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我們拉風地啾團去搶劫—異教徒大軍(中) Shirman 不同角度看歷史 316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7-15 15:43
viking_eagle.jpg

  上篇我們已經領略到維京人的厲害之處,那麼被我賣了一整篇關子之後,我們終於要進入異教徒大軍的正題了。西元793年,英格蘭的諾森布里亞王國領下一塊叫做林迪斯法恩的小島,發生了史上第一起維京劫掠事件,從此為維京時代拉開了序幕。北歐人為何在此時期開始大規模四處劫掠的原因,眾說紛紜。
  有些學者提出,維京時期剛好和中世紀溫暖期重疊,止於小冰期的開端,認為氣候暖化使得斯堪地那維亞開始更適合生存,造成人口成長,但耕地的貧脊使情況演變成人口超載,這些在村里成為多餘人口的好事之徒不得不出外奮鬥,為自己的下一餐打拼。也有些理論認為,伊比利半島上的伊斯蘭王朝和法蘭克人間的衝突,使得政治衝突沒那麼敏感的英格蘭諸王國成為穆斯林最適當的貿易夥伴,英倫上的薩克遜人從貿易中累積的大量財富,引來維京人的覬覦。其他人文面向的理論,則有日耳曼信仰對基督教的反擊說,因為林迪斯法恩的劫掠時間,相當鄰近查理曼對薩克森人的戰爭,法蘭克人也在此戰中燒毀了聖樹伊明索(Irminsul)。同時,英格蘭的七國時代、查理曼諸子分國,這些周邊勢力的衰弱也給了維京人可趁之機。斯堪地那維亞本土也有外推的政治力量,挪威的金髮王哈拉爾、瑞典的芒索家族、丹麥以西蘭島為據點的勢力,在統一的過程中也因為滅亡小國,造成不少的流亡者。
  無論原因為何,出海搶劫外國人開始逐漸成為北歐人的一種流行與文化,他們將這種揪團搶劫的活動命名為「維京」—即「海上冒險」之意。是的,每個青年都希望自己出海冒險,能夠像海賊王魯夫一樣成為強者,做的行為都是鋤強扶弱、懲奸除惡的善舉,拿的財寶都是荒島上的無主金銀。他們大多數人的確成為了強者,一個個屠殺弱者、淫人妻女、掠奪他人畢生耕耘的強者。彼時彼刻,這些強者被稱之為「諾斯人」(Norse),從英文字首即可見得是「北方人」之意,這些來自北方的海盜,還要等上一千年,才會被歐洲的文學家以維京人稱呼。
  在諸多從事維京的諾斯人之中,芒索家族的少主—或後來的當家,朗納爾‧洛德布羅克是最出色的一位。洛德布羅克其實是他的綽號—Loðbrók在古諾斯語是毛短褲之意,可能是位365天都穿毛短褲跑來跑去的人。前面提到,芒索家族在當時已經是瑞典地區的準霸主了,而這位出身芒索家族的闊少,出手自然不會寒酸,至少不是三船百人還要跟當地小領主玩捉迷藏那種貨色。西元845年,朗納爾率領了120艘維京長船,載了約5000人的維京團,從西法蘭克王國的塞納河順游而上,劫掠沿途城市,其中包括直到今日依然是大城的盧昂。當時西法蘭克的國王「禿頭」查理決定花錢消災,偉大的朗納爾也決定收錢爽約,維京人收了消災財之後依然不斷往上游逼近,終點直指巴黎。
  今天的巴黎是個面積達100平方公里的超級都會區,但在當時,巴黎還只是個以塞納河上一座小島為中心發展的城市,後來的法國國王被戲稱為巴黎島公爵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1024px-Paris_in_9_century.jpg

