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九章 - 開光鑄血引青釭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35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9-11 16:43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建安十三年秋,當陽,長坂坡。

  此地近太古雲夢大澤源生之處,雖然已經沉積為土地,仍是泥澤四溢,飛鳥水獸在荒霧間伺機,長板坡成了通過這片荒野的要道。

  而人類打擾了這太古以來的寧靜,為了躲避號稱百萬的曹軍南下,十幾萬民眾、數千車輛和三千名劉備軍部隊順著長坂波,在這片澇濘地浩蕩的撤退,水鳥驚起,卡住便道的牛車被推落坡下的沼澤裡,百姓攜家帶眷、緊緊簇擁、哭啼聲不絕於途,隨後晨霧間,馬蹄聲蓋過了驚嚎聲。

  「虎豹騎來了!」───百姓們尖聲驚呼。

  曹軍各部匯總精銳五千騎,在虎豹騎統領曹純的率領下,連夜奔過了連綿的櫟林道,殺進了民眾間。很快的劉備部隊被逃竄的民眾衝散,騎兵將大批大批的民眾圈住,拉往後方。

  曹純指揮有序,為了捕獲劉備,不斷的穿越坡道上狂奔的十萬百姓向前進擊。

  劉備在張飛掩護下,拋棄民眾和家小逃脫,早已不知所蹤。而主持護衛劉備家小騎兵的趙雲則反向往東奔向曹軍。雖然人們傳聞趙子龍已經反叛,劉備卻不肯相信。

  在煙塵和驚嚎中,趙雲穿越數千奔逃的民眾,握持長槍,以布樤綑縛著襁褓中的少主「阿斗」奔馳著。

  趙雲由凌晨以來沒有歇息的激戰著,面不改色的六次衝進亂軍之中,而這已是第七次。眼前是散落一地的包袱神牌、翻覆的板車和民眾死屍。不時有曹軍騎兵在遠近穿行,砍殺劉備軍的逃軍和民眾。

  在混亂中,他往來截下了受傷、被捕獲與逃散的簡雍、糜竺、甘夫人,安排他們逃脫,刺落了夏侯惇、曹洪手下好漢淳于導、宴明,突破了河北四名降將的包圍網,斬斷了兩支將旗,在名將「河間張郃」的旗號下逃脫。馬不停蹄的他終於在第七次突入亂軍中時尋到了失落的少主。

  他由河北一路騎乘的座騎「魚躍」已經受傷,長槍也折斷了四支,三十名騎卒死傷殆盡。但他一直遵造著師傅童淵所言「槍路萬變,惟出一瞬」,武者只要專注出槍的瞬間即可。

  他身邊百姓們的哭嚎聲驚天動地,中著箭羽的少女,落單的幼童散亂在慌亂的人群中

  趙雲卻只能救一人,他調整身息以應萬變,一次又一次的挑落曹軍騎兵。

  而他腦中也捨棄了受傷的糜夫人託付了阿斗後,跳落古井的身姿。

  由凌晨殺至黃昏,由巷戰到穿破敵軍大陣,乃至於有個自報曹洪名號的曹軍將領前來問候自己姓名,趙雲豪氣地報上了,說也奇怪,自己身邊不再有飛箭射來。

  此時的他卻也變得筋疲力竭,只喘息著想逃出生天。

  眼前掛著夏侯惇旗令的兩名猛士騎來共聲大喝:「吾乃盲夏侯帳下鐘縉、鐘紳兄弟。趙雲快下馬受縛!」

  趙雲懷抱著阿斗,眼看兩人持著大斧和長戟,論武器斤兩和現在自己的體力,就算有把握突破,後頭遠遠的還能看到荊州降曹將領文聘的旗號。

  這時一道青虹閃過,有個年輕人持著一口寶劍,徒步突進,貼著馬身斬倒了持戟的鐘紳,鐘紳連盔帶腦,首級被削去一半,血正灑開來,鐘縉已揮掄大斧掃向年輕人,年輕人斬斷斧柄,拋飛的斧頭掃破了隨從的曹軍騎兵顏面,年輕人展現了劍身無與倫比的銳利和迅速反應的膽識,鐘縉馬狂驚起,將他掀落。

  「趙叔先走!」年輕人大喊道。

  「李抗?你怎麼會在這?那口劍又是哪來的?」趙雲大喊著,但他知道自己身上仍有著更重要的使命,不能拖延,眼看著文聘的旗隊就要攔堵前方退路,他抱緊了胸口的阿斗就是狂奔。眼角餘光只看到李抗往道路邊角奔跑逃脫。

