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 第十七章 - 宿命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727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3-7 14:22
感謝巴哈姆特贊助三國蒼天變
---
巴哈姆特 ACG 創作大賽為所有創作者加油!
https://prj.gamer.com.tw/acgaward/2017/
---


第十七章 ■宿命

  遍地火焚,陳冰在飄渺的火星間,見到冷若冰霜的埃蘭納歐現身。那是她朝思暮想、望穿秋水的存在。

  但為何會在這?埃蘭納歐為何會現身於此?

  對尊貴的埃蘭納歐來說,太過危險了!

  她記得曹公提過,有饕餮自蒼天變中誕生,鐵了心要吞食這個世界,那是「精靈」──埃蘭納歐的族類──與魏公聯手要對抗的對象。

  陳冰總覺得那是個神話。今日陳冰真實的目睹了饕餮摧毀了眼前的一切,摧枯拉朽、貪婪無情。

  埃蘭納歐為何要來赴險?

  「虎嘯豹吟──百鬼避行。」舉著旗纛的黑甲騎士迂迴繞行在眼前赤黑色的魔物周邊,間不容髮的放箭、投槍。

  陳冰看著虎豹騎勇猛無當的奔馳投射那魔物,如埃蘭納歐說的,魔物因為噴吐了太多火焰,已經失去了振翼飛翔的力量,埃蘭納歐坦展的走在火焰的緣線上,陳冰的滿副注意力都在埃蘭納歐身上,她毫不擔心自己,只擔心埃蘭納歐有不測。

  「埃蘭納歐...」陳冰跟了上去,隨即被人撲倒。

  一旁的草皮燃燒起來,陳冰的筒袖著了火。原來是前頭的魔物積蓄剩下的氣力朝陳冰吐出了火球,有人撲倒了陳冰,讓她免於祝融。

  「別攔著我──埃蘭納歐音主需要支援!」陳冰推開來人起身。

  回首間看見撲倒在陳冰身上掩護她,又被陳冰推開的,是失去手掌的諸葛翊。

  太蠢了,為何要做到這個地步;陳冰心中閃過嫌棄的念頭。

  她對諸葛翊發起了脾氣,硬是推了開諸葛翊往前奔。

  諸葛翊被後頭趕上的藥師攔住,硬生生地看著陳冰衝進火場中追隨埃蘭納歐。

  她忘卻了恐懼,在蒸騰的熱氣和全場的吶喊中,緊緊地跟隨那異人的身姿。

  滾滾的上升氣流捲起了埃蘭納歐的銀髮,前方漢人精銳騎兵「虎豹騎」對「食靈者」往復進攻,他以激鬥為遠景,提著銀劍梭巡戰場,口裡喃喃唱著祝禱,毫不懸念後頭陳冰癡癡地跟著。

  重組的曹泰部眾迅速在諸葛翊周邊豎立櫓盾,諸葛翊隔著防護看著陳冰的舉動,看著那銀髮銀甲的異人背影,高聳的鼻樑、通透的眼眸,絕美的身姿,那是傳說中的美男子之國大秦人?不對,這和眼前那頭赤黑色的殺人虎獸是同路的魔物,當年的鴻盧蔡邕都未曾列載於熹平石經,那絕非漢土人間應有的事物。

  下一刻另個背影吸引了諸葛翊的注意力,讓他對眼前的超自然事物卻感到有些恍惚,也忘卻了正被醫者扎緊的斷掌的傷痛。 

  他只是望著陳冰,隱隱感到一股心痛,望著陳冰追隨著那銀髮異人。

  男人迎著熱浪顧盼,他提起銀劍,順著韻律畫動劍身,宛若一個祭禮指揮者,陳冰在後頭若即若離的跟著。男人對陳冰則完全不屑一顧。

  「噴吐了太多火焰之氣,現在已經飛不起來了。」埃蘭納歐以精靈語判讀出局勢。

  「打!」埃蘭納歐身旁有個中年巨漢以簡短的指令指示虎豹騎戰鬥,那巨漢和埃蘭納歐一樣都是步行,忌憚的守衛著埃蘭納歐。

  「許褚爺!」曹泰扛著劍對巨漢呼喊名號示意,那稱為許褚的巨漢也不回話,曹泰也不多說,開始呼喝殘部逕行組織。

  諸葛翊非常訝異,眾所皆知擔任曹操近衛的「虎癡」許褚竟出現在前線護衛著這名異人。

  在許褚壓陣下,魏國威震天下的虎豹騎的攻擊目不暇及,北方反曲弓、鈹、投鋋間不容髮的招呼在那赤紅魔物上,那魔物似乎失去了振翼的能力,虎豹騎也沒打算縱虎歸山,不留餘地的猛擊。

