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三國蒼天變.陳冰短篇: 末世少女的秋日 hospitaller 三國蒼天變:魔軍侵攻 832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3-23 14:56
末世少女的秋日

  呵啊────陳冰睡到嘴巴開開,不合儒家禮儀的在秋日晝寢。

  寄居在鄴城的陳冰。受到「霸府(曹軍指揮部)」派來的虎豹騎守護。座落在府院深處,門外是層層的玄甲鐵衛,全是百人將級的虎士,攜帶著斧钺、鉤攘、短戟,護衛著陳冰的秋日午睡,她一個閨女就不須擔心任何人看見她這副憨傻樣貌。

  魏公曹操並不像安排人稱昭姬的蔡琰改嫁,幫陳冰主持婚配,並且越過了儒家男女之別,讓陳冰入了樂府充作散騎。這全是因為陳冰身負異稟。

  她原先是就著密銀鏡子練習魔法樂府歌。密銀鏡子以天人所賜的金屬所煉製,通淨無比,能夠呼應魔法音頻共振,陳冰常是就著鏡子練習口型唱腔,練著練著就開始畫起妝來,想著等等給擔當魔法老師的精靈貴族伊爾默指導,內心就一陣竊喜,她想著伊爾默聲音如同胡風樂器的共鳴感,在腦海中鑑賞他冷若冰霜的高貴異人臉孔,內心就為之一暖。

  哼哼哈哈的唱起歌來,然後開始慌張起來,一焦急起來就累,沒多久就坐著打起盹來。

  陳冰的閨密阿騖進了來,溫婉的在一旁看著陳冰酣睡。

  阿騖容貌殊麗,年紀雖和陳冰相仿,但卻按著人婦髮型的樣式編髮,將黑幽幽的長髮垂到後腰,尾端分股結辮,頰側的垂鬢拉回額前結成髮鬟,和有著犀利的美人尖、濃眉的陳冰不同,臉敷了華貴的西域風白粉,上了愁眉妝,體姿和陳冰一樣輕薄,但不若陳冰矯健,腰身襯著長帶長袖顯得裊裊嫋嫋,臉龐散著溫潤光華,竟透出了敷臉的白粉來。

  她曾是已故尚書荀攸的侍妾,在司隸能人鍾繇作主下再改嫁。但是又被召來鄴城一帶的銅雀臺充作女官,司掌簿計,跟過荀攸的她,在士族間評價很高,是個極其伶俐的女子。

  她替陳冰將密銀鏡子藏進了鏡匣裡,在筆硯磨起了上眉黛用的碳黑。

  提起了眉筆卻不是要幫陳冰上眉色,而是在陳冰額頭上舞弄起來,她想著陝北一帶侯府放的石獅子。喜孜孜的在陳冰臉上作畫。

  「燕兒起來了~」阿騖叫了陳冰的小名,因為陳冰的身姿快若飛燕剪空。

  阿──我可以再睡一下嗎?陳冰迷迷糊糊拜託到。

  「不是要去天將那兒學唱魔法樂府歌嗎?」阿騖提醒到了。

  「是阿!現在什麼時刻了?我遲到了!」提起了伊爾默,陳冰馬上清醒過來,也不管阿騖就奪門而出。

  門外的虎豹騎門衛見了陳冰奪門出來,精悍的面容看了陳冰的臉,忍捘不笑卻又想提示什麼,但看了陳冰從五品的綬帶,又不好多說。陳冰一溜煙跑了,虎豹騎的悍將追隨前,探了探室內,只見到阿騖溫柔的回眸。

  陳冰快步通過官闕,一陣風般撞上一道城牆,滾了三圈暈頭轉向立定,眼前一個龐然大物,是腰寬十圍的曹公禁衛許褚。

  「沒事吧!」出聲的是虎豹騎行司馬曹演 將軍。曹演是前虎豹騎司馬曹純之子,因為虎豹騎司馬在曹純死後一直出缺,所以由曹演直接受命曹操,代理指揮虎豹騎。他為人恭謹,但端詳了陳冰後,隨後厲聲起來:「陳冰!妳幹什麼!額上怎麼回事?」