  他賣力前奔,希望在被文聘合圍前逃往要徑長板橋,

  他想著被他拋在路邊的;指出甘夫人逃脫路徑的中箭軍士身影,還有糜夫人投井的身影,然後他想到李抗的突然出現。心中有了難得的躊躇。

  直到聽見一聲令他安心的雷霆:

  「子龍速行!追兵我自擋之!」

  那是豪傑張飛的咆哮聲。

*******************************************

  眼前李抗、趙雲和獸人烏帕莫一起騎向了易易的深處。

  那是個巨大的鐘乳石穴,四方石柱上刻滿了獸人族的符文。

  「元飛,你當年拋了妻子,奪取了曹操從騎夏侯恩配戴的青釭劍救我。我一直欠你一份情。事實上,左將軍也覺得虧欠你。」趙雲邊驅著祥蹄,邊沉穩地說。左將軍指的是劉備,這是當初漢帝贈給劉備的名號,劉備一直引為殊榮。

  「沒什麼好提的。我知道那是軍師的意思。」李抗回應時,試圖感覺一下洞穴中的奇異風景,是隱隱能夠感覺洞穴中一些隱藏的百獸的窺視,但是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明顯差異。

  「當時敗軍需要英雄,所以塑造了個常山趙子龍。曹軍陣亡的五十名騎兵騎長皆掛在我槍名下。連殺了夏侯恩奪了青釭劍亦然。」趙雲下馬牽起了祥雲,感慨的說。

  「我做的事不能傳揚出去,否則馥便會受到迫害,當時和我一起練劍的徐庶、徐康、石濤和我的家人都被擄獲,徐庶他們只好投了曹操。」李抗將馬交給了上前幫忙牽馬的侍衛。

  他伸手想卸下身後背著的青釭劍遞還給趙雲,趙雲直接抬手拒絕道:「揹著,你待會就知道為何要還你了。」

  李抗聞言重新縛好青釭劍。

  「待軍師實踐隆中對,北伐救回他們。」三人捨馬改以步行,趙雲領身在前肯定的說。

  「我已試過了。結果發生了『蒼天變』,無功而返。反倒是出現了飛蠻。」李抗沉靜地說。定睛適應黑暗,眼前築了條人才能走的棧道。

  三人踏著棧道順著地下河道前進,烏帕莫只是好奇心旺盛的看著洞內景觀,流往地下的水道中有無眼的金色鯉魚迴游著,洞頂著攀附著大量蝙蝠,無論漢人用火如何燻趕他們,總還是會有少量飛回來攀附著。

  「前方是符文林了,是獸人薩滿與你們漢人學者們做研究的地方。」烏帕莫介紹道。

  在一堆刻滿了符文的鐘乳石地帶,立了左將軍府的帷幕,搆火照撫下,那名校場上的飄逸男人和老獸人坐落在帷幕中。男人用毛筆沾墨寫著各式符文,不時瀟灑著撫弄長鬚。

  「元飛、子龍,兩位到了嗎?」飄逸男子瞇起了眼。他身著素衣,頭縛青巾,搖著羽扇,正是劉備勢力的軍師將軍,號稱臥龍的天下第一智將諸葛亮。

  「軍師。」趙雲拜拳道。諸葛亮自軍師中郎將到軍師將軍,算是劉備系統的首席幕僚,和兼任蜀郡太守和揚武將軍的名學士法正,同是軍政方面舉足輕重的人物。

  「懷抱了附魔未定、亟欲爆發的的雌雄雙股劍竟可無恙,看來真是天賦異稟。我們埋沒了你這樣一個英雄人物。實在是太可惜了。」諸葛亮坐鎮在席上,沉穩的談笑道。

  「軍裡頭是看戰功的,無功自然不受祿。」李抗謙退道。

  「倒是…..懷抱了雙股劍後,身上有否異狀呢?」諸葛亮仍是笑吟吟的說。但是言詞中除了關切之情以外,似乎還看穿了什麼。

  李抗聽得出諸葛亮的弦外之音。正確來說,與其說是聽出來的,倒不如說感覺到的。而那個感覺好像不是來自自身。

  李抗忽然想起了獸人薩滿烏帕莫的提醒。他必須選擇要不要說出身上起了變化一事。

  還在猶豫時,諸葛亮已經接口了:「不過,這其實要看李抗兄弟了是吧,遇到了超越五德人倫的力量,凡事都必須下定決心才行呢?」諸葛亮意有所指地笑了一下。接這話時,諸葛亮放下羽扇,順勢關照了身邊的獸人老薩滿『戰笛』英寇墨傑了一下。

  李抗終於明白了如何揣測出諸葛亮別有意圖,那股感覺是發散自英寇墨傑。但他為何能敏銳察覺英寇墨傑態度呢?眼前這個老邁的獸人,臉皮皺在一起,痀僂的身軀顯得疲勞至極。看不出任何明顯的想法。

