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十六章 - 精靈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70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2-14 14:44
感謝聖偉牙醫診所贊助三國蒼天變
---
陳漢典、于美人、魚夫及眾多病人強力推薦!植牙大師、名家製全瓷冠、藝人等級牙齒美白,權威專科醫師陣容!
http://www.sendwelldental.com/service-implant-patient.htm
---


第十六章 ■精靈

  艾洛斯紀七零一一九年.緘默月。

  埃蘭納歐依照禮儀,端坐在漆黑的殿堂中,等待著這塊異彼大陸的皇帝的召喚。

  他聆聽著廊柱殿院間的風聲水鳴,雖然漢人的宮殿用料原始、技藝粗糙,但大體上仍符合音律的常識,適合氣流流動,他能聽到殿宇間仍勉強保有七條風的小溪。這讓埃蘭納歐有些讚賞,對一個短命且幾乎沒有魔力的種族而言,漢人的悟性表現比獸人好些,但是遜於徐徐隨風搖曳的千年林木。

  在聽到漢人中的閹人侍從傳喚後,埃蘭納歐將配劍繳交給漢帝的衛隊,漢人似乎以為只有刀劍才能傷人,這點與獸人執迷於身體感官是類似的。對於精靈而言,元素才是武器,卻在更大成分上是「樂器」。

  他隨著引導進入宮門,邁向巨大的宮闈,這個種族欠缺鑑賞力,整座宮宇的色譜單調,所以盡量將殿宇蓋大以來展示權威性。


  埃蘭納歐注意到漢人使喚閹人作為侍從,這代表漢人協調性欠佳,妄圖改變自然律。這點與當作類比的獸人是相衝突的。

  埃蘭納歐總結對整個種族的印象:談不上粗野,但流於計算。

  漢帝宮中的人們皆是帝國朝廷的高官,他們蜷伏在殿前和殿內,在帝王高高隆起的陞臺前,有名配戴長劍並著高靴的男子,殿內其它人都是脫鞋並且沒有武裝的。

  漢帝身著紅掛黑服,如同一般的漢人,腰身低,膚色黯淡,面孔平坦,耳朵圓短。這個種族比獸人族具備人形,但是容姿仍算是很駑鈍。

  「跪拜───」一旁的閹官喊話道,埃蘭納歐非常善於記憶音頻,比對過閹官唱出的音頻,那應該是宣達漢人的禮儀要求,要埃蘭納歐採取跪姿。埃蘭納歐理性的跪伏下身。或許漢人很需要尊卑有別的感覺。

  在留駐在許都等候漢帝宣達的半年間,埃蘭納歐早已模擬完漢語的全部音高和發音。

  在應對各種禮儀時,埃蘭納爾目光端倪著四面漢官,他發現漢帝並非這個殿堂中最有權力之人。這名男子的服姿看來是個帝王,卻欠缺威嚴,僅是在禮儀層面上為人所敬服。

  埃蘭納歐抬起頭,模擬著漢語說道:「我代表精靈世系朝廷出使貴國,貴國真正做主的是誰呢?」

  「大膽!吾乃大漢丞相曹操,異域之人豈可對陛下無禮!」那個配劍著屢的男人威喝道。埃蘭納歐不為所動,瞇著通透的眼瞳評估著這名男子,他確實看來是個人物,但是最有權力的人物也不是他。

  埃蘭納歐梭巡著兩側公卿,在角落之中,埃蘭納歐發現一名中老年齡的漢人,以精靈的標準來看,他或許該有兩百多歲,但是以朝生暮死的人類來看,或許該是五、六十年的年紀,急促的歲月在他身上壓縮出一股改變周邊氣場的身段。

  他用多疑的眼睛打量著埃蘭納歐,但是並不焦躁,所以這不是謀臣的眼目,而屬於一名決斷者,這名漢人具備一種意識,超乎全場的漢人。要讓埃蘭納歐評估,那對眼目還比較類似精靈族的貴族。

  埃蘭納歐面向那名男子立起身來。

  「無禮!」殿上自稱丞相的人大喊。

  埃蘭納歐並不理會,殿外的衛士拿著禮儀用的斧鉞意進入殿內,意圖逼近埃蘭納歐,他只是立定身姿,對著那神似精靈貴族的男人的方向欠禮道:「大君,是否能與我朝對等談判呢?」

