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我們拉風地啾團去搶劫—異教徒大軍(下) Shirman 不同角度看歷史 2250 2   複製本篇連結 2018-7-18 23:27
  「夢想到手之後,你還想做什麼?」前面說到朗納爾之子們糾集了上萬名諾斯人,轉眼間就擊敗了諾森布里亞王國,將日思夜想的殺父仇人埃拉做成血鷹。大仇得報之後,五兄弟和上萬名諾斯人互相看來看去,想著同樣一個問題:「接下來要幹嘛?」
  很顯然地,好不容易集合了那麼多人,也幹成了一件大事,但就這麼「散」地一聲,說解散就解散,似乎又留下了些遺憾。而且參加異教徒大軍的許多人,崇拜朗納爾的心思是有,但想做些其他事情,譬如撈點銀子來花花的成份似乎更大。這支復仇大軍在終於復仇之後就開始走歪了,他們的目標開始轉為侵略英格蘭,反正諾斯人就是流行搞維京麻!這又沒什麼。
  殺死埃拉之後,諾斯人並沒有占領諾森布里亞王國,而是擁立了一個魁儡國王,命令他稱臣納貢,繳出大筆的「丹麥貢」,顧名思義繳給丹麥老爺子們的貢金。這邊再提一下,當時由於人們對於諾斯人老家不甚了解,所以把我們現在熟知的斯堪地那維亞地區都泛稱為丹麥,來自該地的諾斯人有時也會被泛稱為「丹麥人」。
  打完了北邊,自然就該打南邊,大軍南下麥西亞,發現麥西亞已經和威塞克斯結為盟友,組成聯軍和異教徒大軍對峙,在這支聯軍之中,有位身分顯赫的指揮官領導著威塞克斯的軍隊,他就是在威塞克斯王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弟阿佛烈,他會在之後的故事中扮演很重要的腳色。
  麥西亞國王在對峙一陣子之後自己先受不了了,於是主動求和,付了大筆丹麥貢跪求諾斯人離開,諾斯人拿錢消災,於是大軍轉向東邊,毫不猶豫的就滅掉了東盎格利亞王國,不懂唇亡齒寒道理的東盎格利亞國王在此時為當初幫助諾斯人的懦弱行徑,付出了苦果。
  然而此時大軍中已經有諾斯人開始對這趟劫掠之旅有些不耐煩了,五兄弟的長兄比約恩早在報完仇後就打道回府,整頓老家瑞典王國。白衣哈夫丹拿到約克建立了約維克王國,因此老家的西蘭島也交給小弟「眼中蛇」西格爾德回去打理,眼中蛇的後裔後來成為丹麥信史中最早的統治家族,還出了個大名鼎鼎的人物,有機會我們再談。「無骨者」伊瓦爾最不耐煩,因為在報仇之前他就忙於征服愛爾蘭的大業中,他在勉強幫忙打下東盎格利亞後,就率領自己的人馬返回愛爾蘭了,然而遺憾的是他回去愛爾蘭後不到3年就在當地染上疾病過世,征服愛爾蘭也無疾而終。
  原本領導大軍的人一一離去,於是新的領導者也脫穎而出,古斯倫(Guthrum)就在這樣的權力真空中爬上大位。不但和哈夫丹平起平坐指揮起異教徒大軍,甚至豪不客氣地將東盎格利亞王國直接納入懷中,自封為國王。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當異教徒大軍在英格蘭大有斬獲的消息傳回斯堪地那維亞後,更多的諾斯人組成大軍蜂擁而來,這支被稱為夏日大軍的援軍給了諾斯人更為膨脹的自信,於是夏日大軍在巴格塞克(Bagsecg)率領下攻擊威塞克斯王國,拿下了當時還不是英國首都的倫敦,之後就一路孤軍深入,直到被阿佛烈率領的威塞克斯軍隊逮個正著,於是巴格塞克被殺,諾斯人大敗。這群豬隊友酸溜溜的跑回倫敦,忍受異教徒大軍中那群學長的嘲笑,從此不敢再隨意躁動。