  

  烏帕莫插話道:「容我戰笛.烏帕莫說明,雌雄雙股劍在儀式中所刻符文和附魔箭簇上的符文皆由崇高的戰笛.英寇墨傑所刻寫,其中鎔鑄了我族的生命力。」

  戰笛.英寇墨傑聞聲身體顫動了一下,忽然立身了起來。

  那身軀挺了後異常龐大,背著簼火成了個巨大的陰影。諸葛亮只是笑吟吟著看著英寇墨傑。

  「你們的酋長要我族供應附魔鑄血的獵器,但我族之血只能給通過試煉的戰士…..而你…漢人…你做了偉大的事,在魔破發生前,承接了我們的符文…讓血與火的能量流洩出去…而不至於發生災難……」英寇墨傑將巨大的臉抬到李抗面前,沉沉念出了一整段咒語般的文字,李抗對對方的語言感覺得很清楚。

  老薩滿口語激動,那一旁的簼火都跟著晃動了。李抗第一次看清楚了那張臉。沉陷在皺皮下的雙眼看來惱怒,但實則不然,那是一種對萬物運行冷然下,對自己…對自己同胞的熱情。李抗知道對方是善意的,雖然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來。

  老獸人言至此長咳不止,簼火映照的影子在岩壁上抖動。

  「長老請休息,接下來由亮來說明吧。李抗你當年奪了青釭劍,救了阿斗與我宿將,這已是不世出的上功。今天又在校場上奮力拯救劉封公子和主公,但因為左將軍收編飛蠻、並且汲取法力一事實屬秘密,不能公諸於世。而今獸人認同了元飛,這對漢獸雙方都是件重要的事。」諸葛亮撫鬚以李抗熟悉的漢語說道。

  「德化蠻夷,皆憑儒家倫理威儀浸潤,但是遇見了難以溝通的種族,就失去了這樣的契機,固然經過三年經營,能約莫知曉飛蠻日常言語,但是一直無法讓雙方感同身受彼此處境。這就好比兩方雖然有誠意做生意,但是沒有五銖錢可以交易一般。」

  「『蒼天變』將飛蠻帶來蜀地,我軍與飛蠻激鬥一年,我與法正研究後,終至能利用他們部落間欠和,以及糧食短缺而平撫他們,而目睹了他們的符文奇術,讖緯五行的天才學者譙周也跟我承認,飛蠻的火、土之符,約莫等於我們的金、木、水、火、土五行觀念。但他們卻有主動啟動和應用的能力,宛如蠻人之於用火,但漢儒知火卻不能用火。

  「亮也苦心學習,但我一直很好奇,仍抱持高度敵意的飛蠻為何願意供應我們這方面秘術。亮後來終於搞懂了,蒼天變後,漢廷和江東也有急遽變化。飛蠻試圖警告我們。蒼天變帶來了別的更巨大的恐懼。而那個令他們恐懼的物事,他們只用自己的吼聲與體感來表達,我們是無從理解的。」

  「軍師的意思是……」

  「我研究了符文許久,知道符文是飛蠻驅動秘術的咒式,但是終究漢人身上好似沒有那種內力,擁有符文書寫能力也是徒然,符文器物只能由飛蠻族的薩滿來供應內丹力,也無法像獸人猛士用自己的身體驅動符文。所以能夠以符文附魔武器來增加戰力的人數僅限於猛將和位階高的人士。但是老薩滿今天認同了你,或許你有機會理解他們真正恐懼的事物以及驅動體內之氣的法門。

  李抗聞言,打算告訴諸葛亮自己身上發生的異變。卻被諸葛亮打住。

  「元飛,元飛,如果你有什麼還沒跟我說,那就不用告訴我,等到你弄明白了再決定吧。但我方將士對飛蠻卻仍是高度的疑懼,所以也就別對其他人提了。剛說到漢獸不能互相理解,元飛,你恰恰是那個契機。應著大薩滿英寇墨傑的要求…..」諸葛亮轉身對著英寇墨傑請道。

  英寇墨傑雙眼在皺皮下凝視著李抗,那雙眼意味深長,烏帕墨補位到英寇墨傑身旁準備聆聽需求。

  趙雲挺身在李抗身後按了李抗肩膀。

  「我曾經開光鑄血在你們那把銳利的金器上,現在觸及我族之符文的你,需要重新挑戰開光鑄血,取得揮舞那金器的命運。」英寇墨傑緩緩念道。




__________________
哈囉,在大家的支持下,三國蒼天變終於展開連載了。如果你喜歡這部創作,請按下打賞功能,你的回饋是對作者最有意義的鼓勵。
這裡是三國蒼天變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gctb
這是我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ospitaller.joseph/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