當時的巴黎地圖
  若是在平時,四面環河的巴黎城絕對是易守難攻的好據點,但在對上以維京長船為活動據點的諾斯人時,無疑是個退無後路的巨大棺材。禿頭查理的緊張可想而知,他召集士兵,然後將軍隊「一分為二」,布置在塞納河兩岸朝下游迎擊朗納爾的軍隊。雖然史料紀載不多,但我們應該可以推測出:第一,禿頭查理有人數優勢,故分兵兩岸是為防止諾斯人從手上溜走;第二,查理應該還是有準備渡船伴隨軍隊而行,這樣兩岸軍隊才能相互支援。作為一個對歷史有興趣的人,還是不要把能在歷史留名的人當作豬頭白癡才好。
  即便如此,結局仍是可想而知,諾斯人燒毀了法蘭克人的渡船,集中兵力攻擊法蘭克人其中一岸的軍隊。朗納爾大獲全勝,並且在另一岸法蘭克人的眼前,把他們被俘虜的同胞通通吊死,獻祭給倒吊之神奧丁。然後留下在岸上乾瞪眼的法蘭克人和禿頭查理,繼續沿河北上,毫無阻礙地進入成為空城的巴黎,大肆劫掠。事後,禿頭查理付出了大筆贖金才換得諾斯人撤出巴黎城,而朗納爾則成為諾斯人之間的傳奇及偶像。
  不過,朗納爾終究不是神,他在歐洲四處劫掠的夜路上最終和鬼撞個正著。巴黎圍城的20年後,即西元865年,他劫掠位於英格蘭北部的王國諾森布里亞時失手被國王埃拉逮住。埃拉不知道跟朗納爾有什麼仇,即便沒仇,逮住大名鼎鼎的朗納爾也是很值得炫耀的事情,埃拉將朗納爾丟入滿是毒蛇的坑洞之中讓他被活活毒死。死期將至的朗納爾依然不改8+9本色,對著洞口的埃拉怒喊道:「我的小豬仔們聽到老野豬如何死去的時候,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當時人對豬的印象多數是那種山裡四處橫竄,勇猛而且聰明狡猾的動物,是種跟狼、虎一樣正面的形容而非如今肥愚形象的家豬)
  他的兒子們果然都氣到抓狂,誓言為父報仇。所謂虎父無犬子,朗納爾的兒子們也是一個個威震四方(或聲名狼藉)的傳奇人物,他們就是前述的異教徒大軍領袖:「堅定如鐵」比約恩(Björn Ironside)、「白衣」哈夫丹(Halfdan the Whiteshirt)、「無骨者」伊瓦爾(Ivar the Boneless)、「眼中蛇」西格爾德(Sigurd Snake-in-the-Eye),還有阿巴(Ubbe)。
  長子比約恩堅毅果敢,即使面對必敗的局面也是勇往直前,因此贏得「堅定如鐵」(Ironside)的綽號。在其父死後就繼承王位成為瑞典國王,統帥父親的舊屬。
  哈夫丹或「白衣」維瑟特(Hvitserk "White-Shirt"),這兩人在史料上都被記錄為拉格納之子,但有哈夫丹的史料就沒有維瑟特,反之亦然,故有人推論兩人為同一人。當時正率領一支自己的劫掠團統治著祖父從丹麥王「戰牙」哈拉德手中奪來的西蘭島。
  「眼中蛇」西格爾德,他的綽號來自於其中一隻眼睛的瞳孔被一圈異色圓環圍繞,被人形容為世界蛇耶夢嘉德銜尾環繞世界的樣子,眼中蛇之名不脛而走(註:這綽號其實也能直譯為「眼睛裡有蛇」,令人聯想到山謬傑克森主演的電影),這特徵來自於被現代命名為虹膜異色症的先天性疾病。當時正和其弟阿巴一起待在哥哥哈夫丹的劫掠團裡。
  五兄弟之中,「無骨者」伊瓦爾的經歷也許最具傳奇性。無骨者這綽號來自於他的先天性疾病,在現代被稱為成骨不全症,俗稱玻璃娃娃。在一個崇尚勇猛、忍受痛苦,隨時和敵人拚搏的環境裡,一個非常容易受傷的孩子,恐怕得長年忍受所有人甚至自己對自己的輕視和鄙夷。然而他最終沒有被自卑擊倒,成為一個終身依賴家族的病人,而是將自己唯一能用的器官鍛鍊到極限—他的大腦。無骨者伊瓦爾最後成為五兄弟之中最聰明、狡猾、老謀深算的領袖,也是卓越的指揮官,戰術高妙、正奇計謀變化無窮。伊瓦爾無法行走、無法騎馬,去哪都依賴手下抬在轎子上,但是他的劫掠團最終佔領了蘇格蘭的外赫布里底群島、愛爾蘭的都柏林、英格蘭的馬恩島,以這些地方為據點四處劫掠、橫掃無阻,可說是名符其實的維京海王。當時他人正在愛爾蘭征服當地的小王國,然而當朗納爾慘死的消息傳到他耳裡時,也顧不得即刻到手的勝利,立刻率軍返回老家與弟兄商討復仇大業。
  (五個孩子竟然兩個有先天性疾病,朗納爾的基因有點毛病啊…)
伊瓦爾領地(小).png

