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中國史上第一個軍師-孫臏】 史前文話 閒聊先秦 10863 4   複製本篇連結 2018-8-9 14:25
一般來說,這個名號應該冠在姜太公身上。
西伯昌奉姜尚為師,姜太公也為了周出謀劃策,奇計百出。
不過關於武王伐紂,姜太公到底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並不是十分清楚。嚴格來說,我們只能肯定姜尚是一個重要的文臣。

軍師應該如何定義呢?作為一個官職,軍師這個職務其實是兩漢才建立的,主要是監察軍務。
在小說戲曲中則被用來替代所有出謀劃策的人物。
當然關鍵人物就是擔任過軍師將軍的諸葛亮,在三國演義的渲染下,孔明成為了新一代軍師的代名詞。

軍師這個詞也很有意思,軍絕對是名詞,指軍隊,這個沒有問題。
師也可以是名詞,導師,指導者。不會是軍制的那個師。
但它更可能是個動詞,兩晉時因為軍師的師跟司馬師的師同字犯諱,這個職務被改成軍司。
能夠這樣改,表示本身具有管理的意思。

漢代由於獨尊儒術,假的儒術,開始把文人跟武人分隔開來。
在先秦時期,其實並沒有這麼明顯的界線。
即使是孔老夫子推崇的士,也是必須文武雙全的。

健全的心智與健全的體魄,諸子百家對於人類的自我要求跟希臘哲學莫名的重合。

然而,在春秋跟戰國的交界,有這麼一個文武雙全者,因為被人陷害成了殘廢,即使後來得到王的重用,也無法擔任將軍。
於是,王拜此人為師,另拜大將,師隨將領軍出征,運籌帷幄之間。
這個架構,跟現代人心中的軍師不謀而合。

他是誰呢?他是孫臏。
孫臏這個人本身傳說色彩比較豐富,春秋戰國時代的史料記載又比較混亂。
司馬遷的《史記》雖然試圖理出了一個時間線,但還是有不少矛盾衝突的地方。

按《史記》的記載,孫臏是孫武的子孫,孫武本是齊人,後來為吳王闔盧效力。
所以孫臏大概不會是孫武的直系。

孫臏跟龐涓一起讀書,學習兵法。龐涓後來為魏國效力,知道自己不如孫臏,就派人找他來,誣陷他給他來個臏刑,順便毀個容。

51.jpg

以法刑斷其兩足而黥之

是的,孫臏的本名可能不是臏,只是因為他受過臏刑所以留下這個稱號。
現代的畫像也幫他加上了黥面的特徵。
光是臏這個字考證也有不少,略過不表。

孫臏受刑後找機會接觸到來訪魏國的齊使,讓齊使帶他回國,投靠了當時善養門客的田忌。
田忌賽馬也是個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孫臏這麼厲害,齊威王就拜他為師了。

這邊拜師跟西伯昌拜師差不多,跟武俠小說拜師不是同一個概念。

後來魏國伐趙,齊威王想讓孫臏當將軍,孫臏說我是個殘廢不行啊。
於是乃以田忌為將,而孫子為師,居輜車中,坐為計謀。

這個計謀就是著名的圍魏救趙。
打了一場漂亮的桂陵勝仗。
十三年後,魏國屁股又癢了,這次跟之前的受害者趙國一起去打韓國。
孫臏重出舊計,順便把師弟龐涓給收拾了。

「龐涓死於此樹之下」

這邊盡量詳細的敘述孫臏龐涓的故事,其實是因為……這段全是司馬遷寫的。
我不止一次表示過對司馬遷各種記述真實性的懷疑。

這段本是《孫子吳起列傳》,但孫武除了留下孫子兵法跟吳王闔盧小故事外,其實沒什麼事跡。
孫臏到底是不是孫武的後代,甚至孫武到底是不是齊國人,老實說這樣的記述都不是十分可靠。
更別提後面看起來像民間故事一樣的內容了。

而關於田齊跟魏國的本紀中,這也是《史記》,孫臏卻沒有在圍魏救趙的橋段中出場,只在圍魏救韓的時候出現。
同樣的,《戰國策》中,圍魏救趙也沒有孫臏,孫臏一直到田忌要離開齊國時才來獻計,而且這裡只寫孫子。
這件事應該發生在圍魏救趙之後,圍魏救韓之前。
只是,《戰國策》中根本沒有圍魏救韓,田忌也不是像《史記》中所說,威王時辭官宣王時復官,他去了楚國就沒有回來了。

我沒有交叉比對太多資料,但光是史記自己的反覆跟戰國策的差異性,就可以看出關於孫臏的記述混亂了。
按史記的說法,孫臏跟田忌都是兩朝之臣,獲得平反並建功立業。
按戰國策的說法,孫臏是否存在都是個問題,更沒有得到平反,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還沒提到更知名的,孫臏龐涓是鬼谷子徒弟這段。
這段則是出自《東周列國志》,小說來著。
《東周列國志》關於孫臏的部分,除了加上鬼谷子老師的設定,基本上只是為史記的內容加上戲肉,讓整個故事看起來更生動。
所以這本小說一樣沒說到孫臏後來怎麼了,只說齊宣王自己在家以為天下無敵了,田忌勸他勸不動就鬱悶死了。
緊接而來的就是鍾無艷的小故事了。

