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奇幻] 私掠者 - 第五章 - 西法爾‧蕭 鐵壁小巫師 私掠者: 獵人遊戲 1625 1   複製本篇連結 2017-4-24 11:35
私掠者 第五章 西法爾‧蕭

出乎琪娜意料之外地,艾力克並沒有走進魔法學院那富麗堂皇的大門,反而是走進學院旁邊一條毫不起眼的小巷道之內。小巷道內空無一人,卻又散發出一股詭異的氣氛。

「那位你說很厲害的西法爾‧蕭不是在魔法學院裡?」

「他以前待過很久一段時間,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艾力克的回答有點令琪娜覺得高深莫測。

琪娜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卻也沒打算繼續追問。根據她這幾天跟艾力克相處的經驗,知道除非他想說,否則就算怎麼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走到巷道將近尾端之處,艾力克在一棟並不起眼的小木屋前停了下來。這間小木屋外表還算是乾淨,但牆角處卻長了一些類似菇類的一些小植物。

「我們到了!」

艾力克雖然這樣說,但接下來的動作卻不是敲門,反而是拔出腰間的長劍。又是一個令琪娜不解的動作。

「艾力克?」

艾力克並沒有理會琪娜的疑問,手中長劍揮向木屋的小木門。

「啪啦!」藍色的火花與電光四射,木門絲毫未損。

「艾力克,你這是在做什麼?」琪娜著實被嚇了一跳。

艾力克無辜地聳聳肩,「我只是在開門而已。」他將右腳向後踏出一步,調整重心,右手緩緩將長劍平行抬至肩膀的高度,左手作為準星,瞄準了木門的正中央。

「啪啦!」艾力克迅雷不及掩耳的突刺強力的擊中了木門,但是除了再次激盪出的一連串火星外,看似脆弱的木門依舊完好。

「魔法護盾!」琪娜認出了木門外的保護力場,「這用蠻力是打不開的!」

「我沒有用蠻力。」艾力克搖搖頭,「這是這道門開門的程序。」

「程序?」琪娜覺得人類的魔法真的非常奇怪,人類的思考也是。

「用正確的動作來觸發解除魔法護盾的咒語。」艾力克雙手握住長劍,將長劍高高舉在頭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長劍在空中畫了個美麗的弧形。

預期中的「啪啦」聲並沒有出現,驚訝的琪娜發現木門上的魔法力場在一瞬間消失了。

艾力克帶著一股琪娜認為很不屑的笑容將長劍入鞘,就在同時,屋內傳出一個清脆的聲音。

「是誰?」清脆的少女聲音雖仍有點稚嫩,卻可以聽出其中的危險之刃。

「艾力克‧凱德默斯。」艾力克回以一貫的簡潔。

「艾力克叔叔?」聽到了艾力克的名字,少女的聲音中的警戒感明顯的消失,取代的是充滿了驚喜。木門「咿呀」一聲打了開來,一道黃色的人影飛撲到艾力克的身上。艾力克皺著眉頭,露出無奈的表情。

「艾力克叔叔,我想死你了!」一個留著黑色短髮的妙齡少女緊抱著艾力克不放,「你好久都沒來,西法爾師傅跟我都想死你了。」少女撒嬌著。

「嗯,不過一年沒過來而已,真是小題大作。」艾力克一邊苦笑著,一邊把少女從他身上「拔」了下來。「西莉亞,你又長高了,嗯,已經十五歲了吧,不可以再像小孩一樣淘氣了,知道嗎?」艾力克想拍拍少女的頭,卻發現少女幾乎長得跟他一樣高了。

少女嘟起小嘴,「人家喜歡跟你撒嬌嘛!」她發現站在艾力克身後的琪娜,好奇的盯著琪娜,「艾力克叔叔,這位漂亮的大姊姊是你的朋友?」

艾力克想了一下,「某種程度來說,可以算是。」又是一個故弄玄虛,琪娜想著。

盯著琪娜看的少女,似乎發現了什麼東西,突然興奮地大叫著,「大姊姊,你是精靈族嗎?」她繞著琪娜看了一圈,「我從沒看過精靈呢!」她如獲至寶的態度讓琪娜有點不知所措的紅了雙頰,苦笑著。

