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歷史] 《鷹之道》--第一章-03-踏上這條道路 木杉小太郎 《鷹之道》 139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8-8-22 18:14


炎日當頭,風塵滾滾,馬蹄達達。五、六個人騎著馬,在無人的道路上,朝著遠方前進。




「將軍,您說這裡真的有村莊嗎?」


「嗯,不過就算有,現在估計也看不出來了。」


「最近才剛征戰完,突然又要我們來這,實在有點累啊!」


「到底是要募兵,援助受災村也是必須的。」


「說的也是。」


「放心吧,之後會有讓你們休息的日子的,現在就好好幹活吧。」


「是!我等誓死追隨將軍,哈哈!」








幾個時辰過去了,現已經是黃昏,一行人才剛到目的地。按照他們原本的計畫,要來的應該是個村莊,但眼前卻是一片駭人的荒涼。


屍橫遍野,到處都是人的屍體,許多屍首早已經腐爛掉,陣陣屍臭,滿地混著雨水的血跡。房屋大多已經被燒毀,留下的只是未被燒盡的一部份,還有已經完全崩塌、毀壞的殘骸。





「將軍,我們好像來太晚了……」士兵有些驚訝的以視線掃過周圍景象,嘴微微顫抖著的向身旁的將軍報告,「這村的人……都全死了。」


「是嗎?」他看向另一邊,說道:「那,在那邊的是……」

不遠處,有一個衣著骯髒的男孩步履蹣跚的走著。他蹲在另一名男童的屍體旁,似乎在搜刮,接著搜出了一塊餅,然後走進了一間還沒崩壞的房屋,抱著一個燒焦的桶子走了出來。就這樣,一跛一跛的走到一顆有刻字的大石頭前,坐在那,開始吃起腐敗的食物和染血的米飯。



一行人下了馬,慢慢的走向男孩,除了走在最前頭的將軍,其他人皆是一副驚訝的樣子,從沒看過這麼恐怖的景象。




「聽說這裡的人全都死了。」一個低沉而溫柔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不過,這不還有一個挺可愛的鬼嗎?」


男孩一聽到聲音,立即丟下食物,拿起一旁的長刀,一轉身,雙手持劍的指向他。


那個人,高大強壯,英姿彪炳,身上散發出一股貴氣,更多的是強烈的正義氣息,感覺不到有一絲不正,儼然就是個英雄好漢。而男孩的雙腳幾乎站不穩,拿著劍的手還無力的抖著,體態瘦弱,但眼神卻十分堅定,沒有一絲動搖。在他身後,那顆大石頭上,有些輕淺刻痕,似乎是刻有「文之墓」三個字,但不仔細看實在看不太出來。


「原來是個保護墓碑的鬼啊。」那名將領慢慢地走向男孩,毫無畏懼,而男孩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看著他,「那你願意用你的刀刃,來保護其他人嗎?」將領繼續說道。


男孩的刀仍然指著他,神態沒有鬆懈一點。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還是走吧。」他繼續往前走,使的男孩一緊張又將劍舉高,「守護你想要守護的東西吧。」那將領只是輕輕的拍了拍男孩的頭,隨後轉身慢步離開。


男孩只是呆滯的站在原地,沒有講過任何一句話,然後轉身繼續坐在大石頭前,吃著已經不是食物的食物。








隔日,下午時下了大雨,無處可躲的男孩只能緊靠著大石頭,被寒雨淋濕全身。而那位將軍又來了,他撐著傘,再次來到了這裡。


這次他什麼也沒說,就只是走向無處躲雨的男孩,將傘放置好,幫男孩擋好雨後,便快步離開了。






又過了一天,已經相當難以生存的環境變得更加惡劣,將領再次來到了這個地方。果然,那個男孩還在那,但已經虛弱不堪,看起來隨時都會倒下過去的樣子,而在那塊石墓碑一旁的是昨日將軍留下的傘,還保存得好好的。




將領仍然什麼都沒說,慢慢的走向他,然而這次男孩發覺後,已無力再提刀,才剛站起來便跌倒,癱軟的趴在地上,就此昏厥不起。








當他睜開眼睛時,看見天色已是黃昏,自己已經不在原地,而且正在移動著。發現自己是在馬上,還被人揹著。他馬上搖動身體,試圖掙脫,但由於力氣非常微弱,使不上力,因此很快就放棄。


「啊,你醒了嗎?」男孩動到了揹著他的人,那個人便開口詢問,他的聲音在不久前才聽過。接著男孩緊張的摸了摸自己身體各處,發現身上原本帶著的食物和武器已經不見了。


「你也真是厲害,在那種環境下活了那麼多天,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男人對男孩說著。


