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私掠者 - 第四章 - 迷霧森林 鐵壁小巫師 私掠者: 獵人遊戲 143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4-17 11:55
私掠者 第四章 迷霧森林


尼崁城南方的迷霧森林,向來不是個旅人願意靠近的地方。四處瀰漫著灰色的霧氣,迷霧森林是整個瑪爾斯大陸上,少數幾個終年不見天日之處。高達數丈的巨木,濃密的枝葉遮住了陽光的行進。只有在其層層枝葉偶爾漏出來的細縫中,才看得到那一絲絲的光線。光線照在大霧之中,形成了特殊的光暈,這也是迷霧森林在白天唯一的光源。為數不斐的哥布林散居在森林的各個角落,專門襲擊那些不小心誤入森林的旅人。不過一些成功逃出迷霧森林的人,卻指證歷歷說林中有比哥布林還凶惡的怪物。

然而這些卻不是迷霧森林真正令人卻步的原因。傳說中迷霧森林真正可怕的地方,在於那會不斷自行變換位置的樹林,即使是經驗豐富的森林嚮導,也常常在一失神間就迷失了方向。再加上終年不散的大霧,迷霧森林是全瑪爾斯最知名的天然迷宮。所以在冒險者口耳相傳的話語之中,迷霧森林有另外一個外號,被稱為「絕望的迷宮」。

但是似乎不是所有的人都臣服在迷霧森林的威名之下,至少朱利安‧羅托斯就不是如此。

斜靠在一棵兩人尚不能合抱的巨木旁,朱利安剛享用完他的午餐。說是享用或許太誇張了點,因為他並沒有著那樣的好心情。

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月了,朱利安有點焦急地計算著日子,不能再耽誤了。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只要不要再有意外發生,應該是來得及的,朱利安這樣想著。不過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必須盡快趕到尼崁城。

兩天前,他失去了他的馬。那是一場哥布林發動的突擊,朱利安雖然逐退了敵人,但卻也失去了他的馬。在時間壓力之下,朱利安只好放棄繞過迷霧森林的大路,而改採捷徑,穿越迷霧森林以盡快到達尼崁城。這樣應該可以節省兩天左右的時間吧,他這樣想著。

朱利安並不畏懼於迷霧森林的威名,因為對他來說,無論是何處的森林,都是他的家。迷霧與不斷變動的樹林或許會困擾一般的嚮導,但對於從小在森林長大的朱利安來說,卻並不會造成任何困擾 ─ 連一丁點也沒有。一般的森林嚮導是靠著經驗、各式的工具與技巧來找出活路,但對於真正了解森林的人來說,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去聆聽森林的聲音,去接觸森林的心。這是朱利安的養父,傳說中的遊俠,帕特‧威爾所教導他的。朱利安想到對他來說亦父亦師的帕特,不禁露出了一絲微笑。帕特還告訴他,即使是愚笨如哥布林,都還比人類更能聆聽森林的聲音呢!

如果帕特現在在這就好了,朱利安嘆了一口氣,至少他不會像現在這麼徬徨無助。他打開背包,確定那支通體碧綠的綠水晶杖還在裡面,稍微安了心。

「對不起,琪娜。」他輕嘆著。他並不想欺騙這個純真的美麗精靈女孩,但有些事情是由不得他的,有更重要的人需要這把法杖的法力。他的同伴們為了這任務付出了生命,他不能讓他們白白犧牲。「對不起,琪娜、」他喃喃自語。

或許未來他會有機會彌補這個錯誤。

遠處陰影中的晃動吸引了朱利安的視線,樹上的鳥鳴也突然急促了起來。他可以很清楚的聽出鳥兒正在警告著他,這是身為遊俠必需具備備的基本能力之一。當你成為森林的朋友時,森林就是你的同盟,這是他的養父帕特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一股強烈的殺氣使朱利安下意識地拔出腰間的長劍。就在同時,陰影中傳出一聲咆哮,一隻暗綠色的哥布林握刀衝了出來。不,不是哥布林,朱利安更正自己,這是一隻大哥布林。雖然大哥布林長的與一般的哥布林幾乎一模一樣,但是體型卻大了幾乎一倍。一般的哥布林站起來大概只有到一個成年男子腰部的高度而已,但大哥布林卻幾乎跟人一樣高大。與哥布林比較起來,大哥布林的智慧更高,更孔武有力,當然,也危險得多。

朱利安很輕易的就閃過了大哥布林揮來的一刀,帕特教他的,不僅僅是森林的知識而已。無論是刀劍或是長弓,朱利安都非常熟練。眼前的大哥布林雖然狀似凶惡,但對朱利安來說,還不足以造成威脅。