  一名虎豹騎衝突向前,將馬槊橫在跨前,那是把精緻的八面菱鋒槊,後頭同僚馬弓箭無虛發,敢於在這名虎豹騎兩翼放射,虎豹騎貌似突刺,卻是一個假動作,橫馬到魔物身前,迴馬掄槊重複橫掃,長兵短用,梭巡著赤黑色魔物身上的要害不斷戳刺,那槊鋒尖長,一般丸首鐵圜皆能輕易挑破,連狀似刀槍不入的這魔物也都節節後退起來。

  諸葛翊不知道這名虎豹騎名號,或許有張繡西涼軍的背景,若在江東,這樣嫻熟馬戰長兵器的武將大概只有太史子義了。

  虎豹騎不愧號稱「百人將者」,皆是以一擋百的能者,單憑一騎的鋒芒就壓制了肆虐曹泰精銳的魔物。虎豹騎這群人是壓制天下動盪的強人,斬袁譚、建安十二年破遊騎民烏丸。不管是許褚還是虎豹騎,魏公派來的援軍層級完全超過了諸葛翊想像……

  那魔物徐徐後退,突然定住了身腳。

  (不對!)諸葛翊忽而意識到那是魔物故意放的破綻。

  下一刻赤紅魔物巨臂一揮,那名虎豹騎連人帶馬被摧折,虎豹騎被擊倒形成了一個空檔,赤紅魔物適才屢屢後退,早讓虎豹騎的包圍開始疏遠,他立刻由那個死角撲向其他虎豹騎。虎豹騎各自拋掉短鈹長槊,改以環首刀應戰。

  諸葛翊看著噴滅鬫澤、孫鄰的那團火焰,再看著置身在前方的陳冰,又莽撞的掙扎,託住櫓盾起身,想要幫忙些什麼。

  「埃蘭納歐大君,您為何不吟唱呢?只要用三級以上的凍結音律,能輕易降伏這頭魔物吧。」陳冰詢問道。

  埃蘭納歐沒有回答陳冰,他凝視著赤紅魔物開始將虎豹騎一個個由馬上擊落,眉目毫無反應。一會兒仿佛意會到陳冰的存在似的,轉頭過來對陳冰說道:「不如由冰小姐來唱吧,我能夠指導妳。」

  陳冰似乎對剛剛饕餮凝視著自己那副嘴饞臉目餘悸猶存,但仍然鼓起勇氣仰視著埃蘭納歐:「人家……如果是埃蘭納歐的意思,我可以。」

  埃蘭納歐額首示意,陳冰坦步向前,埃蘭納歐不動聲色的徐徐退到了陳冰身後。

  「埃蘭納歐……請點曲子……」

  陳冰舒展肩身,希望能讓身子不要再抖,舒緩掉身體的恐慌,按著音律踏出步伐,埃蘭納歐的存在,稍稍沖淡了她的恐懼。

  「唱積聚元素能量的奏鳴靈歌吧。」埃蘭納歐說道。

  「噫?這個臨戰當下……為何不是直接攻擊的靈歌?好,我知道了。」

  她下定決心配合埃蘭納歐,她相信埃蘭納歐,開始拉長吟聲,醞釀唱出異人的靈曲,埃蘭納歐阿,好久好久沒有見到你,希望你能覺得我唱得好。陳冰暗暗下了心願開始引聲高歌,惡戰間,虎豹騎們被那聲長音由恐慌情緒中喚醒,那赤黑魔物也轉頭朝向虎豹騎後方的陳冰。

  陳冰自絕於現場的狼藉,開始放聲吟唱,埃蘭納歐要她唱的,是積聚能量之歌,用以堆疊元素能量,再以不同的靈歌來引發精靈一族的奇術。陳冰唱了起來,沉浸在飛揚的元素之間。

  埃蘭納歐走進陳冰唱出的音場中,體驗元素的流動型態,對於這個漢人少女之歌的品質,算是感到滿意,他感受那個音韻在秩序和混亂間分合,但並沒有浸淫在歌聲中,而是靜靜蜷伏在陳冰的身後。他以手撫弄陳冰頸背,讓陳冰陷入吟唱的神馳,將歌聲提到一個高點,埃蘭納歐心中對陳冰感到一絲絲惋惜,這樣難得一見的異邦魔法素材就要這樣消逝了。

  一名手持斧鉞的虎豹騎被拋了開了,赤黑色的食靈者的目光轉向陳冰的方向。埃蘭納歐了解到對方上鉤了,「食靈者」無法抵抗對魔力的貪婪。瞬間狂奔衝向了陳冰,對方在圍攻下陷入窘態,對於魔法更是飢渴,埃蘭納歐以陳冰的魔法歌聲為餌,等的就是這一刻。埃蘭納歐輕輕地唸起儲備的咒語,但這不是來阻截食靈者,保護陳冰用的...

