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十三章 - 食靈者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76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1-8 10:53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第十三章 ■食靈者

  「上前探查關口狀況!」曹泰指揮偵騎道。

  那偵騎開馬向前,只是一瞬間而已,半黑半紅的巨物就由黃昏的艷色中撲擊而出。

  在眩目的西照中,曹軍偵查騎兵被連人帶馬拖進關所旁的屯田中。

  其餘的曹軍騎兵原地打轉開弓想追,那異物已經瞬間移動到落日俯照不到的林木陰影中。然後又再度躍出拖走了一名騎兵。

  騎兵連聲音都沒吭一下,就被拖進了黑暗中。

  沒有人看清楚是什麼,但是蒼天變後,曹軍顯然建立了一種對離奇襲擊的應變機制,在曹泰指揮下的這支隊伍紀律有素,也不管來的是什麼魑魅魍魎,立刻聚攏陣勢應戰。

  「前伍下馬!後伍放箭!」曹泰立在鞍上指揮若定。

  曹軍戰士瞬間翻下了軍馬,一排下馬騎兵提了長戟拱在隊伍前方,另一群騎兵拋棄了長槊,掏出了短戟準備拋擲。當前伍士兵架勢一定,後伍的騎手已經由馬上朝黑暗的林道內放箭。

  曹軍聚在前方戒備異物,江東使節輔車上的朱才一行人也迅速地掏出武器警戒。

  「聚!」曹泰再度下令。

  前方的長戟手已經靠攏了身形,準備迎擊黑暗中的異物。曹泰手下的這批士兵弓馬嫻熟,馬戰步戰皆能相應,他有自信聚攏的戟林能阻截那不知名的異獸。

  長日將盡,曹泰的雙眸在頭盔陰影中泛著光芒,他冷靜地再度分指短戟手包抄兩翼,不管那是頭黑老虎還是紅色的熊,他都準備困死那頭異物。蒼天變後「霸府(曹軍指揮部)」對異象下了「子不語」緘口令,曹泰對於異相心裏有底,知道時候到了就是以弓馬來應對。

  「闞大人...」孫鄰也戒備著情勢時,闞澤果決地將孫鄰推到計里車底下。

  諸葛翊也跟著跳下計里車,想與闞澤交接密令。這時另個聲音打斷了諸葛翊。

  「闞澤大人!那是什麼?」陳冰邊掏出雙戟,邊由馬上對著闞澤詢問道。樂府散騎快速的舞開勾攘、戰戟、強弩,佈署在陳冰四周,似乎想像荊州林間時,接受陳冰吟唱的加持。

  「恭候常侍音律護持!」樂府散騎齊聲,聽來是催促陳冰開唱。

  「陳姑娘!絕不要用魔法!」闞澤急促的警告道。

  「為什麼?」陳冰困惑的問道。

  闞澤警告的同時,由林木中爆出了巨大的火柱,火焰的軌跡直接覆蓋住擁擠的長戟手,由於長戟手聚地相當密集,幾乎一舉就被火焰成擒,反應較快的長戟手裹著火焰逃竄,擠在隊伍中央的瞬間被高溫燒化,原地攤倒下去,兩翼的短戟手紛紛上前幫忙同僚打火,那赤黑異物再度由林木中竄出,撞散了聚成一片的曹軍長短戟手,直接撲向後方的馬上開弓手,由於為了護衛使節車隊,馬弓手們並未繞行保持機動,忽然衝出的異物撞地馬弓手們措手不及,被摧枯拉朽般闖過。人馬分裂,骨肉橫飛。

  無主的馬群驚跑、一瞬間百餘人馬就已死傷七成,指揮的曹泰當機立斷、硬扯韁繩,扛著六面破甲劍駕馬上前,藉著馬匹的加速度衝鋒,一個滾鞍下馬、腰間出力、借勢往那異物斬出。在士吏間,夏候氏和曹氏就以武藝出眾聞名,父親為曹仁的曹泰也是一員幹將,但出人預料的,曹泰還未衝到,那異物揚起蜇收的雙翼、一陣旋風便飛騰而上。