  對埃蘭納歐的大膽行止與優雅的聲韻,漢人百官發出嘖嘖稱奇的聲音,連殿上的配劍男人對埃蘭納歐的態度都鬆下一口氣,步態鬆弛的退後,表達自己並非真正的權力者。人們讓出空間,讓埃蘭納歐和中老年紀的漢人直接對視,那男人豪邁的笑了開來,聲音傳達著一種精悍氣息:「我乃魏公曹操,使者好眼力。據聞貴國擁有通靈秘術,所以設了這樣的謎題考驗。敢問使者為何只有一個人來?」

  通靈秘術?埃蘭納歐理解到這名稱為曹操的男人並無魔法的潛質,並不知道埃蘭納歐找出他全憑精神審度,而非啟用音律魔法。此君對魔法的未知敬畏,可以利用。

  「我代表著我朝,我朝為一個全人,具備著總體意志,我能忠實傳遞大君的善意回朝。」

  埃蘭納歐低頭施禮,此時卻早已把注意力轉移到漢帝身上,漢帝面無表情,卻不恍惚,顯得若有所思。為了精靈族的存續,埃蘭納歐得搞清楚漢人朝廷的矛盾才行。

  埃蘭納歐這才注意到殿堂的角落裡還佈置著黑甲、持著機弓的戰士,看來與守護漢帝的殿前侍衛並不屬於同個指揮系統。他們的目光全端倪著那個自稱曹操的男人,是護衛著曹操的伏兵,舉止較帝王的侍衛更顯精銳。

  看到那高高坐在皇位上的無權帝王,這個朝廷所統轄的,極有可能是個名不符實的帝國。這可能是個不和邏輯的傀儡政權,如果需要傀儡,那漢帝國可能分支成不止一股勢力,所以需要一個名義上的帝王統合。

  一個分裂的落後帝國……

  那就不太可能;在「食靈者」的攻勢下支撐太久。

  食靈者大軍遲早會追尋魔法源抵達這塊大陸……

  埃蘭納爾理解到精靈得破格教育這個種族,讓他們能夠幫忙捍衛「靈鑽」。

  「說吧,天將,你們來到中原,尋求什麼?」真正的曹操昂起頭,鷹眼矃視著精靈說道。

  埃蘭納歐面色冷然,哼出了幾個音節,這是一段造工用的片段靈曲,屬於第三元素的基本音節,用途是以第三元素形朔一個共振結晶,但卻讓殿前侍衛和文官慌亂起來,黑甲精銳降低重心戒備著,但人群中的曹操不為所動,以眼神暗示黑甲精銳待機。

  埃蘭納歐平靜地在掌上凝結了一顆水氣集結成的冰晶,冰晶折射著璀璨的光芒,這塊冰晶是塊基礎,用以共振其他靈歌,不算是個完整樂章,曹操看著冰晶在埃蘭納歐手上旋動,眼睛為之一亮,那微微的聲色,埃蘭納歐完全看在眼裡。權力者上鉤了。

  「我們帶來魔法、為了尋求和平。」
  埃蘭納歐平靜的說出有瑕疵的話,內容堪稱有誤導的意圖,這是漢人俗稱「謊言」的溝通技術。

  「這件事得要請示皇上才行。」台階下的真正權力者曹操謹慎地說,但並未將眼目施捨給陞臺上的漢帝,他只是想緩衝埃蘭納歐的媾和,藉由拖延讓埃蘭納歐的真實目標──利用漢人對抗食魂者──浮現。

  埃蘭納歐理解到,他遇到的是一個權謀高手,統治著一個不依賴魔力、城府很深的帝國。機謀不用來施法,而更常用來折衝博弈,但對抗食靈者,這是徒勞的迂迴。


───


  在蒼天變之日,靈船被「食靈者」們爆破時,七十名精靈「音將」同時吟唱了分離靈船構造的靈歌。將「不安定的音符」獸人族和攀附在檸白上的「噪音」惡魔透過分離靈船流放到天際彼端。

  靈船「檸白」墜落在異端大陸的河岸邊,埃蘭納歐和眾多議會成員躍出了斷損的靈船之外。面對全然未知的異大陸,他們迅速的以吟唱控制周邊環境。空氣間浮游的四元素過少,他們試圖將河水凍結,包覆住檸白,以守衛住船骸內的五千名同胞和做為靈魂之源的「靈鑽」。

  這塊土地的靈能太過貧瘠,埃蘭納歐和另外四名不同家系的貴族一踏入這塊異端土地的空氣中,就知道靈船跳躍到了靈魂意義上的不毛之地。

  「冷澈的埃蘭納歐音主,吾等必須盡快將『靈鑽』穩定好,回復魔法能源的供輸。否則這裡的元素太稀薄了,我們會陷入喑啞,食靈者若來襲,吾等將無力抵抗。」伊坦拉說道,他屬於撰寫第二元素曲目的家系,並不具備武術方面的涵養,將更大的覺知力放在關注魔法,他擔心靈力的供輸是很自然的。