伊瓦爾的領土

  五兄弟花費了兩年時間準備,動用自己的人脈、財富、名聲,糾集了無數勇士,來為自己的父親報仇。一聽聞諾斯人中的偶像、傳奇海盜朗納爾慘死於埃拉王之手,無數諾斯人無不義憤填膺,許多崇拜朗納爾的諾斯人紛紛聚集於五兄弟麾下,隨之而來的是更多嗅到機會與利益的投機份子。867年,他們終於籌備出足夠力量,率領了萬餘名諾斯人,登陸英格蘭的東盎格利亞王國,東盎格利亞國王根本就不敢招惹他們,不但讓諾斯人在當地過冬,甚至還提供馬匹讓他們穿越國境,直達諾森布里亞王國領內的約克城下。由於這上萬名不拜上帝信雷神的諾斯人聲勢太過驚人,因此後世史學家將這支軍隊命名為「異教徒大軍」。
  這邊介紹一下當時英格蘭的政治情況,盎格魯薩克遜人於五世紀在英格蘭立國之後,不斷蠶食鯨吞凱爾特人的領土,並建立七個國家,計有諾森布里亞、麥西亞、東盎格利亞、埃賽克斯、薩賽克斯、威塞克斯、肯特,就是大家熟知的七國時代。在查理曼的時代,七國之中的麥西亞原本一度壯大,更在國王奧法統治時使諾森布里亞以外的七國都成為了從屬國,一度有統一英格蘭的霸主之勢。然而奧法死後,後繼者都無法掌握住麥西亞擁有的優勢,不但國勢衰落,更眼睜睜看著威塞克斯王國崛起,北挫麥西亞,東吞埃賽克斯、薩賽克斯及肯特。當諾斯人到來時,剩下的七國不但沒有團結抗外,反而竊喜其他國家遭到攻擊。
867七國(小).png

867年的英格蘭政治局勢以及海岸線

  異教徒大軍第一個攻擊目標就是約克城,約克在今天的英國已經是個內陸都市了,然而一千年前,約克卻是個鄰近大片沼澤地的水運城市,早在羅馬時代就已經建立,因為船運的發達造就約克這個城市不斷興盛成長,儼然諾森布里亞的第二首都。
約克2.png

約克位置以及異教徒大軍的進軍路線

  諾斯人打下這座城沒花多少力氣,由於此城人口富庶,又易守難攻,便成為異教徒大軍在英格蘭的據點,後來更發展成一個由諾斯人所建立的小王國,約克在諾斯語中叫約維克,此國也稱之為約維克王國。
  緊接著約克的淪陷之後,諾森布里亞也在很短的時間內被全面佔領。國王埃拉被五兄弟逮住,處以「血鷹」之刑。下圖這標誌已經將一個人被處以血鷹之刑後的樣貌極度抽象以及詩意化了,如果大家的想像力不足,就聽我敘述血鷹刑的步驟吧!首先,拿刀割開受刑者脊椎兩側的皮肉,然後將這兩塊血肉往左右兩側掀開。嘶~~~,然後你會看到原本應該在皮下的肋骨和脊椎,把這些肋骨從和脊椎相連的地方一根根拔斷,把肋骨同皮肉一樣往兩側掀開。這時再怎麼沒想像力的人應該都會覺得肋骨和皮肉組合起來的樣子跟老鷹翅膀有多麼相像了。如果犯人到這時還沒死,他的肺應該也在空氣接觸下一脹一縮的跳動了,行刑者可以選擇親手把這對肺扯出來,或是在上面灑鹽,兩種做法都會讓受刑者窒息而死。行刑之後,屍體還會吊起來展示給大眾欣賞,從受刑者的後方看來,還真的無法不跟下面這張圖做聯想。儘管血鷹刑如此之殘忍,對諾斯人來說,只有與他們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才會受到這種折磨,這也可以說是諾斯人在殘酷的北歐中所發展出來的正義觀。

viking_eagle_小.jpg

  五兄弟大仇已報,如果這是一部電影,也就到了大家該啟程返鄉、好漢們各奔東西的時刻了。然而人生不是電影,有時還比電影一出再出的續集更歹戲拖棚,在諾森布里亞嘗到甜頭的異教徒大軍似乎完全沒有打道回府的打算,究竟滯留在英格蘭的諾斯人還會製造出什麼樣的風波呢?讓我們下回繼續分曉。
看上一章 打賞作者 看下一章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