  重整旗鼓的異教徒大軍在哈夫丹率領下,對威塞克斯發動攻擊,國王埃賽爾雷德和阿佛烈率軍抵抗,這一次威塞克斯大敗,國王在戰鬥中受到致命傷,撐到隔年去世。其弟阿佛烈在王子尚幼又有諾斯人大軍壓境的危機中得到貴族支持繼位,為了穩住跳過姪子繼位為王的矛盾政治局勢,阿佛烈主動付出丹麥貢向異教徒大軍求和,好爭取時間。而拿到錢的諾斯人也沒有閒著,由哈夫丹和古斯倫指揮的整支異教徒大軍對麥西亞王國發動全面攻擊。麥西亞王國抵擋不住攻勢,東部領土完全淪陷,麥西亞國王被逮住後遭諾斯人流放。新國王在麥西亞西部被擁立之後,向威塞克斯王國低頭乞援,苟延殘喘。此時盎格魯人的七王國除了諾森布里亞成為諾斯人附庸、麥西亞苟延殘喘外,其餘諸國皆已滅亡,就只有威塞克斯一息尚存,堪稱「最後的王國」。
  異教徒大軍在意氣風發的時候又再次分裂,哈夫丹帶著自己的人馬以及覺得英格蘭已經無油水可榨的人,回到北方約維克王國穩住自己的新領土,他在伊瓦爾死後接管兄弟在愛爾蘭的征服大業,只可惜他的軍事天分沒有自己的兄弟高妙,不久後就在當地的戰事中戰死。麥西亞東部被分封給異教徒大軍裡的大小將領,當大家沉浸在成為國王領主中的美好氣氛時,只有古斯倫依然熱衷於征服全英格蘭,率領軍隊不斷對威塞克斯王國發動攻擊。
  此時威塞克斯王國已經被全面包圍,諾斯人可以自由自在的跳過威塞克斯的防線,從四面八方任一方向朝威塞克斯首都進攻,以及在威塞克斯國土的任何角落劫掠城鎮。阿佛烈王像無頭蒼蠅一樣疲於奔命地到處救火,又常常在諾斯人的盾牆前敗下陣來,似乎連他自己都失去了希望,不斷的繳納丹麥貢來乞求諾斯人施與和平,儘管後者一再的違約。
  焦慮和不安壟罩了阿佛烈的宮廷,西元878年1月,阿佛烈和他的宮廷在外地度過聖誕節之後,來到一處叫做奇彭勒姆(Chippenham)的城堡短暫停留,竟然就遭到諾斯人的突襲。城堡轉眼間就被攻破,許多貴族在這天喪命,阿佛烈不知所終,群龍無首的威塞克斯王國眼看就要分崩離析,各地領主陷入天人交戰,究竟要為一個沒有國王的王國繼續奮戰?還是保全自己及領內居民的性命,向諾斯人投降?
  當然,阿佛烈並沒有死,他在城破的混亂中和少數人馬逃出生天,一路向西南進入沼澤區,逃到沼澤中一座小島上叫做阿瑟爾尼(Athelney)的小城堡裡,將此當作藏身之處。
  國王的行蹤竟然被諾斯人精準的逮到!阿佛烈細細想來就覺得寒毛直豎,宮廷之中一定有內奸,到底是誰?而要是宮廷裡都有內奸了,整個王國裡又會有多少貴族和領主暗地倒向諾斯人?光想到這點就覺得情勢絕望到極點。阿佛烈不敢詔告天下自己還活著,也不敢走出沼澤區和已經在王國內各處肆虐的諾斯人撞個正著,終日在阿瑟爾尼城下的村落裡徘徊,整個人心神不寧、惶恐難安。