  「我怎麼了!撞到頭虎癡頭腫了嗎?」陳冰抱著額回道。「虎癡」指的是猛獸般的豪傑許褚。

  曹演上前想拎住陳冰,又覺男女有別,不知要提住她哪。乾作著勢想去抹陳冰的額頭。

  「唉唉唉,曹演將軍再粗魯,我可要唱魔法歌制止你啦。」陳冰哼哼唱唱的抗議道。

  「陳冰,妳現在這樣子可不能被主公看見。」曹演說道。

  「怎麼了?冰、演。」一個高亢的聲音說道。

  「主公。」曹演認出了聲音的主人,邊回聲作禮,邊用身體擋住了陳冰。

  「喂,不要擋住我。」陳冰抱怨著想推開曹演,曹演嚴峻的頂著陳冰的推擠。

  「演,退下。」那個高亢聲音指示曹演道,曹演立刻挺直身軀讓到一側。

  出現在陳冰面前的,是名身軀不高的壯老權臣。

  權臣皮肉不笑,偏著頭仔仔細細的打量著陳冰。

  陳冰給盯地有點緊張,但身為武官,卻又得依禮正杵。

  權臣神色冷然,靜默了片刻。

  身經百戰的虎豹騎統領曹演顯得有點緊張。

  權臣忽然啞然失笑起來:「原來是陝北流行的石獅子阿?」

  「曹公?什麼意思?」陳冰撫著額困惑的說。

  見權臣笑了,曹演立刻跟著笑了起來。

  「褚,你這頭猛虎,怎麼看這頭小猛獸的?」權臣昂揚著聲韻,對許褚指點陳冰道,而威猛的許褚面對身軀相形侷促矮小的權臣,卻異常的卑躬。

  陳冰轉頭奔往院落旁的防火甕,這些甕還是細心的阿騖要人佈置的,因為採擷樂府音樂的方面常有水火之災,常有臨時需要汲水的時候。陳冰看了看甕水上的倒影,終於發現了主公什麼意思。

  陳冰瞪大了眼,甕裡的倒影中,自己的額上被寫了個王字,臉頰上還多了六撇獅子鬍。

  這是模仿鎮邪的祥獸石獅子阿。

  「一定是阿騖畫的!對不起!在主公面前不成體統!」陳冰慌張的說道。

  「原來是阿騖嗎…..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主公若有所悟的說。

  陳冰致了歉後,立刻退了下去,依照時辰她得去拜訪精靈族的使節學習魔法歌。

  「…這阿騖,是想借玩笑,替荀彧和伏氏抱不平嗎?寫了個王字….暗諷我想稱王…」被稱作「主公」的曹操低吟。

  聽著曹操猜度,陪笑著的曹演馬上收斂起笑容。

  曹演剛剛陪笑,多半也是知道王字將會刺激到曹操,因為曹操多慮的性格,隨著年紀老邁成了一種過度的警覺。因為過去侍奉漢帝的曹操的稱王意圖,屢次都為已故的光祿大夫荀彧所勸止,最後荀彧在不明原因下鬱病而死,坊間卻又說是被曹公逼著自殺。而荀攸是荀彧年齡相近的叔叔。

  「知道我拿這冒失的陳冰沒法兒,這阿騖學著楊修自作聰明嗎?不虧是荀攸調教出來的女尚書……也罷,蒼天異變後,江東醞釀的妖異氛圍,更令我狐疑阿。」曹操擺了擺袖子,無奈的看著陳冰快步離去的背影說道。

  中原醞釀著山雨欲來的凝重感,而陳冰什麼都不知道,在拒馬旁牌牽了馬,六名輕甲持戟的虎豹騎隨後跟上,一同策向了銅雀臺方向,一座座以千年神木雕琢成的巨塔。那是被稱為「天將」的精靈族聚落。

  她想著等會能在伊爾默的指導下唱歌,隨著幻化出各種效果,就覺得能發生「蒼天異變」真是太好了。




--
相關閱讀:三國蒼天變.人物設定: 陳冰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