  「會飛?」曹泰一斬撲空,這一躍讓自持的曹泰也驚呆了。

  下一刻,騰空的異物已經直接俯衝向後方車陣,踏破了朱才等人棲伏的板車,木屑爆起,拖牛狂奔,朱才率領的悍卒情急之下紛紛跳車,朱才等人還來不及反應起身,四匹拖牛拉著車架已經撞向了前方的計里車,計里車翻覆過去恰恰壓住了年輕的孫鄰雙腿,闞澤糟了慌趕緊想抬起車架,那異物卻已經衝到闞澤面前。

  鬫澤直挺挺地望著那小屋子般的巨物。

  異物發出了聲音:「闞澤,闞澤,你背叛了主人嗎?」

  「我的主公只有孫權!」闞澤決絕的說。

  異物撩起了巨大的指爪,準備戳入闞澤的腦門時。朱才已經趕到,短小精幹的朱才將船戰用的砍刀高抬,一個跨步斬出,刀嵌在那異物朱紅色手臂肌肉上,南方的好刀劈開了硬質皮膚,卻只濺起了些碎沫,刀勢好像砍進了堅石般不為所動,朱才卻同時被異物的七隻指爪貫穿,高溫的指爪燒灼著朱才的血肉,異物緊握指爪,沒有穿戰甲的朱才的胸腔整個被壓潰。

  拋掉了不成人形的朱才,異物反身過來又要對付闞澤,此時一頭軍馬硬生生地撞上了異物,騎在馬上的竟是陳冰,陳冰忍著目睹朱才被殺的殘忍一幕,發出尖鳴聲,掏出了雙戟,雙戟隨著陳冰的高鳴被寒氣結晶。堅硬無比的兩柄冰戟戳進了異物滾燙的血肉中。同時間七八柄短戟同時泛著冷光射向了異物,樂府散騎們圍繞在陳冰周邊,將身上附了魔力的手戟連續投出。一柄又一柄的短戟穿入了異物的身軀裡。

  陳冰的坐騎被異物熾熱的肌膚燒炙而奔蹄逃開,她跌落在地上,為了怕被手戟波及,連忙翻滾離開投射標的,心想樂府散騎的附魔投戟攻勢應該成功的制服了異物,她自信的攀爬抬起上身。卻看見那巨大的異物立在自己的身前。她真正看清楚了異物的面貌。

  那是頭赤黑色的巨獸,頭上頂著巨大蜿蜒的角,有著類似人類的臉龐,甚且帶有人類的表情,那是張滿懷笑容的臉。

  陳冰看得懂那表情,那是副垂涎的笑容。

  像是孩子在豐年時盯著祭物時的表情。

  那異類的嘴開到耳傍,像是發金校尉們由古墳挖出的祭器上的饕殄銅飾。太初相傳的饕殄能吞天食地,是能讓百獸滅絕、天地皆空的貪食異獸。

  而這張臉現在盯著的,正是柔弱的自己。

  異物巨大的嘴臉逼進,一個開闔正要咬上陳冰,,忽然一把吳鉤順勢劈進了異物相形柔軟的嘴中,有人伸出一隻手環著陳冰就把她往後拖。

  異物咬合,順勢銜走了吳鉤,並且朝另個方向吐出。

  陳冰絕望的踢著腿掙扎往後擠逃,適才似乎是拖著自己的人劈出了那把吳鉤,泉湧的血流噴灑在自己的戰甲和臉面上,陳冰看見那人本來持吳鉤的手沒了手掌。陳冰回頭看,發現拖著自己的人是諸葛翊。

