆積如山的工作過來勸說。
「三天?」意外的,元佟雨露出疑惑的表情,「小鬼醒的倒是快,看來我下手輕了。」
…沒記錯的話你把他扛回來的時候是說因為當家的離開、太難過了所以哭暈的吧?
因為恨像少當家會做的事,所以完全沒有懷疑的我還真是對不起當家。
在海棠默默自責的時候,元佟雨已經站起來了。
「既然三天了那也差不多累了。」他說,然後手伸向背後的刀鞘。
從刀鞘中抽出的不是一如既往的黑刃,而是帶著柔和綠光的翠綠刀刃。
「當家…」
海棠因為那種令人無法忽視的感覺而跪下了,就像一直以來跪在自己的主人面前那樣,只是如今,在那裏的不是翠砅而是一把冰冷的武器。
只是聽過元佟雨的說法,就算理智上接受了主人不在了的事實,但心理上其實還是期待著那只是場誤會,調皮的主人某天還是會跳出來笑著說那是騙人的。
而這樣的期待,被那把長刀給斬碎了。
翠綠的刀刃散發出不可忽視的生命力,看著翠砅長大的海棠一眼就明白了,那是傾注了翠砅整個生命的作品,而造出這把武器的翠砅,確確實實的不存在於世上了。
「這還真是…」收起感傷的情緒,海棠重新站好,向元佟雨比了個請的手勢,「請把少當家帶出來吧。」
「喔。」
翠綠的流光閃過,機關遍布的厚實門扉直接敗在純粹的暴力之下。
門扉倒塌之後,滾滾熱浪襲來!
「少當家!」
門裡的狀況已經不是一糰遭可以解說的了,好好的路面融成了岩漿還處處燃著青色的火焰,被破壞得沒一處好的空間裡奇異的漂浮著各式武器懸在漆黑的半空。
頂著熱氣站在最前方的元佟雨看了看,頭也不回地向後伸手,「給我可以踏的東西。」
「這種高溫放甚麼都會融化的。」海棠皺著眉說,「少當家不知道用了甚麼方法,岩漿的侵蝕只到門邊,但是我們並沒有可以直接對抗如此高溫的物品阿!」
「怎麼這麼囉嗦!」元佟雨不悅的回頭,然後隨手搶過一旁的機關匠人帶來的工具箱,「這個我拿走了。」
說完,沒等其他人說甚麼,他隨便拿了個東西就往裡丟,自己也飛身闖進滿是岩漿的工作室裡!
「太亂來了!」
海棠驚呼,但也只能跟到門邊就止步,她擔心地往裡望,只見元佟雨拿丟出的工具當作落腳點,在半空中飛躍著前進。
整個工作室已經被毀得不像樣了,就算要重整恐怕也沒辦法,但是這些都不關元佟雨的事,他很快地到了工作室的最深處,手上的工具箱裡也已經所剩無幾。
那裏有一塊被岩漿包圍的平台,周遭的岩漿很明顯的被某種防護罩隔開了,只有平台周圍是空的。
抓緊翠砅給的長刀,本打算砍破防護闖進去的元佟雨意外的直接被放了進去。
短暫開口的防護罩在元佟雨背後收攏又恢復到原本的樣子。
「救兵阿!!」
與防護罩外不同的清涼溫度和一個尖叫著撲過來的反感的傢伙一起衝向元佟雨。
收起揮空的長刀,元佟雨反應飛快地把撲來的傢伙擋下。
「你怎麼會在這裡。」他冷眼質問被自己踩著的男子。
「哎呀,人家是空間的契約者嘛!我想在哪裡就在哪裡!」明明名被在在地上,男子還是很自傲的這麼說。
這傢伙就是在玄硉小時候幫他把工作檯放進玄硉身體裡的傢伙,是個對玄硉有著嚴重偏執的變態。
「唉!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了!」男子從元佟雨腳下把自己拔出來,指著平台中央,「你想想辦法吧,小硉他根本不聽人說話、發了瘋似的拼命在造武器阿!」
平台中央,玄硉那難得整台放出來的工作檯就擺在那裏,周遭堆滿了各種素材,縮小的玄硉坐在工作檯上面指揮著,飛舞的器材和素材鏗鏗鏘鏘的漸漸使武器成形。
「我來的時候岩漿已經侵蝕到這邊了,我只能緊急把這裡隔開,但是這樣一來我也不能裡開這裡了啦!」男子抱怨似的說著,不過誰都能聽出來他也只是講講而已,其實他只是在擔心玄硉的狀況。
「小硉他把做出來的武器亂丟,沒融掉的我都掛上去了,你看著辦吧。」
拋下空間契約者,元佟雨走向工具亂飛的工作檯。
「還不夠好、還不夠好、還不夠好…」玄硉盯著漸漸成形的武器,嘴裡碎念著。
避開飛舞的工具,元佟雨伸手把工作檯上的玄硉一把抓起來!
「清醒點!」說著,他把小小隻的玄硉拿著像搖汽水那樣猛搖!