一刀揮空的大哥布林,低吼了一聲,再次衝了上來。朱利安輕鬆地以手中長劍卸開了對方的刀勢,雙腳交錯一個箭步,長劍順勢地就在大哥布林肩膀上劃了一道口子,綠色的血液從大哥布林的傷口中噴濺出來。大哥布林雙眼充滿著怒火,憤怒地嘶吼著。牠瘋狂地揮刀攻擊著朱利安,但朱利安仍然輕鬆地擋住了大哥布林的攻勢,並連續在大哥布林身上劃了幾道傷口。

這些傷口似乎反而使這隻大哥布林更加憤怒,怒吼中,大哥布林張牙咧嘴地撲了上來。但雙方的實力差距並不是可以用憤怒彌補過來的,刀劍相擊,朱利安一個使力,就輕鬆地將大哥布林手上的刀子絞飛。

意識到雙方懸殊的實力之差,大哥布林的憤怒似乎在突然間懦弱了起來。牠轉頭張望,想找個可以讓他安全撤退的路徑。無論是哥布林或是大哥布林,都是出了名的欺善怕惡,擅長於欺負比他們弱小的對手。對牠們來說,攻擊比自己強大的敵人不是件划算的事。然而,即使是想要逃跑,對這隻大哥布林來說,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不論他想往哪一個方向逃跑,總是發現朱利安的長劍在那等著他。

劍舞,或者更精確地來說,困敵之劍舞,就朱利安現在所使用的劍術。戰鬥的精髓在於步法,這是帕特教導他的。而帕特‧威爾所自創的獨門劍術…劍舞…正是把戰鬥中的步法變換發揮到極致的劍術。只有佔到正確的位置,才能發揮手中長劍真正的力量,是劍舞的首要原則。因為就如同舞步一樣對於對於步法的看重,帕特把這套劍術取名為劍舞。然而對於大多數不知情的人來說,劍舞的名稱是來自帕特如同舞蹈般炫麗的劍法而來。身為帕特養子的朱利安,自然也繼承了那美麗如舞的劍術。然而在無心分辨這美醜也無暇分辨的大哥布林眼中,所看到的,卻是冰冰冷冷的恐懼。

想逃卻又無能為力的大哥布林,露出了恐懼的眼神,不斷的發出哀嚎。朱利安不斷地移動腳步,手中長劍阻擋了大哥布林一次又一次的逃脫意圖。如果無助這兩個字適合來形容一向給人凶惡印象的大哥布林的話,那這隻大哥布林現在可以說是無助到了極點了。

但是大哥布林不知道的是,其實,現在的朱利安,卻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沒錯,劍舞是成功地困住了大哥布林,但是接下來呢?殺死大哥布林似乎是個簡單的選擇,但是朱利安卻不知道該不該對這已經沒有反擊能力的敵人下出殺手。他在之前的衝突中,雖然也殺了幾隻哥布林,但那是在激烈戰鬥中,不是殺了敵人就是被殺。可是現在的情況截然不同,無論如何,這隻大哥布林根本不可能對他造成任何威脅,如果動手殺了這隻大哥布林,那又跟單方面的殘殺有什麼不同呢?

然而放大哥布林逃走似乎也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大哥布林雖然是欺善怕惡的懦夫,但是絕對是很會記恨的。如果放了這隻大哥布林走,他不但不會感激,反而會找更多同伴回來報仇。這是人類過去以慘痛經驗所學來的教訓。

第一個方法殘忍,第二個方法愚蠢。朱利安與大哥布林就這樣一直僵持著。直到最後,朱利安終究撤下了長劍,讓出一個空間,使大哥布林安然的逃逸。

朱利安嘆了口氣,他並沒有太多的選擇。即使愚蠢,他也不能違背他的良心。忠於自己的心,是遊俠所要學習的第一守則。

知道馬上就會有成群的大哥布林蜂擁而至,朱利安快速還劍入鞘。重新確定尼崁城的方向後,他迅速輕巧地往著目標前進。

**************************************************************************

他躲在暗處,把整場戰鬥從頭到尾都看了個仔細。劍術不錯,但人卻很愚蠢,是他的結論。要殺死這個年輕人,似乎沒那麼簡單,不過也還不至於對他造成困擾。可惜的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時機總會到的,他露齒而笑。到那個時候,他會乾淨俐落地把目標解決掉的,他向自己保證。

你的死亡,就是我的解脫。他拔出腰間的匕首,狠狠的刺入身旁大樹的樹幹之中。

**************************************************************************

午後的史卡爾城,洋溢著一股誘人的慵懶。金黃色的陽光撒在行道樹翠綠的葉子上,看起就像似一片隨風搖曳的星海。一陣陣的微風沖淡了烈日的燒灼,使得史卡爾城的下午少了那麼點燥熱。來往的行人動作依舊優雅,但是卻也多了那一絲絲的懶意。