「西莉亞!」艾力克斥責少女,「不可以對客人沒禮貌,趕快道歉,不然我要告訴妳西法爾師傅。」

少女吐了吐舌頭,正色地跟琪娜鞠了個躬,「大姊姊,對不起,你可以原諒小西莉亞的不禮貌嗎?西莉亞不是故意的。」她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

琪娜看著眼前的少女,雖然還有點稚氣未消,但是也已經出落得相當亭亭玉立了。俏麗的臉蛋帶著活潑的神情,充滿了青春的活力美,即使以精靈族向來對美的高標準來看,都很難挑剔。微留過耳的短髮有露出和善的笑容長見的帥氣,而唇上掛著的笑靨有著似笑非笑的迷人淘氣。一身剪裁適宜的淡黃色輕裝使其勻稱的身材更顯姣好,即使是琪娜都為之傾倒。但最最吸引琪娜目光的,還是少女那如夢似幻如同藍色水晶般澄澈迷幻的雙眸。

對於如此惹人憐愛的少女,琪娜即使想生氣也氣不起來。

「沒關係的,」琪娜盡力地露出和善的笑容,「我是微風精靈族的琪娜,很高興能見到妳,西莉亞。」

西莉亞很高興地衝回屋內,「我去叫西法爾師傅起床,他看到你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起床?琪娜懷疑自己的耳朵,已經是下午了耶!

艾力克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習慣,沒什麼好驚訝的。」

琪娜皺眉搖搖頭,突然想起一事,「她叫你叔叔?」

「五年前,她只是十歲的小女孩而已。」艾力克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走吧!」他示意琪娜跟他一起進入屋內。

才剛踏入屋內,一陣清涼的風立刻吹拂掉琪娜的暑意。魔法,她可以感覺得出來。然而,即使早就知道西法爾‧蕭是個厲害的魔法師,眼前的景象仍讓琪娜感到大大地不可思議。從屋外看起來的小小木屋,一踏入門內,居然寬廣地令人不敢置信。魔法,琪娜知道這又是魔法的傑作。屋內沒有任何光源,也沒有窗戶,卻仍充滿著柔和的光線。清涼的風不斷在屋內吹著,隔絕了屋外秋天的殘陽熱意。

一張橢圓形的大石桌,坐落於屋內大廳的中央,吸引了琪娜的目光。十二張圓形石椅環繞著石桌,如同鐘乳石筍一般。一座充滿藍色細沙的沙漏,擺在石桌正中央,不斷向下噴灑著藍色的沙流。

「藍色的時間洪流,這是我的沙漏的名字。」

兩道人影緩緩的在艾力克與琪娜面前成形。

琪娜看著那兩道人影,毫無疑問地,站在西莉亞旁邊的那個中年男子,大概就是那個西法爾‧蕭了。然而,與琪娜想像中完全相反,這個西法爾‧蕭並不像一般印象中的法師般瘦弱,反而是個高大、英俊的男子。

「西法爾!」艾力克上前輕輕地擁抱了西法爾一下,琪娜注意到他的語氣比平常多了那一點感情。

西法爾微笑著回應,「艾力克,好久不見了,恐怕有一年了吧。私掠者難道都是這麼忙嗎?」

「忙得連一點時間都拿不出來來看我們。」西莉亞在旁邊補上一句。

艾力克故意拉長了臉,「沒錯,我是很忙。」他眼神露出一股笑意,「不過,就算我有時間,我也不會浪費在一個書呆子法師跟笨女孩身上的。」

西莉亞這下可氣了,「是,你只會把時間用在像琪娜姊姊這樣的精靈美女上。」

琪娜尷尬的紅了臉,卻不知怎麼解釋。艾力克朝她無奈地笑了笑。

西法爾連忙化解這尷尬局面,「妳好,我是西法爾‧蕭,叫我西法爾就好,西莉亞剛剛有跟我提到妳,妳叫做琪娜?」

「琪娜‧奇法爾斯‧微風。」

「哦!微風?」西法爾想了想,「妳是精靈貴族?」只有最高階層的精靈才能用代表性的地名為族名。

「不是的。」琪娜有點著急地否認,「微風森林中的精靈是沒有階級之分的,只有西句爾王國的高精靈族才有貴族平民的制度,我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我雖然是冠上微風這個族名,但是微風精靈族的長老是大家一起推舉出來的,並不是世襲的。所以,」她很大聲地(至少她自己這樣認為)說著,「我不是貴族,只是我正好是長老的女兒而已。」

