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十二章 - 魔法樂府詩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130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1-8 10:38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十二章 ■魔法樂府詩

  那天陳冰見到了埃蘭納歐時,連蒼天都碎裂了。

  狂塵滾動、淒雨驟下,整個銅雀臺壟罩在分解的天船的陰影中。

  那時陳冰還是個少女,奔過了風起雲湧的鄴城郊區,奔達了那艘墜落的天船船骸處。

  當那名周身燦甲,膚色高冷的天將對她唸誦著自己名字時。

  陳冰當場記誦下來。

  那是個如詩如歌的名字──埃蘭納歐。

  陳冰喃喃在口中唱著埃蘭納歐的名字,用自己自豪的韻準,複唱了埃蘭納歐吟唱的詩歌,順著埃蘭納歐驅動的音場,將周身的雨滴蒸散成氣流。

  那是她第一次唱出了魔法之歌。

  也是精靈王朝千萬年來第一次遇見也能唱出魔法歌的物種。

  埃蘭納歐驚喟地望著陳冰。

  那宛如獸人族般的血氣之物竟然也能唱出高貴的精靈術歌。

  在漢人與精靈初交會的時刻,竟由漢人口中唱出了奇蹟之歌。

  陳冰唱著,感覺到音符流動到自己身體的五輪六脈中,宮、商、角、徴、羽對應著五行五倫,但是耳朵上聽到的「精靈之歌」,卻是種靜寂之音,隔絕開了俗念。

  陳冰沉靜在自己唱出的歌聲中,就這樣經歷了五年的歲月,她長大了,但是眼前的埃蘭納歐卻沒有衰老之態,仍然是儼冷如霜的挺立在陳冰面前。

  這支來自蒼天,自稱為「精靈」的族類。和曹丞相達成協議,在鄴城建立了聚落。

  在曹丞相授意下,陳冰留在精靈所建立的木塔中學習歌唱,而教導她的正是當年挺立在陳冰面前的「天將」埃蘭納歐,這高鼻尖耳的天人,持續以歌聲引導她,陳冰卻日漸感到有些不安,自己已經不是個少女了。但埃蘭納歐的卻仍然離自己好遠。她無法理解這個教導自己的天人,只能更用力地以渾身的渴望唱歌。

  只要唱歌時,那份不安就會消失,她更加喜歡唱歌。

  但是怎麼歌唱,陳冰心中都有份難解的惆悵。

  埃蘭納歐那高聳的鼻樑、晶透的眼眸、仿佛凍結的,永不衰老的容顏,每每讓陳冰感到眩目,但是這眩目卻總會引發陳冰的不安。內心總有股焦躁溢於歌聲中,然後埃蘭納歐就會以不解的表情看著她。

  主掌精靈台掾屬的陳群大人每每都會誇讚陳冰靈俐,精靈樂府詩一點就通,在遴選的四百個精靈經生中,是漢帝欽點的第十一名,落到這個名次,還只是因為陳冰漫不經心。但望著埃蘭納歐那冷澈的背影,看著飄逸的女官蔡琰淡笑著和埃蘭納歐說話,陳冰不知怎麼只是感到很空虛,她就只能盡量和埃蘭納歐保持距離。她是個直性子姑娘,就這樣自請離開了許都,受到丞相府直接派令,擔任前線「蒼天變」諸事的巡檢工作。

  由渡口通過了江溝,過了新野,往豫州的道路上,日照和風塵較強,陳冰哼哼唱唱中,騎行的速度變慢,騎到了那江東四使旁。那是台立車,除了鬫澤不合體統的坐在車板上休憩外,諸葛翊和孫鄰則堅持著士族的體面,立在車架上。一靠近那四使,對方仿佛螳螂般打躬作揖起來。

  「有事?」陳冰悶悶的說道。

  「我是江東四使諸葛翊。」諸葛翊正色說道。

  「你介紹過了。」

  「稍早在驛站冒犯大人之處請見諒。」

  「……你沒有冒犯我。」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陳冰露出了個「哦」的表情,似乎讚許諸葛翊知道自己是什麼立場。