  剛開始,村里的居民聽到有國王駕到,心裡自然是又敬又畏,深怕碰掉了國王一根毛,就要人頭落地。但時間一久,村人們也就發現這個所謂的國王,不過是個面容憔悴、憂愁恐懼,身上既沒有名貴行頭,身邊跟班也僅寥寥數人的邋遢大叔,還像個流浪漢一樣,整天在村裡村外遊手好閒的晃蕩。有時手頭正好在忙,看到國王出現,也就很順理成章地把他喊來幫忙幹活。
  有很多小事情,只要不是智障,通常都能做得很好,譬如烤麵包這件小事。
  有一天,一個農婦正要出去忙田活,正好看到國王遠遠地走了過來,就把他喚了過來。農婦也很客氣,沒叫國王幹啥吃力的活,就只是拜託他盯著爐子上正在烤的麵包,熟了就把麵包夾起來放餐桌上。我們堂堂的阿佛烈大王也不知吃了什麼藥,愁雲慘霧地盯著麵包看,好像麵包殺了他爸爸,到了傍晚都沒把麵包拿起來,想當然耳是焦成一團黑炭。
  傍晚收工時,農婦回來看到揉了半天麵團的成果是化為一坨黑炭,自然是大發雷霆,相當用力地責備起國王來了。「什麼狗屁國王,整天只會胡思亂想,連烤麵包這種小事都做不好,去給那群蠻子砍死好了!」
  講道理,在那時代作為一位國王,阿佛烈是有權力拔掉這位農婦舌頭的。然而這一罵卻給阿佛烈一記當頭棒喝!他的確是在這沼澤裡消沉頹廢太久了,如果連烤麵包這種事都做不好,又怎能救亡圖存,抵抗諾斯人的侵略呢?他鄭重地向農婦感謝了她的指教,然後把手下招集起來,商討接下來的對策。
  阿佛烈首先是仔細挑選了可以信任的領主,冒著被出賣的風險向周遭領主送出了密信,要他們偷偷率領軍隊,來到阿瑟爾尼集合。彷彿像是賭博一樣,阿佛烈在村子裡等著結果開盤,憑他現在的處境,究竟還有多少領主願意為他賣命?這些領主有沒有人出賣了他,將他的位置告訴諾斯人?即便領主沒有倒戈,也願意派兵勤王,軍隊會不會在半路上被諾斯人跟蹤?阿佛烈一邊焦慮地胡思亂想一邊等著結果揭曉。
  而當軍隊從森林的邊緣出現,還舉起了威塞克斯王國的旗幟時,阿佛烈知道上帝還是眷顧著祂的子民的。
  一支支軍隊逐漸聚集到國王的旗下,已經頗有規模,看似能與異教徒大軍一搏了。但是阿佛烈不願隨意出手,這恐怕是他僅有的最後一批軍力,必須有必勝的把握才能出擊。這幾個星期,阿佛烈一直在思索如何破解維京人的盾牆,思索的最後,他有了結論。他將前來的軍隊集合起來,進行了密集的特別訓練。
  在國王銷聲匿跡了幾個星期後,威塞克斯王國突然開始流傳著一則消息:國王已經在某個地方召集了一支所向無敵的大軍,能夠將諾斯人驅逐出去,那些始終效忠國王的人最後將獲得獎賞,背叛者則一律殺無赦,絕無寬貸。
  諾斯人這邊自然也聽到這則傳聞,古斯倫判斷這是阿佛烈發動的情報戰,這代表威塞克斯國王已經準備好出擊了,於是他將四散的異教徒大軍集合起來,嚴陣戒備敵人的攻擊。西元878年5月,阿佛烈將軍隊開出了沼澤中的阿瑟爾尼,朝諾斯人的軍隊發動攻擊。
  兩軍在愛丁頓(Edington)相遇接戰,古斯倫一如既往,命令諾斯人排成一條直線,將小圓盾層層疊起,架成一道堅不可摧的盾牆。
  而在戰場的另一邊,阿佛烈騎在馬上,高舉他的寶劍,喊出他的命令。
  「全軍聽我口令,動作!!」
  「啊嗚!!!!」千百個壯漢齊聲吶喊,第一排的士兵蹲下並將手上的盾牌緊靠相鄰架在地上。
  
  「再來一層!!!!」阿佛烈喊出第二道口令!