說到底,孫臏的傳奇色彩,就是太史公給染上的。
有一派說法是,司馬遷查到孫臏這個人,跟他自己一樣受了殘體之刑,起了愛護之心,所以就幫他多加了幾筆。
先是跟孫武攀親帶故,這跟陳壽寫張飛娶夏侯氏有87%像。
接著把其他人的奇謀妙策移花接木到他身上,這個三國演義系列作者也都略懂略懂。
孫臏跟龐涓的故事,更是讓人想到韓非與李斯。
最後又幫他安排了個平反復仇記……這恐怕,是司馬遷心中的渴望吧。

也許吧。

那孫臏到底是不是一個虛構人物呢?
曾經在1980年代以前,史學家有一派說法表示,孫臏跟孫武可能是同一個人。
畢竟孫臏兵法後來就失傳了,不像孫子兵法代代相傳。
不過後來真的挖到孫臏兵法了。

這個年代久遠的孫臏兵法有許多破損,除了兵法之外,還記了一些自傳。
按孫臏自己說,龐涓在桂陵之戰就被他抓來殺了,圍魏救趙就是他人生的巔峰之作。
而孫臏也沒有寫自己有沒有參加會議,主要還是記錄在出兵之後的謀劃與成果。

姑且相信這份是正本,不是後人參考史料與孫子兵法杜撰,那整體來說跟《戰國策》還是較接近的。

當然,整體的考證跟比對不像我在這邊簡單說說而已。
我主要是梳理一下上一篇鍾無艷故事中碰觸到的孫臏問題。
順便再給太史公一刀……

如果想要了解更多關於孫臏的考證,或許可以看看 朔雪寒的《孫臏考》。

註:《孫臏兵法》出土於1977年登錄完成的銀雀山漢墓,如果要找考據文章最好找之後的。


4 0

熱門回覆

全部回覆

史前文話
2樓 2018-8-10 14:05:44 
延伸閱讀一下

銀雀山漢墓其實也是考古的重大發現,不過我自己以往對大型漢墓群的認識大概都只有馬王堆。
銀雀山是地名,這作墓的年代則是漢代。這邊出土了兩座漢墓。
孫臏兵法是在一號墓出土的,推估年代為西元前140~前118年。
怎麼推估的呢?因為墓中只有三銖錢,沒有前118年之後通用的五銖錢。
所以不應晚於前118年。

這個年代,西元前140年,正是漢武帝元年。

銀雀山一號墓出土了大量竹簡,包括孫子兵法、孫臏兵法、晏子、尉繚子、六韜等等……
我們不難想像墓主非常可能是當時的大學者,事實上,關於銀雀山漢墓的主人是誰仍無定論。

我們已經知道,孫臏兵法上關於孫臏的記載,跟史記是有出入的。
而戰國策能追朔到最早的,是由比司馬遷還後期的劉向編訂的。學者普遍相信成書時間應該更早。

也就是說,司馬遷作為一個史官世家,沒有接觸過戰國策,是有些奇怪的。
當然他在整理時對史料有所選擇是可理解的。
甚至也許當武帝之朝,孫臏兵法已經是少數愛好收集者才擁有的文本,也是有可能的。

而銀雀山一號墓的主人卻擁有這本絕版奇書。
一個隱世而居,不屬儒家的大學者形象慢慢浮現了出來。
忘了說,銀雀山出土竹簡幾乎都是道家為主,完全沒有儒家經典。

更有趣的是,出土的一些器具底部,用隸書刻著「司馬」二字。
天下司馬……其實不算多,但也不能肯定這是姓氏還是官職。
相信是姓氏的人多點,順帶一提,司馬遷是山西人,銀雀山則在山東。

史記上說,孫臏在馬陵擊殺龐涓,這馬陵就在銀雀山附近……

究竟這司馬家跟孫臏之間有什麼關係?
就留待考據了。

回覆2樓
novapig
3樓 2018-8-14 17:02:22 
請教史前文話大大,我有一事不明。

您留言提到:「戰國策能追朔到最早的,是由比司馬遷還後期的劉向編訂的。」

《戰國策》彙整成書如果比司馬遷活躍的時代還晚,那麼司馬遷在撰寫《史記》不就難以參考全貌嗎?譬如,《晉書》也許可以回頭參考《三國志》,但《三國志》則不容易參考《晉書》。這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求解~
回覆3樓
史前文話
2018-8-14 18:01
回覆太短,容下收。
史前文話
4樓 2018-8-14 18:10:25 
《戰國策》的文章原有《國策》、《國事》、《短長》、《事語》、《長書》、《修書》等名稱。西漢末年,劉向校錄群書時在皇家藏書中發現了六種記錄縱橫家的寫本,但是內容混亂,文字殘缺。因此,戰國策顯然不是一時一人所作。

取自維基百科。

整理時有些跳躍,應該說太史公要接觸到同樣皇家藏書的機率應該不低,而不是《戰國策》這套大全集。
同樣反過來說,司馬遷已經把孫臏寫成兩朝之臣,後來的劉向為什麼採取了只仕齊威王的記載呢?我想在考證上,劉向應該認為手中的這份資料更早於司馬遷的記載吧。

希望有回覆到山豬大大的疑惑。
回覆4樓
novapig
2018-8-15 10:16
原來如此,這樣的思路我明白了!感謝解惑~
談江湖
5樓 2018-8-23 14:18:06 
問個問題,
姜子牙、伊尹這種算是軍師嗎?
然後春秋戰國軍師的雛型,
不是應該是孫武或是伍子胥嗎?
回覆5樓
史前文話
2018-8-23 15:49
哈哈,都可以啦,其實沒有嚴格的定義。我只是借題發揮,因為前輩們的武將形象跟文官形象比較重,相對孫臏坐輪椅上戰場,更像大家想像中的軍師
4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