  就在食靈者即將咬上陳冰之際,忽然一個車輪卡上了那頭魔物的大嘴,手持那巨大車輪的正是「虎癡」許褚。許褚由江東的使節車上拆了那車輪當武器。

  埃蘭納歐趁勢後退,然後輕輕緩緩的將低聲唱念的靈歌結尾。陳冰靈歌積聚的元素場域發生了巨大的爆破。

  空氣凝聚,場域中的水元素瞬間壓縮,埃蘭納歐引發的能量爆發,瞬間被凜冰凝結,許褚因為動作不快,反而沒有和被精靈稱為「食靈者」的魔物陷入糾纏,未陷入那波元素爆破和凍結中,而眼前魔物所處在場域,全結成一片蒼冰。

  成功了,埃蘭納歐以陳冰為誘餌的伎倆成功。為了讓陳冰能夠成為具體的陷阱,他讓陳冰唱了吸聚能量的靈歌,引起了食靈者的注意後,陳冰所唱出的能量的濃度,隨即就成了埃蘭納歐冰結靈歌的襯底,發揮出連時間都能瞬結的凍結力。

  陳冰是否被捲入魔法爆發,或者被食靈者啃食了半身,這都不是埃蘭納歐能夠挽救的。食靈者幾乎無法被摧毀,只能設下陷阱發動一擊。

  「咳!咳!咳──」陳冰由吟唱的神馳中轉醒,乾咳著跪伏在地。

  埃蘭納歐注意到一名斷腕的漢人青年在剛剛食靈者咬合時,將陳冰拖曳到一旁。也就讓陳冰避開了被元素爆破又被冰晶封結的結果。

  陳冰迷濛地看著埃蘭納歐,再看看被冰晶封結的食靈者,似乎並不知道剛剛自己被信任的精靈教育者當作犧牲。

  諸葛翊並不知道眼前那陣結冰奇術意謂著什麼,他只是擔心陳冰被那魔物咬住,在亂中前奔再一次將陳冰後拖,兩人摔做一處,隨後眼前就迸出了巨大的冰山,凍結了那頭魔物。

  諸葛翊與埃蘭納歐對上眼神,發現那對金眸中,並無映照自身的身姿,那異人對他或者陳冰似乎毫無顧念。

  「哼!」魏公忠誠的護衛許褚發出悶聲,暗示埃蘭納歐事情還未了結。

  眼前巨大冰山般的冰晶開始融解,並且由封閉食靈者的深處位置開始引發龜裂。

  「天將!該怎麼辦?」曹泰問道。四散的虎豹騎簇擁到冰晶四邊,等待那頭巨大的魔物破冰而出。

  埃蘭納歐看著前方,冷冷地平舉銀劍。

  對於接下來這場不優雅的殊死之鬥,老實說跟這塊大陸的未來一樣,他相信沒人得以倖免。

  冰岩風化般的崩落,魔物高溫的體液噴灑在蒸出蒸汽的冰晶上。

  當那赤黑色的魔物破出埃蘭納歐結成的冰晶時,礦物般的身體也因為掙脫堅冰而大半被牠自身的力量所撕裂。但牠仍在一聲狂吼中捏碎了第一個殺向牠的虎豹騎。很快的現場的曹軍和江東使節都會被殺得一乾二淨。

  埃蘭納歐展開銀劍,身為一名生命力長保恆常的精靈,他並不善於漢人稱為賭博的遊戲,在他眼中,命運可轉圜的可能性並不多,沒什麼隨機性可言。

  在剛剛設下的魔法陷阱失效後,食靈者雖然身體大半遭到破損,但魔法的濃度讓牠重新提高了活動力。剛才的魔法能量爆發,如果和唱著靈歌的陳冰互相衝擊,引發的爆破力或者能一擊消滅食靈者。這是他在目睹戰場現況後,他所判斷最有把握的勝利選擇。