「咳!咳咳……」他咳了幾聲,吐出了一小口血。


「那,你叫什麼名字?」他問著背後的男孩。


「你……又叫什麼……名字?」男孩用微弱的聲音反問。


「哈哈,還真是好久沒有人這樣問過我了,」男人笑了一下,隨後繼續答道:「我叫夏侯惇,字元讓,關東聯軍的司馬,或者說,是個實在的壞人。」


「我沒見過這麼……這麼怪的壞人……」男孩閉著眼,有些喘不過氣的回應著。


「呵呵!你這小子真有意思--」即使這個小男孩對堂堂一個將軍講話如平輩一般,他仍不在意,似乎還很喜歡。


「我要回去……放我回去啊……混帳……」男孩開始繼續搖動,又想擺脫。


「放肆!你這死小鬼,對將軍說話如此無禮!」一旁某位將軍的隨從看不下去,斥責道。


「沒關係,我喜歡這種久違的真誠。」夏侯惇說道,「不用擔心那墓了,會重新厚葬的,你保護的東西會由我來保護,所以你也答應我,換你來保護我,好嗎?」


「哈哈哈--不愧是將軍!」其他隨從笑讚道。


男孩聽到夏侯惇所說之後,似乎鬆了一口氣,身體和心理都不再這麼強烈的抗拒,只是以不捨的眼神看著後方村子的方向。




「那麼,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嗎?」

小孩依舊看著後方,但當那懷念之地消失在視野後,他只得仰望低垂的夕陽,心中滿懷雜亂,靜靜的吐出兩個字:「蔣雲……」


「原來如此啊。」夏侯惇淺淺的微笑,「真是個不錯的名字呢……」


接著一行人就沒再說過多餘的話,加快速度向前行。










夏侯惇一行人,經過三天三夜的趕路、紮營、跋涉,才終於回到他們的目的地。


時值正午,進入城內後,可見街市皆是正在買賣的人,周圍大多房屋正在重建,工人們辛勤的工作著,雖然不至繁華至極,但仍然廣大可觀。


蔣雲生平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大城,不禁感到十分新奇。


「這裡是都城,一年前這裡可以說是極盛之地,但發生了一些事後,甚至一度變成廢墟之城。」


蔣雲沒有說話,但他那瞪大的雙眼和好奇的表情,完全就像是在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以後我再慢慢跟你說,現在我們要先去個地方。」夏侯惇說道,雖後就要帶著蔣雲繼續前進。


「將軍,我們此行只救到一小孩,沒募到一兵一馬,不會被怪罪嗎?」其中一個隨從問。


「到村莊遺骸募兵本來就不切實際,只不過是收買人心的行為罷了。」夏侯惇舉手下令,對屬下們說道:「到這邊你們先回去吧,剩下的我處理就行了。」


「是!謝將軍!」接著那些隨從便高興的駕馬離開。




「走了。」惇接著加快馬鞭,帶蔣雲要朝著他的目的地邁進。
經過大街小巷,穿越市集街道,他們終於到了一間寬大氣派,裝潢非常隆重豪華的將軍府邸。



剛進府內就能看到前庭有植種與水池,樹種有的是在之前的村莊內罕見的櫻花和桃花;水池中有魚兒在游動、池底水草叢生,呈現一片生機勃勃。一旁還有石雕,僕人婢女在房舍那忙進忙出,而房舍又有一整排那麼多,著實豪華,更令蔣雲大開眼界。

蔣雲更是大開眼界了,以前到現在他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華麗的豪宅貴邸。


「這裡便是我的府邸,今後便也是你的了。」聽了夏侯惇這麼說,蔣雲抬起頭看向他,而惇沒有回答,只是輕輕一笑後便繼續帶著蔣雲進入府中。





「恭迎將軍歸來!」一群穿著樸素的男男女女紛紛讓開,左右各排成一排,歡迎著夏侯惇進入。


進府後,惇先讓人把蔣雲的身子弄乾淨,還派人給他一套全新的衣物,儘管過程十分折騰,但最後蔣雲還是在僕婢們的壓制下打理好了。


解決問題後的蔣雲,獨自一人逛了逛府邸,在後院的涼亭吹著風,看著櫻花樹,想著自己的事。


「終於沐浴完了嗎?」那低沉雄厚的嗓音再次傳來,是夏侯惇走了過來。


蔣雲仍看著花樹,一邊不在意的點了點頭,始終沒有說話。


「夏侯雲。」惇的口中突然吐出此三字,「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做夏侯雲。」
蔣雲看向夏侯惇,疑惑不解。


「拿著這個,」他將手上一把長刀丟給蔣雲,蔣雲一時驚慌還差點沒接住,「從今日開始,你就是夏侯家的人了。」


那把長刀,刀身長過四尺,刀鞘有銀之風雲雕紋,刀身與刀柄連結處亦有銀色單鷹翅作為裝飾,將刀稍微拔出鞘,便見其鋒芒,儼然是把好刀。


「所以,揮刀戰鬥吧。」蔣雲笨拙的拔出那長刀,雙手不穩的持著,走向等待著他的夏侯惇。




一年又一年,一年後又一年。
從那天之後,他便開始接受每日不停的習文練武。

夏侯惇因經常有公務而不在府邸,因此請雇來的練武師教蔣雲,並且還時常叮嚀他要去書院學習。


只不過,經常能聽到他經常捉弄練武師、翹離書院的課程、又常與家中其他兄長不合而爭吵的消息,但街上卻從未有人討論過夏侯家的孩子的任何不是。
他也有幾次試圖逃走,想回到原本的村莊,只是每當行至城口,卻又不知為何停下,默默的走回府邸。

在最後一次他想跑走之時,他無意的瞄了一眼那把夏侯惇送給他的長刀,隨後便注視著它。看了許久,已經跨出窗的那一隻腳才收回來。


從那之後,他便再也沒有嘗試逃走過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