  「啊嗚!!!!」又一次吶喊,第二排士兵向前一步,將手上盾牌架在第一層盾牌之上,同樣緊靠相鄰。
  
  「第三層!!!!」
  「啊嗚!!!!」這一次士兵們以45度角將盾牌相互緊靠架在第二層盾牌之上。
  
  「這是我們的土地!!!!!!!!!!」阿佛烈和他周遭貴族一起齊聲嘶吼。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整個威塞克斯軍隊一同發出狂熱的怒吼,對陣的諾斯人心臟不禁停止了半拍。而遠在戰場另一端指揮的古斯倫,耳膜也被震到隱隱作痛。

  既然破解不了盾牆,那就把盾牆學得青出於藍,這就是阿佛烈的答案。
  「不要怕!這種臨陣磨槍的玩意只是虛有其表,我們諾斯人比那群薩克遜綿羊強上千百倍!!」古斯倫大聲鼓舞著士氣,同時下達命令。「全軍聽我口令!左腳是一,右腳是二,起步~~走!」
  「一!二!一!二!」諾斯人在口令下整齊的踏出步伐,將盾牆有條不紊的向前推進。
  「盾牆前進!起步~~走!」另外一邊,薩克遜人同樣整齊劃一的將盾牆推向諾斯人。
  兩軍的牆面越來越近,最終擠在了一起,雙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互相推擠,僵持不下。而兩軍士兵也不斷從己方盾牆縫隙將長劍、斧頭、長矛、長槍一次次的刺向對方盾牆縫隙。戰鬥演變為長期僵持,一旦有士兵被刺倒,後方的人就會補上他的空缺,始終維持住盾牆。
盾牆戰_小.jpg

盾牆戰,畫面來自BBC歷史劇「最後的王國」

  戰鬥一直持續到中午時分,此時諾斯人與薩克遜人兩排盾牆之間已經血流成河,士兵們依然拚死維持住盾牆,四周滿布同袍或敵軍的屍體,腳下還不時因為踩到被血水浸濕的爛泥巴而滑倒。雙方比拚耐力的結果是由薩克遜人勝出,諾斯人這邊的盾牆因為有人支撐不住,讓一小塊的盾牆倒塌了。薩克遜人沒有放過打開來的缺口,紛紛魚貫而入,隨著衝入的薩克遜人越來越多,盾牆的缺口也不斷擴大,直到諾斯人的整座盾牆完全瓦解。雙方從盾牆對盾牆的耐力拚搏,變成完全的混戰,而在大混戰的搏鬥當中,薩克遜人證明了在公平的條件下,薩克遜人的勇氣與武藝完全不輸給諾斯人,異教徒大軍在此徹底瓦解。
  昔日追著敵人跑的諾斯人徹底失去了勇氣,從戰場上四散奔逃,而阿佛烈率領軍隊追亡逐北,獲得完全的勝利。古斯倫的軍隊逃回東盎格利亞,從此再也無力西侵。昔日趾高氣昂的異教徒大軍被徹底地擊敗,許多原本就是投機份子的諾斯人眼看風向不對,決定見好就收,將搶來的戰利品收進包袱,趁著威塞克斯還沒反攻之前偷偷逃回了老家。
  薩克遜人這邊其實也受到巨大的損失,整個國土被劫掠、村莊被燒毀,此時他們還無力收復國土,只能休養生息。他們與諾斯人簽訂了和平契約,這一次,諾斯人真正的遵守了諾言,沒有再違約侵略薩克遜人。古斯倫在壓力下,只得放棄自己原來的信仰,接受洗禮,成為了基督徒,還認阿佛烈為教父。
  於是諾斯人與薩克遜人將英格蘭一分為二,諾斯人統治的區域因為其執行丹麥人的法律而被稱為「丹麥法區」,約維克王國的國王是丹麥法區名義上的全區統治者,然而區內諸國,包括東盎格利亞及許多伯爵,其實都各行其是,不聽節制。區內由北而南依序是:
  諾森布里亞-作為魁儡的薩克森國王不久後就被諾斯人取代,成為名符其實的諾斯王國
  約維克王國-由哈夫丹所建立,在他死亡後,陷入諸諾斯軍閥爭位的困境
  五大伯爵領-由林肯、德比、萊斯特、史丹佛、諾丁漢的諾斯伯爵組成,這些城市在現代都是英國的大城。
  諸小伯爵領-在異教徒大軍征服英格蘭時受封土地的許多諾斯小伯爵
  東盎格利亞-古斯倫的王國,他死後由手下的將領繼位。