艾力克與琪娜兩人並肩走在大道旁的小紅磚道上。他們剛從史卡爾城最熱鬧的皇家廣場離開。皇家廣場位於史卡爾城的正中央,是一座可以容納上萬民眾的巨大露天廣場,與托蘭皇家宮殿、托蘭皇家魔法學院、托蘭皇家圖書館並稱為史卡爾城四大奇景。史卡爾城內八條主要大道呈放射狀交會在皇家廣場,使得皇家廣場成為史卡爾城的交通與商業中心。整個廣場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空間,在圓心之處則坐落著一座巨大的噴水池。一道道水柱從噴嘴中噴上天空,漫天撒下的水花,在陽光的照耀下,便如同一場黃金雨一般地燦爛。靠近噴水池的廣場內側裡四散著來此休閒與遊憩的居民,吟遊詩人彈奏著樂器,半唱半說地訴說著各樣的傳奇故事。

皇家廣場的外側則是另一番風貌。數以千計的商店與小販散佈在廣場的外緣,販賣著各式各樣的商品。冒險者之間流傳著一句話,「沒有東西在皇家廣場是買不到的。」,這裡可以說是瑪爾斯南方大陸最主要的貿易中心。

琪娜回頭望了廣場一眼,對她來說,塔爾城的繁華程度已經是不可思議了,但塔爾城與皇家廣場比起來,卻又是小巫見大巫了。

「人類,真是不可思議。」她喃喃自語著。

「什麼?」艾力克並沒有聽清楚琪娜的低語。

「沒事。」琪娜玩弄著自己的髮梢。「對了,你不是說要趕快出發嗎?為什麼我們不是出城去,反而要來這把馬賣掉呢?」她對於艾力克把他們用來趕路的兩匹馬賣掉的事頗為不解。

「就是因為要趕路,所以才要把馬賣掉。」艾力克笑笑。「我們要換個方法旅行。」

「什麼方法?難道是?」

「魔法。」艾力克簡潔了當的回答。

「魔法?即使召喚風精靈,我也只能勉強漂浮起來而已,飛行術只有最高階的精靈使才會使用。」琪娜搖搖頭。

「飛行?不,我們不是要用飛的去。」艾力克仔細看著琪娜的表情,「我們要利用空間傳送的法術直接傳送到尼崁城。」

他注意到琪娜有點僵硬的表情,他知道為什麼。「如果不用傳送術的話,我們是絕對趕不上朱力安‧羅托斯的。」如果讓馬雷克先找到的話......。

琪娜了解艾力克加強語氣的原因。在精靈族的法術傳統中,一切扭曲時空狀態的法術都被當作是邪惡之術,被認為會破壞自然的平衡,傳送法術當然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即使是最高階的精靈使,也不會學習或使用任何此類法術。在他們眼中,只有愚蠢自私的人類才會使用這種邪惡的法術。

對於琪娜而言,這是一個困難的抉擇。她當然想儘早追上朱力安,但是對於傳送法術的禁忌是精靈族千年的傳統。

「沒有其他的方法嗎?」她為難地問著。

艾力克的微笑,在琪娜此時的眼中,就跟看到綿羊的豺狼露出來的微笑一樣。「琪娜,你只有兩個選擇。你想跟著我,去找妳的朱力安跟微風之杖,就接受傳送之術。不然,就是回微風森林去,等我的消息。我不會強迫妳要跟我一起傳送過去,但是我的任務要怎樣完成,只有我自己能決定,不會因為任何人改變。」他意味深長的加了一句,「即使妳是我的委託人。」

艾力克停下他的腳步,凝神望向琪娜,「兩個選擇,妳自己決定。」

琪娜低聲回答,「我一定要親自找到朱力安。」她非要見到他不可,她沒有選擇的餘地,即使面對著精靈族的傳統禁忌。

艾力克刻意忽略掉那聲音裡的微弱顫抖,「很好,我們一定可以找到他的,我保證。」多麼脆弱的決心啊!

「我們要怎麼傳送過去?」琪娜問著。

「傳送法術是非常高級的法術,超乎我的能力之外。」艾力克回答著。「我們要去找一個我的老朋友,一個魔法師。」

「嗯,你有這麼厲害的魔法師朋友?」即使精靈族並不使用傳送法術,但是琪娜可以很清楚了解這種法術的難度。

「西法爾‧蕭,他不只是厲害而已。妳看到那個鐘樓沒有?」艾力克指著不遠處一座高聳的鐘樓。

琪娜點點頭。

「那是托蘭皇家魔法學院的鐘樓。全瑪爾斯的魔法師有三分之一是從這邊訓練出來的。」艾力克若有所思的看這那鐘樓。「西法爾‧蕭也是在那裡畢業的。年度第一名畢業。」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