艾力克突然有一股想笑的衝動,不過還是忍住。「沒錯,她說的是對的。西法爾,有時候光從書上是無法了解整個世界的。書上的知識,是有可能會過時的。」

「別忘了,我可是個魔法師啊!」西法爾對自己的錯誤絲毫不以為意,「曾經有個偉大的魔法師說過,魔法師的力量泉源,來自於書中的知識。這句話可是千古名言啊!」

「艾力克叔叔說的對!」西利亞插嘴道。「師傅,你這樣整天只會躲在屋子裡是不行的,遲早有一天會悶死在裡面。我們應該跟艾力克叔叔一樣,到世界各處冒險,那樣的生活多有趣啊!對不對,艾力克叔叔?」

冒險?有趣?艾力克有點哭笑不得地想著,他只知道他的工作隨時都有可能會要了他的命。私掠者的生活,只有在雙眼永遠闔上的那一刻,才會得到真正的安寧。有些界線一旦跨越之後,是再也不能回頭的。短暫的刺激是不能填飽空虛的心靈的,艾力克無力地想著,如果人生能重來一次,他不會選擇同一條路。

西法爾搖搖頭,「西利亞,妳還太小,而且,妳還有很多魔法要學。等妳學成之後,我就准妳跟妳的艾力克叔叔一起去冒險。」他與艾力克互相交換了一個憂慮的眼神。

西利亞並沒有注意到那偷偷交換的眼神,高興地又叫又跳,「真的!師傅這可是你親口說的喔!到時候可不能反悔喔!」

西法爾點點頭,「我一向說話算話。」他轉頭面對琪娜與艾力克,「對了,你們來這裡一定有事吧!艾力克這個大忙人,可不會只是來找我喝杯茶的。我可以從你們的眼神裡看出來,你們有要緊的事,對不對?」

「沒錯,西法爾,你真是懂我!」艾力克指著琪娜,「我們有急事,必須盡快趕到尼坎城,需要你助我們一臂之力。」

西法爾看看琪娜,又看看艾力克,「幫什麼忙?」

「傳送術。」

西法爾先是徵大了雙眼,之後皺起了雙眉,「傳送術,那可是個危險的法術啊!即使是最強的法師,也不能保證這個法術會百分之百成功。有什麼事非得這麼急?你真的確定要這樣做?」

「人生有時總得冒點險,不是嗎?」艾力克意味深長地看著琪娜。「只要值得的話。」如果妳的目標是微風之杖和那個年輕人,那我的目標就是生命之葉和馬雷克‧艾利斯了。

琪娜早就下好決心了,「西法爾先生,雖然有點冒昧,但是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希望能借助你的力量,儘早趕到尼坎城,越快越好。」

西法爾真的有點驚訝,「我第一次遇到有精靈願意使用傳送術,真是神奇。看來你們的事一定很重要了。不過,」他再次搖搖頭,「你們至少要等一天。傳送術是個很複雜困難的魔法,尤其對我們舊派法師來說。我需要用一整個晚上來準備這個法術,所以你們最快也得等到明天早上。在那之前,艾力克,到底是什麼事讓你們如此著急呢?」

艾力克聳聳肩,「這你必須要問琪娜了。礙於我的職業道德,我不能告訴你,不過琪娜是我的雇主,你可以問她。」

「雇主?我還以為你們是,唔,朋友!」西法爾吞回原本要說的話。

「如果西法爾先生想知道的話。」琪娜的微笑掩飾不住她的失望,「真的得等到明天早上嗎?」

西法爾摸著他下巴剛蓄起來的短鬚,「傳送術是一個危險的法術,你們總不希望眼睛張開時發現自己被卡在岩石中間吧。」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很幽默,「別急,別急,我現在就去準備一些預備工作,晚上留在這邊吃飯睡覺吧,西利亞的手藝很不錯喔!對不對,艾力克?」

艾力克點頭,「沒錯,五年來西利亞的手藝可是進步不少了。」

西法爾對琪娜微微一笑,「那,琪娜,我們就在晚餐時再聊聊妳的故事吧!」他的雙手憑空合畫了一個半圓。

隨著一陣不知哪裡冒出來的輕煙,西法爾‧蕭,就這樣的消失無蹤了。




1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Aphonia
2樓 2017-6-20 23:21:29 
令人期待您的作品接下來的劇情~
回覆2樓
1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