  從上述狀況可以看出,在英格蘭建國的諾斯人陷入分裂的狀態,當初在五兄弟麾下團結壯盛的軍容已不復存在,諾斯人為了爭奪剛取得的土地而彼此劍拔弩張。
  反觀另一邊的薩克遜人,則逐漸整合成統一的王國。在愛丁頓之戰大獲全勝的阿佛烈王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威望,被後世人尊稱為「大帝」。藉由戰爭取得的成就,他在國內整合了所有搖擺不定的貴族,甚至進行多項改革,包括建立常備軍、整頓經濟、振興文化。而在國外,大敗於諾斯人之手的麥西亞國王只能向威塞克斯王國搖尾乞憐,不久後就被趕下台,新的統治者作為阿佛烈的魁儡接管了麥西亞,並且自降位階,成為麥西亞「伯爵」向阿佛烈效忠,從此麥西亞王國不復存在,麥西亞作為伯爵領成為威塞克斯王國的一部份。
丹麥法區(小).png

丹麥法區和威塞克斯王國

  從此之後,阿佛烈便改以全英格蘭的統治者自稱,威塞克斯王國也成為英格蘭王國,這就是英國的開端。儘管阿佛烈大帝志向遠大,成就也卓越,但他終究沒有收復失土,統一全英格蘭。他的宏願由兒子長者愛德華接手,在愛德華一代,英國逐一擊敗了分裂的丹麥法區諸國,擴大英國的統治範圍。最終到了阿佛烈孫子那一輩,才擊敗約維克王國,統一英國。
  死有輕於鴻毛,重如泰山,當時埃拉處死朗納爾的時候,大概也想不到一個海盜的死亡,竟然會引起蝴蝶效應,造成七大王國依序滅亡以及一個日不落帝國的誕生。異教徒大軍給英格蘭帶來不可磨滅的影響,許多諾斯人在這段期間移民來此,成為後來英國的一份子。諾斯人再發明的盾牆成為此地流行的戰術,直到近兩百年後,英國軍隊依然靠著密不透風的盾牆戰術,守得征服者威廉大感頭疼。
  維京入侵是一段精彩的歷史,只可惜雙方英雄豪傑沒有像三國演義那樣彼此交手,浪費了華麗的舞台。如果當初異教徒大軍沒有因為短視近利而分裂、如果愛丁頓之戰是由無骨者伊瓦爾坐鎮和阿佛烈交手,也許結局都會大為不同。
  儘管異教徒大軍和薩克遜人的戰爭最後是由薩克遜人建立的英國勝出,然而諾斯人和薩克遜人的鬥爭並非就此結束。雖然哈夫丹和伊瓦爾的子孫後來徹底地失敗,相續被趕出英國,但朗納爾在斯堪地那維亞老家還有另一支後裔,他們是「眼中蛇」西格爾德的後代,同樣野心勃勃並且沒有忘記老祖先曾經在英格蘭打下的江山,他們將在異教徒大軍登陸後的百年捲土重來,不過那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2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novapig
2樓 2018-7-19 11:51:35 
這系列讓我愛上維京海盜了!不知道 Shirman 熟東北亞的歷史嗎?(朝鮮、日本)
回覆2樓
Shirman
2018-7-19 20:47
我小時候喜歡日本戰國時代的歷史,不過這部分我想大家都已經背得滾瓜爛熟了
evilshell
3樓 2018-7-19 17:16:53 
步兵對步兵,要怎麼對付盾牌陣啊?
除了也用盾牌陣以外,我也想不出其他辦法@@
回覆3樓
Shirman
2018-7-19 20:50
步兵陣型的弱點,自然還是陣形的兩側,這點還是千古不變的。然而在純步兵對決中,被包抄的那方還是可以向內縮成半月形,甚至捲成圓形
Shirman
2018-7-19 20:51
所以最終還是會有騎兵的崛起,就是用來包抄兩翼的,這是人類軍事發展上免不了的趨勢
2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