  江東捍卒和樂府散騎衝上去合圍異獸。替諸葛翊爭取了空檔,他的斷肢裹著那異獸沸騰的唾液,耐著痛楚拖行了陳冰數十步。一邊喊叫一邊拖著陳冰逃脫出戰圈後失衡跌倒。

  「華陀!華陀!華陀!」陳冰隨後按壓上了諸葛翊身上安撫他,喊著散騎隊中醫者的職稱,這是一群使用安息方術的醫者的統稱,是異邦話「藥石」的轉音,本來用來稱呼最早的傳授者。

  青衣男子奔上前來用酒灌洗諸葛翊的創口,灑了藥粉,扯了布巾開始裹傷。陳冰滾到一旁,想以吟唱加持前方戰鬥的人員,卻看見那異物在眾人包圍下,襯著後方燃燒的關要為背景,蓄足了氣力往四方噴吐火焰。

  闞澤好不容易推翻了計里車拉出了孫鄰,忽然噴來了一把吳鉤劈上了孫鄰剛剛所處在的位置,就連膽大的闞澤也因此驚愕住,那是異物吐出來的吳軍武器,只差片嚮,江東正使就會失去性命,但還來不及慶幸,一股更劇烈的火焰裹附上來,具備以口舌挑撥曹操膽識的說客闞澤和孫鄰隨即被火焰所吞沒。

  諸葛翊看著這一幕,救了陳冰,卻失去了和闞澤交接或同生共死的機會,憤怒的留下淚水。正使副使灰飛煙滅,一名山越出身的江東捍卒以刀在胸襟上抹了一條覺悟的血線,提著砍刀助跑,跳上異物身上,直攀爬上了異物頭部,砍刀刺入了異物的眼睛,山越人驚喜的笑了,隨即被異物咬合候甩落,樂府散騎的袁幹和劉赦沒有得到陳冰歌聲的加持,自顧自地唱起了陳冰喜愛的樂府詩,哼著:「摧燒之!當風揚其灰。」兩人上了弩箭便朝異物發射,跟著在異物反擊的火焰中失去了身影。

  夜幕降臨在這火場之上,逃竄的人們成了朱紅的焦炭和漆黑的剪影,在陳冰面前;一切顯得美麗而絕望,她知道自己就算唱起了有神力的魔法樂府詩也難逃死亡的命運,看到了剛剛那魔物的表情,如同闞澤所言,唱起了魔法詩恐怕將讓自己承受更可怕的遭遇。

  她根本不知道眼前那異物是什麼,盔冑在戰鬥間掉落,黑髮飄散在焚風中,嘴裡喃喃唱著樂府詩:

  何用問遺君?雙珠玳瑁簪,用玉紹繚之。

  聞君有他心,拉雜摧燒之。


  在最後的時刻,陳冰感到有點淒然,想念著某人的身影。

  「虎嘯豹吟──百鬼避行。」、「虎嘯豹吟──百鬼避行。」陳冰唱著樂府的同時,耳傍忽然傳來戰士呼嚎。

  劇烈的馬蹄聲響起,黑暗中有數騎衝過陳冰身旁,閃過火焰、拎著鉞戟與長槊突擊向異物。用駿馬形成的加速力將重兵器扎入異物的身軀中。

  「虎豹騎?父親提早送出傳騎、原來是要虎豹騎由許都來支應我們!」忙著組織殘兵的曹泰看見了增援後驚呼。那是由曹氏宗族曹昂直接統轄的曹軍精銳騎兵,天下聞名的虎豹勁旅。

  「食靈者吐了太多火焰,消耗了太多體內焰氣,飛不起來了。」一個熟悉而爾雅的聲音,用中原話在陳冰身後說道。陳冰跪跌在地,不需要回頭,由那說話的音律,就知道那人是誰。

  一個高挑的身影走過陳冰,銀盔下散著一頭銀髮,手上握著一把銀劍。

  那是來自蒼天的天將。

  靈船的流亡者;「蒼天異變」的開端族類。

  「精靈」唱音者埃蘭納歐。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