  但陳冰並未成為魔法爆發引源,如今戰鬥將繼續下去,埃蘭納歐在心中向遠古的家名致意,接受將與食靈者戰到同歸於盡的事實。

  和精靈族的存續,與精靈族所守護的奧秘相比,他和陳冰的性命都可以犧牲。不過現在並非犧牲什麼,就能阻止食靈者屠滅另一勢力的人類的使節團。

  「虎癡」許褚和幾名虎豹騎,扛起了一旁的輕車就往食靈者身上丟,車架壓倒了食靈者,許褚跳上了車架,拿起了環首刀對著車下的魔物拼命戳刺。那魔物掀倒了整座車架,許褚滾落一旁,那座車架反倒被魔物扔上了許褚身上。

  曹泰和僅存的幾名士兵舉起了長矛推斥爬正起身的魔物,許褚由車架下掙扎起身,又迎了上去用壯闊的身形和巨大的魔物拚搏。

  埃蘭納歐看著漢人奮戰的姿態,即使在精靈的宿敵獸人之中,也少有勇士能像許褚般和食靈者近身格鬥,漢人權力者曹操示意自身近衛許褚保護他,但這也改變不了什麼,他聽著現場元素能量的不斷流迭,知道食靈者在連番進攻下,仍然逐步在回穩那股狂躁的虛無本質,事情不會有轉機。

  他仍然立在原地,溫存自己的體力和魔力,他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迎戰這頭食靈者的人。

  陳冰愷愷的看著眼前戰況,似乎沒有由剛剛的吟唱中回神過來。

  「陳姑娘,妳還好嗎?」諸葛翊單手挽著陳冰後退,沒敬稱樂府散騎常侍陳冰,鬫澤死後,諸葛翊不再顧忌繁文縟節,只想保護眼前像是個紙人般的陳冰。

  陳冰不想說話,她覺得自己剛剛一定在埃蘭納歐前失態了。她失去了自己的樂府從役,平時頤指氣使的她,頓時失了方寸。而目前那饕餮還在肆虐,她敬愛的埃蘭納歐,卻只是冷澈的立在原地,她很想幫助埃蘭納歐擊倒他們名為食靈者的怪物。

  「陳姑娘,妳和那天將都是用吟唱驅動『仙術』的嗎?」諸葛翊打斷她的糾結說。

  「怎?你要說什麼……」

  「《呂氏春秋》提到了,同聲同音,便能共鳴……你們可以和聲共鳴吧?在江東,撁夫們也是齊聲唱和來拖曳駁船!」

  陳冰忽然聽懂了諸葛翊的說明,也不回話,一個轉身奔往了埃蘭納歐。

  「埃蘭納歐……我們可以試試,你明白嗎?」陳冰試圖對埃蘭納歐說。

  「我們?」

  「你們天將常常一起唱音,啟動靈歌的力量。」

  「我族的群唱,也只有一個主唱音主,沒有雙主唱的場合。」

  「跟我試試!我們一起唱和,跟我試試...」陳冰懇切的說。

  埃蘭納歐聽著陳冰不合律例的建議,眼前徐褚等人或許不能再支撐太久,和一個漢人一起同步唱音,或許可以創造些未可知的機遇。

  埃蘭納歐額首,示意陳冰跟上他,然後他唱起了自己摯愛的《極光為帳》,他知道陳冰多次聽過這首曲子,他卻不曾教過他,他並不期望陳冰跟上他的唱音,她能跟上,那就是命運。

  陳冰多次聽過這首歌,每次埃蘭納歐都用極端寂寞的歌喉來唱這首歌,她開始清嗓子跟上,忘情地跟上埃蘭納歐的靈音。

  被許褚和虎豹騎、曹泰困住的食靈者這回對魔法靈歌沒有太表顯反應,牠驅動著殘破的身軀,仍然非常狂暴敏捷,和一般的活物不同,牠的行動力似乎不會隨著生命力的衰減變得耗弱或困乏,仍然是具精準的吃人凶器。

  埃蘭納歐感受著陳冰跟上了他的音頻,就跟他第一次見到陳冰時一樣。

  有違常例的律動正在發生,在精靈千年的靈歌禮讚歷史中,這樣的雙聲和音,因為怕創造太癲狂的音符而被限制。

  埃蘭納歐不喜歡這樣,但是他可以感受那個異族少女的頻率正在跟上他,有種異端的增幅正在發生,那種血氣引發的能量正在提高,他收縮這首歌賦予的能量震動於一瞬,匯於劍尖,唱音間已經走到了戰鬥的核心之處,一劍探入食靈者的腦門。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