  「在下想直接請教,想請問大人使的是什麼奇術?」

  「漢廷機密不便說明。」

  「大人說過了。」

  面對陳冰俐落的回答,諸葛翊契而不捨,他見陳冰沒有騎遠,想來還是有些懸念。

  「在下知道是朝廷機密,但是我實在非常想救江東百姓於水火,所以有個不情之請...」諸葛翊把稍早前決定好的想法順序的唸出,陳冰沒有回答,只是自顧自地騎馬。

  「在下、在下希望拜師學藝,習得奇術。」諸葛翊認真的握拳拜請。

  陳冰的坐騎輕輕嘶鳴,她突然勒緊疆繩、原地打轉起來:「停!」

  陳冰吆喝著隊伍停下來,然後在車馬停息之時,自己翻下了軍馬。

  「劉赦、袁幹,把諸葛公子請下來。」陳冰指著諸葛翊到,車上兩名樂府的散騎立刻陪同諸葛翊下車,陳冰領頭,諸葛翊、劉赦、袁幹跟在後頭。曹泰正要關切,陳冰取了騰蛇玉符示意曹泰此乃「樂府散騎」要務。冰身後有朝廷背景的劉赦馬上補述:「樂府散騎之事,諸君肅靜。諸君肅靜。」

  後車上的江東豪傑朱才對著使節團的江東護衛們使眼色,而孫鄰驚恐的看著陳冰拉走了諸葛翊。鬫澤忽然由打盹醒來。

  陳冰步到眼前一座荒廢的土德祀堂,偌大的木門頹傾一旁,看來過往是太平道的方壇。她領著三人進到祀堂院內。口氣銳利的說:「跟你說了這是機密,是我很尊敬的貴人教導我的。我倒想看看,你這江東腐士有幾分覺悟。」

  倏忽的劃開腰間雙戟,然後雙手耍舞交振,那對「定音戟」發出了清脆的共鳴聲,這時諸葛翊身後的袁幹警覺的掩上頹倒的木門,有意遮掩陳冰使用奇術的行止。

  陳冰順著共鳴聲,拉開歌喉,唱出了固定的音頻,諸葛翊注意到院落內好像起了股輕風,宛若有形的音律,滌清了廢棄祀堂的風塵,好像在荊州的林中,陳冰周邊也曾經揚起異風。跟著陳冰婉轉指節撥弄雙戟,然後對著諸葛翊說:「換你唱。」

  諸葛翊不知道陳冰為何來勢洶洶,但是他意會到陳冰是要自己跟著那對戟的共鳴音高發聲唱和,自許肩上扛著江東生靈,諸葛翊覺悟的唱和起來。他盡量聚神聆聽陳冰雙戟,持續地試著發出歌聲。

  豫州交境上的風塵依然滾滾,諸葛翊覺得自己歌聲乾啞,他想起江東過往的大都督周瑜有著「曲有誤、周郎顧」的雅名,恨不得自己也有周瑜那樣程度的音準。

  陳冰雙手再敲擊,雙戟又泛出一股玄妙的共鳴聲。諸葛翊唱和著,實在不懂陳冰想幹嘛,要自己唱歌是什麼意思?

  難道,林中那些奇術,是靠歌聲引發的?

  既然奇術與發聲有關,那一定是靠五德對位,這裡是太平道的土德祀堂,那對位的唱聲方法應該為「呼」,自己得揣摩想想。

  諸葛翊分神這麼想時,陳冰雙手也不再交擊雙戟,白淨的臉龐變得冷然。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這...」諸葛翊顯得有些困窘。

  「看到沒,貴公子,你有感覺到音律在你身上流動嗎?你在浪費時間,這不是人智所能及,也不是儒術天人感應、五行煉丹那些道理。這是蒼天賦予給我的機緣,不是給你的。」陳冰說這話時,似乎投入了私人情感,眼神看向了一旁。