「哇啊啊啊─你溫柔點──!」
無視背後煩人的聲音,元佟雨攤開手,看看玄硉到底清醒了沒。
「嗚呃…好想吐…」玄硉攤倒在元佟雨手上,兩眼昏花,「師傅你幹嘛!」
「叫你去吃飯。」
「啊?」
「東西收起來,走了。」
剛從專心一意造武器的狀況中被搖醒的玄硉不明所以的把工作檯收起來,然後發現周遭的狀況,「這裡怎麼了!」
「你弄的,我哪知道。」拎著變回一般大小的人,元佟雨走向空間契約者,「喂!把我們弄出去!」
「真是的,你老是這樣隨意指使別人!人家才不幫你。」空間契約者很沒形象的插腰賭氣。
元佟雨也不多說廢話、直接把拎著的玄硉拎到空間契約者面前,玄硉一下子又被甩得頭暈但也只能一邊在心裡咒罵自家師傅一邊擺出討好的笑容,「拜託你?」
「太卑鄙了──小硉怎麼這麼可愛!」空間契約者尖叫著,用力地抱著玄硉蹭他的臉,「好吧好吧!我帶你們出去吧!不過包括這兩天我出的力都要一起給我代價喔!」
說完,空間契約者站好,將雙手畫個大圓向上舉,拋為平台的防護罩縮小到三人身周,失去了防護的平台很快的被岩漿溶解消失了。
在空間契約者的指揮下,連同飄浮在空中的那些武器一起、三人飛出工作室。
因為玄硉三天沒有進食,出了工作室就被海棠急急忙忙的送去食堂,幾人也就在這裡坐下談談。
「原來是空間契約者在保護我們少當家,真的是非常感謝。」海棠深深地低下頭,讓在一旁吃東西的玄硉覺得很不好意思,沒想到自己又造成了別人的困擾。
「不用謝啦!我很喜歡小硉,這是我自己想做的!」
「既然這樣也不用代價了吧。」元佟雨在一旁涼涼的說,無所事事的把玄硉吃完的盤子疊起來。
「雖然我也想不收,但是我使用的能力都要收代價,不然倒楣的是我呢!」空間契約者異常認真的說,看起來很為難。
「唉你別理師傅,你要甚麼呢?我能給的都會給你的!」
「我想要小硉你!」
瞬間,翠綠的刀刃抵在空間契約者的脖子上,削斷了一縷頭髮。
空間契約者咽了口口水,改口,「…小時候你姊姊做給你的玩具箱。」
玄硉的笑容有一瞬間僵化了,但最終他還是微笑著答應。
送走了空間契約者,海棠也去準備隔天要馬上舉行的當家繼任儀式,食堂裡就留下還在吃的玄硉和似乎有話要說的元佟雨。
「師傅,你想說什麼?」因為一直被盯著看,實在是有點吃不下去,玄硉只好先開口問。
「翠砅她剛當上當家的時候也跟你一樣,埋頭做了好幾天的武器,只是那時候阻止她的是你、不是我。」
「她說過,成為當家不是在儀式完成後,而是在某個瞬間就突然得知了當家的歷史,也在那瞬間繼承了留下自己存在的渴望,對你們來說那就是造出一件神器。」
「從她繼任當家到現在才不過五年,你…會比她更快成為果。」
說到這裡,元佟雨就不說了,起身去叫掌廚的送甜點。
他回到座位的時候,玄硉正好把最後一盤吃完,他們誰也沒有再開口,就這樣默默地等到點心送上桌。
送上來的點心是綠豆沙,玄硉吃到一半就停手了。
「飽了?不好吃?」
玄硉搖搖頭,把剛才那段沉默的時間裡的所有想法做出了總結。
「師傅,我果然還是不想接這個當家的位置。」他把綠豆沙放回桌上,認真地盯著元佟雨,「我覺得當家是給姊姊的稱呼,其他不論是誰都不可以被這麼喊,我也不例外!」
「雖然實質上我的確是繼任了當家,不過在明天的儀式之前誰都不會知道!」
「所以?」
「我要逃跑!」
玄硉握拳以示決心,他靠近元佟雨悄聲說,「我等下就會找機會開溜,反正姊姊也說了,青砂館的事就丟給海棠就好了!師傅,麻煩你掩護我!」
元佟雨笑了聲,把綠豆沙塞回玄硉手裡,「要走就正大光明的走!」
「唉、這樣不好吧?」
「哪有甚麼好不好,殺出去、就讓天下知道你不屑這個當家之位!」元佟雨抽出長刀,翠綠的刀刃直指窗外的天空。
「說不屑有點…」
糟糕了,沒想到師傅是這種熱血分子!
說起來好像是聽姊姊說過師傅他很喜歡長途旅行啊!
玄硉在心裡叫糟,他本來是打算自己走的,看樣子元佟雨是直接決定要跟了。
「帶你去看翠砅去過的地方,」大掌蓋上玄硉頭頂,元佟雨看向窗外的眼神像是在看著遙遠的過去,「那些旅程造就了她的翠綠,我很期待你會成為甚麼色彩。」
「那樣的話,我成為青砂的點綴那時,希望是和姊姊很相襯的顏色呢。」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