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創作者交流區
【閒聊創作】#2 劇情老哏,臭了嗎? novapig 157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1-17 15:07
23550018_10159603919025693_8393063158651360353_o.jpg

這個問題實在太常碰到,所謂:「歹看的作品都是相似的,精采的作品則各有各的精采。」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創作要成功,沒有標準作業程序,所謂的創作指南,只是幫助你避開前人踩過的雷,讓你更快找到自己的路。
以下進入正題。

很容易被猜到劇情的故事,是好、還是壞?

先不說「我認為」的答案,但包括我自己在內,很多朋友一定都曾經在寫作時浮現這樣的想法:「拎北(祖嬤)一定要寫一個讓讀者猜不到劇情的故事,哼,你才抓不住我咧!」

擁有奇葩劇情,真的就是好小說(電影)的保證嗎?

「奇葩」定義:整部片的劇情走向讓觀眾猜不到。

要解決這個答案很簡單,我們趕快在腦海裡搜索20部你覺得好看、好讀的小說,是不是有超過一半都是劇情奇葩?

滴答滴答滴答……

好了,時間到。

我隨意舉幾個我想到的創作,大家參考參考。

-孤星淚(又譯:悲慘世界)
-今天暫時停止
-愛在黎明破曉時
-王牌冤家
-雨人
-麻雀變鳳凰
-電子情書
-悲情城市
-刺激1995
-第一次親密接觸
-榭寄生
-一九八四
-動物農莊
-BJ單身日記
-未央歌
-千江有水千江月
……(下略許多好故事)

你發現了什麼?

很神奇的事情,好多精采作品好像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原創」,譬如Bill Murray被困在「土撥鼠日」的電影《今天暫時停止》,我們可以從好幾部小說,甚至民間故事找到類似的概念;又或者描述愛情的故事,總會安排兩位主角浪漫的邂逅、甜蜜的熱戀、摩擦產生糾紛、最後導致暫時(或永遠)的分開。

作家楊凱麟有寫過一則〈如同差異〉的短文,開頭的一段話我非常喜歡:

//從差異出發來思考書寫涉及的賭注,讓書寫宣告著差異的繁盛與過多。相較之下,以風格、文體、情節、知識、道德……來說明文學不是說得還不夠,就是已說得太多。//

無論我們如何挖空心思想在「風格、文體、情節、知識、道德」中與他人做出差異,終究不免走向一種去中心化的離散--這邊開始有朋友想要睡覺了,趕緊用比較簡略、但只是詮釋部分意涵的白話文來說明。回想在武俠小說流行的那個年代,創作者或評論者基於各自主觀目的,在文本間尋求創作與閱讀的差異化,例如:從風格文體上去區隔傳統章回、金古梁時期的白話武俠,又或者從主題上去求新求變的仙俠、異俠、玄幻;日系推理小說在比較文學理論中,也同樣存在「本格派」、「新本格派」、「寫實派」、「法庭派」等各種流派。

這樣的區分對於學界有其價值,但對創作者來說,將自己作品歸類、或者從某項類別排除的(我不想被視為XX類型小說的創作者)是否真的很重要呢?

我自己的答案是否定的。

還記得在上一篇〈起頭難,難如上青天〉閒聊的結尾,我提到:

//被寫出來的故事才是真正有生命的故事,連著作權法都不保障「靈感」,只保障「表達方式」,如果你能賦予那兩三句文字生命,那們你就是它的上帝,沒有人可以取而代之。//

在人類創作歷史的長河中,那些讓你印象深刻的作品,靠奇葩劇情取勝的比重其實沒有很高。

創作之所以精采,在於作者為了創作本身所付出的努力,還有追尋創作源頭的那種執拗,有人形容像是在「掘一口不知何時會冒出泉水的井」,而這些努力絕對會反映在書寫的樣態之上。當你捫心自問:「我為何而寫?」切勿簡簡單單的回答:「我就是為了抒發情感而寫。」

請嘗試給自己更多、更詳細、更深入挖掘內心後的答案,我知道這樣要求或許殘忍,但是唯有對內心的探索更深,你才有辦法在這個歷史不斷重演、讓心情厭煩的世故瑣事中,慢慢搭建起自己的表演舞台,同一齣戲給不同劇團表演,你會覺得一樣嗎?

我的答案依舊是否定的。

更殘忍地說,同一齣戲如果讓觀眾覺得很糟,多半是表演者自己的問題,而不在於這個劇本已經上演過;小說會不好看,除了劇情概念重複之外,你一定還犯了其他更嚴重的錯誤(好比呈現手法、文字細膩度)。

最後分享一些具體的練習法。

不要怕自己想到的劇情已經跟某些經典名作雷同,例如:談「已婚人妻與別的男人相戀」的故事,我們可以想到馬奎斯小說《愛在瘟疫蔓延時》,也可以想到電影《麥迪遜之橋》,如果你也構想出一個好像有人寫過的靈感,那麼別怕!這代表這絕對是一個值得寫的主題(因為符合人生經驗、給讀者帶來具體共鳴),接著去廣讀那些相同主題的經典作品,羅列它們吸引你的要素,進而寫下故事前提(可參考我的前一篇文章),你一定能擁有屬於你的精采!

(摘錄自「英雄寫作互助會」講義)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