  這時木門外忽然有人大聲呼喊───「陳冰姑娘,不要用魔法!會引來煉獄中魔物的。」

  喊叫的是東吳使節鬫澤。陳冰聞聲立刻捨下諸葛翊,走向闞澤詢問:「什麼意思?鬫澤大人你說到的魔物到底是什麼?跟魔法有何關聯?」

  兩人對話間頻繁提到「魔法」二字,不要說屬於江東陣營的孫鄰,朱才一頭霧水,連曹公陣營的曹泰的表情都顯得有點茫然。看來由陸遜處投奔呂蒙的闞澤,知道的比想像中的多。

  「快點上路吧。陳姑娘。至少得在入夜前盡快到宛城。」鬫澤又擺回一路上那個緊張態勢。只不過現在催促的不是呂蒙所部,而是曹軍。

  「再過幾里就能遇見往豫州的關哨,此處乃曹丞相治下,有何好擔憂的?」領軍護衛的曹泰不以為然的說。

  「鬫澤大人,你知道什麼關於『魔法』、『魔物』之事嗎?這屬樂府散騎管轄,煩請告知。」陳冰對諸葛翊總是率性妄為,對闞澤卻是一派恭謹。

  陳冰身後的諸葛翊,看著陳冰身影,感到幾分的失落。而計里車上的闞澤卻是擔憂勝過想辯解,陳冰不解地看著闞澤,這名說客以膽大、不拘小節聞名,卻顯然恐懼著某種事物。

  陳冰仿佛看過那個表情,她想起自己在「天人」埃蘭納歐身上也看過那種恐懼感,沉浸在那種恐懼時,是寂靜清冷的埃蘭納歐,臉上難得的有表情的時刻。

  陳冰翻上馬,讓袁幹、劉赦押著諸葛翊上車。

  在曹泰從騎前導下,一行人重新發進,車上的闞澤揪著諸葛翊:「季牧阿,別在說要使魔法之類的了,就是魔法引了魑魅魍魎到人間的!」

  「什麼意思,孝廉,你也沒回答那女將,你到底在害怕什麼?由夏口到這裏的一路上你都十分驚恐。」諸葛翊反問鬫澤。

  「切記,別碰魔法,別碰魔法。恐怕萬劫不復阿。」鬫澤喃喃的說道。

  「魔法?我根本不通阿,那到底是什麼,我無法明白。」通不過陳冰奇術考驗的諸葛翊,聽到鬫澤要他別碰魔法也惱了。什麼拯救江東百姓的可能性,完全被陳冰和鬫澤否定了。諸葛翊抱緊吳鉤,心理也沒有依持。

  繼續上前幾里路,鬫澤聽說即將抵達宛城,而隊伍會在一座關所陸營休憩,守將為樂進之子猛將樂綝,似乎鬆了口氣。曹泰準備了過關用的符節和征南將軍調派增援用的虎令,一行人在林木和屯田包夾下,在爽颯的黃昏涼風中靠近陸營的營柵。

  「這屯長怎麼管事的,農具也不收拾。」曹泰看著旱田裡散佈的農具說道。說著說著,眼前竟浮現耕牛的殘屍,曹泰不說話了。

  違和的,一股熱氣湧上來。

  身經百戰的曹泰驚呆地看著眼前的樂綝宿營,燃燒著的樂字旗頹倒,四處都是濃重的丹物臭味。

  一身驕氣的陳冰也看到愷了,下意識的提起領巾掩蓋口鼻。

  這裡可是鐵令治下,由猛將樂綝所扼守,捍衛宛城等繁華地帶的魏境心臟地帶關所,卻違常的被祝融吞食著。

  鬫澤嚇的一身是汗:「真的,真的引來了魔將了……」

  一旁的鬫澤喃喃不止,這時諸葛翊由被陳冰測試後的沮喪中立起身來,他看看身旁的孫鄰和闞澤,心裡有個預感,身為四使,他必須立刻承接使節團的密令,以確保江東的未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