  「至誠的伊坦拉音主,我應允會立刻尋找適合協接這塊土地能量脈流的接點。讓你的家系譜寫符合這個世界元素脈流的曲子,來穩定靈鑽。」埃蘭納歐作出了承諾的手勢,領先著其他的唱音者跳入汙濁的黃色河水中,他唱誦著風流與水氣之歌,後頭的其他貴族們跟著合音,以調節靈船能量引發的混亂氣候,他一轉身,驚見到一名異邦的人種冒雨而來。

  那物種濕淋淋的,身上有紡織性的衣物,眼目看來有知能,除了膚色和髮色沉重,看來像是個五十歲的精靈少年,直到他模仿埃蘭納歐唱出了靈歌音節時。

  埃蘭納歐由音高勉強理解到那可能是一名異邦女性,他對她念起自己名字「埃蘭納歐」,而那名女性也覆誦那音高出來,精準的念誦埃蘭納歐的音準,氣流開始在那名年輕女性周身打轉,那是令最倨傲的精靈也不得不讚嘆的和諧聲韻。

  埃蘭納歐理解到他們來到一塊有別的文明的土地,元素濃度稀薄,但住民或許具備魔法潛質。

  這群住民自稱「漢」。在少女引導下,埃蘭納歐接觸了漢帝國的官僚,竭見漢帝和名為曹操的男人後,精靈們與漢帝國掌權者曹操達成協議,以教授魔法作為交換條件,換取了在五都建立塔城的權力,以安置精靈流亡者。

  除了曹操送來的大量魔法學徒,埃蘭納歐親身教授當初奔來靈船的少女,他對於漢人成長之迅速感到讚嘆,客觀的觀察少女面容迅速轉變成熟。也對於他們的衰老速度同等感到不捨。

  少女名叫陳冰,「冰」在漢語中是水元素的固結狀態。少女在漢人中有著天生的唱音資質。對埃蘭納歐來說,那像是朵放光的夜光百合,是會迅速凋零的美麗事物。對比於此每一名精靈都像是千年巨木般不朽。

  陳冰總是喜孜孜地在埃蘭納歐面前遊走,活力充沛又焦躁不已,但埃蘭納歐只看見漢人的生命如風靈般稍縱而逝。

  與少女有關係的漢官陳矯來接觸埃蘭納歐,陳矯坦言到自己其實具有漢王朝皇族的血統。希望精靈王朝能夠提供些助力給漢帝,以抵制曹操,這合乎當初自己對漢帝國的矛盾的觀察結論。

  埃蘭納歐以使節身分對漢臣的提議予以拒絕,他打算再作觀望。

  漢人文武合一,這點和精靈很像。但是似乎非常熱衷於權謀計算,漢人們不明白,有遠比權力鬥爭更可怕的事物存在著。

  曹操熱衷於吸納魔法技術,而埃蘭納歐知道時間不多,他需要增強漢人的抵抗能力。但是唱音者的數量難以增多。五百名精選的學生中僅有八人真正參透音律。

  埃蘭納歐經歷過艾洛斯的繁多星辰起落,在漢土,他始終懷著一種警戒心,擔心食靈者會來奪取靈鑽。盡其可能地壓抑魔法的使用,盡量不引起食靈者的注意。

  而今,戰鬥仍是無法避免。在漢人的前線將領曹仁傳來遭遇異常力量時,他就要求曹操,一定要讓他隨著漢人的精銳騎兵前往接應陳冰。

  眼前是燃燒的關卡和土崩瓦解的漢帝國軍旅,陳冰披頭散髮的站在自己身後,埃蘭納歐看著面前的食靈者,亮出了密銀長劍。

  無論怎麼看,食靈者都沒有任何聲韻美學價值可言,是種無端的貪婪暴力。音律代表著規律,是一種由界線和音程形成的美學力量。食靈者則毫無界線可言。他們侵入每個世界,吸允光全部的靈魂,將宇宙化成物質組成的不毛之地。

  埃蘭納歐對食靈者的貪婪感到不解,他低聲積蓄著音符,唱出戰術用的音律組合,食靈者轉頭面向自己。埃蘭納歐知道自己正在引發對方的食慾。

  但此時此刻不施展魔法便毫無生機。

  雖然曾經經歷過食靈者傾覆了艾洛斯世界。

  埃蘭納歐對食靈者沒有感想、沒有懸念。

  不過若不在此攔截這頭「食靈者」。

  這座大陸的眾生;

  由此開始,終將魂飛魄散。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